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奇抄之锁情咒》
snow_xefd 著
第四十八章

赵涛睁开眼的时候,天才不过微微发白。

他打了个呵欠,侧过身,满足地看向近在咫尺的方彤彤。

她睡得很甜,很香,唇角噙着一丝笑意,不知道在做什么好梦。

其实一夜过去,再怎么天仙一样的姑娘,也会看起来有些发油。不过,就算方彤彤满脸都是大油渣子,他也百看不厌。

凑近一些,就能感受到她匀称绵长的呼吸。

空调很尽责,女孩通常又比较怕冷,于是两人合盖的大毛巾被,现在全卷在她一个人身上,一直盖到脖子,只露出了那张可爱的小脸。

想象了一会儿将来他们结婚之后,每天早早起床上班前能看到这样睡颜的生活,他忍不住笑了起来,像个满地打滚撒泼胡闹最后终于拿到糖吃的孩子。

时间还早,起来他也不知道该干什么,考虑了一会儿,他悄悄凑过去在方彤彤唇上亲了一下,跟着躺下去,再次闭起了眼睛。

事实证明,他给方彤彤的,总是能得到数倍之上的回报。

再次从梦乡离开的时候,他刷新了人生的一个新记录——被女友趴在身上吻醒。

当然不必睁眼也知道是谁,确认不再是做梦后,他直接搂紧身上好像还没来得及穿衣服的方彤彤,用舌头炽烈地反击回去。

热吻了几分钟,他们才依依不舍地分开。

“两张大油脸。”方彤彤咬了他下巴一口,笑嘻嘻地说,“这会儿我是不是可丑啦?脸都没洗呢。”

“没有,我啥时候看你都觉得好看的不行。有你当女友绝对是三百生有幸。”他抬起脖子亲她的鼻尖,她笑着一躲,结果反而亮出了毛巾被下那对儿晃里晃荡的雪白奶子。

对于连日手淫还会稳定晨勃的赵涛来说,这个起床刺激实在有点过头,升旗仪式立刻准备就绪。

“诶?你……你不是吧?大油脸还没洗呐……早饭,我还……呜呜……唔……嗯嗯……”

去他的早饭吧。嘬着嫩嫩的小舌头,揉着软软的大奶子,带点湿呼气的小穴一下就把他装进去大半根,会饿才有鬼。

一发晨炮,把起床时间直接从七点半拖延到八点二十。

歇过劲儿来,方彤彤往他胸前狠狠咬了一口,从床头拿起小内裤套上,抓着衣服往门口走去,“讨厌,大早起出一身汗,你去买早饭吧,我洗个澡。”

他瘫在毛巾被上边,心满意足地点了点头,“成,你想吃啥?”

“豆浆吧,豆浆加糖。别的你看着买吧。啊,对了。”她返过身,扒着门框说,“我上午想去做头发,顺便找小姐妹逛街,你在家还是去找孙博他们玩?”

“在家吧,这几天不想出去了。”他摸了一把胯下,充满暗示意味地说。

“臭流氓,真不知道有我之前得把你憋成啥样。”她扑哧笑了出来,“中午估计赶不及做了,吃现成的吧,我往回带。”

“行,你说了算。”他懒洋洋地眯着眼,还沉浸在被幸福包裹的感觉里不想出来。

等到卫生间水声响起,他才在厨房匆匆洗了把脸,下去买了早饭。

路上能明显感觉到,院里门岗那几个老头非常想问他点什么,但他很明智地猛蹬几下车子躲了过去。

回家后,方彤彤已经洗完,换了一身居家服,正在沙发上用毛巾掸头发。

“不行我下午就买个吹风机吧,你头发这么长,弄起来好麻烦。”他放下早饭,提议说。

“放家里,你怎么跟叔叔阿姨说啊?”她抬起眼,很有点期待地看着他。

“我女朋友的。”他笑着说,坐下搂住了她,“我都说了,他们一回来,我就介绍你们认识。我不搞地下恋情,偷偷摸摸干嘛,我就要光明正大和你在院里拉着手一起走。”

“叔叔阿姨肯定怪我耽误你学习,我成绩在班上倒数哎……”她玩着手指头,故意做出一副小媳妇样子,“都不能跟你结对互相提高,叔叔阿姨会看不上我的。”

知道她又在偷摸讽刺他之前对孟晓涵的情结,他干脆一把把她压在沙发上,“娶媳妇是娶给自己的,我高兴就好。”

怕他再趁机在沙发上“高兴”一把,方彤彤连忙伸手把他推开,光让他亲了一下,“行行行,到时候叔叔阿姨要是不反对,我就去找我妈摊牌,干脆两家直接定亲算啦。”

“你妈能答应吗?咱才高三……”他愣了一下,认真地考虑起这个可能性。

“我开玩笑的!装傻。”她连忙叫嚷一句,说,“吃饭吧,反正在你这儿不用偷偷摸摸,我就知足了。我妈和学校那边,等咱毕业再说吧。”

“毕业啊……”他咬了一口油条,喝着豆腐脑想象着将来的生活,“哎,你准备考哪儿,将来干嘛啊?”

方彤彤咽下嘴里的豆浆,说:“你考哪儿,我就去哪儿上个幼教之类的专科,回来当幼儿园老师,我喜欢陪小孩子玩儿,唱歌跳舞什么的。呃……你要能养我当然更好,我就专心在家陪咱们的孩子玩儿。”

“我也没想好考哪儿,不过我想考中文系。将来当个编辑或者自由撰稿人之类的。好学校是不指望了……”他笑了起来,“不是学习那块料,除了语文我也就英语还算凑合。”

“其实你就是懒。你脑子挺好使,干脆……”她想了一下,咯咯笑了起来,“干脆高考前最后一学期,你一周复习不够七十个小时我就不和你爱爱,估计你能考一本。”

“你说……咱要考不到一个地方怎么办?一个学期就见几面,想想就难受。”他低下头,过于提前地担心起来。

“不可能。除非你考去的地方一间交钱就能上的破学校都没有,否则我肯定不会被你甩掉的。”她笑咪咪地说,“万一真没有,我就不上了,直接去你上学的地方打工,在你学校里小卖铺当个服务员,不要工资,管吃就行。”

胡乱的聊着未来的各种可能,吃完早饭,方彤彤简单收拾了一下,在衣柜的镜子前用了十几分钟上妆,和他在门口拥吻一下告别,带着飞扬的裙角下楼走了。

明明一个人住了很久,可她走后,赵涛还是感觉家里猛地空了下来。

玩了会儿游戏,看了会儿英语,做了一张卷子,他感觉身上的倦怠感越发浓厚,才俩小时不到,他就忍不住开始想方彤彤了。

他都有点怀疑,锁情咒是不是悄无声息的开始双向起效。

十一点多的时候,电话响了,他看一眼号码,是小姨。

应该是例行询问吧,他没什么精神地把电话搬到靠近沙发一侧,靠在上面拿起了话筒。

“喂,涛涛,是你吗?”

“还能是谁啊,小姨。”他懒洋洋地回答。

“我怎么知道,万一是那个住你家的小丫头接的呢。”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