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奇抄之锁情咒》
snow_xefd 著
第三十一章

“啊?”方彤彤扭头看着赵涛,一副好像看到他鼻子上开出一串喇叭花的表情,“我才不要。这可是你尿尿的地方哎。你这是什么馊主意啊。”

真糟糕,看来方彤彤竟然对口交这个词不太了解,或者说,全是负面的了解。

赵涛挤出一个微笑,试探着说:“我去洗洗,洗洗就干净了。”

“不要。噫……我才刚吃过饭诶。”她撅着嘴,确实有点不高兴,“你一会儿难道不想亲我啦?含过那地方,你亲起来不恶心啊?不要不要。换一个。”

“好吧好吧。”发觉苗头不对,他连忙摆了摆手,跟着,眼睛在她的连体泳衣上打量了一圈,突然想起了在一本路边摊旧杂志上看到的离奇案子。

那种杂志上的短故事充满了挑拨感官的描写,那个案子当然也不例外,说的是一个相貌清秀的男人如何化妆成女性骗了另外三个男人的钱,还和其中两个上了床,其中最后交代的部分,特意说了他每次和受害者上床前都会关灯,然后把自己的阴茎牵拉到后方,用夹紧的大腿骗过了还是处男的受害者。

他性取向没什么特别,记住那个故事,不过是因为他从能够彻底勃起后,就很难再用夹紧自己大腿的方式挤压龟头自慰,所以好奇了好一阵子,那个男骗子是怎么做到让受害者射出来的。

后来才想通,这可能和他偶尔把老二插进捏紧的手指缝里模拟一下做爱的模样类似。

方彤彤的大腿,当然比男人美多了。笔直修长,浑圆饱满,刚才夹他手的时候,都给他夹得发麻,紧紧并在一起,恐怕都没有一丝缝隙。

他顿时想出了扣奖金的等价主意,“彤彤,那……你站起来,并拢腿弯腰扶住沙发行吗?”

方彤彤楞了一下,大概是也觉得一直拒绝男友的要求不太好意思,她犹犹豫豫地站了起来,转身弯腰,扶住了沙发靠背,“这样?”

“嗯嗯,就这样。”他盯着重力作用下显得更加丰满的胸部,忍不住伸手轻轻揉了几下。

“就为了摸得方便?可这样……我就不能帮你打手枪了啊。”她红了红脸,没躲,就那么看着他的手在乳房顶上摸来摸去玩着找奶头的游戏,说。

“不是,我……我是想让你并拢腿,我……往那中间试试。”他说着爬起来,有点紧张地站到了方彤彤身后。她身高比他也就低小半头,腿还长,他稍微分开脚对了一下位置,还得稍微踮脚才能贴着她阴阜弄进腿缝里。

她立刻回手捂住了泳衣两腿间那一条,警惕地说:“你可不许给我拨开。”

“我保证。我都忍成这样了,你还不信我啊。”他嘴里答应着,身体已经迫不及待地靠了过去,哪怕是个假架子,这看上去也和真正做爱的体位几乎一致,对他来说就已经足够兴奋到不行。

龟头莽撞地直接往她大腿中间一送,结果毫无疑问,干巴巴的大腿缝连手指头进去都费劲,何况他那圆滚滚的大肉蘑菇。

登时蹭得他呲牙咧嘴,差点直接疼软了。

润滑,对,还要润滑。他脑子里一片混乱,一时间也想不出什么好润滑剂,连忙叮嘱了一句:“别动,等我下。”就匆忙跑进厕所,拿起香皂冲了点水,搓了一大把沫,一股脑全涂在了老二上。

回来的时候,好奇的方彤彤一眼看到他裹了白沫的肉棍在裤裆前面晃荡,噗嗤笑了出来,“你这是要给那儿洗澡?”

“借个滑溜劲。”他随口回了一句,匆匆就位,抱着她的屁股一使劲,香皂沫子果然不负所托,让她光滑细嫩的皮肤再也无法成为阻碍,整条肉棒滋溜一下,就钻进了她紧并在一起的大腿中央。

“呀啊……”她小声叫了一下,好像也有点好奇,低下头,看着那东西从腿间隐隐约约漏出个尖儿,黑乎乎的眼儿正对着她,“我……一直这样就行?”

“嗯。你扶好,我……我稍微动动。”他激动地说着,学着毛片里的姿势,弯腰抱住了她,双手兜住奶子,就跟真的已经进入了她的身体一样,亢奋地摆动着腰。

虽然感官上的愉悦比起手淫还是稍微差了一些,但综合感受提升了不止一档,正在背后位插入的错觉让他的鸡巴膨胀到几乎爆炸,反正他也还不知道女人的体内是什么滋味,现在这样以假乱真也不错。

不想光自己一头热,他一边拨拉着已经凸起在泳衣下的乳豆儿,一边奋力提高位置,让粗大的肉棒尽量贴住她丰美的阴阜,每一次进出,多少也隔着泳衣对她敏感的地方蹭上两下。

不一会儿,方彤彤就咬着下唇轻轻哼唧起来,但他再怎么卖力,她还是就那么隔三差五哼哼两声,好像有点舒服,但绝对舒服得不狠。

操,傻逼,楞把刚才才试出来的敏感带给忘了,他恼火地在心里骂了一句,双手一抽,扶着她圆滚滚的屁股蛋儿站直了身子。

低头看过去,白呼呼的香皂沫流了方彤彤满大腿,看着就跟被他射过了好几次一样,他心里一痒,连忙定定神,揉着她翘起的臀部,继续着继续快感的冲刺。

他在电脑厅认识的一个小混子老板曾经说,女学生屁股不行,整天坐凳子,都坐扁了。他当时觉得挺有道理,现在一摸方彤彤肉感十足,泳衣一缩边就有点走光的屁股,顿时找到了绝对的反例。

这样美好的臀部,让他用脸当凳子都没意见。

“嗯嗯……”果然转换阵地之后,方彤彤的声音就变得娇媚起来,那和平常说话的声音不一样,大半都是鼻音,嗲嗲的,比撒娇时候那种哼声还让人心里发麻。

尤其当她突然冒出一句尾音能连打三个颤的“啊”时,真是叫得他腰眼一酸,心尖儿就跟被条舌头嘶溜舔了一口似的,浑身的毛孔都透着一股爽利。

这样的呻吟随着他揉搓屁股的加速而渐渐密集起来后,他那处男的耐力终于走到了极限边缘。

射精的冲动无法克制的那一刻,他猛地压倒了方彤彤,激动地吻住她的嘴,用手套弄了最后几下,挤进她的腿间,浑身颤抖地射在了她的小肚子上。

白糊糊的精液,就像真的刚刚做了一次爱一样,顺着小腹的坡度往下流去,流过了泳衣遮蔽的神秘花园。

脑子里突然闪过一个想法,他喘息着拿起方彤彤的手,一口含住她的食指,舌吻一样卖力地吸吮着。跟着,他悄悄用自己的食指在那摊精液上蹭了一点,摸索着伸到了她的嘴边。

眼神朦胧的方彤彤根本没注意有什么特别,面红耳赤地盯着他舔吻自己手指的模样,抿着嘴笑了笑,啊呜一口,也把他的手指含了进去。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