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奇抄之锁情咒》
snow_xefd 著
第七十九章

被闹钟吵醒后,赵涛伸了个懒腰,起来洗了把脸,打通了老班家的电话。

有之前半个多月的住院经历,他现在的病假已经连假条都不用再补。老班应该也是刚起,听他说了两句,就忙不迭答应,挂电话给孩子做早饭去了。

他躺回床上,发了会儿呆,拉好窗帘,睡起了回笼觉。

快十二点的时候,家里电话响了,他过去看了一眼来电显示,不是小姨,也不是余蓓家,而是个陌生的号码。

他笑了笑,接了起来。

果然,那边的声音是不敢在家打电话的余蓓,听起来十分着急:“喂,赵涛,你怎么了?没来上课是又病了吗?”

他故意咳嗽了几声,装出病恹恹的口气说:“不知道,可能昨晚睡觉被子没盖好,头疼,身上还没劲儿,请了假就一直睡到现在。”

“那用不用去医院啊?你光在家躺着行不行?你小姨在吗?”

“她不在,我今天不去她家吃了,难受,就想躺着。可能躺躺就好了。”

“那不行,”对面的嗓音提高了一些,“得吃东西!呃……要不……要不我在家吃完饭去看你,给你买点吃的带过去吧?”

他得意地微笑起来,嘴里说:“不用了,太麻烦了。我休息两天就好。你在学校好好看书,生物卷子记得做。”

“你别管了,”她小声说,“不说了,公用电话,就这样吧。我先回家了。你歇会儿,等我。”

“好吧,拜拜。”

他挂掉电话,冷笑了一声,伸伸胳膊伸伸腿,活动了一下筋骨,走回卧室打开了电脑。

随便玩了会儿游戏,看了看时间离一点不远,他关掉屏幕,再把窗帘拉上,去厕所冲了个澡,就那么带着湿头发躺回到床上。

一点十分,家门被敲响了,外面传来余蓓不敢太大声的呼唤:“赵涛,是我。”

他深呼吸了两次,调整了一下有点紧张的情绪,顺便重新坚定了一下决心,暗暗告诉自己,他不打算真和余蓓谈恋爱,不过是为了各种需要而已。

没有什么好愧疚的,完全没有。

打开门,他最后担心的事情也消失了,天气已经很清凉,余蓓终于穿上了长袖校服。

虽然一身下来完全看不出什么身材,不过,已经用手充分体验过的他还是轻而易举地在脑海描绘出她修长的双腿和纤细柔软的腰。

走进屋里,看他气色没那么差的余蓓似乎稍微放了点心,吁了口气,把提着的塑料袋放在了桌上,“我买了点粥,要了个炒菜。我……唔……零花钱不多,你……将就吃吧。”

“你能来我就好了一大半了。”他柔声说着,搂住她拥抱了一下,摸了摸她的头发。

她今天特意绑了个低马尾,让拖下来的辫子显得比平时长一些,这让赵涛有了一种她在模仿什么的猜测。

“坐吧,”他在沙发上坐下,随手把乱堆的东西拨拉开,腾出一个位置,“家里有点乱,好久没收拾过了。”

“嗯,是有点。”看起来余蓓也不是在家里干过活的样子,就那么答了一句,有点紧张地坐在了他身边,“你难受得厉害吗?”

赵涛喝了口粥,夹起菜就着馒头嚼了两下,含糊回答:“头还涨得厉害,揉揉就好点。”

“那、那我帮你揉揉吧?”她立刻自告奋勇说道。

“嗯,”他抬手比划了一下动作,接着低头专心吃饭,补充下午计划中必要的能量,“这样就行。看你拿着书包,准备直接去晚自习?”

余蓓点点头,脱掉鞋跪在沙发上一边给他揉头,一边说:“不过……你要难受得很,我就不去了,陪你去医院看看。”

“不用。我这是老毛病,休息一下准好。可能最近压力有点大。”

“还是有烦心事儿吗?”她有点担心地问,“不是……我不告诉你秘密的原因吧?”

