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奇抄之锁情咒》
snow_xefd 著
第四十三章

“喂,这会儿……一般都要说点什么啊?”抱在一起躺了几分钟,方彤彤把头发拨到另一侧,抬起头翻身趴在赵涛胸口说。

她脸上的潮红还没退干净,眼睛里好像要哭似的装满了水光,里面倒映着他懒洋洋的影子,真是足以让他陶醉的画面。

“呃……”他挠了挠头,小声问,“还疼吗?”

她甜甜地笑了笑,摇头说:“后半截就不太疼了,就是被你顶得一个劲儿往上滑,差点碰头。挺奇怪,现在那地方还跟夹着什么东西一样,空落落的。”

“要不我再塞进去?”他又有点蠢蠢欲动,手掌也不老实地爬到她的屁股蛋上,在毛巾被下头又揉又捏,“堵上就不空了。”

“别,缓缓,缓缓。我还夹着毛巾呢,讨厌。”她反手抓住他胳膊,扯高到腰上,“你也歇下吧,刚才最后那会儿,看你喘得,跟抱着我上了趟六楼一样,不累啊。”

他回味着刚才射出来时候的绝顶快感,那儿还记得累,立刻说:“不累,我那其实是舒服的。舒服得太狠,就喘不过气来了。”

她也才尝过那种滋味,大致知道是什么情况,眉梢一挑,挺高兴地问:“有那么舒服吗?就光在里头插啊插的,这么舒服吗?”

“嗯,舒服得没法说,感觉那会儿你掐死我我估计都能笑出来。”

“呸,你这是什么倒霉说法。”她啪的拍了他胸口一巴掌,满脸嗔怪,“我可不舍得掐死你,你没了,我非得跳楼。”

意识到这话题确实跑得有点丧气,他赶忙用最简单的方法中断——对着她亲了上去。

刚刚体验过少女青春肉体的甜蜜紧致,随便一点撩拨就能让正血气方刚的他再度硬涨,更别说方彤彤的亲吻从来都是无比投入,舌头纠缠的同时,她的头也在轻轻地晃动,发丝垂落在他的脸庞四周,不时带来一些细小的搔痒。

亲吻的时候,她的身子还像蛇一样微微扭动,滑嫩的皮肤在他身上各处磨蹭,柔软的乳房也在他的胸口按摩似的揉,他甚至能感觉到,那一对儿奶头又在变硬,胀大,翘起,就像他胯下正在聚集血液的阴茎。

他忍不住了,手指爬向她的腿间,以抚摸的动作往两边打开,抽出了那条碍事的毛巾,丢到一边。

直截了当地摸了上去,他的手指立刻就触碰到柔软裂缝中残留的滑溜汁水。有他的精,有她的津,混合在一起,不分彼此。

应该不需要再担心处女膜了,他吮吸着方彤彤送到自己嘴里的舌头,手指试探着钻入了那个小洞。

软软的,滑滑的,明明是充满弹性的肌肉,却嫩的好像筋道点的果冻,指节稍微深入一点,周围就感受到崎岖的褶皱包裹上来,他用力压,那一小片就舒展开来,他松开劲儿,那里就又恢复成原来的样子,磨蹭着他的指肚。

这就是她的体内,自己刚才把阴茎送入的地方。他激动地想着,手指尝试着往深处挖掘。

她眯起眼,轻轻地哼唧,小巧的嘴唇亲得突然加了劲儿。

他往外抠着那些滑溜溜的爱液,可里面的肉壁就像生着他摸不出的小孔,不断地分泌,越抠越多,越抠越滑,最后整根指头都被泡住,入口那里一缩一缩的,像要把他里面这段吞进肚子。

“彤彤,再来一次吧?好不好?我又硬了,你摸摸。”他躺在枕头上,看着整个趴在他身上也没让他感到多少压力的女友,坦白地开口。

他已经很适应向方彤彤直接提要求的做法,他相信她的感情,也相信自己已经彻底得到了她的所有。

“那……那你能慢点不?”她往边拨拉开碍事的头发,说,“你刚才抠进来,还有点刺得慌。小针扎似的。估计……你那个那么粗,进来我还得疼一下。你这回稍慢点,行不行?”

他想了想,眼睛一亮,“那要不这回你来动?你在上面,你想快就快,你想慢就慢,怎么样?”

“我在上头?”她指着自己,有点惊讶,但马上,赵涛就看到她脸上也露出了跃跃欲试的表情,“怎么弄啊,我蹲着吗?”

