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奇抄之锁情咒》
snow_xefd 著
第八十六章

赵涛犹豫了很久,最后还是没有带余蓓去他爸妈的双人卧室,依旧把她搂进了自己的小屋。

这次她已经知道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情是什么,也乖乖地带来了上次吃过后就交给她的毓婷。坐在床边后,明显能看出她在尽量克制自己的紧张和恐惧,细长的手指交叉在一起,不停地互相拨弄。

但她不知道的是,赵涛的计划已经完全变了样子。

按照原本的打算,这会儿她多半已经收下了第一泡精液,正被不会留下红印的软手铐禁锢住手脚,撅着屁股忍耐跳蛋钻进屁眼的胀痛。

但预定发生那些事情的时间里,赵涛一件该做的都没做,只是安静地抱着她,不断地抚摸她的裸腿,隔着衣服轻轻揉着她的乳房,亲吻她的耳垂,脖颈,摩挲她光滑柔顺的头发。

他用了足足二十分钟的轻吻和爱抚,才让她紧张的肌肉彻底松弛下来,白皙的面颊,也总算浮现了羞涩以外的红晕。

“不难受,对吗?”他把满心的懊悔压下去,轻声问。

“嗯。”她抿着嘴,很喜悦地用力点头。

这么可爱的女孩,就算只是泄欲,不也应该有更加温柔的方式吗……他到底凭什么把失去的痛苦造成的愤怒倾泻在她身上?就因为保守了那个秘密?

对啊……那个秘密……她一直不肯说,因为担心他会做什么极端事情的秘密。

心头又有些焦躁,他犹豫了一下,手上用力带她的肩。

她只僵了一下,就顺从的倒在床上,头靠近墙壁,双腿垂下,视线不敢落在他脸上,只好望着天花板,轻轻地喘息。

他慢慢掀起裙子,欣赏着浑圆白嫩的大腿一寸寸暴露在视野中的支配感,白色的内裤呈现在眼前,但裤底,没有看到他期望的那一点湿印。

他皱了皱眉,抓住松紧带往下扯去。余蓓呜的哼了一声,稍稍抬高了臀部。

把小小的三角裤一口气从脚踝上拽开,他拿起来看着贴近小穴的那一条,上面干干净净清清爽爽,大概是洗澡后刚换的,连残留的分泌物都没一丁点。

干净得让他绝望。

“小蓓,把腿分开,举起来,手抱住膝盖。”他清了清嗓子,下着命令同时,从枕头下摸出了早准备好的跳蛋。

其实想要占有余蓓一切的心态并没有本质改变,只不过随着柔软的浮现,他暂时的目标从占有她剩余全部器官,变成了占有她所有的感触,比如,她至今都还没得到过的高潮。

他心里明白,女孩在绝顶快乐的时候,脸上的样子和痛苦并没有太大差别,既然她难过的样子特别能调动他的兽欲,那么,高潮时刻的表情,应该也有同样的效果才对。

他决定把这个当成新的侵略方向。

震动的蜂鸣声引来了余蓓的视线,她好奇地望着那个被小马达驱动的塑料球,疑惑地问:“这是什么啊?”

“好东西,你一会儿就知道了。来,乖,把腿抱好,不许放下。”他推了一下,让她把大腿抱得更高,单薄的阴部向上举起,连淡茶色的小巧屁眼都暴露了出来。

这姿势实在是非常羞耻,余蓓的脸霎时就红透到耳根,小声说:“非得……这样吗?”

他懒得回答,捏住跳蛋,小心翼翼地找到她不太容易发现的阴蒂,用指尖蘸了点唾沫,抹在上面当作润滑,接着凑近,让那震动先从外围刺激着小芽苞周围的嫩皮。

“呜——”她细长的眉毛立刻绞紧,两条长腿有胳膊圈着,依然忍不住往中间并紧。

赵涛大受鼓舞,赶忙问:“怎么样?什么感觉?”

