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奇抄之锁情咒》
snow_xefd 著
第九十二章

正式认命地决定单方面享受性爱乐趣后,赵涛姑且算是放下了一部分心理负担,很奇妙的,和余蓓的结合仿佛也因此而增添了一些乐趣。

虽然比不上完全水乳交融一起走向巅峰的极乐体验,但余蓓的乖巧听话实在是个很大的加分项,这个年纪的男生,能有个百依百顺不撒娇耍赖的女朋友,恐怕做梦都会笑醒。

他实在应该知足。

可生活就像跷跷板,这头好不容易翘了起来,另一头就马上沉了下去。

逃了晚自习的周四晚上,赵涛在卧室里做了两次,在厕所洗澡的时候忍不住又做了一次,彻底找到了在余蓓身上享受性福的节拍。

可他自以为无比顺利的计划,却没有见到效果。

周五整整一天,李婕就没在他们班附近露过面。

余蓓还特地跑去理科班打听了一下,李婕照常上课,没有任何异常。

真是活见了大头鬼。

周六那次补课,余蓓硬着头皮打听了李婕的身体状况,结果李婕笑眯眯地告诉她一切都好。

得到这个消息后,赵涛顿时陷入到满肚子的迷茫中。

他给余蓓准备的苹果掺杂的精液分量足足有大半针管,从果脐的凹坑斜向注射进去,他特地另外做了一个次日早晨切开看了看闻了闻测试会不会被发现。

的确有那么一点淡淡的腥味,但等咬到那里,吸收的部分肯定已经吃下去不少。

余蓓不知道真正的内情,一直以为是苹果妨碍了药效,于是赵涛考虑了一下,给她准备了酒心巧克力。

他就不信,这锁情咒难道还能对李婕失效不成。

要是份量不够,他就一直投放下去,反正现在余蓓对他言听计从,忽悠她相信太阳其实是绿色的可能都不太难,这个帮手至少能帮他坚持到生物补考前。

“上次真的只是药量太少吗?”只这样小声问了一句,余蓓就把那两块“武器”装进兜里,拿起生物书和练习册,带着笔去了楼下的办公室。

这次依然很顺利,回来后余蓓诚实地报告,两块酒心巧克力被李婕吃得干干净净,她还开玩笑一样地问还有么。

之后几天,赵涛都在等待着李婕出现,哪怕只是从教室门口经过偷偷看他一眼,他都可以确定计划真的成功了。

可是李婕依然没有往楼上的三个文科班来过,一次都没有。

那本来就不是什么拉肚子药,余蓓当然也没有打听出成功的结果,满心惶恐以为是做错了什么的她,整个礼拜天下午都在床上缠着他跟要补偿自己过失一样,一次接一次的榨汁。

当然,可能也有月经马上要来的原因。

那天的七次里,只有头一次用了润滑剂,之后的每一次开始时,她小小的洞穴里都还装着上一次的精水,滑腻极了。

他这才知道,原来单纯追求精神满足的女孩其实胃口更大,因为不会有所谓的不应期,最后两次小小的花瓣都已经红肿,她疼得嘶嘶抽气,还是用两条笔直的长腿圈着他的腰,不肯让他离开。

去厕所冲洗的时候,余蓓蹲在下水口上,扒开小缝,足足从里面冲出来一大片白浆,顺流而下,消失在黑色的洞口。

晚上送余蓓回家的路上,她突然停下车子,跑去了路边的公厕,再出来的时候,脸色稍微有些苍白,轻轻说:“我垫上卫生巾了。那个来了,来的好突然……还比平常量多。我……不会有什么事吧?”

“不会,可能是毓婷的副作用。”他心里也没多大底,随口安慰着,“等这次结束换妈富隆应该就没事了。”

他满心盼着李婕会在余蓓月经期间自投罗网,他就可以施展各种不需要客气的手段,先把心里的怨气出一部分再说。

可没想到,直到周四余蓓又需要去补课的日子,李婕依然一切如常。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赵涛抱着脑袋想了好几节自习课,也没弄明白问题到底出在哪儿。

按他之前的经验,吃到肚子里的精液越多,爱情就越牢固强烈,李婕现在吃下去的,少说也相当于叼着他鸡巴吞了一次的量,怎么也该爱他爱得无法自拔才对。

余蓓毕竟不是智障,他一直拿药效做借口实在有点说不过去,于是这次,他干脆拿出了用针管灌好的眼药水瓶子,告诉余蓓可能是泻药跟酒精苹果都有反应,或者离开药瓶太久失效了。这次,就直接下在李婕的水杯里,最后再试一下。

照余蓓所说,李婕留好测试题给她,就会进里间用办公室电话聊私事,时间富裕到把整杯水都换了也没问题。

当然,这次同样成功了。

因为赵涛提醒了这药有一点腥气,余蓓投放前还特地确认了一下,保温杯里是茶水,能多少掩盖一下,才把一小瓶全挤了进去。

“这次还是不见效,不行……就换别的办法吧好吗?”回来后的晚自习,余蓓苦恼地说,“我总觉得李婕今天看我的眼神怪怪的,她会不会发现什么了啊?”