她撑起身子拿开毛巾被,试着摆了一下姿势,有点不好意思地说:“这怎么跟解小便似的,太丢人了吧……”

“还可以这样,跪两边,你腿长,正合适。你试试。”他连忙指点,帮她换了个姿势。

“不会给你坐断了吧?”她有点担心的扶住他的老二,低头看着下面小声问。

“不会,你放进去后就不用起这么高了,不掉出来肯定不会断。”他看着她叉开的大腿,自己高高竖起的鸡巴头正对着她湿淋淋的小肉缝,而这次,主导动作的换成了她。

“我试试。”她喜滋滋咬住嘴唇,挪了挪膝盖把位置对准,小手一垂把老二握住,比刚才那次找得还快,轻轻松松就找到了有点紧张缩起来的入口。

“嗯嗯……”她哼着往下稍微一沉,大腿根中间,那条鸡巴顿时不见了顶上的紫肉蘑菇。

多半是这样的姿势方彤彤两条腿都得使劲,明明才破了处,这会儿挤进去的龟头反倒比刚才觉得还紧了一些,他抽了口凉气,差点就没忍住往上耸起屁股给她戳进去。

她扶住他的肚子,低着头有点纳闷地看了一眼连接着俩人的棒子,小声说:“也没变粗啊,怎么……感觉比刚才更涨了。有点疼哎。”

“你别慌,慢慢来,可能还得适应一下。”他赶忙劝着,双手也不再偷懒,抬身抓住她坐起来后饱满了许多的奶包,用指头肚转着圈儿磨弄她的乳头。

不过下面并不缺润滑,她那儿还是湿透的状态,一点也不觉得难进,她咬着嘴唇一哼一坐,顺顺当当就又吞进去小半根。

“好像……就是进来的口那儿疼。最粗那地方过去到里头就好多了。”她挪挪腿,彻底坐了下来,跟着一瞪眼,吁了口气,有点惊讶地说,“感觉……好像顶到啥了,好深啊。不行不行……不能坐到底……”

她赶忙抬起来一段,龟头肉棱子顺着腔肉就是一刮,刮出她一声呻吟,也舒服得赵涛叫了一声。

经常游泳玩跳舞机,方彤彤的腿估计比他还要有劲儿,刚一稍微找到点门道,她就兴致勃勃地试验起来,往前挺挺,套两下,往后撅撅屁股,扭两下,左右磨一磨,上下晃一晃,一点不显累,还给她玩起了兴,动得一快,湿淋淋的小洞和搅在里面的硬棍儿就发出咕叽咕叽的轻响。

爱液越来越多,她也扭得越来越急,不一会儿,就忍不住趴下来亲住了他的嘴,光翘起屁股上下套弄,带着细沫子的淫水垂流下来,真是生动形象地解释了什么叫倒浇蜡烛。

鼻息越来越快,她好像喘不过气,却还是不肯撒嘴,反而把他的舌头越嘬越紧。

他的欲火也烧到了顶,双手胡乱的摸,摸她的背,摸她的屁股,摸她的大腿,还是纾解不了那股憋在鸡巴根儿里的躁动。

挺腰,抬臀,他终于还是忍不住,从下往上耸了起来。

她本来一直小口小口吞着,吃的满嘴角流哈喇子,结果没想到他忽然直接塞到了底,那里毕竟不是真的嘴,没有嗓子眼儿可往下吞,直接给灌了个满当,接着就是一抽,拉的粉肉都快翻出来,进进出出吞吞吐吐,搂着她屁股蛋悬起来不让动弹,除了上下颠倒,又成了刚才压着她狂抽的样子。

“哎……啊、慢……啊啊……说好了……慢点的……啊……唔——”她勉强撑起头,躲开他追吻的嘴,断断续续说着,被他顶得一字三颤。

“可……可我要来了……射……射了……”他说着就到了最后关头,身体往上挺得更猛,恨不得把她顶到天花板挂着一样。

大腿根一麻,高潮来了。他搂紧方彤彤,把她狠狠压在自己身上,圆圆的屁股不得不坐到了底,娇嫩的阴道把整根鸡巴都包裹在内,龟头贴着子宫有力的搏动,在不能更深的位置,开始了今晚第二次喷射。

凸起与凹陷几乎没有缝隙地结合在一起,过了好一会儿,被堵在里面的精液才缓缓顺着软化的阴茎溢出,垂落下来。

他们的嘴唇在射精的刹那不自觉地亲吻到一起,直到此刻也没有松开。

渐渐地,疲倦席卷而来,他们心满意足地拥抱着彼此,赤身裸体的贴合着每一处可以贴合的皮肤,四肢纠缠,额头相抵,连呼出的气流,都难以避免地交错在一起,就这样在亲密感带来的温暖中,有一搭没一搭闲聊着,直到双双睡去。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