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奇抄之锁情咒》
snow_xefd 著
第八十三章

兽欲容易让男性保持长时间的亢奋。

赵涛没睡多久,就在余蓓一个翻身后彻底清醒了过来。

而不久前才经历过狂风骤雨般初体验的女孩从精神到肉体都还很疲倦,带着微微的鼾声,正睡得香甜。

能赤身裸体地安然酣睡在他身边,已经足够说明,即使经历了这样的欺骗,即使被强奸夺去了贞操,被锁情咒俘获的余蓓,依然在赵涛身上投注着全部的少女情怀。

原来不管怎么做,这种爱意都不会减弱的啊……他挠了挠头,领悟到的这个事实,让他的心情更加雀跃。

失去的永远无法弥补,那干脆……就在其他的地方找到别的乐趣好了。

认认真真地去爱做什么?有什么意义?这个咒,根本就不是为真爱而存在的!

他轻轻翻身下床,走到书桌边的小柜子前蹲下,开门看着里面那个上锁的铁盒,呆呆地看了一会儿,转身从书架上搬下几套确定没兴趣再看的书,把那个铁盒彻底埋在了下面。

下辈子轮回成狗,我就去给你家看门,轮回成猪,就上桌给你吃。他揉了揉眼睛,在心里说了一句,关上柜门,从抽屉里找出很久也不用一次的小钥匙,把那个小柜子,轻轻地锁上。

再也不想打开。

关好卧室门,他在客厅看了会儿电视。

没什么有意思的节目,点了点去,最后停在了动物世界上。

赵老师的声音还是那么充满磁性,让他都有点好奇,这样的男人在某些特殊的时候,会不会说什么很下流的词汇呢?说出来的时候,会是什么感觉?也好像解说动物一样温润而自然吗?

百无聊赖地看了一会儿,屏幕中几只狼正在合作包抄鹿群,很快,一只慌张的小鹿就被赶离了鹿群,脱离了妈妈的引导,奔跑向错误的方向。

强壮的狼不断地缩短和小鹿的距离,小鹿拼命摆动细长的四肢,一次次转向,靠唯一可以依仗的灵活做最后的挣扎。

但耐力的差距很快体现出来,狼在拉近到足够的距离后,猛地一扑,成功把小鹿压在了身下,凶残地撕咬起来。

摄像机的焦距迅速拉近,被狼死死咬住脖子,肚腹也被破开的小鹿依然睁着圆圆的眼睛,那眼睛又黑又亮,很好看,但依然挽救不了,它成为群狼大餐的命运。

他关掉电视,坐在沙发上发了会儿呆。

余蓓这样的女孩,如果到了大学还是这副样子,那和被狼追逐的小鹿似乎也没什么分别。

那么,谁吃不是吃呢。

他咧开嘴,去厕所了洗了把脸,感觉精力已经恢复的差不多,就随便冲了冲油腻腻的老二,走回卧室。

余蓓还在睡,可能是热了,一条腿伸在外面,白里透红,露在外面的那条胳膊也亮着大半个肩膀,腋窝那边,能看到小半个隆起的乳房。

她脸上还有点泪花,眼睛看着略肿。

他考虑了一下,算算时间,之后还是不能玩的太过分。真带了痕迹回家被她父母发现,终究是件麻烦事。

那……就试试她现在有多听话好了,顺便了解一下,她到底会不会有快感。

他重新钻进被窝,从后面抱住余蓓。宣泄过两次,又占有了她的处女,他现在的耐心已经好了不少,能控制手掌平稳缓慢的抚摸在她光滑纤细的腰肢。

她的乳头很小,很可爱,比男人的都大不了多少,立在乳晕里就像个大点的绿豆,指尖一划拉,那边就连着乳晕一齐紧缩起来,隆起一片小小的疙瘩。

“唔……唔嗯……”感觉到他不断在自己身上进行着下流的动作,余蓓轻轻哼了两声,扭动一下,抬手就去拨他的巴掌。

他当然不肯离开,上面继续把玩着小小的乳尖,下面已经趁她大腿没并紧,罩住了热烘烘的阴阜。

“嗯嗯……呀、呀啊!”大概是那里的刺痛让她清醒过来,她短促地尖叫了一声,从梦乡回到了现实。

“小蓓,你总算醒了?你再不醒,我都想就这么放进去了。”他故意翘起肉棒,摩擦着她紧张的腚沟。

“别!”她慌里慌张地躲了一下,翻身转过来,双手护住下面,可怜兮兮地说,“我……我真的还疼呢,赵涛,今天……今天就算了吧好不好。求你了。”

