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奇抄之锁情咒》
snow_xefd 著
第五十四章

大概是头一天折腾得太过彻底,补课前假期的最后一天,这对小情侣双双睡过了头,直到快九点半,才先后被尿憋醒,挨个跑了一趟厕所。

等到洗了把脸,方彤彤看看表,扑哧笑了出来,“算啦,别吃早饭了,跟午饭并一顿吧。”

赵涛心里正在遗憾美好的日子过去的太快,转眼明天就又要回学校上课,一听她这么说,忍不住点了点头,回了句:“那就不慌了,要不咱们再躺会儿?”

其实他是单纯还觉得有点困,可方彤彤昨天直到半夜一点,两腿中间才总算没了那根鸡巴,当然理解偏了,脸上一红就白了他一眼,“你还没够啊?我起来大腿根都酸了,游泳一整天都没这么累。不行不行,以后那俩电动的玩意悠着点使。”

“我就是觉得你可能累,要不要再去躺会儿。”他马上明智地说,“我去买菜,顺便转转书店,绝对不骚扰你。”

她捂着嘴打了个呵欠,歪着头想了想,说:“也好,我再打个盹。你喜欢吃啥就买吧,不太偏门的我都能做。”

穿好衣服出门,赵涛却没先去市场,而是蹬着车子直奔了离家并不太远的XX观——方彤彤昨个撞上老疯子的地方。

那些话他要信,有点不甘心,可要不信,心里又有点后怕,左思右想,还是决定亲自去见见面。

就算花点钱,他也一定要问清楚,方彤彤到底怎么了,会出什么事,有没有什么办法。

那地方一般就逢年过节热闹,平常只有附近城中村的老太太溜达着上香。

从拐进去的巷子口开始,算命的摊子就三步一岗五步一哨摆出玄学一条街的架势,竞争激烈程度远胜清真寺后面买烤串的。

他推着车子,一个个顺次打量过去,代价就是那些神棍都觉得生意上门,挨个上来热情了一遍。

就在他头晕脑胀忍不住转身要走的时候,旁边一个破院子门口蹲着的老头突然冲他来了句:“小崽子,昨儿那个小姑娘的男人就是你吧?”

他心里一紧,打量了那老头几眼。

大热天的,老头竟然穿了一身长袍大褂,跟要在茶馆说相声似的,蹲在那儿也没摆摊,就往石狮子前头铺了一把铜钱,看样子是算命为生,可字也不写幡也不挂圈都不画,说是要饭的都有人信。

“没懂,老爷子您什么意思啊?”赵涛考虑了一下,先装了个傻。

老头直起腰捶了捶背,挪到台阶下,离他不到两步远,鄙夷地剜了他一眼,说:“你到这装神弄鬼的地方急赤白脸找人,还挨个算命摊子看,要还看不出昨天那姑娘回去传了话让你着了急,想过来探探虚实,我以后也不用再做这生意了。”

赵涛连忙拉过石狮子边的马扎坐下,恭恭敬敬问:“老先生,我是真的不太明白,您昨个跟我女朋友说的到底是什么意思?她不信,可我吓得够呛。”

“不明白?”老头冷笑着瞅了他一眼,“就你这德性,那么标致的小姑娘对你死心塌地一辈子情丝全绕你身上了,有点微末道行的也知道不对劲。更别说她是第一个遭你精血大咒祸害的,气运大伤,那要是我孙女,我立马一菜刀剁了你!”

他浑身一震,不自觉地瑟缩了一下,脸上终于装不住,露出一片惊慌,“老爷子,我……我真就只想搞个对象,您有什么办法吗?您说,我一定尽力去做。求您了,我现在不能没有彤彤啊。”

“那是现在,真要离了这个,你不出俩月就得祸害下一个。”老头冷笑着说,“肯费这么大功夫给自己练出精血大咒的男人,就没一个不一样的。”

他急得牙都有点磕绊,“我什么都不知道,那是我从一本书上看来的,我……我最初就是觉得好玩,而且我真的特想有个女朋友,我交不着,就是想试试。我真没想祸害谁。老爷子,大师,您救救彤彤吧,我怎么都行!钱不够,我可以凑,我可以找爸妈找理由要。求您了,给我个法子吧。”

“给你个法子?”老头阴森森一笑,瞪着浑浊双眼看着他,“你接受得了吗?我问问,那姑娘从此恢复正常,回到你追不上的时候,你受得了吗?她之前正眼看过你吗?你扪心自问,我给你法子,你肯用?”

