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奇抄之锁情咒》
snow_xefd 著
第八十七章

随后的一周多,赵涛和余蓓建立起了一种很奇怪的情侣关系。

两人都觉得这不正常,但却一起愉悦地享受着。

余蓓沉浸在他的陪伴中,满足地好像到达雨季草原的羚羊,渐渐地,开始敢对他撒娇,也敢提一些非常容易达成的要求。

而赵涛,认命地接受了这种性欲处理的方式,毕竟余蓓非常听话,听话到无可挑剔。她肯给他在课桌下蹲着口交,肯在后操场暗不见光的角落里跪坐在他身上飞快地起落,才不过第三个周日,就第一次尝试了用脚来满足他,不过太过生涩笨拙而以失败告终,还是撅起屁股趴在床上让他抹上润滑剂戳了进去。

那次他抠了抠余蓓的小屁眼,问她这里可不可以。

余蓓憋了好久,小声说:“让我……让我做下心理准备,下周……好吗?”

还有什么不知足的呢?

谁能在高中就交到一个什么地方都肯给你交一下的女朋友?

可他却莫名地感到消沉。

他已经尝试过余蓓身上所有应该是敏感带的地方,而她小巧紧嫩的蜜穴,始终无比吝啬蜜汁的赐予,花房里充盈的,永远是他的唾液和润滑剂的交替。

国庆假期他们有一个整天的假,但余蓓找不到合适的借口,依然只能午后才过来,但她坚持要给他准备晚饭,因为菜谱上的内容,她已经倒背如流。

上午起来,他先去厨房检查了一下,考虑要不要临时买个灭火器放家。

收拾完后,他往情趣店跑了一趟,准备把最近存的钱好好花花,顺便取取经,他打算爆了余蓓的小菊花没错,但并不想让她跟初体验一样全程保持痛苦,导致留下阴影与快乐绝缘。

至少,得不伤到她。

那边的老板很惊讶地感叹了好几遍,都不太相信他竟然交到了一个肯让他走后门的小女朋友,确认无误后,麻溜地搬出一个大箱子,炫宝一样给他推销了一遍。

精挑细选一番,赵涛放血了差不多一个月的饭钱,带走了几样很有兴趣的东西。

他觉得,如果余蓓今后都不会找到快感的开关,那他就干脆追求纯粹的自我满足好了。

感兴趣的道具买来试试,新鲜的体位拉开架子玩玩,反正……她听话。

回家把老板的叮嘱温习了一下,他想了想,把卫生间的东西收拾了一下,给洗澡的地方腾出多点空间,试了试花洒,拆下的软管水流很畅通,接口处清理一下水垢后也不算太脏。

那么,万事俱备,只欠余蓓中午送上门的娇嫩菊肛了。

去小姨家报了个到,蹭过午饭后早早回家,赵涛特地挑了一张有屁眼情节的欧美盘,准备给小女友缓解一下紧张感。

毕竟如果她太抗拒是有可能肛裂的,他可不想因为余蓓的大便失禁曝光在她家长那边。

一点过十分,余蓓来了。

天气最近回暖了几天,她上面虽然穿着外套,下面却穿了和那个周日一样的小裙子,还配了小皮鞋白长袜,可能……她错以为从那天开始赵涛态度的转变是因为这条裙子带来的幸运。

不过也好,她这样的打扮更显得一双腿漂亮诱人,就那么穿着袜子用脚给他揉几下,说不定都能当场硬了。

“来前去过厕所了吗?”赵涛盯着她裙子下面看了一会儿,还是问道。

余蓓吞了口唾沫,小声说:“嗯,去过了。可……还是很脏吧?”

“可以洗,没关系的。”他过去抱住她,搂着她走到沙发边坐下,“你答应我的,要耍赖?”

“没,没有,我……我就是有点心慌。”余蓓窝在他怀里眨了眨眼,“我没听说过那儿还可以,有点不敢信。”

