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奇抄之锁情咒》
snow_xefd 著
第四十四章

赵涛睡眼惺忪地醒来时,被压得发麻的胳膊上,已经没了方彤彤的影子。

他愣了一下,一个激灵坐了起来,唯恐自己其实一直是在做梦。

幸好,一切都是真的。

这是他父母的卧室,不是他平时睡的单人床。

他身旁那半边还皱着,胳膊上一捏,就拎起了两根柔软细长的黑发。他伸了个懒腰,看一眼对面墙上的表,也才七点多。

平常放假这会儿他肯定不乐意起,可今天他精神得直接拿张卷子开练都没问题。

昨儿个方彤彤先擦头后垫屁股的毛巾还在枕头边团着,他嘿哟一声爬过去,横在床上拿到手里,闻了闻,一股淡淡的腥臊气,展开看看,擦了精液的地方已经干得发硬,一块块的摸着都刺手,还有点发黄。

那几点血就沾在靠边的地方,已经干透,有点发暗。

这就是落红啊……他喜滋滋地看了好一会儿,套上内外裤衩,把那毛巾好好叠成一个方块,拿着走出了门。

厨房抽油烟机的声音正响得欢实,多半方彤彤在弄早饭。他心里一暖,捏着毛巾走到自己屋里,打开藏黄书的柜子,小心翼翼的捧出最里面一个收藏童年玩具的铁盒子,抠开放了进去,仔仔细细盖好,这才吁了口气,大声问:“彤彤,做饭呢?”

“嗯。看你睡得香,没叫你。”

“早饭怎么做上了,下楼买多省劲儿。”他伸了个懒腰,大步往厨房走去。

“不想跑了。”看他进来,她扭头亲了他一下,笑嘻嘻地说,“大腿根还有点不得劲儿,步子一大还有点扯得慌。就随便做点吃算了。”

“煮方便面呢?”他从背后搂住她,探头看了一眼,“怎么不放佐料啊?”

“那么吃不健康。我给你做炒的,这也叫炒面,保准不比昨晚的难吃。”她显摆一样指了指旁边案板上切好的肉丁菜叶,碗里还打好了两个鸡蛋。

“彤彤,你真好……”他侧头往她耳根亲了一口,见她还是昨晚的装束,心里一动,搂着她腰的双手往上一爬,果然,隔着薄薄的短袖衫,一下就摸到了柔软丰满的乳房。

“喂,能别一边肉麻一边过来摸咪咪吗?”她笑着拍开他的手,“人家做饭呢。别捣乱。”

他乖乖放回原处,该得到的都已得到后,他的急切总算不那么强烈,这样亲亲热热打情骂俏也多了些不同往日的乐趣。不过这么紧紧抱着,让他不动那个念头显然不现实,他吞了口唾沫,小声说:“可我不饿啊,真的,一点也不饿,不想吃饭,就想……吃你。”

这是他梦想中对自己面目模糊的女友演习过无数次的话,没想到,都这时候说出来,脸上还是有点发烫。

“不行。吃饭。大早起的……臭流氓。”她扭腰挣开,挑出煮好的面,倒干净水,熟练地拿起油壶,一边忙活一边笑着说,“什么吃我啊,你那东西明明是进来的,都到我那么里头的地方了,算起来,是我吃你才对。”

“就这一根,吃了就没了。”他往她耳根呵了口气,呵得她一缩脖子。

“你又不给真吃,进来又出去,进来又出去,真要是个馋嘴,早给你咬下来了。”她咯咯笑着,刷刷一翻锅里的面,点几滴醋下去,一股香味登时喷了上来。

咕噜……很不给面子的,他的肚子直接发表了抗议。

好吧,确实不能一根鸡巴爽,满肚肠遭殃。他挠了挠头,接过两盘盛好的炒方便面端进屋里,决定乖乖吃饭。

打开电视,把电影接着昨晚方彤彤洗澡的时候看了下去,赵涛吃到八分饱,小声问:“今天有什么打算没?”

“我本来计划得挺不错,”她吃不完,挑了一筷子面到他碗里,回答说,“你老不跟哥们出去玩也不好,我就想着上午咱们去逛逛街,中午吃了饭我去找地方做个离子烫,你就找孙博他们玩去吧。给我把钥匙,我回头家里等你。”

“哦……”他点了点头,跟着好奇地说,“本来?”