“可我已经硬了啊。你这么可爱,我一见你这副样子,就想狠狠抱着你,狠狠操你,你不是就喜欢这种霸道的男主角吗?”他直接翻身逼迫过去,胸膛把她压制在下方,从上面鹰一样注视着她。

“可是……可是我真的……会疼……”她眼里又冒起了泪光,好像真是水做的骨肉。

他努力做出心疼的表情,吻了一下她的额头,柔声说:“那这样吧,你听我的,我保证不让你疼,还能解决我的问题。”

像是看到了一线希望,她眨了眨眼,马上点了点头,“你说。”

他往上爬起,双手扶着床头,跨在她胸前,把硬梆梆的鸡巴,就这么毫无预告地伸到了她的嘴前,“你给我含出来,这总不会疼了吧?”

余蓓马上露出几乎背过气去的表情,标致的小脸差点皱成一团,“这……这怎么……怎么可能?”

“为什么不能?原来你嫌弃我啊?”他眯起眼睛,很不高兴地盯着她。

“不是……这个……这个可以放进嘴里的吗?”

啧,看来她平常看的书还不够辣啊,赵涛撇了撇嘴,往前拱了拱屁股,紫亮的龟头往她柔软的嘴唇上撞了两下,“废话,我要不是知道可以,能给你出这个主意吗?算了,你要不乐意,咱们还按之前的法子来吧。其实我也更喜欢正常做爱,那才是真正进入到你里面。”

“别!”看他作势要退下来再把她压住,她连忙搂住他的腰,不知所措地说,“我……我就是不知道该怎么弄。”

“我教你啊。”他满意地低下头,捏了一下她的脸颊,“把舌头伸出来,就像吃香蕉雪糕一样,但不能咬,顺着下面往上舔,对……再往下一点,把蛋蛋也舔到,哦哦……对,很好,好舒服……”

生涩的小舌头迷茫地在阴囊外转了几圈,才照着他的指示舔上阴茎的底侧。

虽然用水冲了一下,但肉棒的上面肯定还残留着不少食用油、精液与处女血混合的味道,绝对谈不上美味。

她皱起眉,表情变得有些难过。

但他被这表情刺激得更加兴奋,鸡巴都跳了两下,“好,学着舔棒棒糖的样子,含到嘴里,用舌头绕圈舔。”

在他的指挥下,那张小巧的嘴巴终于张大到极限,费力的包裹住他的龟头,她吃棒棒糖的经验还算丰富,舌头立刻灵活的移动起来,环绕着龟头的后棱沟,立刻被舔得阵阵发麻。

“呃……真好,小蓓,你这么听话,我真是太喜欢你了。含深点,把嘴唇夹紧,不要动牙……对,来回摩擦,就这样……吞进去,好……注意牙齿,真好……头一次就含得这么好,你真是天才。”

她涨红着脸,从下面艰难的挪动头部,一抬一放的唆着他的鸡巴,满鼻子都已经是他胯下的味道。

他享受了一会儿渐渐熟练起来的口交,先抽了出来,翻身躺在她身边,“那样太费劲了,来,你趴在上面,这样唆起来省劲儿。”

“哦,”她应了一声,爬起来往下面缩去。

赵涛一把把她拉住,“傻瓜,这床小,你那么退该掉下去了。反过来,把屁股对着我。”

她愣了一下,可能在脑海里想象出将要构成的姿态,羞耻地低下头,小声说:“没关系,我掉不下去。”

他重重地嗯了一声,不耐烦地说:“让你过来就过来,老是跟我顶嘴,你就这么喜欢我的?”

余蓓哆嗦了一下,睁大迷茫的双眼,不知所措地磨磨蹭蹭爬了过去,但还是不肯跨过他胸前,只并着腿斜缩着,小声说:“这样就不碍事了,里面是墙,不摔……”

“跨过来!快点!”

