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奇抄之锁情咒》
snow_xefd 著
第五十七章

“你就一点都不慌啊?刚才都紧张死我了。”赵涛关好门回到饭桌边,还是一副心有余悸的样子。

“怎么不慌,”方彤彤抬起脚晃了一下,“我刚才紧张得脚趾头都翘起来了。不过我心理素质好,不怯场。”

“呼……幸好过去了。我真怕小姨说你什么。”他拨拉着饭,有气无力地说。

“不用怕,只要你喜欢我就行,你全家都觉得我不好也没关系,有你我就都不在乎。”她喜滋滋地咬了口肉,跟着说,“不过我其实挺会哄人的,除了亲妈,谁也不舍得说我的。”

“下午别去游泳了好吗?”他想了想,突然说。

“啊?怎么了?不会吧,你被阿姨吓着了?”她歪着头看向他,有点担心地说,“阿姨人挺好啊,你看也没说我什么,将来还说给我撑腰呢。怎么,你吃醋啦?”

“不是,我就是觉得明天该上课了,今天晚上你就该回家了。我……不舍得。”他很诚实地说,“我好想多抱你会儿,看看电影玩玩游戏,去游泳池那么多人,我……我有点不好意思。”

她抿着嘴笑了一会儿,说:“光是抱抱?我看……你是突然想起今晚我该回家住,又想要别的了吧?”

她停顿了一下,有几分认真地问:“赵涛,你不会就是因为特别想跟我做那事才答应跟我谈恋爱的吧?”

“不、不是!绝对不是!我从来没有那么想过,真的!”他慌里慌张的否认,摆得手把饭碗都碰翻在桌上。

方彤彤连忙伸手扶起来,跑去厨房抓来抹布一边擦着桌子一边又笑又气地说:“哎呀,我就随口问问,看你急的。就算是又怎么啦?那还说明我有魅力呢,能迷死你最好,我巴不得。”

“你已经快迷死我了。”他帮着清理了一下桌子,看着她裙中随着走路扭动的饱满臀部,小声说,“我小姨都走了,换回来吧。怪热的。”

“空调开得我都起鸡皮疙瘩,热什么啊。”她笑着回了一句,但还是走进卧室,把打扮换成之前在家的休闲模样。

毕竟关系已经到了这种地步,这次她连门都没关,抬手解下胸罩的时候,赤裸的带有晒痕的匀称脊背,全都毫无顾忌地亮在门口的他眼前。

他吞了口唾沫,小声说:“行吗?彤彤,等补课完我准跟你去游泳,去几次都行。”

“行行行,”她笑着把短袖衫穿上,过来用手指戳了一下他的胸口,“但说好啊,吃完饭一个小时内不许骚扰我。”

“为什么啊?”

“剧烈运动岔气。”她咯咯笑着把他推回饭桌,“赶紧吃吧,都快凉了。”

吃完洗碗的时候,他盘算了一下时间,歇一个小时,差不多是快两点,晚上十点之前得把彤彤送回去,满打满算,好像也只剩下八个小时了。

体力够不够俩小时一次?够的话还能来四次。

毕竟是年轻力壮的大小伙子,一想到这儿,鸡巴就有点发硬。

他连忙定了定神,在碗被摔碎前收敛了脑海中的淫乱场景。

刚才方彤彤一说空调开的凉,他就调了温度,从厨房收拾好回去,他觉得有点热。可看她挺舒适,想了想就没说什么,过去搂住她一起看了会儿电视。

从看盘玩游戏开始,他就没怎么看过电视台的节目,饭后陪着她看了几十分钟,还是没找到什么可看的点。

换了几个台,看了几个娱乐新闻后,方彤彤大概也觉得没意思,下沙发踩着拖鞋去把帘子一拉,说:“找点事儿干吧,好无聊。”

不想干事,就想干你……他看了一眼表,还差十分钟两点。他计划中第一次所属的两小时就要开始。

他考虑了一下,发现在方彤彤面前似乎没有什么特地委婉的必要,就直接张开双臂,说:“先亲亲吧,我都好几个小时没亲你了。”

