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奇抄之锁情咒》
snow_xefd 著
第八十章

“别,不要……不要啊……放开我,不行!”余蓓惊慌地扭动起来,完全出乎意料的发展让她陷入到恐惧中,声音不自觉地拔高变尖。

赵涛压制着她不断挣扎的身体,喘息着说:“叫吧,你叫吧,就算叫来人把我抓走,按强奸未遂关起来,我也一定要得到你。小蓓,你不是一直想让我喜欢你吗?你什么都不让做,我很难受的。”

“可……可这是结婚后才能干的事情啊!”她纤细的脖子侧面都浮现出青筋,后脑抵着床板,身体活鱼一样弹动,想要把他掀翻到床下。

没想到反抗会这么激烈,赵涛一个不小心,真被弄得滑下床去。

余蓓趁机挺身翻下地,跌跌撞撞往门口跑去。

但赵涛只一扑就揪住了她的马尾辫。

那个故意梳低好显得更长的辫子,恰好成了少女此时最致命的要害。

“啊!”她痛呼一声,被赵涛从后面拽进怀里。

“放开我!放开我……”她急得哭了起来,但似乎是担心赵涛真被抓走,声音比刚才小了许多,邻居就算长着顺风耳也听不到什么。

从后面搂着她往床上一翻,赵涛抬腿跨在她身上,把重心挪到她腰部,暂时靠体重把她压制住,垂手一拉,扯开了她校服外套的拉链。

白色的吊带背心透出了其中米色的胸罩,他把校服往两边一扯,埋头到因躺下而宽敞了不少的乳沟中央,伸出舌头尽情的品尝着余蓓略带汗咸味的细腻肌肤。

“呜呜……求求你……不要……”她哭了起来,像只被大灰狼摁在爪子下的小兔,“明明……明明早晚都有这天……为什么……”

“既然早晚,为什么不可以早一点。”他抬起头,推高背心,伸手挤进后面捏开了乳罩的挂钩。

两个小巧但柔软浑圆的乳房彻底暴露在他眼前,乳头很小,乳晕也只有硬币那么大一块,呈现出深邃的玫红色。

他迫不及待的再次低头,一口含住软嫩的乳尖,吸吮,拨弄,啃咬。

“赵涛……不要……我好怕……求求你不要……”

余蓓并不知道,自己不敢大声叫喊,只是挣扎哀求的模样有多么诱人。那楚楚可怜的神态,让他的欲火顿时燃烧到极限。

他抬起身,抓住她裤腰上的松紧带,用力往下拽去。

细长的双腿拼命踢打,可还是无法阻止裤子剥皮一样离开她的身体,露出那双细长笔直的腿,白生生的,看起来就非常可口。

把鞋袜一起抠掉,他抱住余蓓的脚,仔仔细细地抚摸捏揉了一阵。曾经只能假装捡东西看着意淫一下的,白白嫩嫩的美丽脚丫,终于实实在在地落进了他的手里。

他故意闻了闻,上面有淡淡的汗酸味,略臭,但对脑中的感官却产生了意外的刺激。他犹豫了一下,牢牢抓住余蓓的脚脖子,对着她因为用力而皱起的脚心一口舔了上去。

“唔——啊……放开……好痒……好痒啊……”她皱着眉憋红了脸,泪花还挂在眼角,却被舔得无法控制地笑了出来,显得颇有几分滑稽。

好,差不多也该是把曾经的幻想变成现实的时候了。他摸了一下已经硬到发痛的鸡巴,挪动膝盖,挤入她被分开的双腿之间。

“不要,不要!”她拼命摇头,“赵涛……我……我真的喜欢你啊!求你了,等我……等我再长大一些好吗?咱们还是高中生……不能这么做啊!求求你……她们都会瞧不起我的,求求你……”

本来想拨开内裤底部直接插入,但想了想把血迹留在衣服上不太好,他犹豫了一下,还是把那条小裤衩剥了下来,挂在她一边脚上。

“呜呜……赵涛……你讨厌……我恨你……”她颤抖着,绝望地说,最私密的器官暴露出来,剧烈的羞耻让她洁白的皮肤上都泛起了红晕。

“是你非要让我喜欢你的。”他抹了一把唾沫,涂在昂扬的阴茎周围,“现在我要来喜欢你了,你却唧唧歪歪没完没了。真能装。”

