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奇抄之锁情咒》
snow_xefd 著
第三十六章

“唔……哎呀,你、你轻点,吸那么使劲儿,真……真当吃咪咪呐。”方彤彤刚哼了两声,轻轻抱住赵涛的头,就呼了声痛,软软提醒说。

他这才意识到,嘴唇里含着的乳头已经被吮到都变长了不少,抵着他的舌尖往里延伸,简直像被他拽住一样。

这事儿可不能真拿出吃奶的力气。

他连忙松口,之前吸出的真空一下进了气儿,从乳晕与嘴唇之间的缝隙发出啧的一声。

连亲吻都允许的情况下,更多不够级别的动作理所当然被他算成解禁,他双手并用往中间挤压着柔软的奶包,舌头舔着一边乳头,脸颊和耳朵陶醉地贴在另一边发凉的乳肉上,整个头部,都压迫在那对儿温柔的白兔身上。

方彤彤的心跳速度飞快,快的让他都有些害怕,舌尖拨拉了一下已经被他口水染遍的乳尖,小声说:“彤彤,你的心……跳的好快。”

“嗯。我身上……也好热。”她的声音比起平时说话低了好多,气流滑过唇缝,组成悦耳的音节,那一声无意间拉长了尾音的嗯,让他的耳根都是一阵发麻。

“别……别老盯着一边……好酸。”她的手指不自觉地在他耳朵上抚摸起来,光滑的指尖竟然带给他另一种痒丝丝的刺激,让他忍不住也哼了一声。

根本不舍得放开嘴里的奶头,他索性把两侧的乳峰向内又推了一些,足够丰满的胸膛,被他挤成了乳尖相隔不远的姿态,他张大嘴罩在中间,舌头左右摇晃,满足地同时品尝两边的花苞。

那并不单纯是男性乳头放大几倍后的模样,他的舌头很快就抚摸出周围起伏的凹凸感,乳晕上也有着小小的疙瘩,好像微微鼓起的毛孔。

“嗯嗯……呜,赵涛,你……你还没亲好吗?”细细地哼了一会儿,方彤彤的手突然捏住了他的耳廓,有点紧张地问,“再磨蹭,你回去可就太晚了。”

“我、我一个男生,又不怕劫色。没事。”他急匆匆否认,手和嘴巴半点也不想离开。

“赵涛……”她发出撒娇一样的声音,捏着他的耳朵往后拽开,“这次……这次就到这儿吧好不好?明天我还有别的奖励给你,你一准高兴,真的。”

他依依不舍地往后离开,手掌意犹未尽的从饱满双峰下滑到她的腰侧,没了那层泳衣,这纤细顺滑的腰肢骤然变得诱人了好几倍。

细细簌簌地整理好衣服,方彤彤让他闭眼,摸索着打开了灯。

“彤彤,我……总不能这么顶着帐篷回去吧?”他皱着眉适应了一下光线,视线有些遗憾地扫向她校服褂子中包裹的曼妙身体。

裤裆高高鼓着一块,一眼就能看到不是骗人。

方彤彤故意撅了撅嘴,伸手拉开了他的拉链,已经很熟练的拨开内裤掏出肉棒握住,一边套弄,一边小声问:“亲我胸,你到底哪儿舒服啊?看你那么陶醉,我都有点不好意思了。”

“也不是具体的哪里舒服,就是心理特别渴望,特别想亲想舔,尤其是听到你那样哼哼的时候,觉得你身上可能感到舒服,就更高兴了。”他搜肠刮肚找着词儿形容,最后还表决心一样说,“我亲你哪儿都特兴奋,你要愿意,我能把你全身都亲遍喽,一寸不落下。”

“呸呸呸,你不嫌脏我还嫌呢,脚丫子给你你能亲啊。”她低着头,在他龟头后面那儿捏了一下,嗔怪地说。

“你嫌脏可以先洗洗,我不介意,我就觉得你身上哪儿都……美,我都……都恨不得把你整个含嘴里。”他有点紧张地说,不知道这种过于诚实的表态会不会引起反感。

“解开扣。”她沉默了一会儿,突然小声嘟囔了一句。

正享受着她越来越懂得如何动作的小手,赵涛一下子没听清,赶忙问:“什么?”

