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奇抄之锁情咒》
snow_xefd 著
第四十六章

下午的时间过的飞快,因为方彤彤想学着玩电脑游戏。

听她的意思,为了不妨碍赵涛必要的社交活动——电脑厅联机聚会,她决定让自己找到玩电脑的乐趣,必要的时候陪着一起去。

结果,她沉迷在仙剑奇侠传里不可自拔,在他的指点和改存档帮助下,挥金如土砍瓜切菜灵丹妙药当糖豆吃硬是干翻了石长老,直到摁死毒娘子才反应过来该吃晚饭,不巧遇到彩依蝴蝶催泪弹,又趴他怀里哭了几分钟。

红着眼睛热菜的时候,她还在念叨,要是李逍遥敢辜负林月如,她就让赵涛修改游戏,送李逍遥去和金蟾鬼母成亲。

他没敢说游戏修改不到那种程度,也没敢剧透林月如在锁妖塔底的结局,陪她匆匆吃了饭,挑灯夜战。

林月如蹲在那里往起救人,巨大的八卦石从天而降的时候,方彤彤的手放在键盘上,整个人都呆在了那里,接着,眼泪啪哒啪哒就掉了下来。

记得有谁说过,哭能排毒,那要是真的,方彤彤这一场起码解了个毒龙胆。

等她哭够关电脑跑去洗澡,都已经是晚上十点多。

太过于专注游戏的女友只在赵灵儿“一夜过去”的时候赏了他一个吻,其余时候连他动手动脚不专心指挥都不乐意。没怎么温存,倒是让他把通关快几十遍的仙剑重温了十个小时不止。

轮到他去洗的时候,他才想起来,奶奶的还藏着一张欧美大黄盘呢,你说打开红警星际随便哪个把方彤彤弄得没了兴趣,不就有机会看了吗?他这是抽什么风,怎么就想起来指挥女友去仙灵岛偷看赵灵儿洗澡了呢,忘了那玩意是电脑厅老板新手村留人三大法宝之一了?

洗完出去一看,已经过了十一点,起得早不午睡,这会儿连他都有点困了。

他倒是能靠着满肚子熊熊燃烧的欲火振作精神,可方彤彤呢?不会……已经睡了吧?

他连忙提了提裤衩,小跑去了大屋。

幸好,方彤彤还没睡,不过看上去也不算精神,正抱着他下午专门翻出来的压箱底杂志大众软件看上面的仙剑小说,他刚进门,就正好瞅见一个大大的呵欠。

“困了?”他小心翼翼地问,绕到另一边上床。

方彤彤看了一眼页码,把杂志放到床头柜,顺手扭开台灯的朝向,笑嘻嘻看着他,说:“怎么,怕我想睡觉今晚就不能做了是不是?”

他诚实地点了点头,眼睛已经不受控制的溜向她短袖衫下饱满的胸部曲线,可惜因为该死的褶皱,没能看到凸点的美景。

“对了,彤彤,那个……你说的晚上再说,想好了没?”他充满期待地凑近女友身边,很自然的钻进一条毛巾被里,搂住她纤细柔软的腰肢,满足的嗅着她身上浴后的淡淡清香。

她有点为难地皱了皱眉,身子缩了一下,跟着摸摸索索地把手伸了下去,也不知道在干嘛。

“还是不行吗?”他尽量克制着自己的失望,大方地说,“没事,那就算了。”

方彤彤抿了抿嘴,凑到他耳边小声说:“可是……人家摸了摸,那里已经不疼了啊,而且潮乎乎的,还有点……有点想你的小鸡鸡了呢。”

胯下几乎是马上就硬了一半,这突然袭击直接让赵涛乱了阵脚,不过男性的天生本能还是让他迅速捕捉到一个杀伤性的关键词,不满地反问:“小?”

她扑哧笑了出来,红着脸咬了他肩膀一口,“好,大,可大可大了,行了吧?讨厌。”

“那……可以做?”他问着,手就已经忍不住钻进了短袖衫的下摆,直接沿着光滑细嫩的皮肤一路爬行,捏住了乳房膨胀的根部。

“你都抓住人家咪咪了,还敢不给你做啊。憋不住你强奸我怎么办?”她咬了一下唇瓣,双眼随着他揉搓乳头的动作迅速蒙上了一层淡淡的水气。

“你一脚就能把我踹床下头。我哪儿敢啊……”他暂时放弃了求她口交的打算,这种事总不好勉强心爱的姑娘,既然下面的小嘴给了特许通行证,那还磨蹭个屁。

“喂……”短袖衫被推上去的时候,她摸着他压在胸前贪婪吸吮乳头的脑袋,喘息着说,“你还欠人家小半个身子没亲呢,想赖帐啊?”

“不赖帐,保证不赖。”他嘬了一口已经发硬的奶头,从她头上脱下碍事的上衣,兴奋地说,“前面差不多了,主要是后面,来,你翻过来吧。”

她也十分期待的样子,立刻转身趴下,主动把毛巾被掀到一边,一双小脚丫还上下晃了起来。

他这才发现,她竟然刚才就已经脱了内裤!看杂志的时候,毛巾被的下面就是半裸的!