“是,我……我知道了!”她吓得又一个哆嗦,连忙分开细长的腿,骑在了他胸前。

他满意地顺着大腿往上摸去,抓住她的臀肉一扯,就把她胯下拉到了自己嘴边。

其实他并不太愿意给她舔,不过他有点想知道,她的小穴到底会不会湿。

“继续给我含啊,傻愣着干嘛。”他捏了一下她的嫩乳,催促一句。

“唔……呜呜……”她哼了一声,赶忙趴在他身上,乖乖伸长脖子,还按他先前教的步骤,在阴囊周围舔上几圈,倒着舔上来,接着含住龟头吸啊吮啊,最后嘬紧小嘴,上上下下套弄。

为了避免她乱动,赵涛直接用胳膊锁住了她的大腿,直接把小屁股固定在自己脸前,他先用手指揉了一会儿,然后伸进去探了探。

阴道口很干,指尖都快把嫩肉压凹,才勉强挤入半个指节。

从她浑身发抖的反应来看,肯定没体验到什么愉悦。

“一点都不舒服吗?”他忍不住问。

余蓓不敢吐出肉棒,就那么张开嘴含糊回答:“我……我不知道,你摁得我有点痛。”

算了,换舌头试试。他勉为其难抬起头,先舔了一下她的大腿,顺着那滑嫩雪白的肌肤舔入腹股沟,尝了尝那里淡淡的女孩汗骚味,用嘴唇拨开阴毛,伸长舌尖,拨拉着小到快要感觉不到的阴蒂。

一边舔,他一边留意着余蓓的反应。

可没想到,她非常专注地吃着他的老二,卖力又认真,根本没有任何感觉到愉悦的反应。

他一横心,快速地舔了快五分钟,然后动了动有点发酸的下巴,问:“有什么感觉吗?”

余蓓擦了擦口水,小声说:“稍微……有点痒。”

他皱着眉又把指头伸了进去,这次,膣口总算出现了一点点湿气,不过不夸张的说,他要是指望这点润滑操进去,余蓓百分之百会叫得跟杀猪一样。

一股无名火充塞在心口,这也太他妈背了,好不容易下决心抓了一个,竟然是个冷感。他考虑了一会儿,心想也许这次有些粗暴让她害怕了,以后应该还有可能变好吧,不然,难道以后都要随身带点润滑剂?

他有点烦躁地盯着她红肿不堪的阴部,拍了拍她的屁股,“小蓓,我想到更省力的姿势了。来,你起来。”

懒得再想办法取悦她,赵涛站在床上,让她赤裸裸跪在自己面前,舔吸着他已经勃起到极限的阴茎。

这样的姿势持续了十多分钟,最后,他抓起她的头发攥在手里,把那张小嘴当做穴眼,迅猛地抽插。

顶的余蓓快要呕吐出来的时候,他压着她的后脑,抵着上腭的最深处,龟头都感受到了吞咽肌的蠕动吸吮,在那绝妙的刺激下,粗喘着一泄如注。

“吞下去,全都……吞下去!”他用略显嘶哑的声音下达着命令。

而已经完全不知道违抗的余蓓,乖乖地吞下了所有精液,然后在他的要求下,把唇角漏下的,肉棒上沾染的,甚至是掉在床单上的,都一口一口地舔了个干干净净。

这天晚上,余蓓没能去上晚自习。

一直到第二个晚自习结束的时间,她才洗过澡吹干头发,乖乖吃下了毓婷,由赵涛送到院门外。

“可以……亲亲我再走吗?”临别前,她低着头,搓着衣角小声问。

“当然可以,今天小蓓的表现这么好,你想怎样都可以。”他凑过去,捧住她的脸,给了一个如她所愿的吻。

嘴唇贴合了一会儿,他撤开脸,与她告别。

她看上去有点迷茫,似乎在疑惑为什么他们只有第一次接吻纠缠了舌头,但她多半不好意思问出口来,只是有些失望地低下头,转身往里走去。

而骑上车子的他,想的已经是之后各种各样充满粉色气息的场景。

他完全没有那种激吻的欲望。

那种冲动,仿佛不知不觉已经彻底失去。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