余蓓轻喘着说:“震……震得慌,稍微有点……痒。”

稍微有点?他一愣,和他预期的不太一样啊怎么……

他试探着往中间挪了挪,震荡的小球轻轻贴住了被皮肤完全覆盖的凸起。

余蓓咬着嘴唇,躺在那儿看着天花板,不再说话,只是轻轻地喘息,之后足足几分钟,也没有出现其他的反应。

他拿开跳蛋,疑惑地伸出手指,轻轻压了压她紧缩成一团的娇嫩膣口。

那里总算是湿润了一点,但也就是比正常分泌物稍微多一些的水平,小拇指转动着进去都有点费劲,不添加润滑就插入的话,毫无疑问又是一场蹂躏。

他挫败地坐在床上,垂手抚摸着她的耻丘,那里即使单薄了一些,但绝对已经发育充分,肌肉柔软而富有弹性,结构复杂而布满褶皱,手指稍微一撑,就能剥开一个犹如内脏的小小腔道,粉嫩莹润,活物一样蠕动,那些稀薄的粘液黏度却很高,入口一被撑开,就牵拉出蜘蛛丝一样的细线。

“赵涛……我好累,可以……放下腿了吗?”

“再等等。”他不甘心地说了一句,下床踩住拖鞋蹲下,抱着她光滑的臀部,把脸凑近,伸出舌尖再次尝试挑拨她的情欲。

五分钟后,他活动着酸痛的下巴抬起头,问:“怎么样,有什么感觉吗?”

余蓓似乎是感受到了他的急迫,带着一种好似要哭出来的表情,惶恐地说:“我不知道……赵涛……我不知道,我到底该有什么感觉才对?我……我该怎么样才算听话啊?”

“你不觉得舒服吗?”

余蓓摇了摇头,乌黑的眼睛像是看到了狼群的小鹿,“我……我真不觉得,我……我只是在等你进来,你说那样你会舒服,可我没想到……你一直弄我,我就是有点痒痒,我真不知道怎么算舒服……不行……你就进来吧。我能忍住的。”

唾液已经布满了紧小的入口,但他绝望地发现,里面真的没有多少爱液混杂其中。

他俯下身,缓缓挺入到余蓓体内。

余蓓抱着膝弯,闭上眼,轻声问:“不……不用脱光吗?”

“不用。”他平静地回答,缓缓让生殖器在她的体内进出,摩擦着她完全没有回应的腔道。

他觉得,自己得到了一个名副其实的泄欲工具。

一个漂亮、精致的大号娃娃。

他知道,这就叫咎由自取。

当然,比起纯粹的玩具,余蓓还是要强出不少。当活塞运动进行到最后,赵涛射精,完全压在她身上的时候,她很高兴地搂住了他,满足地亲着他的脸颊,耳朵,像是完成了什么伟大的使命一样,喜悦地问:“你射了对不对?舒服吗?”

“嗯,挺舒服的。”缺乏润滑的阴道充满了摩擦感,有润滑剂帮忙,余蓓只是觉得胀,并没有太过痛苦,整体而言,比她初体验的时候要好一些,但赵涛开口的时候,口气还是显得有些落寞。

他拔出来,自己擦了擦,把内裤丢给她,自己弯腰穿着衣服,说:“一会儿看电影吧?你喜欢看什么类型的?”

“你喜欢的就好。”她坐起来擦了擦下面,穿上内裤放下裙子,到桌边端起水杯先把药片吃了下去,跟着期待地看着他,“不要恐怖片,我胆子很小,会吓死。”

大致知道余蓓喜欢看什么,他懒洋洋地走了出去,“看爱情片吧。”

这一天,他没再碰余蓓。

晚上送余蓓回家后,他回到自己的卧室,打开电脑,随便找了一部成人动画,木然地望着屏幕,脱掉了裤子。

睡前,他手淫了三次。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