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奇抄之锁情咒》
snow_xefd 著
第五十三章

不得不说,毛片演员的专业能力的确领先正常人一截。

赵涛已经射过一次,那老外操进去三四分钟,他才开始又亲又摸地在方彤彤身上做前戏,而且方彤彤的里面惊人的湿润,滑溜得就像个抹了油的肉套,对他的刺激实际上比正常要少得多,直到她绷着脚尖来了第一次高潮,那里才因为有节奏的收缩而有了强烈的刺激。

就这,赵涛搂着女友,一起颤抖着走进极乐天堂,稀里哗啦射得鸡巴根都在抽搐的时候,那个老外刚精神百倍的换了第四个体位,正抬着白妞的一条腿,用站姿交替戳她的小穴和屁眼。

方彤彤把嫣红的小脸扭过去的时候,恰好看到那根白里透红的老二把白妞的肛肉连拖带拽地翻出一圈,登时倒抽了一口凉气,小声说:“这……也不怕带出屎来?”

正趴在汗津津的乳房上侧脸喘息,赵涛转头看了一眼,随口回答:“洗过了,灌肠。”跟着,他眼前一亮,小声说,“你看那女的,好像挺爽诶。”

方彤彤立马反应过来,抬头在他脖子上咬了一口,接着嘬了个红印,气哼哼说:“别做梦,你敢动那地方的念头,我就用擀面杖先捅了你的。那可是拉屎的地方哎!你也不嫌恶心。”

“能洗干净不是……再说真弄肯定要带套。”他还不死心地哄着,主要还是对那个未知领域无比好奇。

“带什么也不行,跟你说,进过那臭地方的东西这辈子别想再进我嘴里。”她涨红着脸用指头戳着他的乳头,“你自己看着办吧。”

“哦……”他颇为遗憾地搂住女友,为了不掉下去,往沙发里面挪了挪,这一动才发现,俩人下面湿了一小片,凉飕飕的。

“我怎么觉得你是个窟窿都想试试啊……”她哭笑不得地亲了他一口,跟遇到个调皮捣蛋还只能宠着的小霸王一样,“肚脐眼儿和鼻孔你不会也有兴趣吧?”

“我有那么短那么细吗?”他故意做出生气的表情,捏住她红艳艳的乳头掐了一把。

“没有没有,亲亲老公的鸡鸡可粗可长啦。”她故意拿腔拿调地撒了个怪模怪样的娇,跟着笑得缩成一团,指着电视说,“你可别再长了,真跟那个洋鬼子一样,非得捅到我肚子里头不可。”

他扭头一看,正好看到那个男的到了最后关头,噢噢叫唤着把那白妞往前面一摁,用手飞快捋了几下,一泡热精全糊在了那白妞满脸浓妆上,顺着鼻梁两边直流。

“这样是不是也能避孕啊?”毕竟已经往肚子里吃过,方彤彤看了一眼赵涛满脸放光跃跃欲试的神情,没显得有多排斥,“我记得小姐妹说射外头也行。”

赵涛想了想,说:“还是保险点吧,危险期用套套。反正我也买了不少。”

“就是,让我看看让我看看,你都买的啥啊。一大兜子不会全是套套吧?”她推了推身上的他,高潮的余韵看来已经被好奇心取代。

他瞄了眼表,差不多可以去床上腻歪了,干脆关了电视,光溜溜下沙发拿起塑料袋,对她说:“走,咱们回屋看。”

方彤彤抿嘴一笑,横在那儿一伸胳膊:“抱我进去。”

“好嘞!”他立刻过去弯腰把她打横抄起来,俩人一丝不挂地回到卧室。

她用脚尖摁亮台灯,把毛巾被往身上一卷,翻身就抢过了塑料袋,稀里哗啦倒了出来。

“一盒……十二个,你买了二十四个?”她有点惊讶地看着手上的盒子,“危险期拢共也就十来天,你这够干我俩月的啦,臭流氓,就不能现用现买啊。”

他挠了挠头,“我这不是不好意思嘛,多买点可以少去几回。”

“呸,真不好意思,还能买别的东西啊。这都是什么玩意?”她拿起跳蛋盒子,反过来看了看上面的图示,“这不像是避孕的啊,难道塞里头堵住?”

