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奇抄之锁情咒》
snow_xefd 著
第三十章

之前指向性很强的胸部最多算是开放一个口岸,而赵涛这次的要求,可以说是要在全境大开方便之门。

方彤彤瞪圆了乌溜溜的眼睛,撅起了嘴:“摸来摸去有那么舒服吗?”

赵涛有点紧张地找着借口:“我……我这不是光看已经适应得差不多了嘛,可到时候去了游泳池,玩水上滑梯啥的难免要碰到一起,我……我也想适应适应。”

“呸,你就是想摸。”她垂手在自己光溜溜的大腿上摸了两把,“不就比你少点汗毛啊,有什么不一样?算啦算啦,你喜欢,那就随你。不过……我有条件。”

“啊?什么?”他的视线跟着她手掌在大腿上挪了两下,愣愣地问。

“你得亲我,亲的时候随便你摸,不亲了就停手。”她用食指点了点自己的嘴唇。

他往她身边蹭了蹭,心里已经乐开了花,嘴上还是学着她的口吻问:“亲来亲去有那么舒服吗?”

“有啊,”她大大方方地搂住了他的胳膊,“一和你亲嘴,我整个人都轻飘飘的,身上又热又麻,好几个地方都痒丝丝的,我可喜欢啦。”

“我也可喜欢了。”他舔了舔嘴唇,庆幸自己特地洗了嘴巴,凑过去和她抵住了额头。

“哎等等,”她突然偏开头,双手顶住他压过来的胸膛,“你饺子喜欢吃啥馅的?”

“呃……茴香、大葱、韭菜、豆角,只要配猪肉都行。”他一愣,“怎么了?”

“幸好你吃韭菜。不然……以后吃了饺子想亲嘴,我就得先刷牙啦。”她咯咯笑着,蹬掉凉鞋,双脚一翘横过他腿上,斜瞄着他,“你可真精。”

“啊?”他正想下嘴,连忙停住,“为啥?”

“我这会儿穿成这样,你说隔着衣服,这……这哪儿有多少地方可给你隔。”她撒娇一样地抓起他手咬了一口,然后抿着嘴笑盈盈的闭上了眼。

吻上她柔软嘴唇的第一时间,他的手,就迫不及待地滑上了她的大腿。

细细的绒毛并没有他自己大腿上那种汗毛划拉的粗糙感,大概是冷气的缘故,皮肤有些发凉,滑腻,但和老妈的镯子比较一下的话,还不到光滑如玉的地步。不过,玉再光滑是死的,手下的大腿,却充满了青春的生命力,健康,结实,弹性十足。

他当然不舍得在大腿上停留太久,探索过浑圆的弧度后,就迫不及待的往上攀去。

这样斜靠沙发相拥而吻的姿势下,方彤彤的侧后方完全对他敞开,手掌毫无阻碍地侵入到隆起的饱满臀部,尽管泳装覆盖了大半屁股,但隔着那光滑的布料,和乳房略有不同却一样充满诱惑力的柔软瞬间填满了他的手掌。

十指连心,他试探着握住,就像是把她臀部的触感攥进了心里,仔仔细细地品味。

非常意外的,在屁股上揉了两下,方彤彤的小嘴就突然一嘬,紧紧吸住了他正在里头翻天覆地的舌头,本来不停喘气的鼻子也冒出一声:“嗯……唔。”

这可是他把乳头都捏肿了也没听到的娇哼,脑海里一下子就闪过了久闻大名不曾见过真容的一个词儿——敏感带!

方彤彤的屁股蛋儿,竟然比乳房还敏感!

他一下子激动起来,要不是还得亲着上面,真恨不得马上就缩头下去扒开泳装在白白嫩嫩的屁股上面亲几口。

他太想见到自己女朋友露出和他一样享受的表情,最好干脆直接达到高潮。这样不仅能让他心理得到莫大的满足,还多半能加快他走到最后一步摆脱处男的进度。

方彤彤的呼吸随着他手掌的动作越来越急促,和他纠缠的小嘴也忘了该做什么,只是一下一下轻轻吮着他的舌头。

不行……光是屁股……还不够……欲火越烧越烈,蒸得他都出了一脑门子汗,仗着方彤彤对他的迷恋,他把心一横,手指顺着揉搓的方向,一下从后绕进她微微分开的大腿中间。

“唔唔?”她瞪了瞪眼,紧凑的大腿立刻夹到一起。

可他的手已经伸了进去,和女孩最神秘的地方,只剩下一布之隔。

她夹的劲儿真大,他努力试了试,手指依然无法挪动多少,别说抚摸那个梦想多时的器官具体的轮廓,就连贴着泳衣前后蹭蹭都非常困难。

他不敢放开方彤彤的嘴,因为此前说好的是必须亲着才能摸,只好含含糊糊的被她吮着舌头说:“五四窝袄呃吗?”

