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奇抄之锁情咒》
snow_xefd 著
第六十四章

隔日安排的行程并不太紧,因为要去的那座山低很多人也少很多,外地游客不怎么看得上,本地游客懒得费那劲,典型的爹不亲娘不爱,一年到头也就山里几个村子庙会的时候热闹一下。

所以早晨退了房,这对儿小情侣坐车到了那边后,先订了当天的住处,就干脆去附近的KTV打发上午剩下的时间。

毕竟是小县城,KTV外面的牌子还都写着练歌房,隔音效果也马马虎虎,柜台交钱的地方就能听到走廊里混杂在一起的鬼哭狼嚎一波接一波传来,大都是正在消磨假期的学生。

要了中包点了饮料果盘,方彤彤轻车熟路坐到机器前开始点歌,笑着问赵涛:“怎么样,也给我露两手呗,这儿地方不大,歌还挺全的,你喜欢那几个都有。郑智化,张宇,赵传……你要谁的?”

“你先点着唱吧。我……琢磨琢磨。”赵涛头一次来有点紧张,靠在女友背后看她操作了几首,才大概看明白怎么使,“就是查歌找歌,摁一下排上。比你玩游戏简单多了。”她笑嘻嘻一让位置,拿起麦克风吹了两下,调了调音量,准备开唱。

陶晶莹、苏慧伦、孙燕姿……一串歌唱过去,方彤彤一扭屁股往他身边一坐,催他说:“快点啊,我唱的嗓子都干了,你怎么一首歌都没点呢?”

“我……唱得难听。”他有点不好意思地说。

“就咱俩诶,难听怎么了?我还笑你啊?唱唱,多唱唱就好了。要不人家这儿叫练歌房呢。快试试,我给你点。呐……就这个吧,水手,这个我也会,跟你一块唱。”她说着就把歌排进去,摁了个按钮把顺序提前,然后直接切了现在播着的歌。

屋子里立刻响起了赵涛熟悉的前奏,他清了清嗓子,小声试着唱了起来。

方彤彤轻轻跟着他唱,很快,他的声音就大过了她,越发地投入进去。

之后她没再点自己喜欢的歌,趁着他新鲜劲儿正大,怂恿着他一首接一首的唱,她会唱的就和个声,不会唱的就放下麦克风在旁边鼓掌叫好。

高高兴兴热热闹闹,时间刷的一下就跑了个干净。

在山脚小饭馆吃了顿又贵又难吃的农家炖锅,他们往这个县附近的最后一个目的地走去。

这座山主要是靠半腰一个悬在空中的小寺出名,山本身几乎没什么玩头。不到一个小时,他俩就站在了山顶一个简陋的小亭子里,百无聊赖地望着周围谈不上好看的林子和石头。

“这地方真没意思,歇会儿下去吧。”方彤彤也有点失望,扶着亭子柱踮脚张望了一圈,临近也没什么可去的地方,再往远处似乎有两个洗煤厂,脏兮兮的风把山头都吹得发黑。

“呐,喝点水吧。”赵涛从包里掏出瓶子,递给她。

这次他们直接在县城车站边买的水,省得到地方挨宰。结果没想到,这山上连宰人的摊子都没有。

她摘下遮阳帽,咕咚咚灌了小半瓶下去,用胳膊一抹嘴,有点后悔地说:“真不如直接往Y县去呢,那边再怎么说还有个古城墙可以爬爬,新修的水上乐园听说也挺好玩,早去一天还多玩一天。”

“来都来了,不行歇会儿下去咱们再往旁边转转。”赵涛搂住她劝着,“要还没有好玩的地儿,咱干脆再回去唱俩小时歌。”

“知道好玩了吧?”她笑着一扭身子,直接坐在了他腿上,“就这拽你唱歌你还不乐意。偶尔去嚎嚎多好。”