“还有这个带棍儿的,是适合阴道深的型号吗?”她左手看完看右手,翘起小腿晃了两下,看着赵涛问,“你问人家了没就瞎买,怎么用啊?”

“你躺那儿,你躺那儿放松,我换上电池给你试试你就知道了。”他迫不及待地窜回小屋,从自己抽屉里摸出两板电池,准备换掉店家送的垃圾电池生怕动力不足。

“哎呀,”看着他急匆匆跑回来,方彤彤忍不住笑着说,“你光着屁股就别跑步了,鸡鸡甩啊甩的,太难看了。”

“很丑吗?”他跳上床,故意把老二往她脸前凑了凑,“不喜欢?”

“很丑。”她撅了一下嘴,跟着突然含住他鸡巴亲了一口,笑嘻嘻地说,“可我就是喜欢。”

方彤彤总是能非常高效地激起他心底最纯粹的欲望,他忍不住扑过去,又把她压在身下上上下下亲了一遍,一直到肚脐下面,才被她咯咯笑着捂住,轻轻踢了他一脚,说:“你拿电池合着是给自己充电呐?”

他这才一拍脑袋,拆出盒子里的跳蛋振动棒,从床头拉过一条枕巾,认认真真地把上面擦了一遍,考虑了一下好像还不太放心,又光着屁股跑去厕所,用湿毛巾好好清理了一下。

“到底是干嘛的?”她听他的要求,把腿曲起分开,抬脖子看着他在哪儿摆弄,忍不住问,“要是避孕用的,你就晚点放呗,快射时候塞进来就行吧?我说……你今晚上还打算要啊?你累不累?不行睡吧,以后时间长着呢。”

“不是,你等等。”他装好电池,先拿起跳蛋推了一下开关。

那嗡嗡的声音吓了方彤彤一跳,她睁大眼睛,“这玩意……会震?”

“不是用来避孕的,是用来让你更舒服的。舒服得能上天。你别动,我试试。”他兴高采烈趴下去,捏着跳蛋用口水润了润头,顺着阴毛丛一点点往下找着。

“你……你要震哪儿啊?”她撑起身子,半坐在床上看着自己腿间,一脸好奇。

“就这儿。”他看跳蛋已经压住了突起阴蒂上方微微隆高的肉坡,一把将开关推到了顶。

嗡嗡嗡的声音持续响起,塑料壳里面的小马达卖力的工作,整个椭球震得赵涛的手指都有点发麻。

最敏感的部位突然遭到如此激烈的袭击,方彤彤哎呀尖叫一声,两条长腿猛地夹紧在一起,处女膜破的时候,她都没这么用力往内收过。

“啊、啊啊……这……这东西……不行……太……太强了……啊啊……拿开,先拿开……”夹紧的腿防碍不到已经在里面的手,随着震动的继续,方彤彤忍不住娇喘着说,“赵涛……你先拿开,这样不成,不成……”

听她不像是欲迎还拒做样子,他皱了皱眉,关掉了开关,“不舒服吗?”

难道买了假货?

方彤彤大口大口喘了几下,看着他说:“不是,是……是有点过头,酸透了,反而有点难受。要不……你给我,我拿着试试。”

“好。”他马上交了过去,连开关也一起。

她拿在手上开关了几次试试劲头,咂舌说:“劲儿好大啊。”

