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奇抄之锁情咒》
snow_xefd 著
第八十五章

“你……你以前也这么欺负过方彤彤吗?”晚上回去的路上,余蓓忍不住小声问赵涛。

赵涛故意摆出满脸的不在乎,用很有点下作的口气说:“你这在教室里,又光动了动嘴,不值一提。我们一起出去玩,在山上休息的时候周围没人,可是直接做了一次。”

“啊?”余蓓整个人都傻了,差点没控住龙头把自行车歪到路中间去。

“你、你就是因为喜欢这种事才跟她好的?”她憋了好一会儿,才又小声问。

赵涛扭头看了她一眼,估摸着自己的回答能不能加快达到目的的速度。

毕竟从之前余蓓的口风来看,什么时候他彻底不把方彤彤放在心上,什么时候她才肯交代那个秘密。

那么,给出肯定的答案似乎更好。

他考虑了一下,点了点头,“算是吧,她好歹也是班花呢。”

“我也是。”余蓓不服气地说,接着突兀地沉默下来,微妙的竞争心态似乎正在发酵。

“所以我现在喜欢上你了啊。”他故意在那个上字咬了重音,跟调情一样。

她果然马上就红了脸,但唇角还是控制不住地扬了起来。

其实她笑起来很可爱,柔柔弱弱的,像朵娇美但不禁风雨的小花,可越是这样,就越是让赵涛应激性地想刻意压制心里的怜惜。

送她到院门口,聊完漫画的内容后,他突然说:“礼拜天来找我的时候,别穿校服了。”

“啊?”余蓓楞了一下,“不穿校服吗?”

“晚自习不去。不穿也没事的,那天本来就没人管。”他指了指余蓓的脚,“趁着天还不太冷,我想看你穿裙子,嗯……能涂点指甲油在脚上就更好了。就像以前那样,我特喜欢。”

余蓓的大眼睛眨巴了两下,小声说:“哦,我……知道了。”

其实赵涛只是动了这么个念头,顺便意淫了一下周日下午的各种玩法,并没真把这句话放在心上。

周六中午开始,阴沉沉的小雨就一口气下到了晚上,第二天一早起了风,一夜之间,路上就再也看不到半件夏装校服。

在学校里看到余蓓老老实实裹着冬装运动服,赵涛当然也就没想起来周四晚上他随口说的话。

所以去小姨家吃过午饭,回卧室睡了一个小时后,听到敲门出来打开看到余蓓的他,着实小小地吃惊了一下。

她上面裹得很严实,穿了件小夹克,里面是长袖衫,还带了鸭舌帽,可下面,就真只穿了条裙子。

估计没怎么穿过,那裙子看着还很新,格子百褶裙,刚不过膝,露出她看着就让人想双手握住的小腿。

脚上穿着球鞋,白色袜子拉过了脚踝,倒是看不出脚趾甲涂了没有。

走进门内,她抖抖嗦嗦地说:“我怕爸妈说我,我是出来后去商场厕所换的,裤子在我书包里。这样……这样不算不听话吧?”

她跺了跺脚,转身摊开双手,摆了一个亮相一样的姿势,微笑着说:“呐,喜欢看吗?”

脑海里一阵轰鸣,眩晕感从双耳爬上,赵涛脚下一晃,闪了一个趔趄,连忙扶住了墙。

“你怎么了?又头疼吗?”余蓓有点担心地凑上来,赶忙扶住他的胳膊。

他深吸了几口气,强行想要板起脸来,可不管怎么做,脸上的表情都不够听话,还是软化成了无奈的微笑,“你傻啊,这么冷的天,你就不知道到家里再换上吗?”

“可……可那样你该不高兴了。”她低着头,有点惶恐地轻声说。

“怎么会,你真冻感冒了我才不高兴。”他抱住她,一起走到沙发边,搂着她坐下,掌心摩挲着她凉冰冰的大腿,一阵阵细小的刺痛从接触的皮肤传到心头,“来,我给你暖暖。”

“呃……哦。”她瑟缩了一下,明显是误会他要做什么羞耻的事情,缩在他怀抱中的身体顿时绷紧,连呼吸都变得有些促乱。

但他只是来来回回地抚摸着她冰凉的肌肤,直到一处温热,再转移到下一处,不一会儿,她裙子下那条白莹莹的腿,就重新浮现出健康的微红色泽。

“我……我暖和了。”余蓓犹豫了一下,小声说,“不过你要喜欢,就继续吧。只是这样,我还……唔……挺舒服的。”

“其实之前会让你的疼的事,以后也会越来越舒服的。”他凑近她的耳根,吹气一样地说。

她缩着脖子,很勉强的笑了笑,“那……那真是太好了。”

知道她既然乖乖过来,还按他的要求着装,肯定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他也懒得客气,抚摸着双腿的手,缓缓爬向最令少女紧张的尽头。

“呜……”她小猫一样哼了一声,双腿不受控制地夹紧。

复杂的情绪其实随着时间已经平复了不少,他心里的确还有个声音在叫嚣,就这么直接把她摁在沙发上,掀起裙子,拨开内裤操进去,反正她也不会湿,她就是用来泄欲的玩具而已,你不是连润滑剂都买好了吗?还在犹豫什么……

他看了看外面被风吹得摇来晃去的树枝,又看了看余蓓身上很夏天的裙子,像是被解开绳的气球,长长地松了口气,搂着她向后靠在了沙发上。

有点意外他就此罢手,但余蓓很喜欢这个亲昵而不危险的姿态,她悄悄蹬掉脚上的运动鞋,蜷缩到沙发上,侧靠在他怀里,嫣红的小嘴喜悦地翘了起来。

“你回家吧。”沉默了很久后,赵涛突然说道。

“啊?”正沉浸在不知道什么幻想中的余蓓惊愕地睁开了眼,坐起平视着他,声音都因为惊慌而有点发颤,“你……你生我的气了?赵涛,你……你别生我的气,你说,你要我做什么我都听你的,就是……就是别赶我走……”

“我……”他的声音像是被什么哽住,噎在喉咙里,把那些刻意的冷硬话语全堵了回去,变成没什么威慑力的一句,“你继续在我身边,对你……对我……都不是好事。”

乌黑的眼珠慌乱地来回转动,余蓓所掌握的信息,根本不足以让她了解赵涛真正的意思,她理所当然的误会到了其他地方,她焦急的拉开外套的拉链,抓起他的手,一把按在自己柔软的胸膛,结结巴巴地说:“我……我不怕疼,只要你开心……你开心我就开心,你舒服……你舒服我就高兴。真的。”

被遗弃的恐慌清晰地浮现在她漂亮的脸上,她趴在他胸前,近乎乞怜地说:“不要……赶我走……我……我是不太聪明,可你想要的,我都可以学。不要生我的气,求求你。”

她真是天生就有在任何时机激起男性兽欲的本事,那微张的小嘴,慌乱无措的眼神,晶莹闪动但没有坠落的泪花,如果在高潮的时候能露出这样的表情,连射精的快感多半都能加倍。

“余蓓,”他强忍着冲动,盯着她薄薄的裙子,用最后被唤醒的理智说,“只有远离我才能救你。”

大概是早就看过类似的台词,余蓓捧着他的脸,坚定不移地说:“不,那只会让我生不如死。”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