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奇抄之锁情咒》
snow_xefd 著
第四十九章

咔嚓一个炸雷响在耳朵里,赵涛直接愣在了话筒这边,完全没想到该怎么回答,下意识地说了句,“小姨,你……你怎么知道的?”

“我上礼拜才听你们院里老太太说你有福气了,有个漂亮女娃娃天天来给你带早饭,我听说你放假了,今天准备过来看看你顺便问问,结果早晨上楼,刚拐过去就看见你和她在门口抱着啃。赵涛啊赵涛,你小子长本事了啊?高三竟然就把女朋友带家里过夜了?”

赵涛满脸是汗,也不敢反驳什么,支支吾吾说:“我……我好不容易……才……”

他小姨顿了一顿,口气突然变了,问:“晾台挂的大床单子是人家洗的?”

“嗯。”

“这两天你在家吃的饭菜也是人家做的?”

“嗯。”

“你俩……过线了?”

“嗯。啊!唔……嗯。”他心里虚得不行,赶紧说,“小姨,你先别告诉我爸妈,我不瞒着,等他们回来,我带彤彤给他们认识,行吗?我……我真的特别喜欢她,她对我也特别好。小姨,还……没有哪个女孩儿这么喜欢过我呢。”

“人家爸妈知道吗?”

“不知道。她是打算等高中毕业再跟家里说。”

“她叫啥?家里啥情况?学习怎么样?”小姨唠唠叨叨问了起来,母亲不在身边,导致小姨和他一直有种类似母子的感觉。

他没打算隐瞒,就一五一十地讲了一遍。

聊了十多分钟,小姨那边才姑且放过他一样地说:“行,我暂且替你保密。姐跟姐夫回来了,你自己跟他们说。把成绩往上提提,你一个学生,什么都不如考试成绩底气足,你说你早恋反而有动力学习了,你妈说不定一高兴就不说啥了。”

“哦。”他不敢多说什么,赶忙应下来,心里盘算着这句话倒也有道理,他唯一能和父母谈判的本钱,貌似也就只剩下这个过往不屑一顾的分数了。

“她学习差点不是大事,人不坏,不乱玩乱搞就是好姑娘,将来结婚你也不是娶卷子。”小姨在那边叹了口气,叮嘱说,“都已经这样,小姨也不多说了,你们在家别疯得太过头,注意安全。小女孩身子不禁折腾,你是臭小子,可别把人家祸害了。”

没弄清怎么回事,赵涛想起方彤彤小舅说的也是类似的话,壮着胆子问:“什么……安全?我们谈恋爱,对她很危险吗?”

话筒那一头沉默了一会儿,小姨好像有点不好意思,略显生气地说:“这么大的人了,谈恋爱连注意安全都不知道?自己找去,亏你还整天看书看书,连怎么对女孩安全都不知道。你们这些臭小子啊……不行,我可得看好我家闺女。回头我去看你,你好好想想!”

不知道是不是觉得这样实在不好,小姨挂电话前,甩过来一句:“计生用品,赶紧买去!”

计生用品?他放好电话,跟着,浑身跟过了电一样猛地一激灵。

保险套!

他满心高兴,把方彤彤翻过来覆过去操了个爽,却他妈忘了这世上还有怀孕这回事。

方彤彤那天在超市难道就是看到卖的套子了?那她怎么不提醒一下啊!

脑子里顿时开始循环播放本地电视台的低级广告,他挠着头,考虑了几分钟,抓起钱包兜上衣服窜出了门。

他们家属院附近有个小超市,他进去转了一圈,没见到有套子卖,出来后想了想,去药店里转了一圈,结果倒是看到了陈列柜里面五彩缤纷的盒子,可远远看着那个最多二十来岁的店员姐姐,他脸上就一个劲儿发烫,说什么也不好意思过去跟人说,“你好,我……要一盒安全套。”

