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奇抄之锁情咒》
snow_xefd 著
第三十四章

“彤彤!”赵涛立马慌了神,一股热血涌到头顶,连耳朵都在嗡嗡作响,“彤彤!你在哪儿!”

喧闹的机厅里没有回应,只有几个学生投来看傻逼一样的眼神,但一看到他手里的铁管,就都纷纷收了回去。

“哥们,刚才这台机器上玩的那个女生你见了没?绑长马尾,眼角有点吊,笑起来很好看那个,差不多有这么高?”他把情绪稳了稳,慌里慌张扯了一下离那台跳舞机最近的摩托车机器上的瘦高个,紧张地问。

“没见没见,滚。”那人头也不回骂了一句,眼睛一秒也没离开屏幕。

难道真被那帮社会青年带走了吗?

脑中滑过一个个糟糕至极的小道消息,他们学校那片治安就马马虎虎,电影院这块更烂,真要出了事,他估计要发疯到杀人。

连问了两三个,没一个知道,就跟方彤彤压根没来过这儿一样。

就在他急得不行的时候,旁边一没穿校服的小个子女生端着杯奶茶走了过来,“你说那女生我见了。我刚才在那边买奶茶时候她还在这儿玩呢,估计跳累了,正喝水看别人跳呢。”

“那后来呢?”就跟溺了水猛地抓住根东西一样,赵涛连忙问,“她去哪儿了?”

“来了一帮小混混,围着她不知道说了顿什么,好象还把她水壶拍掉了,我听她骂了两句,然后一帮人推推搡搡往对面楼梯去了。我也没看清是往楼上还是楼下走了。”

楼上是电影院的办公室,哪儿还能往楼上去,肯定是楼下啊!他匆忙道了声谢,抓紧铁管追了过去。

一把火在胸腔里烧,他一点都不怀疑,从小到大只打过个位数架的自己,会毫不犹豫地用铁管给那些王八蛋开瓢。

快跑到对面楼梯,后面传来了孙博上气不接下气的声音:“我操,赵涛,你……你他妈等会儿我啊。我、我气都喘不上来了。”

“这他妈能等嘛!”他转身气冲冲大喊了一句,“要是去晚了,彤彤出事怎么办?”

“他们……他们好几个呢,不行……就报警吧……”

“人都没追上怎么报?你把东西丢了,跟我追,追上了我跟他们拼,你找公用电话报警!”他胸膛剧烈起伏着,浑身发烫,沉甸甸的铁管拿在他手里,就像是变成了侠客手里的剑,等着去救心爱的姑娘,“我要不放倒几个,我就是王八养的!”

没想到孙博不仅没接着跑,反而原地站住了,扶着膝盖呼哧呼哧的喘,冲他摇了摇头。

“操,你不去我走了。彤彤要真出了事,我他妈一个个攮死他们!”说出这话的时候,他的手都在微微颤抖,但不是因为恐惧,而是因为流淌在全身的愤怒带起的亢奋。

一口气憋在他喉咙下,就像个炸弹,把捻子悬在怒火上乱晃。

但马上,一句话就让他彻底冷静下来。

“赵涛?你怎么来了?你要攮死谁啊?可别……你要进少管所我可怎么办。快消消气,把东西放下,这是怎么了啊?在楼梯上边就听见你嚷嚷。”

是彤彤……是方彤彤!

他转过身,锈铁管咣当一下掉在地上。

她好端端的,背包在身上,瓶子在手里,后边还跟着个三十多岁胡子拉碴的大叔,那大叔头发比余蓓都长,看着油腻腻的也不知道洗没洗过。

他直接楞在那儿,傻呵呵地说:“你……没事儿?”

孙博呼哧呼哧喘着走了过来,一扶赵涛肩膀,说:“有人跟我们说一帮混子要来找你茬,赵涛就跟疯了一样窜来了,我操,眼睛刚才都红了。咋回事?你没碰见?”

“不对,那边一女生说见到他们围你了,你瓶子挂的娃娃也掉那儿了,我急得不行,正要赶紧追你们呢。”他匆匆忙忙解释了一下,关切地看着方彤彤,“真没事吧?呼……那我就放心了。”

“是有人找我来了,上次说要跟我认识认识被我熊了一顿不服,还带了人。嘁,还以为是山大王来抢压寨夫人呐。傻逼死了。”方彤彤哼了一声,“不过我没事,这是我小舅开的地方,就那几头蒜,分分钟剥了皮。”

那个大叔笑了笑,意味深长地看着赵涛,小声问了方彤彤一句:“就他?”

