《淫奇抄之锁情咒》
snow_xefd 著
第九十五章

周日最后一节课的时候,赵涛才突然想到一个很关键的问题。

上礼拜天他跟着去吃饭,是李婕主动邀请。

之后这六天的午饭,是因为中午不回家李婕为了报答他父母治沙辛苦。

也就是说,他都有理由。

可今天呢?

周日下午没课啊,最后一节要不是正好是数学,李婕估计这会儿都已经到家了。

万一……她不邀请呢?礼拜天中午回家吃饭才是天经地义的吧。

这一招错漏,给他急出了一头冷汗。

理由,找个什么理由?

家里有事?之前没人请的时候不也吃得好好的屁事儿没有。

肚子不舒服?那送医院怎么办?现在李婕正“悄悄”爱着他呢,肯定紧张啊。

去她办公室里再磨蹭一会儿等她主动开头提出?可去那儿聊些什么啊?万一她不回办公室直接走呢?她可把挎包都拿过来了。

这下他也没心思听讲,趴在桌上紧张地开动脑筋,恨不得剃个光头盘腿俩手放上面转会儿圈看看能不能转出个灯泡来。

咚咚,桌子被敲了两下,他一抬头,才看见李婕正颇为嗔怪地盯着他,嘴里说:“大家要记住,离高考还有多久,都打起精神来,这是事关人生的大事。”

得,给自己在学校找了个妈……他皱着眉,这才反应过来这一周数学课老被李婕盯着,还真是不自觉就多复习了不少。

天哪,这不会是李婕设想的爱情方式之一吧?

监督心上人努力学习考上好大学然后毕业双宿双飞?难道她还准备跟刘磊退婚不成?

不对不对,他转了转念头,她要真舍得放弃现在的一切早就该和余蓓一样去跟前任分手了。她肯定还抱着处女留给刘磊换婚姻生活前途,剩下的赏给他换爱情甜蜜的念头。

这和古代那个东家有钱西家有鸟就决定东家吃饭西家睡的笑话有什么区别?

胡思乱想了一会儿,转眼下课铃就响了。

赵涛把心一横,一见李婕挎包走出教室,飞快的拎起书包冲出后门,跑下去找出车子骑上,赶在学生大潮最前排冲出校门,一路骑到了李婕家楼下。

既然之前几天都是这么干的,他今天惯性一下装装傻,也很正常不是。

难道李婕还能把他撵回去?他把车子一支,直接跑到楼上,喘息着坐在她家门前,考虑着之后的行动。

有过对余蓓那一次,他对要做的事情已经没有多大紧张感,担心的仅仅是风险和事后的收尾工作。

李婕的心智成熟度远不是余蓓可比,他能征服她到什么程度?又能靠这个来报复刘磊到什么程度?

那既然是个人渣,李婕真的不符合他要求的话,他大可以玩完就扔,找下一个纯洁美丽女老师就是。

简单送顶绿帽子的耻辱,根本不足以宣泄他的恨意。

刘磊不够爱李婕,李婕也不够爱刘磊,这两人的关系有大半基于现实利益……

赵涛托着下巴,开始考虑另一个可能性。

不过即使是选了那条路,今天的行动也是必要的。他不能让李婕牢牢把控住节奏,他必须拿回主导权,才有机会掌握这件他唯一可能有效的武器。

是谁说的来着,女人的阴道通向心灵,现在,他都已经提前占据了心灵,那就赶紧把通道凿开吧。

等了十几分钟,李婕带着疑惑的表情走了上来,对他说:“我看见你车子在下面,怎么了?今天礼拜天,你还来这儿吃饭?不用跟你小姨见一下的?”

“啊哟,我忘了。”他一拍脑袋,故意做出惊讶的样子,“我习惯一放学就过来了,都没想着下午该休息呢。”

李婕似乎有点高兴,乐呵呵掏出钥匙,“那就跟我一起凑和一顿吧。我没买什么,吃口打卤面吧,别嫌弃啊。”

“老师做的饭,我哪儿敢嫌弃。”他狞笑着跟在背后走了进去,带上门,轻手轻脚地反锁上。

“早都不知道你这么嘴甜。”李婕丢下挎包,换上拖鞋往厨房走去,“你看会儿电视吧,马上就好。吃完赶紧回去好好睡一觉吧,看你上课走神那样,这么复习高考怎么办?”

“我不是累,就是想事儿想出神了。”他也换了鞋,把书包放在沙发上比较趁手的地方,“最近心里乱糟糟的,尤其是李老师你的课上,我……我心里可别扭了。”

“怎么了?我讲得不好?”她在厨房里问,“你是课代表,有话直说就行。我讲得不好,就赶紧改,别耽误了你们的复习进度。是太快了吗?”

“不是课程的事。算了……一句两句说不清楚。等我想明白再给你说吧。”他观察了一下,故意高声说,“老师你对我这么好,我不好好学习都觉得对不起你。”

“那你好好学就是。等你考上好大学啊,老师送你一个你绝对想不到的大礼。”

“你给我准备大礼,师公该不乐意了吧。我毕竟是男生啊。”他装作开玩笑地提醒了一句。

厨房里沉默了会儿,“他乐不乐意有什么关系,该他的我不欠他就是了。”

赵涛得到了满意的答案,盘算了一下,“老师我去个厕所,做好你就先吃吧。别等我不然面都坨了。”

“哎哟,那你快点,锅里泡久了也不好吃。”

“知道了。”他一进茅房别上插销,就飞快扯下拉链掏出软软的阴茎,闭上眼睛回想着各种刺激的画面,迅速地揉搓。

他需要给自己增加点持久度,因为他的目标已经临时从蹂躏换成了征服。

一直处于享受地位的他其实并没有什么熟练的性技巧,所以有备无患,要尽可能发挥年轻男生的长处。

这种纯粹地自我刺激他熟练无比,两分钟,一股精液就喷进了马桶里,他吁了口气,扯一截纸擦了擦,放水冲走,收拾好裤子,走了出去。

饭,很快就吃完了。

“对了,老师,你课上有道题我完全没听明白,你收拾好给我讲讲好吗?”他抱起书包走进那个半间,虽然没有床,但这里不容易惹她怀疑。

地上也挺好,他不太在乎这个。

“是哪道啊?你拿出来等我,我马上就来。”

“好。”他深吸口气,“我等着你,老师。”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