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奇抄之锁情咒》
snow_xefd 著
第七十七章

那次突然袭击,让余蓓的头衔正式变成了赵涛女朋友。

最惊讶的估计就是她闺蜜黄娇,当晚看着余蓓满脸通红急得发懵最后却偏偏不肯反驳的样子,黄娇差点没把眼睛瞪掉到地上。

另一个非常吃惊的是孟晓涵。隔天晚自习余蓓换了座位回到赵涛同桌这边坐下的时候,孟晓涵像是遇到了什么难以理解的问题一样,往他们这一桌的方向看了好一会儿。

那也是正常的反应,毕竟,之前赵涛也算给她写过情书,是被她拒绝的一个。如今看到赵涛先跟方彤彤不清不楚,后直接把余蓓牢牢吸在身边,孟晓涵的心情怎么可能毫无波澜。

看到那个样子,赵涛的心里升起一丝莫名的快意。

你去以学习为重吧,看看,我身边不是一样有班花陪着。

惊讶程度仅次于黄娇的,当然是听说了这件事的孙博。

“我说,涛哥,你前几天还对余蓓恨得牙痒痒呢吧?怎么……怎么你俩一个晚自习过去,就……就他妈成对象了?还搞这么高调,找着让老班弄你呢吧?”

赵涛扭头看了一眼,被他晾了一节晚自习的新晋女友正隔着窗户可怜巴巴地看着他这边,小脸很是委屈。他拍了一把栏杆,说:“谁知道,反正她看上我了,这么漂亮的女生,我没道理推开吧。”

“我操,你不是吧?你家方彤彤才死……呸,才去世个把月诶,你这是突然改走烂渣滓路线了?”

赵涛不愿意跟孙博明说,只耸了耸肩,“那怎么办?让我披麻戴孝守三年寡?到时候没这么好的妹子看上我你负责啊?”

孙博跟被母猪拱了一下似的,皱着眉往后退了一步,被噎了半分钟,才小声说:“赵涛,你以前不这样啊。你最近怎么了?不是出什么了事吧?”

他懒得再说,拍了拍孙博的肩,往教室走去,“我出了什么事,你又不是不知道。”

下节晚自习刚一开始,余蓓就忍不住写了个纸条丢过来,展开一看,上面写着:“为什么不理我!”最后那个感叹号特地描粗了至少三圈。

他考虑了一下,实在没兴趣在她身上多费功夫,搬开故意挡在中间的两本书,一挪凳子凑到她身边,小声说:“我这是为你好。”

“啊?”余蓓眉毛皱得都快拧到一起,“可……可我想跟你说说话啊。”

“可我不光想跟你说说话,我还想干别的。”他把声音压得很低,但不用担心余蓓听不到,因为她小巧的耳朵已经几乎凑到她嘴边。

“别的?什么啊?”她脸上有点发红,小声问,“是……是想看吗?我还穿着凉拖呢。”

他摇了摇头,“不,是更过分的事情。我其实特别特别好色,对普通女生还可以忍,女朋友一在身边,就会忍不住想亲啊摸啊。不瞒你说,彤彤……就在我家过夜来着。”

余蓓瞪大了眼睛,不自觉地往自己那边缩了缩,对于和男友交往四年才只让碰碰嘴唇的她来说,赵涛的话冲击性实在太强,“那……那种事……我觉得应该……结婚,呃……至少要订婚后才可以吧?”

知道她对少女漫画中色度较高的也有涉猎,看的言情小说也不是琼瑶席绢那种清水到底的作者,他很干脆地说:“你看那么多小说漫画,有多少是都等到结婚后的?起码也要先摸摸吧?”

“我知道你不乐意,这不忍着了吗。”他以退为进,“想说话传纸条吧。我还拿书隔开,免得我忍不住动手动脚。”

她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转脸看他好几回,最后还是看他拿书一挡挪了回去,委屈得快要掉下泪来,低下头翻了几页漫画,憋不住又写了张纸条丢了过来。

“我之前谈的恋爱不是这样的。”

“那你还谈那样的去啊。把那个秘密告诉我,以后一刀两断,谁也别缠着谁。”

“你就是因为想知道那件事才跟我在一起的!”

“我也可以因为别的啊,你不是不让吗?”

“呜……”余蓓气得跺了跺脚,又刷刷写了一张,“我脾气可好了,而且我也喜欢看漫画,咱们就不能先像正常男女朋友一样一起说说话听听歌吗?”

“正常?这种小孩过家家要是正常,你们传八卦的时候干嘛总惦记着别人亲没亲嘴摸过没有上没上床?”

看她半天没回,他又写了一张丢过去:“搞对象也不能光我迁就你吧?我陪你一起看漫画,谈天,吃饭逛街什么都行,那你呢?”

余蓓依然没回,她红着脸低下头看起了漫画,但眼里水汪汪的,似乎是有点难过。

他没所谓地扭过头,继续看书。

晚自习快结束的时候,余蓓又丢来一个纸条,“还上下一个晚自习吗?”

他懒得写字,嗯了一声,点头当作回答。

“哦,那我也上。”她小声说了句,又安静下来。

不久,下课铃响了,熙熙攘攘的学生从前后门挤出去,不一会儿,讲完问题的老师也跟着离开。

教室里只剩下不到十个学生,分散在各处,继续为了一个缥缈不定的未来拼搏努力。

“赵涛,你的好多事我都不知道呢……能……能陪我聊会儿吗?”余蓓抓起隔着的书,用力塞进架子里。

他瞥她一眼,点了点头,搬起凳子往她这边挪了挪,“那你想好了?”