方彤彤难得有点扭捏,磨叽了一下,才点了点头。

“长的是一般点,看着也呆。”她小舅唇角翘了翘,“搁我反正看不上,不过一老实学生,知道人多还能抓根管子窜过来,总算有点男人样。”

“要你看得上干嘛,又不是你的事。赶紧给我找个小舅妈去吧,整天蹲楼上弹吉他敲鼓,天天在你这儿玩跳舞机的美女那么多,你也来泡个呗。”

赵涛傻站在那儿,本来还在担心关系被方彤彤家里知道是不是该掩饰一下,结果这俩到完全没有在意。

“麻烦,谈恋爱结婚生孩子,太麻烦了。”她小舅摇了摇头,转身往楼上走去,“他来了,让她陪你玩吧。”

“哦对了,”她小舅扭头看了他们一眼,皱了皱眉,带着暗示说,“你们早恋归早恋,玩归玩,注意安全啊。注、意、安、全。”

“哦哦哦,知道了。”她不耐烦地摆手打发了一下,过去就搂住了赵涛的胳膊,满脸都在放光,“这会儿才下第一节晚自习吧?你翘课啦?英语老刘的?”

“嗯。”松了那口气后,他感觉浑身都有点发软,甚至还有点后怕,好像一不小心,自己明天就要上X市晚报一样。

“噫……老刘可不好惹,她一看我我就哆嗦。你不行就赶紧回去吧,别害你也写检查。”

“没事。我陪你在这儿。”他果断摇了摇头,“让孙博回去吧。我不怕写检查,就算五千字检查我也能写出来。老刘就老刘吧,最多挨顿训,也不会掉块肉。”

方彤彤笑得开心极了,把包带往肩膀上整了整,接过赵涛递来的娃娃一边往瓶子提手上挂一边拽着他往楼下走去,“不玩了,你又不喜欢玩,看我一个人傻跳怪没意思的。走,一起吃冰淇淋去,斜对面新开了一家,有大香蕉船,我一个人吃不完,你帮我。”

“好,你吃到够,剩下的我来解决。”他扭头看了一眼地上横的铁管,“要不我去把那个带上?万一,那帮混子再回来呢?安全第一。”

“不会啦。”她很自信地说,“我小舅好几个哥们就在这附近看场子的,跟他们一报名,就都保证不再骚扰我啦。你放心吧。”

她不知道想到了什么,挽着他的胳膊吃吃笑了起来,笑了好一阵子,才说:“其实我小舅觉得你比那些混子还危险呢。”

“啥?”他有点惊讶,“我不信。他刚刚不才头一回见我,都没和我说什么话啊。”

“谁知道,我和他聊天,他问我是不是恋爱了,我说啊,他说这次是不是来真的,我说嗯,结果他就一个劲跟我说,我还小,让我注意安全,别伤害了自己。”她纯粹当作谈资,兴高采烈地跟男朋友分享着,“我问他都注意啥啊,结果他不吭声,憋了半天还是注意安全。笑死我了。跟方世玉他师叔一样,一口一个‘安全第一’。我跟你谈个恋爱又不是打架,有啥安全不安全的。”

“呃……可能他是怕我欺负你?”他猜测了一下,小声说。

“你说那事儿啊?”她想了想,“也有可能。我妈姊妹兄弟几个其实都一个德性,看着开放的不行,其实都挺保守的。我小舅这么前卫,结果还是怕这个。有啥啊……真心喜欢,这不是迟早的事吗。而且……等我想好了,不就不算是欺负啦。”

被她最后这句说的心里一荡,痒丝丝的,他连忙把想象力拽回来,有点担心地问:“他要是告诉你妈怎么办?你妈……不是特讨厌你早恋吗?”

“我小舅才没那么多嘴。而且……嘻嘻,其实我妈也早恋,我小舅也早恋,我三姨也老早就偷偷摸摸搞过对象,我小舅都跟我说过,我这是遗传。”

“这哪儿有遗传的。”他笑了出来,搂着她走进了冰点屋。

所有的阴霾,似乎都一扫而光。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