很好,这起码说明了,对做爱有兴趣的已经不只是他。剃头挑子的另一头,这就热了起来。

对台灯的光线感到有些不满,他盯着乖乖趴在那儿的方彤彤,那柔顺光滑的曲线尽收眼底,可美妙的溪谷,却被烦人的阴影笼罩,看不清楚。

他索性跳下床,光着脚去开了大灯。

“呀!你……你干嘛?”方彤彤吓了一跳,赶忙扭过头,“关了关了,这也太亮了啊……”

“不行,我要看,我要好好看看。”他窜上床,一把把她压回趴下,从背后搂紧了她,“这么漂亮的女朋友,我一定要仔仔细细认认真真地看清楚,把每一个地方都牢牢记住。就算我将来老年痴呆,也绝对不会忘。”

“呸,真老年痴呆了,忘不忘还由得你啊。”她笑了起来,在他的亲吻舔舐下酸痒地扭动着脖子,“太亮了,看够了赶紧关。我……不习惯。”

他含糊地嗯了一声,急匆匆顺着后颈亲下,一节节舔过她薄薄皮肤下凸起的脊椎,其实这么亮他也有点不适应,但比起那点不适,还是眼睛先看得更清楚再说。

肩胛都被照料过后,他推高她的胳膊,从侧面舔向她的腋窝。

那里只有稀稀拉拉几根细小的卷毛,皮肤比其他地方更加柔软细嫩,鼻尖凑到附近后,吸进的空气染上与别处不同的淡淡汗味,不是香也不是臭,越闻越觉得兴奋。

“咯咯……别……别一直盯着胳肢窝啊,好痒。”她娇笑着扭了起来,赤裸裸的身子在他下面来回磨蹭,磨得他欲火快要从七窍里喷出来。

他离开腋窝,亲向下方,方彤彤很瘦,嘴唇可以轻易地一根根数过肋骨,穿越了内收的腰窝,终于抵达了高耸圆润的臀部。

他轻轻咬了一下尾骨的凸起,舌尖故意在她那边一颗小红疙瘩上扫了一下,听她哼了一声,才转向低凹处,吻过紧张并拢的臀峰,滑下嫩嫩的屁股蛋,故意无视她明显的抗拒,双手扒开,吻入深遂的臀沟中。

“哎!不……不许往下啦!”她回手推了推他,“哪儿有这么不嫌脏的。”

“不脏,我说了,彤彤,你身上我哪儿都不会嫌脏的。”他喘息着回答了一句,把她的屁股蛋掰得更开。

沟壑变得平缓,小巧的肛门也被牵扯着展开,细细的绒毛稀疏的环绕,边缘颜色很深,但皱纹打开后,就像花苞绽放一样露出内部细嫩的色泽,小小的洞眼紧闭成一团,随着她的娇喘紧张地收缩。

当然,他也没胆子真把舌头钻进屁眼里面,他只是用舌尖在周围绒毛的区域转了一圈,接着螺旋形向内滑动,直到在最中央轻轻一点,转而滑向更下方的会阴。

这盘旋的几圈收效的确惊人,她一直在微微地颤抖,等到肛门中心也被轻轻亲了一下后,整个下身紧绷的劲儿就跟被抽了骨头一样软了下来。

当舌头钻入会阴下方大阴唇的中间时,他感觉就像是探进了一汪温热黏滑的小池子。

关灯的承诺顿时被忘到了九宵云外,他握着硬邦邦的老二,所谓的定力稀里哗啦碎了一地。

他俯身挤入她腿间,进入过两次的小洞,正以绝妙的角度引诱着他的插入。他立刻把臀部贴过去,用手压下龟头的指向。

“就这样趴着也行吗?找得准不?”她扭头看着他,头发散开在另一边,构图非常诱人。

她才问完,他就用行动给出了最直接的回答。

那根长度还算不错的阴茎,成功穿越了她圆润臀部的阻碍,就这样从她微微分开的大腿缝隙间,刺入到饱满多汁的小穴之中。

[p.o.s]淫奇抄之锁情咒(十)

一周气运减半状态……

先是电脑罢工,直接换掉了全部核心部件,要不是硬盘保住,简直要崩溃。

接着是缓解经济压力的新尝试暂时失败中,希望再战能有满意结果。

最后老婆面神经炎,持续输液中。

不过我还挺擅长苦中作乐的,去给老婆买药,看到甲钴胺片的适应症直接笑了。

适应症:周围神经病。

上微博的应该常备一盒啊XD。

回去给老婆一讲她也笑到不行。

虽然嘴笑起来还是歪的,但依然很可爱。

新的一年,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大概。

总之,祝大家好运~

本文首发于东胜洲关系企业、天香华文、第一会所及禁忌书屋。

转载请保留此段。多谢。

* * *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