“我说解开扣。”她白了他一眼,指了指他的胸,“我的你都摸过亲过了,我还没怎么碰过你的呢,不管,你射前得让我也试试。”

就跟示威一样,她直接停了手,还用指甲刮了一下龟头。

这一下刮得他浑身哆嗦,再加上这事儿其实是他享福,他还正愁不知道怎么开口呢,哪儿有拒绝的道理,赶忙连解带拽敞了怀,背心往上一掀,恨不得兜到头上。

她抿着嘴微微一笑,“就是,你听话,我才更听话。乖乖不要动。”

说着,她下面继续给他打着手枪,上面细长的食指就小心翼翼地伸了过来,不太敢动一样先在他乳头上一按。

一股痒劲儿顺着胸膛钻进去,爽得他一个激灵,比平时偶尔闲得蛋疼自己摸索那几下舒服多了,果然抚摸亲吻什么的,就是要别人碰才有感觉。

按着揉了两下,他那乳头就立了起来,变成个小硬豆儿。她拨拉过来拨拉过去,仔仔细细看了一通,跟着有点不好意思地说:“那啥……你把眼闭上吧,不然我觉得别扭。”

他立刻闭上眼睛,有手指头戳过来时也不见得能更快。

他屏住呼吸等着,所有的感官都集中到胸前,连硬邦邦的鸡巴都暂时交给方彤彤的手掌全权处理。

很快,湿漉漉滑嫩嫩热腾腾的舌头就贴了上来,背后所有的毛孔瞬间开了花,那股酸痒差点顺着顶门心蹦出去,他哎啊叫了一声,抬手也抱住了方彤彤的头,一手攥着她的马尾辫,一手依样画葫芦摸着她小巧的耳朵。

这会儿方彤彤倒想起了你来我往互相学习互相提高的要领,软软的唇瓣一夹,就把他的乳头吸了进去。

不过她没舍得用力,赵涛不光一点不疼,还被嘬的连腰眼都麻了筋,屁股一挺,在她手掌心里忍不住耸了几下,就跟在操她的小手似的。

这一下被方彤彤找到了要害,她鼻子里得意地哼了一声,稍稍侧身让开他阴茎对着的方向,一边加快了手掌的动作,一边卖力地舔着他快要上瘾的乳头。

蓬勃的快感迅速顺着脊柱汇集,督促着满阴囊的精虫就位冲锋。最后射精的时候,憋了半天的肉棒第一股出来得特别猛,不必睁眼,他也知道少说能到地下室对面墙上。

“看来被这样,你也挺舒服啊。”收拾好上到门口,方彤彤恋恋不舍地把他送到门外,指了指胸口,笑嘻嘻地说。

“‘也’……是什么意思?”他故意拉长音调,反问了一句。

她脸上腾的一红,“讨厌,臭流氓。对了,期末考完你爸妈回来不?家里有别人住没?”

他愣了一下,摇头说:“没别人啊,他们要八月最热那一阵才回来住几天。怎么了?”

“没、没事,明天再说。赶紧回吧,好晚了。”

“刚才还不舍得,这会儿又赶我。是怕你妈回来吗?”他故意明知故问了一句。

没想到她也故意不说自己担心,反倒一扭屁股,调戏他一样说:“我急着上去洗裤衩啊。都赖你这个讨厌鬼。”

这一晚,兴高采烈回去兴奋到两点才睡的赵涛没有想到,第二天一起来,带着早饭过来的方彤彤就带给了他一个让他远比睡前兴奋几百倍的消息。

“我早晨跟我妈商量好了,也跟我小姐妹套好话了。期末考试完补课前不是有三天假吗,我不回家住了。好不好?”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