余蓓咬着牙喘了几口气,跟要上断头台一样嗯了一声,微微发颤地说:“我想的事你陪我,那……那你想的事,我就都陪你。不过……不过得人少的时候。人多了,我怕……怕被看见。”

赵涛勾起唇角,从书包里摸出一块糖递给她,“行,我知道了,吃块巧克力吧,酒心的。”

看到他的笑容,余蓓脸上立刻红了一片,接过来攥在手里好一会儿,才依依不舍地打开。

她并不知道,这块酒心巧克力,赵涛之前就已经打开过,而且,动了手脚。

不过巧克力的酒心味道很冲,她根本吃不出什么异样,嚼了几口,就心满意足地咽了下去,小心翼翼地问:“你喜欢吃甜食啊?”

“不算吧。知道你们女生都喜欢吃甜的,专门给你带的。”他随口敷衍着,抬眼确认了一下其他同学没谁有心思注意他们,在心里一串暗笑,手垂到桌下,直接放在了余蓓大腿上。

“嗯……”她一个激灵,脊梁猛地挺直,白净的脖子能明显看到开始泛红。

“怎么不说了?你不是让我陪你说话吗?”他微笑着问,手掌隔着夏装校服裙子薄薄的布料小幅度地移动起来。

余蓓的运动量明显不足,整条大腿圆润而柔软,感受不到多少肌肉的韧性,只有青春少女的弹性充盈着掌心的触感。不过她的腿又细又直,大腿中段的部分,他伸展巴掌也能捏住超过一半,双手环住绰绰有余,其实有点偏瘦。

“我……我听说你平常在家都是自己一个人。爸妈不在,是吗?”余蓓趴在胳膊上,藏着红潮密布的脸,小声问。

他不太介意余蓓了解他的情况,尤其是,在他还可以趁机好好了解她身体的情况下。

嘴里随口回答着,他的手很快就不满足于隔靴搔痒,蠕动着先往膝盖那边爬去。

余蓓还以为他准备往更不要紧的地方抚摸,看神情暗暗松了口气。

可早已吃过大鱼大肉的赵涛怎么可能止步在清粥小菜的地方,他先是在她光滑的膝盖上转动手掌摩挲了一会儿,跟着趁她双腿稍稍松懈了一点,手腕一弯,猛地钻进她细长的大腿中间,直探到底。

余蓓倒抽一口凉气,连嘴里的话都吞了半截,瞪圆乌溜溜的眼睛,扭头看着赵涛,满面哀求地摇了摇头,显然想说那里不行,但又不敢。

“怎么不说话了?刚才不是才说到高桥留美子吗?你喜欢她哪本啊?”赵涛笑眯眯地问,手指用力往她紧紧夹住的大腿缝隙里钻探,柔软的大腿根本阻挡不了他的入侵,很快,指尖就碰触到一片棉布的触感。

“我……我最近……才看过相聚一刻……挺喜欢……喜欢里面那一对。”她低着头,噙着泪说。

这种柔柔弱弱的样子,实在是特别能触动男性心底隐藏的兽性,要是这会儿在他家里,他绝对忍不住要把她狠狠按在床上。

他非常确定,她肯定挣不脱。

一边跟她讨论着相聚一刻的剧情,他一边继续进攻神秘的三角地带,很快,手指就隔着薄薄的软布感觉到内部盘曲在一起的阴毛。

“唔……”余蓓再也没法继续聊下去,哼了一声趴下去,把脸彻底埋进双手之间,不敢抬起来了。

他伸长脖子看了一眼四周,没人理会他这边的事情,都在自顾自学习,环境还算不错。

那么,就让余蓓先知道一下,大人的恋爱到底是怎么回事吧。

他在心里冷笑一声,挪过去几乎和她坐在一张板凳上,下面腿夹得太紧摸不到什么,索性先抽了出来,把她上衣下摆从裙腰里一抽,顺着里面的空当就钻了进去。

她的腰很细,凹处都能摸到突出的胯骨,一路上行,爬过一条条肋骨的痕迹,很顺利地抵达了胸罩的带子。

她的皮肤很滑很细,如果没有淡淡的汗湿,几乎感觉不到多少摩擦,细细的汗毛也几乎摸不出来,很有点让他爱不释手的感觉。

在肋骨侧面的位置,就已经能感觉到她的紧张,压在随便有点血管的地方,就能察觉她心跳的节律。

飞快。

他把手往后挪去,缓缓勾住胸罩带子的挂钩。

他知道,只要一勾一捏,包裹着柔软乳房的碍事东西就会松开,之后他就可以尽情地把玩揉搓那双诱人的肉球。

可这时,余蓓颤抖了起来。

那是真因为恐惧而不由自主地哆嗦,假装不来。

从她交叠的胳膊中,他也听到了细小地、拼命压制的抽泣声。

他犹豫了一下,咬了咬牙,缓缓把手抽了出来。他靠在后面的桌子上,沉默了半晌,才小声说:“对不起。一会儿,我送你回家吧。”

无耻……原来不是他想象中那么容易的事情。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