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奇抄之锁情咒》
snow_xefd 著
第三十八章

之后他们也没直接回家,骑到一半,方彤彤就想起还有别的事要准备,指挥赵涛拐去超市,一口气买了一大塑料袋零食。

虽然才刚哭过,但一进超市门,把校服换成白裙子的方彤彤就变成了一只快活的小兔。

这种商场在他们那儿才刚流行起来没两年,比小卖铺里的品种多了不知道几倍,赵涛没怎么在里面买过东西,看得还有点眼晕。

路过一个架子的时候方彤彤停了一下,不知道看见了什么,脸突然红了一大片。

他正在整理推车里的东西,正想凑过去看看,结果她回头就把他往别的地方推走了。

把一大包零食塞进车筐,赵涛又有了想去的地方,带着她去了自己常去的那家音像店。

那家店的老板跟他已经很熟,一见他进来,差点就把桌下那个盖着布的筐子拎出来,幸亏最后关头一眼看见挽着他胳膊的还有个漂亮姑娘,这才紧急刹车给他免了一场小尴尬。

以他平常娱乐计划的简单程度,这三天里和方彤彤用来打发时间的休闲活动无非就是看电影玩游戏,而且这些都不怎么耗费体力,正适合他的需求。

所以他干脆地找了几盘没看过但听说过的恐怖片和两盘没看过也没听说过的爱情片,最后还趁她在另一个架子看碟的时候,偷偷从老板桌下筐子里抽了几张三级片加了进去。

老板挤了挤小眼睛,小声说:“我还有更好的,要不要带回去跟妹子一起看?保证让你早日心想事成。”

这句话故意在“日”字上加了重音,赵涛一听就知道怎么回事,他手头虽然有不少这样的光盘存货,但大都是卖电脑盘那边混熟后买的,这家店还是头一回给他开禁,他赶忙瞥了方彤彤一眼,凑过去小声问:“多少钱?都什么样的?”

“这个只卖不租,十块一张,都是合集,DVD机电脑都能播,欧美日本港台都有,保证好看。推荐欧美的,没马赛克,不遮着,女的漂亮,男的也给劲儿,镜头清楚,你带着她看,看啊看啊,啧,说不定就成了。”

看了看老板嘴唇边飞出来的唾沫星子,他皱了皱眉,在卖盗版盘的小店里他确实没怎么淘到过特别不错的毛片,一水儿的rm高压小视频,画面模糊得动起来连马赛克都看不清在哪儿,让他看动画打飞机的次数都比看片多。

他咽了口唾沫,趁着方彤彤还没过来,抻开塑料袋,急匆匆甩下十块,说:“先给我拿张欧美的。”

老板美滋滋收起钱,从桌子下面变戏法似的掏出一张装在小塑料袋里的盘,盘面是个单色的丰满女郎剪影,光看到是看不出是什么东西。

看他把盘压到袋子最底下,老板靠在椅子上抽了口烟,晃荡着二郎腿淫笑着说:“现在的学生啊,了不得。啧啧。”

算完帐,把塑料袋塞进书包压在车筐上,赵涛坐上车子等方彤彤上来,问:“我有这些就行,你还买啥不?”

“拐趟市场啊,笨,不然晚上吃方便面啊。”她噗嗤笑了出来,“也赖我,在超市光顾着买零食了。”

“走,去市场。”

菜市场是他们回家前最后一站。

进家属院的时候,碰上门口坐着乘凉闲磕牙的老太太,那仨皱巴巴的脸一起暧昧地笑起来,跟他家最熟的那个问:“涛涛,女同学来家玩啊?”

“啊,我朋友。”他挤出个笑,装模做样跟方彤彤介绍,“这是宋奶奶,那是赵奶奶,内个是王奶奶。”

方彤彤抱着一包菜乖巧地鞠了个半躬,甜笑着连说了三声:“奶奶好。”

“你同学会做饭啊?看买的这些,一看就是会弄的。小赵福气好啊,自己不在家,儿子还有人给做饭。”宋奶奶咯咯笑着说。

王奶奶立刻接上茬:“我那孙子可笨死咯,家里连个来写作业的女同学都没有,整天就知道好好学习,不过还好他考得好,后年高考准能……”

他拽了拽方彤彤,麻溜打断:“我回去了啊。”

“啊,走吧走吧。我们就是问问。看她老来找你。”赵奶奶摆了摆手,转头接着说,“跟你们说啊,二号楼老李的孙子也早恋了,我上礼拜三晚上在小公园门口,见着他孙子和小姑娘搂一块坐着聊天,搂得可紧了。”

骑往里面,方彤彤毫不在意地坐上后座,抱着他小声问:“你们家属院的人真有意思,我每次来都有人盯着我看。还有人直接问我是不是找你的呢。尤其我来的早,你们院大门不开光开小门,我搬车子进来时候,门岗老头准出来,看着我一个劲儿的乐。”

“他们都闲的。”赵涛没好气地回了一句,狠蹬两下,差点骑过了自家小房。

“我每次来都给你带着早饭,他们还看见我给你买菜做饭了,以后肯定夸我贤惠。”她倒是美滋滋的,拎着大包小包站那儿等他放车子,笑得挺得意。

“一帮老碎嘴子,没一个家庭幸福的。整天就堆门口嚼舌头,烦死人。”他接过最沉的东西,直接跟他往家走去,“咱将来结婚,也不在这个院过。我一定好好赚钱,咱往别处买新家。”

“不用你那么辛苦,”一进楼道,她就迫不及待地挽住了他的胳膊,“等咱都到了年纪,我去缠我妈,她就我一个闺女,给我陪嫁套房子也是应该的。”

“不行。”他抿了抿嘴,“那样你妈该瞧不起我了,她肯定得生你的气。我要让她乐意才行。”

两个半大高中生,就这么半真半假地讨论起了将来结婚的事儿,说得有模有样。

等进了家,放好东西,赵涛换了衣服,她把菜放进厨房,洗了洗手出来,笑嘻嘻地说:“对了,你路上想跟我说的,我没听清的话,这会儿再说一遍吧。我这会儿一准听得清。”

他挠了挠头,脸有点红。

但勇气没有一点消退,那种已经认定的决心,也没有半点动摇。

他走过去,拉起了方彤彤的手握在胸前,紧张得深呼吸了两次,微微低头,直视着她水汪汪的大眼,声音不算太大,但很清晰地说:“彤彤,我……我爱你……唔、呜唔……”

看来,她故意让他在没人的地方重新说一次,就是为了最后这扑过来的热吻吧。

一直吮到他的舌尖都有点微微发痛,方彤彤才轻喘着向后微微仰起了头,用轻轻的气音,悦耳无比地说:“我也爱你,好爱好爱你。”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