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奇抄之锁情咒》
snow_xefd 著
第八十九章

心里的波澜几乎冲出喉咙,但赵涛还是强行压下,克制着说:“其实我现在也就是有点好奇而已,你肯说当然好,不说我也不会再逼问你了。”

余蓓欣喜地笑了笑,小声说:“这样……我也能放心告诉你了。”

说到这里,她拿过遥控器关掉了电视,可能觉得现在这样一丝不挂没法正式说话,在沙发边先穿上了内衣裤,跟着把内裤丢给他。

他撇了撇嘴,套上内裤,故意没所谓一样地抱怨:“至于吗,多大事啊。反正不是自杀,那就是意外了呗。”

余蓓坐下来抓住他的手,“可……意外也有很多种。”

“行行行,你说吧。别卖关子了。”赵涛挖了挖耳朵,但其实,他全部的注意力都已经集中过来,只等着余蓓宣布他最想知道的真相。

“我……我不能确定那到底是不是真的,我……我没有证据。所以你就当是又一个传言吧。”余蓓先说了这样一段,跟着从开始讲起,“我是从李婕的电话里听到的。”

“我特别慌张回来跟你差点说漏嘴那次,是我第一次听见,我本来不太敢信,可后来又听到了一回,我想,应该可以确定了。”

“那天我在李婕那儿补生物,半截她新买的手机响了,她一看号码,就特别生气地往办公室里间进去,还跟我说今天就到这儿让我回教室。”

“我以为能听到什么八卦,就光开关了一下门,没真出去。”

“李婕挂了手机后,用办公室的座机拨了回去。”

“那是打给她未婚夫的,我听得出来,他俩那几天在冷战,还闹得很厉害,没两句,李婕的嗓门就大了起来。”

“我本来以为是两口子拌嘴,觉得没什么意思,就想走,结果李婕特别生气地对那边说,‘你以为你做了什么好事我真不知道吗,你那天喝醉全说了,我没去举报你就够意思了,还跟我装什么呢?’”

“我一下觉得有八卦可听,又折了回来。”

“他俩吵了一会儿,话越说越难听,李婕都骂起了脏话,后来,不知道对面说了什么,李婕压着声音说,‘我呸,那就是你推下去的,抓你个过失杀人那都是轻的,你个王八蛋,我领证前不让你碰,你就欺负我学生?是,她是早恋,她是意外怀孕,那你就能觉得好上手去欺负人家了?为人师表,你到底算个什么东西?’”

余蓓把李婕的口气学得很像,惟妙惟肖,连神态都跟着变得有点咬牙切齿。

这无异于一串炸雷响在赵涛的脑海中,瞬间让他双耳轰鸣,连眼眶都跟着热了起来。

“然……然后呢?”他尽量稳定着自己的情绪,可声音还是禁不住有些颤抖,就像一根被轻轻拨拉的弦。

余蓓可能是专注于回忆中,没有注意他的变化,仍自顾自讲着:“后来李婕又对着电话骂了一阵,不过对面应该后来一直在说好话,她慢慢口气也变软了。”

“我本来还不敢确定他们说的就是方彤彤,结果,快挂电话的时候,李婕说,‘你就得意吧,也就是人家方彤彤妈妈疯了,亲戚顾不上抠细节,学校急着压事没有调查,不然跑不了你。’”

“我猜那边逗了李婕两句,她气哼哼骂了句‘呸,我还没跟你领证呢,订个婚算什么寡妇’。”

“我看她要挂电话,就赶紧悄悄打开门跑了。这是我第一次听到的内容。”

赵涛咽了口唾沫,润了润发干的嗓子,强撑着说:“还有第二次?”

“嗯,和第一次的情况其实也差不多。不过这次李婕应该是被软磨硬泡原谅了那个男的,俩人说了几句这件事,就商量年底哪个好日子适合领证了。我听了一会儿,就悄悄走了。”

余蓓叹了口气,总结说:“所以如果我猜的没错,李婕估计是托她未婚夫好好管着方彤彤,结果方彤彤行为不检点,那男的就有了别的想法,正好那晚上方彤彤想逃出去被抓住,就在教室里发生了什么,方彤彤不知道是挣扎得太厉害还是怎么样,被那男的不小心推下了楼。”

“这……这是杀人案吧?”赵涛觉得胸中的气闷快要憋炸开来,“你……你怎么能帮她隐瞒这么久?”

余蓓瑟缩了一下,似乎是注意到赵涛的眼神起了变化,像只受惊的小兔一样缩成了一团,“我……我知道,可……可哪儿有证据啊。人家的电话我又没录音,李婕被那男的哄住了,肯定不会做证,这事儿都没别人知道,我报案最后估计倒霉的也是我呀……”

“我……你……”他大口喘息了几下,克制着问,“李婕未婚夫叫什么名字?”

余蓓摇了摇头,“别,赵涛,你……你说好不做极端的事情,你答应过我的。你……你要是这样,我就不该告诉你。”

贱人……两个贱人……一个下流无耻的混蛋,配了一个包庇纵容的婊子。

他们还要结婚,结她妈个逼!

赵涛挤出一丝微笑,温柔地抱住了余蓓,尽量平心静气地说:“小蓓,对不起吓到你了。我刚才就是有点生气。我肯定会生气的啊,那毕竟是我前女友,我是那么薄情寡义的人吗?”

“可……可你刚才的样子好吓人,跟要吃人一样。我就是怕你这样才不敢跟你说……”

赵涛牙根都快要咬出血来,低头轻轻吻了一下余蓓的耳根,小声说:“我答应你,绝对不对他们做什么极端的事情,可……可我很生气啊,你不觉得他们太过分了吗?”

“嗯,可……我也不知道怎么办。”

“这样,小蓓,你帮我的忙,咱们一起给李婕做个恶作剧怎么样?你现在不是还定期去找她补课吗?我准备一个苹果,吃了会拉肚子那种,你帮我让她吃下去。我害她病假几天,这样不过分吧?”

余蓓抬头看着他,心惊胆战地说:“你……你不会是想下毒吧?”

“不信我你到时候可以先吃一口,跑茅房别怪我。我就是出出气,不然我……实在咽不下去。你帮我这一次,我保证以后都不再提方彤彤的事了。”

余蓓犹豫了很久,但架不住赵涛软磨硬泡,最后还是小声说:“好吧,可……可你不许放真的特别厉害的药,李婕……毕竟是无辜的。”

“她不告发她未婚夫,那我整她她不也是活该么。”赵涛笑着搂紧余蓓,好让她看不到自己脸上快要绷不住的表情,一字字从齿缝里挤出来说,“这点惩罚,够轻了。等他们婚礼,我还准备送份大礼呢。保证……那个男的意想不到。”

[p.o.s]淫奇抄之锁情咒(十九)

本文首发于东胜洲关系企业、天香华文、第一会所及禁忌书屋。

转载请保留此段。多谢。

* * *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