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奇抄之锁情咒》
snow_xefd 著
第四十二章

无法忍耐了,说什么也无法忍耐了。

赵涛起身把内外裤衩一口气脱掉,露出了高高翘起的阴茎,龟头顶端早被渗出的透明液体染湿,像是个在流口水的孩子。

“彤彤,剩下的地方之后再亲,好吗?我……我真的……忍不住了。”

方彤彤有点紧张的把双手放在胸前,腿也不自觉地蜷缩并拢,她咬了下嘴唇,抬手从枕头旁拿过刚才擦头的毛巾,伸手递给了他,“那……那你把这个垫上。”

“诶?”他愣了一下,一时没反应过来这是要干嘛,“垫哪儿?”

她挺腰抬起了屁股,羞红着脸说:“垫这儿,我……我小姐妹说头一回要流血呢,我……我可不想洗床单。”

他连忙把毛巾铺了过去,“哦,好了。”

她还是悬着屁股,等了会儿看他没动作,忍不住说:“你……你倒是给人家脱了啊,讨厌!”

他这才醒悟这是等他脱裤衩,赶忙应了一声,伸手抓住松紧带,迫不及待的往下一捋,搓成绳脱了下来。

“给我给我,你……你不许看。”她坐起来抢过裤衩,团了个蛋放到枕头边,跟着躺在那儿,很紧张地把腿蜷起,小声问,“该……该怎么来啊?”

“你、你先分开腿。”

“嗯……”她红着脸屈膝打开,紧张地说,“这样对吗?”

回想着高糊毛片里的姿势,他点头说:“嗯,应该没错。我……我再看看。”

他盯着方彤彤打开的胯下,其实就是为了多打量几眼,好好看看那里的模样。

这还是他长大后第一次清楚地看到女性的这个器官,强烈的好奇心甚至短暂地压到了肉欲,让他忍不住往前凑的同时,伸出了微微颤抖的手。

肤色从大腿根向内渐渐转深,细细的绒毛也迅速变粗,被一根根卷曲的阴毛取代。她的阴阜和身材正好相反,饱满,丰腴,两瓣竖起的肥美外唇包裹并拢,挤出一道纵向的迷人沟谷。

两侧细长的阴毛越往上越显浓密,直到在顶端交汇成一片黑色的草丛。

靠近中心的地方,两片跟小耳朵一样的肉瓣露出了短短一截,色泽比两旁要深不少,带着些褶皱的边缘随着向上坡度下滑,直到隐没在大阴唇内。

他急着想看看里面,手掌稳了一下,分开指头,屏住呼吸压在了阴部的两侧。

方彤彤的身体颤动了一下,嘴里也害羞一样叫了一声,她的腿往内收了一下,但没有并拢,完全裸露在他眼前的部位,也没有因为羞耻而躲避。

她甚至还睁着眼,又胆怯又好奇地望着自己的胯下,迟疑了几秒,有点担心地问:“是不是……有点难看啊?”

“不会,可……可好看了。”他结结巴巴地回答,手指迫不及待地微微用力,把那神秘的花园向两旁打开。

娇嫩的鲜花绽放,深色的唇瓣中,掩藏着晶莹的一片迷人粉嫩,拨开的缝隙从上到下,突起的阴蒂、展开的阴唇和边缘好似透明的膣口尽数暴露在眼前。

细细的纹路聚合在阴道口,让他瞬间就明白了这里为什么会被比喻成花蕊,不仅形状类似,还渗出了一些透明的浆液,宛如蜜汁。

“你、你要看到什么时候啊?”方彤彤面红耳赤地盯着他,有点扭捏地说,“我自个都没看过哎。”

“彤彤,让我亲亲吧。”

“啊?”她瞪圆了眼,“我……我虽然洗了,可……可毕竟是尿尿的地方啊。还是别了。”