纠结了四五分钟,他离开药店,骑车直奔两条街外。

他清楚地记得,那里有一家门面很隐蔽的小店,门口的广告全是什么印度神油金枪不倒雄风依旧,门扇上写着两排大字,计生用品,男女保健。

专门的东西,就该去专门的店里买。

锁好车子,他等了个路上没什么人的时候,一头钻进那厚帘子里面。

然后,他就钻进了一个小小的新天地中……

等到离开的时候,他的钱包里足足少了二百多块,四五套漫画的钱,换来了车筐里那个保密性良好的黑塑料袋。

袋里当然有套子,杰士邦两大盒,多半够他挥霍到下个月。

此外,就是两样他之前只在小说和毛片里见过,实物还是第一次看到的东西。

一颗带线的塑料跳蛋,和一根三档变速的震动棒,附赠电池。

看那老板推销时候的表情,他觉得这些东西一年估计也卖不出两件。

两种道具看上去都很简陋,做工也很粗糙,他担心不能用,当场都打开包装试用了一下。跳蛋噪音有点大,震动效果倒是很赞。但那个一根硬弹簧连着橡胶头的震动棒,怎么看都更像是老头拿来揉脖子的。

大概是他这样的大客户不多,老板还附赠了一本小册子,大致翻了翻,前几页是体位讲解,后几页是如何让你的女人高潮迭起,基本上算是恋爱中的男生最想要的理论指导。

而且插图之精美,描述之详细,单身都能拿来打手枪。

带着黑塑料袋的宝贝窜上楼,插进去钥匙,他才发现门不是反锁着的了。

进去后,果然拿了钥匙的方彤彤已经回来,正往饭桌上摆东西,烧鸡可乐俩热炒,还挺丰盛。

但奇怪的是,她的脸色有点差,好像心情不是太好,见他回来,才强打精神笑了笑,说:“买啥去了?怎么还用这种塑料袋装啊?”

“没啥,买点想用的东西。”他先把袋子扔到沙发上,有点担心地问,“你怎么了?跟谁生气了吗?”

方彤彤撅着嘴点了点头,她不是藏得住话的性子,马上就讲了起来,“我跟小姐妹转到XX观那边,看人反正也不多,就去求了个签。到摊子那儿跟人说算算感情,算得我可高兴了,上上签,说咱俩准能一生一世至死不渝。”

“这不挺好吗?”他心里一甜,接口说。

“是啊,可出来路上有个冷清算命摊子,那个疯老头窜出来非要叨叨,还说不要钱,我只管听着,绝对不要钱。”

“他说什么了?”

“他说,我要倒霉。”方彤彤闷闷不乐地撑着面颊,看着他说,“他叽里咕噜念叨了一堆,反正就是骗钱呗,说什么有人动用了精血大咒,夺了我的三花,占了我的灵识,气运大伤,今后要有血光之灾什么的。他不就想让我花钱问他怎么解呗,真是败兴。”

赵涛心里咯噔一下,心想难道锁情咒被人看出来了?

幸好,方彤彤看起来不是很相信那老人,气鼓鼓地说:“我本来就是图个高兴,就问他那你说怎么解,要多少钱肯说?那老头竟然摇头叹气,跟我要死一样,说什么精血大咒锐气太盛,对气运的伤害要靠频繁使用消磨减弱,古人可以三妻四妾,不当女子为人,用起来才全无负担,大可一个个试下去,现在用就是造孽。我烦得要死,结果跟他吵了一架。”

赵涛勉强控制着自己的表情别露出什么破绽,嘴里说:“算命的骗子,就喜欢这么忽悠钱。你再多加加价,他估计就说了。”

“他最后倒是说了,说有个法子可以解掉这场劫数,也不收我钱,但得我能做到才行。”方彤彤把饭端到他面前,看起来更生气了。

“呃……是什么?”他小心翼翼地问。

“叫我搬家,马上搬家,搬家到越远的地方越好,这边不管有什么惦记的人,除了至亲都得放下,从此不再去想才行。”方彤彤哼了一声,抓起鸡腿撕下皮给他放碗里,“给你,这个我不爱吃。”

接着,她带着点狠劲儿说:“呸,那还不如叫我去死。”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