赵涛随口回答:“可能看你最近更漂亮了,嫉妒吧。她大学毕业考了两年才考来咱们学校,听说还是沾了男朋友的光,算年纪二十六七了,青春不再咯。”

不过他也确实觉得应该改换策略,再这么投放下去,李婕中没中不说,余蓓迟早要发现这药不对劲,有什么不合适的联想就不好了。

好不容易,最近这两周他们相处得还算不错。

满肚子心事地等到周五,早晨第一节的数学临时调换成了英语。

本来人畜无害的老头一下子变成了威慑力十足的老刘,一些都已经把座位换到后排的同学赶忙又抱着书弯腰溜回原位。

人人一头雾水,不过到了下午,第一期流言,也就是一般来说和真相关系最紧密的一种说法就流传开来。

他们那个催眠技能宗师级的数学老师,竟然偷偷开了收费不菲的私教小班。

当然……这其实不是什么大问题,大问题是,他被举报了,还是直接举报到教育局。

简单摸底调查了两天,那个本来就是退休反聘的老头彻底光荣退休了。

学校已经决定了代课人选,周日上午最后一节的英语就换成了数学还债。

这种事赵涛已经没有太大兴趣,所以满脑子惦记的还是怎么用别的法子来算计一下李婕。

可除了锁情咒,他一个普普通通的高中男生,还能做什么来报复这对狗男女?

如果再想不出办法,他怕自己的怨愤,会随着余蓓的填补而渐渐流逝……一去不回。

就在他绞尽脑汁榨取不出主意的时候,最后一节课的铃声响了。

走进来的老师穿着很显腿型的牛仔裤,利落的衬衫也完好的贴合在腰线上,尽管烫了波浪卷,但班里还不至于有人认不出来她。

“李婕?”对这个年轻老师不少学生都喜欢直呼其名,底下顿时就响起了悄悄话的声音。

李婕笑眯眯地把书一放拍在桌上,说:“自我介绍就可以免了吧?大家好,我就是你们之后的数学老师。你们可能不知道,我在师范学的其实就是数学,所以,这才是回归了我的老本行。可不要小看我哟。”

底下响起了轻松愉快的笑声,李婕以前负责生物的时候课堂氛围就和老刘的英语是两个极端,她没什么架子,亲切感十足,但相对的,也缺乏威严,学生大都习惯了跟她没大没小。

等笑闹声平息下来,她翻开书本,随口问:“哪位同学是数学课代表?”

坐在第一排的眼镜妹立刻高高举起了手。

“哦,好的,以后你就不用管这些杂事了,你数学成绩这么好,专心复习吧。我习惯让课代表帮忙搬东西,以后……就换赵涛吧,我看他力气挺大。”

根本没给大家反应的时间,她马上接着说道:“我看过你们的复习进度了,效率有点低,今天开始我要带着大家加速,请都专心一点,不要过后再来找我补课。”

这算是生效了吗?

把头缩在堆起的书后躲避着周围打量过来的视线,赵涛迷茫地想。

等到上课正式开始,他挺直身子,小心地打量着李婕。

整节课,李婕都很自然,没有显露出和其他老师不同的地方,扫过的视线也没有在他身上额外停留过。

唯一的反常,就还是一开始的古怪决定,废掉了数学前三的课代表,选定了数学前三十都需要狗屎运的赵涛。

不过硬要解释的话,也不算是什么说不通的安排,李婕以前教生物,而赵涛的生物成绩一般都在全班前十,男生前二,属于当初李婕就青眼有加的学生。

随便找个借口用跟自己关系好的学生帮忙,不是没有老师做过。

所以赵涛也不敢断定,锁情咒是不是已经生效。

到底是咒术没起作用,还是李婕作为成年女性,对待爱情的态度已经和小女生不一样了呢?

等到放学,赵涛也没有理出头绪。

铃声响起,一贯不拖堂的李婕直接中断了最后一题留待以后,清脆地说:“好,这道题以后再讲,不占用大家的休息时间。下课。哦,对了,赵涛,放学后来我办公室,我安排一下以后需要你帮忙的地方。”

赵涛收拾了一下书包,看李婕出门离开,忍不住扭头问不远处坐着的前生物课代表:“李婕以前也这么多事还要提前安排?”

那个女生扁了扁嘴,摇了摇头,“她可没这么留过我。”

“这叫异性相吸。”早就不爽赵涛最近桃花运的一个男生哈哈笑着开了句玩笑,余蓓远远听见,呆愣愣地往他这边看了一眼。

他摆了摆手,直接拎起书包走过去,“你先回去吧。下午我在家等你。”

然后,他直接亲了一口余蓓,提高声音说:“这才叫异性相吸。”

余蓓低下头,红着脸笑了。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