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奇抄之锁情咒》
snow_xefd 著
第三十七章

“好好好……”那天早晨,赵涛把一个好字说得跟开了复读机一样。

当然,他还是有点担心被方彤彤妈妈识破。不过方彤彤倒是完全没有顾虑,除了对小姐妹的情谊信得过,也对她妈妈不会上心核实真伪有十足信心。

她妈妈是那种很有代表性的家长,吝于付出管教的时间和耐心,却在事后惩罚上无比慷慨激昂。

担心来担心去,最后快到学校,他还忍不住问:“真没事吧?你上回还跟我说,那小子找你妈告状把你妈气的打了你大半夜,差点给你转到私立学校去。这次可是上我家住哎……”

方彤彤忍不住翻了个白眼,“那你说,到底愿不愿意我去吧。”

“呃……愿意。我就是怕你……”

“行了行了,我保证她发现不了。人家好不容易下了决心,你反倒一直担心个没完。跟我可着劲儿上杆子要去你家过夜一样。”她红了脸,有点羞恼。

他识趣地不再表示担忧,连忙去哄有点生气的女友。

推掉孙博考试结束的“连战三天星际”邀约后,他全部心思就都放在了方彤彤过来住这件事上。

从考试结束晚上过来,到补课前晚上送回去,整整三天三夜!

他敢说,他们学校就算已经有情侣偷吃过禁果,也绝对还没哪对儿像他们一样吃得这么酣畅淋漓肆无忌惮。

照这同住的时间,简直是把禁果吃成了流水席。

本来他还有点担心是不是会错了意,考试前最后一个晚自习结束,送方彤彤到了楼下,他壮了壮胆子,说:“彤彤,我……我可得先跟你说好,之前那些时候我都能忍,可咱们……要住一块了,我……我怕真忍不住。我、我其实可想要……那啥你了。”

她本来正埋头在他肩膀上享受着亲吻的余韵,一听他这么说,扑哧笑了出来,隔着衣服在他腰上轻轻掐了一下,小声说:“你傻啊,知道你这么臭流氓,我还想办法过去找你一起住,不……不就是同意啦嘛。”

浑身的毛孔一下又炸了一次,他激动地语无伦次说了一串,最后还傻乎乎地来了句:“可……可你之前不是一直嫌太快的吗?”

问出口,他就想给自己一个巴掌,方彤彤本来就是好不容易才下定的决心,被他这一问,要是怂了他非得悔青了肠子。

“哦,那算了。取消吧。”她扭头对着他耳朵,呵了口气,笑嘻嘻地说。

“别,别,当我没问,当我没问。”他赶忙紧紧搂住她,又把车子丢在外面不管,把她哄去了地下室,关门激情四射地从小嘴亲到奶头,从乳房舔到肚脐,讨好一样把她吻得跟跑了八百米似的喘个不停。

作为多嘴的惩罚,重新答应的方彤彤这次没帮他弄出来,就让他硬着出了楼道口,撑着帐篷上了车子。

互相道别后,她才拉着他的手,小声说:“亲也亲啦,摸也摸啦,连咪咪都给你吃啦,我这么喜欢你,早点晚点也不能是别人了,就……就让你高兴一下呗。我本来是想等下个礼拜,再做做准备,可我算了算,补课中间不给休息,连个整天的约会都凑不出来,而且……”

她犹豫了一下,声音又低了点,“我下礼拜可能要来事儿,我来事儿时间特长,六七天都经常,不就又得往后拖了吗。我……怕你生我气,觉得我端着。”

“不会,怎么会?”他连忙澄清,跟着问,“来事儿?”

“哎呀……就是大姨妈,来月经。讨厌。这都不懂。”她捶了他背一下,嘟囔着回答。

大致知道了原因,他心里的石头也就算彻底落了地。

然后,期末考试来了。

充满粉红泡泡的幻想把和答案有关的记忆清除得干干净净,游动的精虫把脑细胞打得一败涂地丢盔弃甲,这绝对是他上学以来最不在状态的两天。

好死不死,考试安排方彤彤还恰好坐他斜前头。

那小妮子压根没把成绩当回事儿过,考试不好好看卷子光找机会看他,一发现他恰好也瞅过去,就笑嘻嘻抬平胳膊,另一手扯扯袖管,对着他亮出腋下那一片无遮挡的空当。

她故意把胸罩换了背心,结果,他数学考试把3和8都看成了一个个成对的小奶子,几何画图放下量角器就忍不住想往弧顶加个乳头。

不用说,这次期末考,他发挥已经不能用失常来形容,颇为自豪的那点应付文科大题的小聪明也短了路。

以前老师总说早恋影响学习他还不信,这次可算是正面吃了一个拍脸裸杀大招。

不过他当然并不生气,也不算多紧张,有之前严重偏头痛的经历和医嘱当免死金牌,父母对成绩早已彻底不闻不问,只要他健康平安就心满意足。所以考到前三十还是倒数前三影响的无非是他对智力的自尊心而已。

那东西,在方彤彤和他即将到来的初夜面前实在不值一提。

最后一场考完,听老班叨叨了一通暑假安排后,他期待得眼睛都快发光的时间,终于到来了。

在老地方见面,一起去拿必要的的行李时,方彤彤也显得有点紧张,一直都不敢正眼看他。

他更紧张,说话不自觉地就想打手势比划,结果不小心说到大撒把,差点一头栽街边包子铺笼屉里,让人家小夫妻盯着他俩那一通笑。

白天人多,方彤彤也有点担心真被妈妈知道,让他专门等在了一个路口之外的地方。

足足等了半个多小时,她才背着一个鼓鼓囊囊的帆布包一路小跑到了他身边,气喘吁吁直接往他后座一跳,侧身坐了上去,搂着他腰,脸就贴在他背上,小声说:“走吧,回家。”

她没说去你家,而是说了回家。

莫大的幸福感瞬间降临。

赵涛终于发现,自己其实一直徘徊在无力抵抗的孤独感中,那种难过其实早在奶奶去世之后就一直包裹着他。

只是他逼着自己适应了。

他就像陷在一个臭泥坑里,无法自拔,无法挣扎,只能待在里面,强迫自己相信,这就是他的生活。

而现在,方彤彤伸出了手,毫无预兆地把他用力拽了出去,直接丢进了一片开满鲜花的草地,抱着他一起在上面打滚,滚来滚去。

尽管不是用正当的方法得到这一切,但他在心里发誓,他会用尽一切去维护。他要回报给她不输给咒术效力的爱情。

“喂……你发什么呆,快骑啊,站牌下面人都看咱们呢。”

“嗯,走,回家。”

他狠狠踩下脚蹬子。

方彤彤的身体很轻,但他却感觉,自己正载着整个世界。

“彤彤。”

“嗯?怎么啦?”

“我……呃……我……”

“啥事啊?干嘛扭扭捏捏不好意思说,不会是嫌我沉吧?我才九十来斤,是你该锻炼身体了。”

“我……我爱你。将来咱们一定要结婚。不娶你,我就是王八养的!”

“……听不清。”

“啥?我……我……”

“讨厌,外面听不清,回家大声跟我说一遍。不然不算数。赶紧骑车子吧,再分心摔着我了可跟你急。”

“彤彤,我背后都能感觉到了,你的脸好烫啊。不是发烧了吧?”

“讨厌。不用你管。”

“你……哭了?”

“讨厌,都说了不用你管。闭嘴,骑车子。”

[p.o.s]淫奇抄之锁情咒(八)

本文首发于东胜洲关系企业、天香华文、第一会所及禁忌书屋。

转载请保留此段。多谢。

* * *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