“我没有……”余蓓瞪圆了眼睛,被他充满讽刺的口气戳伤了心中最柔软的地方,整个人都呆住。

而他,却趁这个机会抱起了她的大腿,把坚硬的毒矛,抵在了她连自己都没有碰过的入口外。

“别……呃、唔嗯……嗯嗯——”她只来得及说出一个字,赵涛就已经不耐烦地压了上来。

包皮都被拉扯到刺痛,深入到余蓓体内的阴茎,清晰地感觉到皮肉被撑挤开来,处女膜被凶猛的冲刺瞬间碾碎,鲜血混在口水中,成为了超过爱液的润滑。

事实上,余蓓的下面根本就没分泌什么,那紧窄的处女阴道,完全是以最痛苦的情况承受了男性的初次侵犯。

她的脸上几乎没了血色,张大嘴巴,垂死的鱼一样喘着粗气,眼泪顺着眼角流向脑后,开了闸一样涌个不停。

“真紧,小蓓,你的小逼在唆我呢,唆得我好舒服。”他趴下来,整个身躯贴上她裸露的正面,用摩擦她全身的动作开始了抽插。

余蓓的眼神有些涣散,哽咽着等他进出了几十下,才吸了吸鼻子,哀求一样地说:“你……一定会跟我结婚的,对不对?”

“我都这样喜欢你了,还能跟谁呢?”他不愿意给直接的回应,一个是心底有抵触,另一个,就是正沉浸在浓烈的满足感中不能自拔,哪儿顾得上给这种扯淡的承诺。

那小小的嫩穴的确还有点稚气,他一直耕耘到百下出头,细长的通道里依然没有出现足够的润滑。虽说紧涩的感觉对男性也有额外的刺激,但太干的话,就连他也会痛。

他皱着眉往外抽出,斑斑血迹留在他的老二上,竟然没有被淫水冲淡。

瞥了一眼余蓓,她已经有些失魂落魄,正紧紧咬着下唇侧脸看向旁边的书桌,显然在忍耐,想就这么撑过去噩梦一样的初体验。

没有回应也就算了,起码活塞运动还有快感,但没有润滑可是个严重的问题,他想了想,用手再涂了些唾沫上去。

这次插入之后,他从稀薄的阴毛下摸出小到几乎找不到的阴蒂,一边挺腰,一边按着那个小颗粒转圈揉搓。

可她依然没有什么反应,还是侧着头不停抽泣。

他拨弄着乳头,那两个花苞倒是很快就硬翘起来,但下面的嫩缝,却没有因此而湿润的迹象。

“小蓓,你完全没感觉吗?”他喘息着探过头,亲着她的耳垂问。

“痛……我真的好痛……你……什么时候能结束啊?”她满肚子委屈地说,听上去,除了疼之外,似乎真的没有其他感觉。

没了新血,这次他的鸡巴干得更快,抽出的时候,把膣口的嫩肉都扯出了一些,他低头看了看,那个小洞已经完全肿起,还布满了擦伤一样的血丝。

他稍微有些心疼,突然觉得很对不起余蓓,但这点愧疚,很快就淹没在扭曲的邪恶欲望中。

还有什么,能比一个不管被怎么欺凌都会依然爱他的漂亮女友更能引发兽性呢?

他在她大腿上摸了一把,下床飞快地跑进了厨房。

再回来的时候,他的阴茎上已经抹满了油。

余蓓还躺在床上,保持着之前的姿势,连一条耷拉在床边的腿也没有抬上去。

白生生的小羊羔。

他莫名想起了这个词,满意地笑着,走过去,爬上床,抱住她的臀部,轻松顺畅的刺入到因肿胀而更加紧窄的腔道中。

不信你能一直不湿!俯身抓握住小巧的乳房,他继续冲刺起来。

一只美丽的赤脚,悬在半空不断地摇晃,细细的脚踝上,一条棉质内裤,战败的白旗一样不断地飘荡……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