“以前就是觉得紧张,唱不好丢人。不爱在别人眼前唱。而且……去唱歌老是好几个同学凑一堆,我不喜欢人多。”他回想着曾经的心思,把她越搂越紧,下巴搭在她脖窝左右蹭着。

“那以后就咱俩去。谁也不带。”她眯起眼,看着外边热辣辣的太阳,把他们上来的路晒得一片焦黄,“哎呀……你看看下去的路,热死了,这破地方连个卖冰棍的都没有。真讨厌。”

“再待会儿休息休息攒攒体力,一会儿一路跑下去。省得晒。”他张望了一眼,出了个主意。

“行。”她应了声,跟着很兴奋地说,“对了,等回去你也学学跳舞机,怎么样?我教你跳,这样咱俩就能一起玩了,那个可锻炼体力啦。”

“啊?那玩意……我看着总觉得像疯子一样。好玩吗?”他皱起眉,脸颊在她汗津津的脖子上蹭了一下。

“好玩,而且还锻炼身体。”她兴高采烈地站起来,站到亭子中间,“那跟唱歌一样,你不玩不知道,玩了肯定戒不掉。等你玩得好了,跟着节奏跳起来,可帅气嘞。像这样……”

她说着抬手提膝,就跟脚下正踩着跳舞毯一样嘴里哼着歌动了起来,“喏,这个我跳得最熟,小舅那儿所有机子的记录都是我的。”

“呃……你跳起来是挺好看,我跳起来估计像个大马猴。”

方彤彤穿着牛仔小短裤,短袖衫脱下把袖子系在腰上,上面光剩个紧绷绷的背心,凉快,还特吸眼珠子,这一蹦跶起来,两条紧凑结实的长腿展现出诱人的弹力,圆润的胸部也理所当然的晃动着性感的波涛。

幸好这是在没什么人的山顶,不然他肯定想搭个棚子把她关里头只给自己看。

把长长的马尾一甩,她做了个帅气的收尾动作,咯咯笑着坐回到他身边,“等你练熟了,咱就能一起跳了。到时候咱去刷新我小舅那儿的记录,来个打遍D市无敌手。”

这个凉亭周围树木繁茂,山风还算凉爽,但上来时候晒得够呛,体力也消耗不少,方彤彤这一通跳,又出了不少汗,细小的水珠在她脖窝越聚越大,滚成汗滴,流到她小背心领口正中央的沟壑里,把那一块,洇出个不规则倒三角的水痕。

他从包里拿出备好的小毛巾,“来,又出一堆汗,擦擦吧。”

“你给我擦。”她撒娇一样的站起来双手扶出膝盖,把红彤彤的小脸伸到他面前。

“哦。”他给她擦了擦额头,擦了擦耳根,擦干鼻尖,跟着滑下去绕着脖子擦了一圈,“这儿的汗也挺多啊。”说着,他忍不住把毛巾一伸,擦进了刚才大颗汗珠滚落进去的乳沟中。

她缩了一下,但没真躲,双眼一眯,成了两弯月牙,“讨厌,你个臭流氓,在外头还欺负我。”

看他越擦越往深处,扯得隐形肩带都有点勒肉,她连忙提醒说:“过过手瘾得了啊,这……这大白天还在山顶上,你可别真闹我。”

赵涛探头看了看,通到凉亭这儿的石阶小路就一条,有人上来绝对是他们居高临下先看见,心里顿时一痒,动了个更大胆的念头。

他凑过去往方彤彤嘴上亲了一下,小声说:“大中午的,这儿也没人,你不是嫌路晒想多歇会儿么,那……我帮你好好放松一下成不?”

他把毛巾一松留给背心兜住,转手就握住了被裹在半杯胸罩中的饱满乳房,出了很多汗的缘故,那滑嫩的皮肤一点都不热,衬得他掌心像有团火在烧。

一把抓住他的手腕,方彤彤往后退开两步,转身站到对着小路那边的条凳上,左右打量了半天,跟着下来退到赵涛身边,往他旁边一坐,咬了咬比刚才红了不少的唇瓣,小声说:“先……先亲亲,真没人来再说。”

连答应一声好都顾不上,他一转头就搂住了她,狠狠吻了上去。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