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奇抄之锁情咒》
snow_xefd 著
第九十章

软磨硬泡反复重申之后,赵涛总算敲定了余蓓的心思,让她决定帮这个忙,进行那个“小小”的恶作剧。

于是那之后余蓓差点把他家厨房炸掉,他也很开明地没有表现出半点生气。

除了为让计划顺利实施的目的外,赵涛多少也有一些补偿情绪在内。国庆假期后的那段时间,他几乎用尽了全身力气去学着如何做余蓓所期待的男友。

这其实并不太难,看多了言情小说少女漫画的她期待的东西非常两极化,要么就是大城堡大公司大酋长大帅哥那种不切实际的东西,要么就是一起吃饭写作业做卷子偶尔交换个眼神聊聊难题八卦动画漫画,赵涛给她写首情诗都能感动得满眼泪花,当天就在第二个晚自习上蹲到桌下给他掏出来嘬了一大管。

好像在她看来,让赵涛得到性快感性高潮并因此而满足已经是她作为女友理应付出的一部分。

他也只好渐渐转变心态,放弃了从性爱上令余蓓愉悦的打算。

他付出精力和时间,交换余蓓付出的顺从与陪伴,从某种意义上讲,倒像是很正常的恋爱模式。

礼拜四、六是李婕补习生物的日子,因为其他学生大都很快通过了会考要求的测试,还需要继续进行补习的只剩下余蓓自己。

尽管环境绝佳,要行动的那天,她还是显得非常紧张,上下午各被点名提问一次,共计罚站两节课。

下午放学出发前,余蓓摸着塞进校服口袋里的苹果,不安地问:“真的没问题吗?会不会闹大啊?”

“拉个肚子害她请几天假而已,能有什么大不了的。”赵涛掩饰着心中的期待,轻描淡写地说,“你要不放心,也吃半个。我这儿给你准备好止泻药了,你从厕所回来直接找我就行。”

余蓓摇了摇头,“不用了。我……我这就去。”

她走出两步,又折了回来,小声问:“晚自习咱们逃课好不好?”

“怕李婕来找你?”

“嗯……不全是。”

“好吧,你想去哪儿,我陪你。”

“就……去你家吧。”她脸上一红,转身跑出了教室。

他心里忍不住一痒,暗想,难道石女终于开窍了?那要是计划成功,真可以说是双喜临门。

今晚让李婕见不到人,吊吊胃口也好,他盘算一番,心情大好,随手抽出张作文稿纸,照着新概念作文大赛里伤春悲秋的套路,什么落寞啊孤独啊泪流满面啊手掌如此温暖啊颓废被你拯救啊天空从此变得光明啊一通乱堆,凑了篇五百来字的情书,叠好塞进了余蓓的文具盒。

他现在乐于写点这种小段,因为余蓓看的时候,总像在精神上被快感十足地操了一顿,高潮迭起到泪光闪闪。

对他来说,这可比费半天劲舔不出多少爱液成就感多得多,也容易得多。

他都想试试,如果换成粉蓝色带薰衣草香味的信纸来写,余蓓会不会当场爽到眼泪失禁。

胡思乱想了一会儿,趴下休息了片刻,他等待的消息,终于回来了。

匆匆坐下,余蓓比划了一个OK的手势,就翻出抽屉里晚上要带回家的东西塞进书包,“走吧,我晚上想吃凉皮。”

“她都吃了吗?”

“嗯,都吃了。苹果籽都啃出来了。”她抿着嘴露出一个邀功一样的浅笑,“不过可能药效发作慢吧,我看她就发了会儿呆,也没上厕所。”

“等上来了她肯定跑得飞快,慢了要拉裤子。走,我请你吃凉皮。”一块石头落了地,赵涛满心的怨愤终于临时有了落脚的地方,剩下的心思,总算可以放在满面红光这几天显得格外滋润的余蓓身上,小声提醒,“哦对了,我往你铅笔盒放了东西。你先看,我去后门等你。”

他在后门等了大约十分钟,余蓓才磨磨蹭蹭地走了出来,鼻头和眼睛都有点发红,但看起来应该还没哭过。

“怎么了,瞧你这样子……我写得很糟吗?”

“才不是。”她带着浓厚的鼻音说,“我……我就是忍不住想哭。可能是我太笨了,看了那么多书,都……都不知道怎么表达我对你的喜欢才算准确。”

“非常?十分?特别?超级宇宙霹雳无敌?”

她破涕为笑,抬手轻轻拍了他一下,“讨厌。你就爱笑我。”

带着给余蓓庆功的心态,晚饭后回家路上,赵涛租了两张催人泪下的爱情片,买了几样零食,从心态上切换到余蓓正经男友的模式,一路把她带回了家。

进门后,他正要去开电视,她却小声说:“我……我今天不想看电影。去……去卧室好吗?”

“怎么了?今天这么稀罕?”他挑了挑眉,走过来搂住她问。

“我……可能快要来事儿了。要是来得早点,说不定礼拜天就不能……不能让你射进来了,但……今晚肯定可以。”

“其实,我也不至于憋不住那几天。”实际上,他已经在盘算怎么对付即将落入他掌心的李婕,按他估计,应该不会缺乏泄欲的机会。

余蓓那里就像是撒哈拉快干涸的绿洲,说会旱死吧有点水,说能解渴吧挖半天泥挤不出几滴。

他新买的润滑膏不知道是次品还是假货,润滑效果吧确实有,但抹上去的时候黏乎乎油腻腻,就跟涂了一整管红霉素眼药似的。

除了射精那几秒,他从余蓓身上得到的快感其实并不太强。

“可……可不是有我呢,你不用憋啊。”她红着脸坐在单人床边,就像已经忘了自己的处女正是在这张床上被绑住双手强迫夺走的。

她的主动大概也就到这种程度了。

赵涛吞了口唾沫,已经没道理再拒绝什么了,“好吧,那我……就来了。”

余蓓看他拉开了自己的校服拉链,咬了咬嘴唇,像是下了什么决心一样站起来,说:“赵涛,这次……这次让我来吧,好吗?”

没弄明白她的意思仅仅是自己脱衣服还是有什么别的,赵涛哦了一声,很快把自己身上扒光,大大咧咧往床上一躺。

他的鸡巴都升旗就位,她才脱掉裤子和鞋袜,一套白棉内衣裤还纹丝没动。

她倒没急着把自己脱光,而是就这样趴了上来,微微颤抖着亲了一下他的嘴,小声说:“我……好想看你射出来时候的模样。”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