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奇抄之锁情咒》
snow_xefd 著
第三十二章

“怎么回事儿啊……”舔了个遍后,方彤彤咂了咂嘴,皱着眉抱怨,“你手指怎么黏乎乎的,摸啥东西啦?”

“汗吧。能有啥。”赵涛随口回了一句,起来仰在沙发上,垂手把已经软化的阴茎收回裤裆。

看了看腿上滑溜溜的香皂沫和小肚子下面那一片白浆子。

方彤彤连忙爬起来,看了看还没有流到沙发上,趿拉着鞋匆匆跑去了厕所。

嗯……也许该把老妈回来时候穿的拖鞋翻出来。他看着方彤彤跑进去,心满意足地伸了伸腰。这下喂进去的可比上次巧合喝下去的多多了,别管效果会不会加强,起码不必担心突然失效。

一个星期就能从接吻进展到这种地步,他对即将到来的暑假顿时充满了桃色的期待。

他非常有信心,方彤彤与他的第一次绝对不会等到假期结束。

看了一眼爸妈常年紧闭的卧室门,他在考虑等到时机差不多成熟的时候,是不是该开门把里面收拾一下,那张柔软的双人席梦思,怎么想也比自己的小单人床合适得多。

他幻想了一会儿两人将来这样那样的美妙生活,和性生活,方彤彤总算皱着眉从厕所里走了出来,对他说:“看你给我泳衣上糊得这一片,一会儿干了不会有印儿吧?”

“反正不是要去游泳,下到适应水温的池子里一泡就干净了。”

“臭流氓,整天就想着那事。”她撅着嘴白了他一眼,“亏你还记得要去游泳池呢,光撞我屁股就撞了十来分钟,你也不嫌烦。”

“这么舒服的事儿,多久也不烦。”

她走向卧室去换衣服,“我才不信,再好吃的菜也不能天天吃顿顿吃,我小时可爱吃羊肉串,我妈嫌校门口的不干净又没时间管我,气得她带我去寺口街那边一下吃了五十多块钱的,后边好几年我一见羊肉串就想吐。”

“这跟吃的不一样。”他连忙解释,“这事儿上瘾。要腻估计怎么也得我三四十了吧?”

对那个年纪的少年少女来说,中年,仿佛就已经是个很遥远的概念。

收拾好出门前,方彤彤又抱着他让他亲了一会儿,可能是怕他又来兴头,吻了几分钟,就意犹未尽地散开。

不知道是因为到了游泳池存心在其他女孩面前宣誓主权,还是喂她的那一口真有了作用,从俩人下水,她就一直在他身边腻着,他狗刨出去个十来米,她就跟条美人鱼一样一猛子钻过来,故意在水下面拨拉他泳裤的裤腰,装着要扯掉似的吓唬他。

玩水上滑梯的时候,靠着他还嫌不够,她非要反手抱着他腰,跟连体婴一样冲下来,呛了次水还喜滋滋地笑。

一直玩到六点半,池子准备清场关门,他们才满身疲惫地回了赵涛家。

中午的饭菜本来就准备着晚餐的量,开火热了热,一起吃了顿饭,方彤彤非说他游泳技术不行,肯定累,硬是抢下了洗碗收拾的活,打发他去开电视玩游戏。

他考虑了半天,塞了张古惑狼的盘,想着还能教她玩玩。

没想到,方彤彤一回来,直接跳上沙发,往他身上一靠,指着电视说:“换那个雾蒙蒙的游戏吧,你玩,我当恐怖片看。行呗?”