“没刷牙哎,一嘴肉汤味呢。”她笑弯了眼,背着手走到沙发边,一弯腰一探头,撅起嘴,“呐,就简单亲亲吧。”

“不行,我要吃舌头。”他舔了一下嘴唇,很直白的要求。

她的脸颊有点发红,咬了一下唇瓣,嗯了一声,把小小的舌头伸了出来。

他挺直腰,贪婪的侧转头,一口把她的小舌头吸进嘴里,吸吮,舔弄。

“哼嗯……讨厌……臭流氓……”她眯起眼,含含糊糊地说了一句,往前倒入到他怀里,和他紧紧搂在一起。

他顺势抱住她翻滚到沙发上,很熟练的把她压在下面,嘬住她的嘴,双手隔着薄布,迫不及待地揉搓上丰满的乳房。

“这个难道……不比游泳累啊?”她抬高手臂,让他帮忙脱掉上衣,一边娇喘,一边有点不甘心地说。

“可是比游泳舒服太多了,累死我都愿意。就是那个……对,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他拉住她没来得及垂下来的手,侧头往她的腋窝亲去。

“诶!等等……别舔,讨厌,还没……没洗澡呢……”她身子一缩,赶忙提醒。

“不用,昨晚不是洗过了。再说……我喜欢你身上有点儿汗味,闻起来感觉特别刺激。”他拱在她胳肢窝里,贪婪的亲过去,舔过来,嘴唇夹着那几根稀疏的毛,轻轻拉扯。

他并没有说谎,比起洗澡后那种清香,方彤彤身上有一点淡淡汗味儿的时候,反而让他的性欲更加亢奋。

“你真……不嫌脏……”她伸展了胳膊,嘴里虽然还有些排斥,但口鼻的哼声已经透出了几分愉悦。

归根结底,这种不嫌弃的心理快感,对男女双方都是一致通用的。

“又不臭……可香啦。”他从腋下舔出来,盘旋着登上柔软的奶丘,乳头很快在舌尖的戏弄下膨胀,挺立在乳晕中央。

“又在沙发上啊……抱我进去好不好?”她更喜欢那张双人床,仿佛那张属于他父母的老婚床对她而言代表着某种神秘的象征,“我想在床上,在床上嘛。”

这种撒娇他不管遇到多少次也无法抵抗,搂着她意犹未尽的亲了两口,站下来打横把她抱起,走向卧室。

“呀,阿姨……下午不会再过来吧?”看他拉上窗帘,她抱着毛巾被,有点担心地问。

“她敲门我就装不在家。”他匆匆脱光衣服蹦上床,精赤条条钻进毛巾被里,双脚缠住她一条腿,从侧面亲吻着她的耳垂,“不会来的,她还有自己一家子的事儿,毕竟不是我亲妈,哪儿能那么上心一直管。”

“哦……”她拖着长音说了一句,跟着突然翻身骑到了他身上,咯咯笑着说,“那我就放心啦!不许动,换我来亲你咯!”

趁他拉窗帘的时候,她已经脱了短裤,只剩下薄薄的小三角还在身上,她一骑一摇,圆润的奶子就晃了几晃,波涛荡漾。

他硬得要是再快点,感觉能把她从身上一棒打下去。

“这么硬啦?”她反手在屁股后面捏了老二一把,吃吃笑着趴了下来,亲他的额头,亲他的嘴巴,脖子,乳头,跟着,也抬起他的胳膊,往长满腋毛的胳肢窝舔了过去。

“我上午可出去过啊。”他也赶忙提醒,“出了一身汗,可比你味儿多了。”

她故意把鼻子凑过去,抽了抽一嗅,“唔……是臭臭的诶。”