“我要亲,让我亲亲吧。一点都不脏,不脏。”他盯着隆起的阴蒂,脑海里充满了关于那里如何敏感的种种描写,他想试试,希望那生涩的快乐能多少冲淡即将到来的痛楚。

“你……那随你吧。”她扁了扁嘴,一副不明白为什么非要亲那儿的疑惑表情。

可能在她心中,还是亲脚趾缝、屁股蛋、咯吱窝下面和脖窝上头更舒服,亲嘴最好。

马上你就知道了……他充满期待的把脸凑了过去,舌尖顺着大腿根上下轻轻撩了两下,接着钻入乱乱的阴毛,含住柔软的小阴唇拨弄了两下,直接舔上了湿润的穴口。

略微有点咸,有点腥,但很滑,好像稀了很多的洗洁精,他尝了一口,吞了下去,才意犹未尽的往上一勾舌头,辗开自然闭拢的小耳朵,舔到一片柔软中唯一有点发硬的地方。

那里包着一层自上而下的皮,好似有个豆子埋在下面,朝下露出了口。外面的皮很软,里头的豆儿却软中带硬,跟他勃起的龟头差不多的感觉。

他张大嘴,双手抱着她的腿,先试着压在皮上左右拨拉。那嫩皮和他的包皮感觉也差不多,不会跟着里面的豆儿动,舌头一压,就能让那层皮磨蹭里头的豆豆。想着自己手淫效率最高的方法,他舌头加了点劲儿,快速的牵动外皮摩擦起来。

“嘶……嗯……嗯嗯……嗯!”她的小拳头一下攥了起来,瞪眼皱着眉看向自己胯下,有点心慌地问,“赵涛,你……你干什么了……我……那边儿好酸……”

“亲你啊。舒服吗?”他含糊的回了一句,嘴唇包住那里,学着书里写的那样,一口嘬起阴蒂头,用舌尖拼命扫弄。

“啊!啊唔!唔嗯嗯……”她闭上嘴,被自己的叫声吓了一跳,两只脚丫不自觉地在他背上蜷了起来,“好痒……可是……可是舒服,真舒服……”

那声舒服说得跟从鼻子眼儿里挤出来的一样,听着连骨头都能酥了半截,他一下子满心振奋,索性两根指头扒开阴蒂外的皮,露出了里面粉莹莹已经沾满口水的豆豆,舌尖学着拨拉奶头的样子,对着那里就弹琵琶一样猛扫。

“呀啊——啊、啊!嗯啊啊……舒服……太舒服了……我的天哪……”她双手揪住床单,快活地叫了起来。

这是赵涛第一次听到活生生的女孩在身边叫床,生涩稚嫩,却没有半点作伪,美妙得无法形容。

他抖擞精神,一鼓作气坚持下去,下巴酸了,舌头也累了,口水都顺着嘴角滴答下去,但他就是憋着股劲儿,不停地舔啊舔,非要让方彤彤体验一下高潮的感觉不可。

两边的大腿越夹越紧,听到的娇喘越来越急,那一双柔软的乳房起伏的愈发激烈,那揪着床单的手,几乎快把另外半边都扯了过来。

大约三四分钟,没准五六分钟,也许七八分钟过去,方彤彤突然咬紧下唇,把断断续续的叫声憋进了嘴里,跟着,她的长腿一盘,紧紧缠住了他的头,屁股离开了床面,悬出有一只手那么高,僵了好一会儿,才跟断了线一样猛地放松下来,嘴里,也出了一口长叹似的气。

“你……高潮了吗?”他抬起头,眼睛发亮地问。

方彤彤看了他一眼,有气无力地说:“我都不知道什么是高潮好不好……不过,真舒服啊,刚才那会儿,跟飞起来了一样。”

那应该是高潮了,他得意地想着,不过不知道是不是刚才舔得太过投入,自己那根老二倒是软了一小半。

他想了想,爬过去搂住她,和她拥吻在一起,亲到她差不多恢复了精神,自己下面那根棒子总算也硬了起来,手指一掏,她那条缝里比刚才湿得还厉害,应该是不成问题了,赶忙挺起身,紧张地说:“那、那我这次就真来了。”

方彤彤看着他竖在自己小肚子上面的阴茎,眨了眨眼,点头说:“行,你慢点。要是……疼得厉害,你可得等我适应适应。”

“我保证。”他架起她的腿,学着片子里的模样摆开姿势,扶住鸡巴顺着那道缝隙滑下去,找到那个软软滑滑湿淋淋的凹窝,急着就是一顶。

结果没闯进去,龟头一歪,直接把他带路到屁股沟子中间。

他连忙再扶起来,紧张得喘气都忘了拍子,这次斜着朝上点,结果又出溜走顶了豆豆一下。

“怎么回事啊?”方彤彤支起身子,有点迷茫地说,“进不来?”