呃……其实吧,他也不太敢玩寂静岭,生化危机就能吓他一蹦,这游戏把子上次挨摔,就是因为他刚买来时候硬着头皮试了一次。

不过胆量这东西吧,也是因环境而异的。

头发还带着湿气的女朋友就靠在身边的情况下,胆子起码得翻一倍吧。

“嗯,行。”他过去换了盘,决定从头开干。

这一晚,坚定了他以后和方彤彤看电影优先选择恐怖片的念头,泰坦尼克号全片下来他俩也就亲了两次,有一次还是沉船时候方彤彤哭的满眼泪花时候他凑过去的安慰,而玩了不到四个小时寂静岭,俩人嘴巴连在一块的时间累计得有快一个钟头。

每次有点稍微吓人的地方,她就啊的惊叫一声缩进他怀里,然后可怜兮兮地抬起小脸,说:“亲亲我,我害怕。”

蹦出来个怪物,“我害怕”;看到个血乎乎的场景,“我害怕”;手电筒没电了,“我害怕”;他心猿意马主角被怪物弄死了,还没来得及读档呢,就又是一句“我害怕”。

妈的要是玩寂静岭谁都能玩得这么香艳,Konami估计都能收购微软了。

快到送她回去的时候,他控制的主角早分不清东南西北瞎走一通,果然不负所托的被一群连模样也没看清的玩意给弄死了。

这次不等方彤彤扭头,他干脆地把手柄往边一扔,抱起来她压在沙发靠背上,一口亲了上去。

隔着衣服揉了几下胸部,他寻思了一下,狠狠咂了她舌头一口,离开点缝儿,喘息着小声说:“彤彤,我不隔衣服,摸摸上头行吗?”

她满面红潮,没有说话,犹豫了一下,微微点了点头。

他高兴地垂下手,从上衣下面往里钻去。手掌一摸过她的小肚子,她的腹肌就紧张地绷成了一片,他轻轻揉了两下,就迫不及待的往乳罩里面钻去。

那文胸比他想象的要紧,从下面的缝试了两次,手掌硬是没挤进去。

方彤彤哼了一声,放开他嘴,“解开……别这样伸进去,才买的别给我撑坏喽。”

解开?对……解开!他醍醐灌顶,赶忙摸摸索索往背后绕去,偏偏那个搭扣非常考验熟练度,到生巧级别的也就是捏一下的事,而新兵蛋子挤出一头汗,那只手还是扯来扯去找不到路子。

方彤彤娇嗔地瞪了他一眼,往后一缩,自己背过手去,隔着衣服一动,就从下摆里把胸罩拽了出来,随手搭在沙发扶手上,有点紧张地说:“就到这儿啊……可不能再要别的了。”

他连连点头,看她闭上了眼,立刻饿虎一样扑了上去,吸出她的舌头又嘬又舔,手掌终于没有任何阻碍地攀上了她骄傲耸立的青春乳房。

那沉甸甸的下沿有些汗湿,滑嫩的皮肤中包裹着充满弹力的柔软脂肪,从各层面刺激着他最原始的生殖冲动。

这次他总算记住了,不要害她的咪咪头不一样大,所以最后,两个微微上翘的奶头,都被他捏搓得有些发肿。

等到方彤彤帮他打完这次的手枪,已经是半个小时之后的事了。

“以后假期找你我就不骑车子了。35路到你们院门口,我以后都坐公交车啦。”到家上楼前,方彤彤结束了又一次热吻,小声这么说着。

“怎么了?”他好奇地问。

“再出去玩你带我。我想坐你车子。”

“啊?”他愣了一下,但马上点了点头。

“平常在学校要装样子,等不用装了,我还不一直赖着你么。而且……”她有点不好意思,甩了甩马尾往后退了两步,“这样出去玩一次,我能多搂你好久呢。”

[p.o.s]淫奇抄之锁情咒(七)

欧克,前菜上罢,正餐下周开吃。

紧赶慢赶总算赶在窃玉之前进入正题了。

要是到月底窃玉开更这边都没吃到真肉,感觉太监的可能性会直线上升啊。

幸好幸好,斩掉几个小细节是值得的。

毕竟我不是真来写纯爱的……

啊,对了,《你的名字。》真好看啊。

决定找时间多刷几遍。

本文首发于东胜洲关系企业、天香华文、第一会所及禁忌书屋。

转载请保留此段。多谢。

* * *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