但接着,她就一撅小嘴亲了进去,滑溜溜的舌头舔过柔软的腋窝,那股无法形容的酸痒舒爽直冲上赵涛的脑海,舒服得他半边身子都在发麻。

“可闻久了,还挺舒服的。”她咬了一口他的腋毛,轻喘着往下挪去,舔过他的肋侧,腰畔,胯边,接着打横一转,亲上他高高翘起的阴茎旁逼近腹股沟的地方。

“呃……啊啊……彤彤,好舒服……”他从喉咙里咕哝着,两条腿不自觉地举了起来,把腹股沟打开,希望她能更深入一些。

她这么机灵,当然马上明白了他的需求,咂的亲了一口肉棒侧面,捧住他的大腿,灵巧滑嫩的舌头一边转着小圈,一边游入他阴囊侧面。

很快,皱巴巴的卵袋也被她柔软的嘴唇吸住,舌尖就像在描绘褶皱的纹理,耐心的一笔笔勾画。

整个胯下都快要燃烧起来,他急促地喘息着,鸡巴硬得快要炸掉。

两边的阴囊都亲过一遍后,撩人的舌头顺着那条中线往上舔去,划过阴茎下方的大筋,贴着包皮系带左右扫了两下,嫣红的嘴唇蠕动着包裹住饱胀的龟头,慢慢地吞入,吐出。

“彤彤,转过来,转过来,屁股来我这边……我也要亲你,快,快点。”他迫不及待的说着。

方彤彤犹豫了一下,慢慢转过身,抬腿跨过他的胸口,跪分开来。

她的身材高挑,这样标准的69姿态下,股间最娇羞的部位恰好让他不必太费力就能够到。

那条丰腴的裂缝已经能看到底部的水光,他抓住眼前的屁股蛋,揉向两边掰开,舌头牵着脑袋抬起,用力贴住她湿润的阴唇,搅动着拨开,探向已经满是爱液的蜜穴。

“唔……”方彤彤舒畅地哼了一声,吞吐的动作突然加快,面颊也向内收紧,吸吮的力量变大后,他的尿道都感受到微妙的牵扯。

奇妙的竞争感出现,他俩不约而同卖力的刺激着对方青涩却已熟悉的生殖器官,原始的冲动洋溢在年轻的男女之间。

方彤彤越动越快,伴随着咕叽咕叽的口水声,她长长的马尾也跟着左摇右甩。

赵涛越舔越卖力,舌头的刺激还嫌不够,又把那颗跳蛋塞进了不断收缩的小穴,两相配合之下,她大腿根转眼就一片晶莹。

喘息,呻吟,微微地抽搐,终于,方彤彤先一步认输,在赵涛几乎忍不住要射出来前,吐出肉棒摆着手说:“好了……好了,我不行了,来吧,我不想这样去,我要你进来。”

“我也是,我想射你里面,不想射你嘴里。”他喘息着抽出身体,从后面直接转为跪姿,抱住她汗津津的腰肢一挺屁股,早已对彼此非常熟悉的器官当即连为一体。

“啊——”方彤彤快活地叫了一声,抓过拿出来的跳蛋,好奇地打开电源,试着压在了翘起的乳头上。

“嗯嗯……”胸口的酸麻和下体的饱胀美美地混合在一起,让她湿润的阴道瞬间吮紧,尽情张扬着青春少女的弹力。

激情在碰撞中高涨,他越插越用力,渐渐把她压趴在床上,只剩下雪白的屁股高高翘起。他双手撑着床,就像做俯卧撑一样卖力的挺动身体,啪、啪、啪,啊、啊、啊……

爆发前,赵涛还是忍不住翻过了她,从正面紧紧搂住了她,以彼此镶嵌毫无间隙的姿势,迎来了共同的高潮。

两点二十。

他看了看表,对自己两个小时为单位划分的方案感到十分满意。

休息到三点,肯定还能再来一次。

抱着怀里的方彤彤,他充满幸福地闭起了眼。

没有什么比胸膛的温暖和真实更重要,他搂紧手臂,等待急促的心跳平息。

最后,晚上十点半,赵涛送方彤彤回家的时候,蹬车子都有点膝盖发软。

计划赶不上变化,后面几个小时里,吃饭时间占掉了一次,但方彤彤突然的主动,又给他多唤起了两次。

最后第五次射精的时候,他自己都能感觉到,连前列腺液都没射出来,肉棒纯粹就是在挤压的腔肉中抖了几下。

夜里躺在床上,独自入睡之前,赵涛觉得,他这辈子不管再遇上什么事,也不会忘记这三天了。

当然,最后他做到了。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