她考虑了一下,先把跳蛋打开,然后摸索着放在阴阜上,先在周遭转了一圈,跟着一点点往里靠近,摁在小阴唇里面稍微震了一会儿,似乎没什么感觉,又一寸寸往上挪去。

很快,她浑身哆嗦了一下,两条白花花的大腿猛地一夹,嘴唇里轻轻抽了口气,跟刚才电视上的白妞一样长长嘶了一声。

跟着,她咬住下唇,急促的气流从有些张开的鼻孔里飞快地喷出、吸入,一片明显的潮红出现在面颊,蔓延、扩散,一直到连胸口那片被晒红的三角区都变成了深色。

赵涛趴在她双腿之间,激动地盯着方彤彤已经快要被大腿完全挤住的肉缝。

他的小女友还没意识到,其实,她已经在上演着一场青涩但诱人的自慰秀。

股间的肌肉越来越紧,明明遭受震动的是顶端的蓓蕾,整个沟壑的两侧却都在不停地收缩。尤其是,那已经快要被大阴唇完全挡住的小小洞眼,内部不知道正在发生什么样的变化,残留的精液和新分泌的爱液混合在一起,被推挤到外面,晶亮亮地流下一丝。

“呜唔——好……舒服……赵涛……别……别光看……了……”她摆动着脚尖,娇喘吁吁地把跳蛋稍微偏离一些,分开双腿,用好像要哭出来的迷人表情望着他,软软地说,“我……我要忍不住了……”

他的鸡巴早被她的媚态刺激得快要敲在肚子上,可这是他难得一次能相对比较冷静看着她走向高潮的机会,他想有始有终。

跪坐在她身前,他架起她的双脚打开,却没有直接插入,而是抓着她的手把跳蛋按回到最敏感的地带,粗喘着说:“不用忍啊彤彤,我喜欢看你舒服得不行的样子,放松点,直接去吧。高潮吧!”

“好!我……啊啊!啊、啊!啊——去……去了……高潮……来……了啊啊啊……”她的呼吸短促到让人怀疑还能不能有充足的供氧,紧凑结实的娇美身体仿佛每一处都在缩紧,可爱的赤脚在空中勾到一起,好似有什么汹涌的力量憋在了身体中心,逼迫着她用力,再用力,不停地用力。

随着那有些尖细的呻吟尾音陡然转高戛然而止,她紧紧闭上眼睛,小嘴大张,唇瓣像被风吹动的花一样不停地颤抖,雪白的牙齿之间,舌尖都不受控制的略略伸了出来,像是在承受什么痛苦,实际上却是在享受莫大的欢愉。

嗡嗡的声音依然在股间持续,在最紧绷的状态下僵持了十几秒,方彤彤突然被切断了某根线似的放松下来,手也匆忙把跳蛋挪到一边,绵软无力地说:“舒服……死了……不能再震了,受不了了。”

“那……我来了。”他迫不及待的关掉跳蛋丢到一边,亲了口她的脚背,对准那湿淋淋的蜜穴就是一顶。

没想到,滑溜溜的甬道竟然和初夜的时候不相上下的紧,甚至……入口处比破处那次还要有劲儿,跟好几根橡皮筋折了三四道一样,勒过龟头扯动包皮的时候都有点痛。

“哎哟……”她叫了一声,忙不迭垂手推住了他,“稍微慢、慢点。”

“疼?”他皱着眉问,明明里面湿得一塌糊涂,虽然紧窄但弹性非常厉害,按说她不该疼啊。

“不是,是还有点……受不了刺激,你一进来,我下面都发麻。被撑得脊梁骨都酸了。”她拨开汗湿粘在脸上发丝,满眼爱慕地望着他,“而且你一着急就快。我喜欢你这样在我里面,可喜欢啦,你慢慢操我,操得久一点,让我多包着你一会儿。行吗?”

“彤彤……”他激动地伏下去,狂热地吻她,舔她,揉搓她,磨蹭她,从里到外彻彻底底地侵占了她。

等到再一次即将共同攀上顶峰的时候,他拿起那个带杆的振动棒,打开,一边晃动着屁股做最后的冲刺,一边垂手拨开她湿淋淋的阴毛,把同样嗡嗡震动的塑胶球,压在了膨胀的阴蒂上。

柔嫩的阴道伴随着方彤彤喜悦地尖叫剧烈地收缩,把他已经射不出多少精液的老二紧紧吮住,一口接着一口,吸得连一滴也没有剩下。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