“没关系,我给你看看证据。”他打开电视,播放早已经塞进去的盘。

“呀……”看到两个老外一上来就直接脱光衣服,男的一踩茶几亮出大棒,女的高跟鞋都不脱往地上一跪,跟饿死鬼投胎一样吞进嘴里,余蓓小小地叫了一声,涨红着脸没了声音。

他搂住她的腰,手指小心的爬进大腿的根部,隔着内裤轻轻搔弄那片始终不肯肥沃起来的秘密花园,希望这种视觉刺激多少能起点作用。

欧美片子一般都简单明快直奔主题,稀里哗啦嘬一会儿,又进来一个男的,女的扭头换了只鸟吃,先前那男的当然也不能闲着白拿片酬,抱起她从后面直接塞了进去。

白妞撅起屁股,弯腰扶着面前男人的膝盖,嗓子眼跟肥穴眼一起吃了个饱。

余蓓双手捂着小嘴,瞪圆眼睛目不转睛地看着,满面通红,努力学习。

有真人在怀里,男生通常对片子兴趣不大,赵涛隔着内裤摸了一会儿,发现没有感觉到什么变化,索性往上一探,钻进了松紧带中,掌心压着那一片稀薄的阴毛,轻柔地抚弄着她阴蒂和大小花瓣中央。

指尖能清楚地感觉到,细嫩的穴口不过是泛了点潮气,还是那么一副五行缺水的模样。

所以不怪他把主意动到屁眼上,反正都是抹润滑剂,据说后面还更紧点呢。

电视上终于演到了重点,那白妞站起来高高翘起一条腿,让俩男的把她挤成了夹心饼干,前面一根白色擀面杖呼哧呼哧捅得粉嫩穴肉凹进翻出,后面一根微弯大香蕉吐了口唾沫一抹,就捅进了白妞的屁眼,深得卵子都压在了雪白雪白的腚沟上。

这一幕的冲击力似乎有点强,余蓓细长地哼了一声,软软瘫在了他怀里,跟骨头都被抽了一样。

“怎么样,我说能吧?”他关掉电视,懒得再尝试让她湿透这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那……那要不……你就试试吧……”她愁眉苦脸地低下头,好一会儿才小声说。

他把空调暖风打开,起来拉上了客厅窗帘,打开了灯,“好,脱衣服吧。”

“诶?不……不去卧室吗?”她站起来,倒是没太抗拒地开始宽衣解带。

毕竟,在操场还有蚊子的长草窝子里露出屁股女上位到他射精这种事都已经做了,不在卧室床上办事,她也就是口头小小表示一下抗议而已。

去门口换上拖鞋,她等暖风开始送出后,把贴身的衣物也都从身上解下,小心地叠好放在沙发上。

她知道赵涛不喜欢她挡着,于是,就那么右手握着左臂,胳膊托着小巧的乳房,羞涩无比地袒露着青嫩的赤裸娇躯。

他早就先一步脱光,拎出卧室里的黑塑料袋,带着她走进了卫生间。

不得不说,夜勤病栋里看来的淋浴软管灌肠法并不好用,他让余蓓尽全力放松,结果那撅起的屁股还是抗拒任何异物的进入,软管平头想要插入缩紧的括约肌,难度差不多相当于拿最大号擀面杖表演吞剑。

最后他还是只有拿出夫妻用品店老板热情推荐的工具,一个带橡胶冲压球的灌肠管,前端是个小蘑菇型的假肛塞,很方便进入后被屁眼卡住,往盆里装满水就可以放进去另一头捏皮球灌了。

“呜唔……”小小的带眼塞子挤入到肛口内时,趴在凳子上翘着雪白屁股的余蓓发出羞耻的呻吟,无力地低下了头。

“怎么样……涨吗?”他抚摸着她平坦的小腹,有点意外那边并没像动画里演得那样鼓起来。

“很胀……不行……上厕所,赵涛,我要……上厕所。”她扭过头,汗水把头发都黏在了脸颊上,显然已经忍得很辛苦。

被那张脸激发的施虐欲差点让他开口下令再忍会儿,幸好理智还没有完全消失。他吸了口气,拔出小塞子,“去吧。”

她赶忙坐上马桶,也顾不得赵涛还在旁边,双手捂着脸蜷缩起来,哗啦哗啦的水流声伴随着放屁的气音一连串地响起。

空气质量顿时变得有些差劲。

赵涛过去从帘子后打开了厕所的小窗,说:“别发出太大声音,我开窗户了。”

“嗯……还要这样几次?”

“三四次吧。洗干净对你也好,我射进去后还要洗洗,不然据说会拉肚子。”他看她擦好屁股,又灌满了盆。

余蓓认命地趴回凳子上,垂下头,抬起臀部。

细管再次把水送进她的屁眼……

重复到第四次,赵涛扒开她的双腿,不顾她哀鸣一样的抗议,看她排泄出的液体已经几乎都是清水,才满意地点了点头,说:“行,不用再洗了。”

余蓓擦了擦眼泪,解脱一样地松了口气。

可她却忘了,离开厕所后,一切才真的开始……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