虽然觉得这时如果点头说不定能掏出话来,但他担心对方不愿意的情况下会有说谎的可能,就还是说:“不是,那事儿我就剩好奇了。过去的毕竟已经过去,做人还是要珍惜现在。”

东拉西扯闲聊了一阵,他吃完把东西收拾了一下,按她的喜好打开书柜,“这里头有你喜欢的漫画吗?爱看就不用租了,直接拿去吧。”

“哇哦……你买了好多啊。”她有点吃惊地蹲下来,但没有如他想要的那样看到该注意的书,而是认真地翻起了他收藏的漫画。

他撇了撇嘴,决定主动出击,抽出那本小魔术介绍,开灯坐到床上看了起来。

余蓓疑惑地扭头问:“怎么不拉开窗帘啊?”

赵涛摇了摇头:“对面有人碎嘴子,看到你在我家会告状。”

“哦……”余蓓没怀疑什么,继续翻了一会儿漫画,抽出福星小子站起来,发现他看得专心,好奇地问,“看什么书呢?”

“变戏法的入门,学会了变给你看。有一个已经学得差不多了。”他头也不抬地说。

觉得男友在讨好自己,余蓓高兴地笑了起来,把漫画放下凑到了他身边,“有我能学会的吗?”

“我才学会一个,教也只能教那个。”他笑着扣下书,从枕头下面摸出那根绳子,“我先试试,能成功不。”

“绳子?这个怎么变?是那种一剪刀断开结果还是一根的吗?”余蓓兴奋的小脸都有点发红,睁大眼睛看着他。

“我试试,这样……你看……唔,这样……”他背过手,在后面鼓捣一番,转身把手腕一亮,捏着绳头说,“来,你把这儿抽紧,系上。”

余蓓眨了眨眼,听话的一拉,可能怕勒着他,没怎么敢使劲。

“呐,是死结了吧?”他把手腕分了分,示意确实挣不开,跟着转身把胳膊背过去,“来,你数一二三。”

余蓓乖乖地一个字一个字数道:“一、二、三。”

“锵锵!”他双手挣脱绳子,亮在了她的面前。

“诶?刚才……明明系死了啊。”余蓓的好奇心完全被吊了起来,缺乏经验的她也没有意识到,自己正处于怎样危险的境地。

“来,你背过手,我教你。”他笑着很随意地说道,把绳子塞进她的手里。

“哦,用看那本书吗?”她背过手,问。

“不用,这个我已经会了。”他脸上卸去了伪装,只保持着声音的温柔,拿起绳子,绕住了她纤细的手腕,“来,这样,对,手指先垫进来,让这个绳头从这边过去,别别别,这里是留出来的,一会儿要拉。嗯,好,还是你手巧,我绕这里的时候别的手腕都差点断了。”

余蓓喜滋滋按他说的绑好了手腕,往后一伸,捏住那个绳头说:“这样是不是就可以拽了?”

“没错。”他笑了起来,轻轻一拉,绳子,就真正打成了死结。

余蓓挣了两下,“哎,真的直接分开分不动呢,你教教我怎么挣脱的?”

他站起来,抬手脱掉了上衣,跟着解开裤子,连着裤衩一起脱了下去,赤身裸体地站在了完全惊呆的余蓓面前。

“对不起,小蓓,我忍不住了,等结束,我再好好教你。”他故意做出了非常饥渴的表情,接着,抱起她轻盈的身体,一个翻身,就狠狠地压在了床上。

[p.o.s]淫奇抄之锁情咒(十七)

暂时找到了可以糊口的新活计,但会占用大量的时间。

之后一段时间不会保证每周都能更新。

只能尽力而为。周日上午瞅一眼不见我,那差不多那一周就算我暂时告退了。

码字民工不易,且码且珍惜吧……

本文首发于东胜洲关系企业、天香华文、第一会所及禁忌书屋。

转载请保留此段。多谢。

* * *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