“我……”他一口话冲到嗓子眼,又悻悻咽了回去。

对啊,真有法子,他肯用吗?

一旦锁情咒没了效力,以方彤彤的眼光性格,恐怕会拿刀阉了他再报警说他强奸。然后,恨他一辈子。

不行,他不能忍受那样的事情发生。

他有些绝望地问:“就没有能维持现状,弥补我女朋友损伤的方法吗?费点力气不要紧,挪我的给她也不要紧。”

“挪你的?”老头冷笑着说道,“你动用精血大咒,本身就阴德尽损,只是有咒术护体,此生无虞罢了,来世几辈子的猪狗畜生都免不了,十八层地狱你少说要过一半,你拿什么挪给那女孩?你欠一屁股债,还想补谁的亏空?”

“就……没有一点办法吗?”他脸色煞白,一张钱在裤兜里被攥烂了也没察觉,不死心地颤声问道。

“让那女孩走,离你远远的,越远越好,拔慧剑斩情丝,此生化为无情物,不再与你有任何牵扯,兴许还能安度余年。”

心里跟被锥子扎了一下似的,他浑身一颤,低下了头,不解地问:“那您之前跟她说过的什么锐气,一个个女人那些,又是什么意思?我……难道多对别人用咒,就能救她吗?”

“做梦!”老头一口唾沫星子差点喷他脸上,“你下咒那一刻,夺了姑娘三花,强抢红线情丝,气运之伤就已经造成。这咒使用的次数越多,锐气越弱,效力越强,伤害也就越小,从前用这咒的,那个不得用上七八个女子填平了这大坑,才敢向心仪目标下手。”

“那……大师您说的血光之灾,具体是指什么?”他心里一片凉,忙抱着最后一丝希望,问。

“看你还算有些真情意,不妨告诉你,具体会有什么灾祸,我其实根本预料不到。这世上人人气运不等,受你咒术所害的结果自然也大不相同。有人天生福薄,兴许受了这次,出门就被车撞死。有人福泽深厚祖上庇佑,中了咒也不过变回常人,自然无碍。”

仿佛看到了一线生机,赵涛激动地问:“那、那我要带着她行善积德,是不是能多少弥补一些?”

“我说的气运是指命定福禄,从你落地那刻就已有减无增,禄尽则亡,便是此理。现世香火,只能添给来生。”老头冷笑道,“若是善恶都跟你们想得那样报在现世从无偏差,这世上早就尽是好人咯,哪儿还会有你这种孽障和满世界的污秽。”

其实,从刚才赵涛发觉老头昨天对方彤彤说的血光之灾并没有确定把握的那一刻,他就已经暗暗松了口气。

事已至此,多问什么好象也无济于事,他考虑了一下,摸出兜里的钱,“多谢大师解惑,您这些话该收费多少?”

老头垂下眼帘,淡淡说道:“不必了,你能记住老朽的话,此后时时提醒自己不要再动用这种阴损符咒,也算我没白费这许多口水。”

他站起来,郑重其事地说:“我没必要再用。我一定会看好彤彤,不会让她出事。她气运再怎么不好,我也一定会陪着她,我抢了她的爱情是我不对,但我今后会尽力对得起她,至少,绝不让她因为爱我而感到后悔。”

“她当然不会后悔,你就是打她骂她欺辱她,她也不会后悔。”老头长长叹了口气,惋惜地说,“她已经被你锁住了,此生此世,至死不渝。”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