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奇抄之锁情咒》
snow_xefd 著
第五十二章

一骨碌爬了起来,赵涛撒腿就往厕所跑去,脚下一滑差点摔个马趴,幸亏扶住了手边的沙发。

“慢点,瞧你急得,跟猴吃蒜似的。我又不会跑……”方彤彤忍不住笑了起来,“你好好洗洗,要是有味儿,以后我可再也不给你这么弄了。”

“保证干净,我用搓澡巾狠狠来几下!”他关上厕所门,开玩笑地喊。

口交口交口交……他兴奋地拿下香皂,把小兄弟搭在洗手池子里,一通狂洗。

打了三遍沫,冲了四遍水,他想了想,真拿下搓澡巾试了一下……啧,这东西洗包皮里面绝对是杀鸡净头。

应该够干净了吧?他剥开皮,用手指头擦擦棱沟里面,放到鼻子下闻了闻,好像没什么味道了。

他提上裤衩,三步并作两步跑回客厅。

方彤彤正看着电视屏幕发愣,脸颊红彤彤的跟刚喝了酒一样。

他这才注意到画面定格的部分和刚才不太一样,好像她自己又往前看了一会儿。

吞了口唾沫,他坐到方彤彤身边,亲了她耳朵一下,小声说:“我洗好了。”

方彤彤看了看他,看了看面前的地方,考虑了一下,拉起他说:“你站这儿,嗯,就这边……不行不行,稍微靠边,斜着点,嗯,对对对,就这样。”

“可这样我就看不着了……”他背对着屏幕,面冲着往沙发边挪了挪的她,说。

“我学你又不用学,看什么看。”她伸手在他腰上拧了一把,摁着遥控器往回倒了一段开始播放。

“哦、哦哦……”电视里马上就又传来外国男人兴奋满足的叫唤声。

方彤彤瞅着屏幕,犹豫了一下,拉开了他裤裆的拉链,伸手进去掏了掏,皱起眉说:“算了,脱掉吧。碍事。”

“好嘞。”他弯腰提腿,一口气连着内裤也丢到沙发上,亮出了阴毛下已经直挺挺翘起来的老二。

带着点汗的小手轻轻抓住了阴茎,方彤彤皱了皱鼻头,斜眼瞄了一下屏幕里白妞的动作,迟疑着闻了闻味道,伸出红红的小舌头,在龟头上舔了一口。

一股酸麻顿时顺着鸡巴冲进小腹,爽得他马上跟电视里的男人一样哦了一声,连腰都忍不住提了一下。

以前他也试过推开包皮直接用手指刺激龟头手淫,可那股酸劲儿太猛,就跟内裤直接磨在棱沟上一样,好似舒服过了劲儿,反而有些难受。

如今舌头舔过的地方,感觉和那类似,但酸痒的程度恰到好处,比手指弱,比包皮摩擦更强烈,嫩,滑,还带着细微的粗糙触感,摩擦在龟头上,简直是天赐的美妙。

抬眼看到他激动的表情,方彤彤抿着嘴笑了笑,把小脸凑得更近,抬起硬邦邦的老二,学着白妞的动作,整个舌面贴在他鸡巴下边,嘶溜舔到尖儿上。

龟头下面连接着包皮的地方有条筋儿,那地方一被舌尖舔过,就散开一股强烈至极的酸软,整颗肉蘑菇都跟着一阵阵发麻。

“好爽……啊啊……嗯嗯……”他抽了口气,垂下的手忍不住揉起了方彤彤的耳垂。

这时,阴茎的周围突然一暖,被两瓣红艳艳的小嘴唇一夹,吞进了热烘烘湿乎乎的口腔内部。

方彤彤学得挺认真,那白妞一口吞了大半根进去,她也不知深浅地把头往前一伸,鼻尖一下就几乎戳进赵涛的阴毛里。

鸡巴根传来柔软嘴唇包裹的感觉,灵活的舌头被压在阴茎下面,龟头好像顶着上腭滑到了接近咽喉的地方,那一瞬间的滋味,真是畅快到无法形容。

他享受了,可方彤彤却有点受不了,咳嗽着把老二吐了出来,涨红着脸拍了两下胸口,不好意思地说:“不成不成,跟吃冰棍塞进嗓子眼儿一样,差点噎住……咳咳,呛死我了。”

赵涛扭头看了一眼镜头里白妞自如深喉的技巧,连忙说:“不用全跟电视学,人家那是专业的。你就……就找能用的办法试试就行。刚才舔那几下,就舒服得不行。”

“哦。”她抬手擦掉嘴角的口水,把龟头放在自己嘴唇上方,伸出舌头左下右右下左的兜着半圈,含含糊糊地问,“这样?”