“好像找不准地方。”他急得满头大汗,挺屁股又冲了一下,可没对准眼儿,一下顶得他整根鸡巴都疼。

“嘶……撞着我了。”她也疼得哼了一声,那一片儿毕竟都嫩,不吃痛,被这么撞一下肯定也不舒服。

“这怎么办?”他不敢再使劲硬闯,老二又有点发软,紧张感一下爬满了脊梁,跟一群蚂蚁似的。

看着他的表情,方彤彤皱了皱眉,连忙说:“你别急,我摸摸,我找准地方,这次你别扶,我试试。”

她一手摸着自己胯下,一手用指头夹住他龟头后面,试着瞄准了一下,好像觉得哪里不对,把腿往两边又开了开,跟着稍微抬起了一些屁股。

好像吃不准地方,她用指尖自己探了探路,跟着咬住嘴唇,引着那颗硕大的龟头挤了进去。

一感觉到那个柔软湿润的肉窝突然变成小洞裹住了老二的尖儿,他就激动地顺着她指的路往里猛一使劲儿。

这回,急得都快喷火的老二总算没再冲去失望的岔路,一个热乎乎、紧绷绷、滑溜溜的套儿,一下子把他大半根鸡巴牢牢包住,包皮被自然扯到后方,整个龟头都被柔嫩的阴道壁吮住,除了肉体的快感,那种把对方彻底占有的感觉更是强烈,舒服得他差点掉下泪来。

他是差点,方彤彤可真掉了泪。

那股发懵的美妙滋味过去,他才发现,方彤彤的牙都快咬进了嘴唇里,小脸有点发白,泪珠子顺着眼角往耳朵后头流。

顿时慌了神,他连忙稳住腰,一拳把想要疯狂抽插的念头先揍进臭水沟,趴在她微微颤抖的身上,心疼地说:“对不起,我……我用劲儿太猛了,很疼吗?你都哭了……”

方彤彤点了点头,跟着又摇了摇头,张开嘴深吸了几口气,才小声说:“疼,不过……也不光是疼的。下头涨得很,可……可一想到你现在在我里面,我就……就想哭,想咬你几口,想……想钻进你怀里一辈子都不出来啦。”

他低下头,和她迎上来的嘴唇吻到一起,手掌笼罩上她的乳房,想让奶头的快感分担一些下面的苦楚。

她咬了一下他的嘴唇,勾着他的脖子往下面结合的部位看了一眼,红着鼻头说:“行了,没刚才那么涨了,你……你赶紧吧。”

“嗯。”这无疑是他此刻最期待的话。

亲吻的时候,揉搓乳房拨弄奶头的时候,那柔嫩的腔道一直都在不停地蠕动,随着各种动作的节奏一紧一松,而且那种绵密紧致的包裹感也不是手掌可以比拟的,他的肌肉早就绷紧,只等着得到允许,来发起迅猛地冲锋。

他压下她的双膝,让她稚嫩的下体对他更加开敞,刚一开始抽动,电流一样的酥麻就从尾骨升起,让他把曾经打算牢记的什么九浅一深八浅二深忘得干干净净,什么扭腰上提旋转磨弄也抛到了九霄云外。

他就还记得一件事。

抽出一段,插进去,抽出一段,插进去。

他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碰到了花心,他甚至不知道此刻阴茎在方彤彤的体内具体是一种什么感觉,整个下体仿佛都已经麻痹,成为了模糊的一团快感,跃动于终于彻底属于他的女友体内,整个下体又好像已经融化,与心爱的女孩真正融为了一体。

他也不知道到底过去了多久,时间好像变成了一个非常不精确的度量,他能最直观感受到的变化,仅仅是方彤彤越来越清晰的叫声。

周围在收缩,在压挤,可带来的没有苦闷,只有愉悦,极致的喜乐。

射精前的翘麻浮现,迅速的聚集,积累,远比自慰强烈得多,那股喷薄感,顷刻就膨胀到无法抵抗。

他抱紧了方彤彤,磨蹭着她沐浴露洗出来的滑嫩肌肤,已经开始喷射,他却还是不舍得停止腰部的动作。

射了,处男的精液,彻彻底底地射进去了。

他舔开方彤彤的嘴唇,忘情地吸吮着她奉上的舌尖,在最强烈的快感涌上的时候,他呢喃着说:“我爱你,彤彤……”

“我也是。”她眼角闪动着晶莹的泪花,紧绷的双脚抬起缠绕在他的背后。

嵌合在一起的赤裸身体,几乎没有留下一点缝隙。

那条已经被搓皱的毛巾,就这样沾上了最后的见证——几点被体液晕开的薄红。

[p.o.s]淫奇抄之锁情咒(九)

发现这两周的时间点都不错……

祝大家圣诞快乐~

本文首发于东胜洲关系企业、天香华文、第一会所及禁忌书屋。

转载请保留此段。多谢。

* * *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