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奇抄之锁情咒》
snow_xefd 著
第四十章

一想到今晚整夜方彤彤都会在自己身边,赵涛的精神就怎么也集中不到电视上,勉强留着点心思不让筷子把炒面塞进鼻孔就已经很不容易。

不过这次她也有点魂不守舍,吃着吃着发了会儿呆,结果忘了刚才演的啥,又嚷嚷着让他倒回去几分钟。

吃完饭,暂停了电影,他去厨房收拾洗碗,方彤彤直接拿了东西进厕所洗澡。

关门前,她还特地叮嘱了一句,“不许偷看,我插门了。”

“哦。”他小心翼翼让自己别心猿意马碎了碗,随口回答了一声。

他也顾不上偷看,一把碗筷收拾妥当,他就大步跑进爸妈的卧室,飞快地掀开床罩,从立柜里掏出早就看好位置的毛巾被和枕头,打开台灯,拉上窗帘,调好冷气的温度,跟着满意地环视一圈,出来重新关好房门,想象着晚上再次打开它的时候,方彤彤横躺在自己臂弯的美妙景象。

看着电视上定格的朱莉娅罗伯茨那张大嘴,他抱着靠垫嘿嘿傻笑起来。

这时厕所门里面传来喀拉一声,好像是方彤彤把插销打开了。他好奇地扭过头,心想女生洗澡原来也和他一样这么快的吗?

结果门开了一条缝,闪出她小半张紧张兮兮的脸,“赵涛,我的包里,有瓶沐浴露,你给我递进来。我忘拿了。”

他眼睛一亮,麻溜打开背包翻出那个瓶子,贼兮兮地笑着走了过去,晃着瓶子说:“里面有香皂,用不惯?”

“笨蛋,沐浴露洗完身上滑滑溜溜的,可……”她红了一下脸,闭了嘴,“递进来就对了,我今晚想用。讨厌。”

他一直用香皂,喜欢那种皮肤爽利的感觉,也不知道沐浴露的滑溜是个什么概念,还是乖乖递了进去。

砰,门马上关好,立刻锁了插销。

嘁,他在心里哼了一声,今晚迟早看个够。

打开口袋妖怪挑了一个道馆,厕所里的水声才算是彻底停了。他看看表,将近四十分钟,足够他冲八回好好洗三次还多。

到底有多少地方可洗这么久的啊……他困惑地挠了挠头,关掉掌机塞进抽屉,端正坐好等着。

过了一会儿,用毛巾包着头的方彤彤带着一身湿气走了出来,一身本来就细嫩的皮肤更是好像能真掐出水一样,她笑眯眯走到沙发边,拿起遥控器摁了一下继续播放,说:“你还一直暂停到现在,怎么不直接看啊?”

“等你呢,我一个人看有什么意思。”他麻利地回答。

“我可以倒回去啊,你洗澡时候不就该我看了,你傻啊?”她一屁股坐下,抬手用包头毛巾揉了两下,问,“你家没有吹风机吗?”

“呃……好像没。有我也不知道在哪儿放着。”他从没用过那玩意,不过方彤彤一提醒,他才反应过来原来自己也是该洗澡的。

“哦,那就等干吧。反正这会儿也不睡。”好像发现了他的急切,她故意笑着说了一句,解开毛巾把乌黑的长发甩到肩前,拿着毛巾夹住轻轻搓了起来。

他差点急得冒出一句“没事,湿着也一样睡”,幸好到嘴边憋了回去,换成了:“那……我去洗澡了。”

看看外边,天其实也才刚黑没多久,确实离睡觉还早。

不能急不能急,好歹看完电影。他对自己念叨着,找出干净裤衩钻进了厕所。

平常冲一下他也用不了五分钟,这次他专门好好洗了洗蛋蛋和龟头平常被包皮裹着的棱沟,特地打了香皂,连屁眼都抠了抠,可能也就用了七八分钟,就洗得不知道该洗哪儿好了。

想着方彤彤会不会嫌他洗得不干净,为了多磨蹭会儿,他干脆重新打了一遍香皂,等于洗了个二回。

有点忐忑地开了门,他满脑子想的都是怎么才能劝方彤彤早点躺。

他从没像今天这么期待上床,上床对他来说,也头一次不是单纯意味着睡觉而已。

光是这么想一下,他的裤裆都有点发紧。

结果打开门,方彤彤竟然不在客厅。

他们家的客厅很小,藏得下一个大活人的地方几乎没有。

电视关了,DVD机也关了,茶几上的零食一包没开,厨房灯关了,客厅灯倒是开着……这什么情况?

他愣了一下,先往自己卧室走了过去,毕竟那边方彤彤熟,之前也在那儿换的衣服,难道先去开电脑玩了?

开门一看,没在,床上倒是放着她换下来的衣服,最上面摆着叠好的胸罩。

胸罩?也就是说……方彤彤换好那件短袖衫后,里面就一直是真空?啊啊……今晚过于关注胡思乱想,竟然把凸点的美景错过了吗。

门口鞋柜上,方彤彤的凉鞋还在,门也反锁得好好的,她肯定没有出去。

阳台也没人,这下……就只剩一个地方了。

他嘴巴有些发干,心跳砰砰砰砰地加快了速度。他带着对美好夜晚的幻想,轻轻推开了父母卧室的门。

方彤彤果然在里面。

她靠着竖起在床头板前的枕头,把台灯调整到对她的方向,正低着头看漫画。

她还穿着短袖衫,腰以下盖在展开的毛巾被里,因为屈膝半躺着,只在被单下沿露出一只白白嫩嫩的赤脚。

床头两个枕头中间,他一眼就看到了她本来该穿在身上的毛绒短裤。

这意味着,她毛巾被的下面,就只有一条三角裤衩而已。

她没抬头看他,就那么红着脸,望着半天也没翻下一页的漫画,小声说:“你……洗完啦?”

“嗯。”

“那,过来休息吧。”

他的喉头咕咚蠕动了一下,绕到床那边,浑身上下的肌肉都不自觉地绷紧,有点僵硬的爬上了床,在她的旁边躺了下去。

真到了这时候,他反而突然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按约定,似乎应该是他提要求的时候了。可怎么说呢?

“彤彤,我想和你做爱。”这根本说不出口啊。

“彤彤,咱们……那啥吧?”那她要问“那啥是什么意思”呢?

“彤彤,睡吧。”于是万一她要真睡了呢,他肯定要气得拆房子啊。

就在他肚里憋出一句又一句憋得满脸通红的时候,方彤彤小声开口了:“呐,你说话算话不?”

“啊?”他愣了一下,“当然算,一言既出多少马也追不上。”

“那……你不是说,只要我愿意,你能把我全身都亲遍喽吗?”她啪的一声合上漫画,放到床头柜上,扭头看着他,红晕满面,“我……现在愿意啦。”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