“嗯,这样就……就挺舒服,呜唔……”其实还有点怀念刚才小嘴被他塞满时候那种被整个包裹的快感,但他怕方彤彤再呛着就不肯继续,干脆得了寸就先揣怀里,进不进尺再议。

幸好,方彤彤那股不服输的劲头很快就又上来了,她瞄了屏幕那边一眼,用鼻子深吸口气,突然一张嘴,又把他的小兄弟整个吞进了嘴里。

温暖湿润的口腔粘膜从各个方向刺激着敏感的龟头,还有一条灵活的舌头在下方盘旋撩拨,生理上的愉悦几乎可以和插入小穴的最后冲刺时期媲美,而且,心理上那种因支配感产生的满足更是强烈地冲击着脑海。

白妞在电视上激烈地吞吐,口水顺着嘴唇与阴茎的接缝滴滴答答地掉落。

方彤彤索性从沙发上下来,也坐着脚跟跪在了地上,摇晃着纤细修长的脖子,真是有点要和白妞一较高下的架势,唾液被鸡巴在口腔里搅拌,随着肉棒的进出,红红的小嘴里不断地发出好似吸酸奶一样的淫亵声响。

电视里的裸男还在叉腰享受,可电视外的赵涛却没有那么持久。

新鲜体验的口交很快就推着他往顶峰爬去,他想缓一下节奏好延长几分钟,但此时此刻,老二被方彤彤吃在嘴里,屁股都被她抱住,自主权已经彻底沦丧,快慢轻重哪个他也说了不算。

就在嘴唇组成的柔软套环又一次加快了摩擦的速度后,贯穿整个脊背的酥麻从尾骨向上升起,强烈的快感几乎没有预兆的迸发,他连提醒一声都没做到,攒了整个白天的精液就喷涌而出,一股股射进了方彤彤还在卖力移动的嘴巴里。

她瞪圆了眼,第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嘴里冷不丁多出的黏浆是什么东西,还不自觉地吸了一口,把他尿管里没射出来的那点都嘬了出来。

跟着她马上明白过来,赶忙一口吐出鸡巴,狠狠瞪了他一眼,捂着嘴飞奔冲向了厕所。

他正舒服得两腿发软,也顾不得什么,一转身,就软绵绵地瘫在了沙发上。

电视里的口交也已经结束,裸男挺起大屌,把白妞压在墙上就是一顿猛干。他懒得去动遥控器,就这么眯起眼睛看着,满心愉悦。

等了一会儿,方彤彤擦干净嘴走了回来,一看他还亮着鸟,赶忙过来拿起他的裤衩盖住,气哼哼说:“你也不吭一声就射,喷我一嘴,讨厌。”

“对不起对不起,当时太舒服了,脑子都白了,压根不知道怎么回事就全射进去了。呃……都吐了吧?”他差点想跟她说其实她早就吃过了,幸好他虽然非常亢奋,但还没傻。

没想到方彤彤摇了摇头,小声说:“没,本来就没留神咽了点下去,进厕所后,含着一嘴觉得晕淘淘的,突然就想尝尝,不知怎么的,就全吞了。”

“难吃吗?”看她表情有点为难,赵涛心疼地问,想着要是真那么不舒服,下次一定记得抽出来。

她皱着眉,凑过去堵住他嘴,故意和他舌吻了一会儿,才咯咯笑着说:“吓唬你的,你尝不着,我漱口啦。味道就那样,有一点点腥,关键口感太差了,跟吃了口鼻涕似的……看你高兴的,我吃一口这个你就这么爽啊?”

“呃……唔……”他犹豫了一下,点了点头,“真的特爽,主要心理上感觉……感觉给你什么你都会要,高兴得想哭。”

“美死你,你撒尿我绝对给你咬掉喽。呐,吃过你精的,你主动给我亲亲。你不嫌弃,我就不嫌弃。”她笑着说完,一张嘴巴,把软软红红的小舌头伸了出来。

他毫不犹豫地吻了上去,越吻越是激烈,亲着亲着,不老实的手就钻进了她的短袖衫里,摸摸索索握住乳房,抚摸着把她压到在沙发上,拨拉着已经完全硬起来的奶头。

“彤彤,我又硬了。咱们在这儿来吧?”他喘着粗气,双手往下拽她新换的小短裤,匆匆忙忙地说。

“行……我……我刚才其实……其实就湿乎乎的了,来吧。”她咬着下唇,回手解开马尾,才离子烫过的黑发柔顺地铺开在下面,把她的小脸衬得像朵白里透红的花。

惦记着投桃报李,他吮了一会儿乳头,就向往下挪过去。

结果方彤彤把他一拽,又拉到了自己身上,搂住他就是一顿热吻,跟着抱紧他,舔他的耳朵,舔他的脖子,娇喘着说:“别往下亲了,进来……我要你进来……塞我,快点塞我,里面好空……好想要你……把我塞得满满的,赶紧……”

这战斗鼓舞效果简直满槽,他那根半软阴茎顿时重振旗鼓,硬得跟刚才没射过一样。

他爬进她双腿之间,还没来得及用手去扶,她的光滑指尖已经捏住了他的龟头,屁股一抬,就带着他埋入体内,把两人紧密连接起来。

电视里两个老外充满异域气息的淫叫声中,很快就掺上了赵涛粗重的喘息,和方彤彤娇媚的呻吟。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