“对啊,现在改了。”她扭头瞪了他一眼,“我连早饭都不乐意下去买啦,当然不想动啊。不管,我在家窝一天再说,你也陪我。”

看他一脸喜出望外的表情,她赶忙补充一句:“纯陪我,不许动那主意。你让我歇歇,我早晨去厕所,那……那地方都有点肿了,一碰就疼呢。”

他有点失望地啊了一声,但马上意识到这正是自己该表现体贴的时候,赶忙表态:“没问题,我……我保证今天不碰那儿。那今天咱们……干啥?”

“你平常自己在家怎么过的?我也跟你学学呗。”她背过手,把长长的马尾往高扎了扎,盘起之后绑了个好像发髻一样的头型。

“呃……”他想了想,不得不承认平常独自生活的乏味,“就是打打游戏,看看书,写写作业。”

“哎,对了,你平常出去光在电脑厅?去正规网吧吗?上网不?有QQ号不?”看他点头,她高兴地说,“那回头帮我申请一个呗,我家要装宽带了,到时候能在家里上网。你在网吧上QQ,我在家里可以跟你聊天吧?”

他点了点头,但马上说:“我不怎么上,以前聊天室我也不爱聊。就看了《第一次亲密接触》后玩过一阵子。咱直接能见面,打字聊干啥。输入一句话敲老半天,不够烦的。”

“哦。”她一听,点了点头,吃完最后两口,缩到沙发上一伸腿,用脚尖捅了他一下,“你收拾吧,我不动了。”

其实从以前赵涛就知道自己是个欲望比较强的男生,一周最少也要手淫三四次,每天一次的日子持续一年毫无压力,长这么大就没有梦遗过。

他一直想,等到脱了处,真的有了可以做到最后一步的女朋友,这种渴求应该就会减弱不少。

经过昨夜,他初步验证了一部分猜测。打手枪他最多的时候一天来过六次,五次集中在晚上。但和方彤彤那么激烈地做爱,第二次还是她在上面,完事他就感到十分疲惫,算一算强撑一下一夜来个三次估计就极限了。

可另一部分他完全猜错了。

真的尝到滋味后,他就好像进入了一个崭新的世界,女孩子温暖柔软的肉体绝不是五根手指能媲美的,搂抱、亲吻、肌肤磨擦、体香、红晕、鼻尖的汗珠……各种各样的刺激满足着他所有的感官,全方位立体地一点点构筑出最后的高潮。

了解了所有的神秘后,期待感反而暴涨,而且,具体了很多。

以前他看着方彤彤姣美的身体,只能隔着衣服想象里面会是什么样子,连幻想出真正插入的感受都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而现在,他光是看着她勾在一起的那对赤脚,脑子里就钻入了他昨晚含入她脚尖时听到的美妙呻吟。

太清晰了,他隔着短裤,就能在脑海勾画出里面包裹的阴阜具体的模样——不过内裤她早晨洗了晾在厕所估计换了新的。

结果风月俏佳人的结局他压根没记住,就趁着方彤彤挺感动的样子搂着赶紧亲了几口,偷偷摸了摸屁股。

为了收心,避免真的忍不住让方彤彤不舒服,他下一张碟放了恐怖片,大名鼎鼎的午夜凶铃。

最终形态的亲密完成过之后,男女之间的关系的确会发生奇妙的变化,同样是被吓得过来抱到一起,方彤彤的动作不知不觉就显得更加自然,他的搂抱也随心所欲了许多,肢体的默契一点点显露出来,就像是两人之间有一道透明的薄膜,随着另一张膜的消失而彻底不见。

巧的很,他过去准备换盘的时候,电话铃响了。

方彤彤呀的尖叫了一声,光着脚跑下沙发,一路窜到了他身后,就跟那电话会爆炸一样。

“哎呀……那是电影。我去看看号码。”他笑着扭头亲了她一口,往电话那边走去。

“来显要是乱码可不许接啊!”她瞪大眼睛提醒说。

当然不会是乱码,更不可能是山村贞子打来的国际长途,他看了一眼号不认识,犹豫了一下接了起来。

跟着,他有点紧张地冲方彤彤亮了亮话筒,“找你的,你让帮忙打掩护的小姐妹。”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