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奇抄之锁情咒》
snow_xefd 著
第六十七章

虽说直到下山也没见有谁真的上来,方彤彤还是忍不住在他胳膊上拧了好几把,晚上睡觉前温温柔柔做了一次后还不忘埋怨说:“以后不许那么吓我了,我真当有人要上来呢,吓得我差点把尿急出来。”

他拿起帮她擦拭的卫生纸扔进垃圾桶,抱着她亲了一口,“嗯,以后再也不敢了。”

搂着亲吻了一会儿,他们商量好次日的行程,相拥而眠。

那一次野合总算让赵涛满心积攒的青春躁动宣泄了个差不多,后面的旅程中,他没再有什么突发奇想的念头。

当然,Y县的游客比Q县多了好几倍也是原因之一。

到那边的第一天,赵涛就认识到一个非常违背常理的事实,陪女友逛街竟然比爬山还累。

Y县有个在省里都算小有名气的大型批发市场,主营鞋帽小商品,那地方让赵涛对批发市场这个词有了全新的理解。

他们从上午下车九点出头转到下午两点路边摊吃面条,才转了不到三分之一。

他实在不明白,那一个个看起来都差不多的店铺挂的商品到底有什么区别,为什么方彤彤每一家都能进去津津有味的看几分钟。

不过他至少知道,绝对不能表现出厌恶和烦躁。

对一个值得疼爱的女朋友,这是基本礼仪。

结果这一晚,他睡了旅行途中唯一没有和方彤彤负距离接触的一觉。

方彤彤倒是故意撩了撩他,可惜,他筋疲力尽,电视里的球赛都看不出裁判和球员的区别,一个澡冲完,倒在床上就失去了意识。

迷迷糊糊一个香喷喷的身子光溜溜地钻进怀里,他自然而然地抱住,然后,就睡得更香更安心了。

次日方彤彤取消了县城另外半边一个皮具城的预定行程,和他一起去逛了老城根。

知道明天就该回去,不太爱出门的赵涛还是觉得有点不舍。

在这个陌生的地方,没有认识的人,他满眼看到的,手里牵着的,心里想着的,都是方彤彤,不用担心被谁看见,不用害怕被谁发现,他可以尽情的享受作为情侣的一切。

回去之后,偷偷摸摸就又成了两人的主旋律。

午后在街边冷饮店,咬着糖葫芦拨拉香蕉船的时候,赵涛忍不住问:“彤彤,你妈那边……就一点商量的可能性都没有吗?要是我带上我爸妈,一起去你家说明情况,你说她有可能同意吗?”

“不可能,别想。”方彤彤咽下嘴里的冰淇淋,认真地说,“她离婚了,受过男人伤害哎。你没看过电视里演的吗,这样的女人就喜欢喝醉了往沙发里一瘫,说男人没一个好东西。我妈没那么夸张,但也差不多。”

“那她难道还不想让你结婚了?”

“要真按她的想法走,我得努力学习考上一个好大学,然后努力学习考上个研究生,拿到高学历给家里争光,接着找一个好工作,一定要独立能养得起自己不要被男人看不起,接着我要是还有人要,就和她介绍的对象挨个相亲,挑一个还过得去的,结婚生孩子养娃工作稀里哗啦过完这辈子。”方彤彤一口气背课文一样念完,挖了一勺冰淇淋塞进嘴里,心满意足地品着,含含糊糊地说,“我又不是洋娃娃,凭什么她怎么摆弄我就怎么活。美得她。”

看赵涛还是有点不甘心,她拉起他的手亲了一口,“好啦,别瞎想了。我妈你搞不定的。高三毕业我跟她说也是抱了大不了撕破脸来你家过日子的打算呢,到时候可别把我赶出去。”

“怎么会,全世界都不要你,也还有我呢。”他心里不知道为什么打了个突,赶紧反握住她的手,糖葫芦都差点扔了。

“我这么漂亮能干,才不缺人要。”她翘起鼻子,得意洋洋地说,“便宜你了。”

“是,”他低下头,额头抵着她的手背,满足地说,“这绝对是我这辈子捡到的最大最好最贵重的便宜。”

用她听不到的音量,他很小声地喃喃自语说:“就算此后永远在地狱里受苦,轮回几百次畜生,我也值了。”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