舌头不在自己嘴里,一句“不是说好了吗”硬是没了大半声母,也亏得方彤彤心有灵犀能听得懂,觉得自己理亏一样皱了皱眉,轻轻咬了他舌头一口,闷闷地哼了一声。

接着,那两条腿总算松了。

恐怕阿里巴巴喊出芝麻开门的时候,也没他现在这么高兴。

他迫不及待地把中指伸长,紧紧贴上了她柔软的阴阜,就算是有泳衣挡着,这种突破也让他激动得差点流下泪来。

这一刻他在心里不知道感谢了多少次锁情咒。还不到半个月,他一个连女生的手也没有拉过的单身汉,就已经有机会抱着身穿泳衣的漂亮女友,一边舌吻一边抚摸她股间保护最严密的圣地。

摸了一会儿,他才发现泳装的布料其实比他想象的厚,或者说,至少裆下这一块加厚了,他根本摸不出里面藏匿的是怎样的形状,是不是和他看到过、凭文字想象出的模样差不多。他的手指就像摸上了一条被厚布包住的里脊肉,用力压下可以感受到里面非常柔软,但能发现的也仅止于此。

他有点不甘心的前后探索,很快,就在靠近前方的地方察觉到耻骨的坚硬。

而手指在划过靠近耻骨那一边的时候,方彤彤的身体很明显地颤了一下。

虽然他什么也没感觉到,但他有丰富的理论知识,他马上想到了一个神秘的部位,阴蒂。

他振作精神,缩小手指活动的区域,一点点挪动测试,终于在一块泳装布料下,发现了能让方彤彤发出比摸屁股时候还要动人娇喘的区域。

阴蒂!阴蒂一定就在那里!

被方彤彤放任的态度鼓励,他索性翻身一压,用胳膊架开了她一条腿,从上面激烈的吮吻着她似乎想说什么的小嘴,手指从前方正大光明的按在好不容易探索到的位置,学着片子里看来的技巧,用类似挠痒痒的动作,隔着布料卖力地前后摩擦。

“呜……呜唔……”方彤彤双手握成拳头所在胸前,眼睛闭上,眉心皱成一团,他的手指摩擦几次,她的身子就紧张地瑟缩一下。

欲火冲上头顶,他松开嘴,抬起一些,盯着她透出几分迷茫的眼睛,急躁地说:“彤彤,我……我想……我想那啥……求你了。”

说着,他的手从她的胯下收回,扯开大裤衩的拉链,迫不及待地拨开内裤掏出了里面早就硬邦邦的鸡巴。

泳装实在谈不上是妨碍,只要方彤彤微微点一下头,他就马上扯开,把昂扬的男性象征,一口气塞进到她的体内,让他们彻底连接成一体。

细长的脖子明显的蠕动了一下,她紧张地吞了口唾沫,惶恐地摇了摇头,很小声很小声地说:“太快了……我……害怕。已经这么快了,你就不能……再等等吗?”

心里的声音提醒着他,方彤彤的反对并不坚决,从体力上来讲,她完全可以把他一脚掀翻到地上,然后逃走。

一个投注出感情的女生,很容易在男朋友的唆使下一步步放弃底线,他明白,只要再缠缠她,抱起她往卧室去,正正经经的在床上多磨一会儿,他一定能如愿以偿,在她的体内留下自己最深刻的烙印,步入真正男人的殿堂。

可他突然觉得很心疼,他不想让女朋友带着这种惶恐的眼神丢失自己的初夜,他想要一切都很美好,美好到多年以后,这次青涩的回忆还能在彼此之间成为甜蜜的话题。

他压着嗓子说:“是啊……是有点太快了。对不起,我……还是没忍住,应该等你更有心理准备再提的。”

方彤彤眨了眨眼,表情总算安定了许多,“我……其实特别喜欢你,赵涛,不用多久的,我……我毕竟是也是第一次啊,女生肯定会慌的,又不像你们男生这么流氓。你……你让我多想想,一步一步来,多适应适应,行不?”

说着,她垂手握住了他的老二,还记得上次的经验,套了两下,“你看,我其实在你面前妥协得可快了,我……这次也帮你弄出来成吗?”

他喘息了几下,起身靠回到沙发上,长长吁了口气,“行,不然我老惦记着那事,咱也没法游泳去。”

她把脑后的马尾辫从新绑了绑,坐在他身边弯下腰,细细的手指包裹住热乎乎的肉棒,一下一下捋了起来。

她伏得很低,小脸离他的胯下近在咫尺。

他突然想起以前在哪本书上看到的小故事,大意是一个老板经营不利想扣职员过年的奖金,担心职员反对太强烈,就先放出风声说要半年不发薪水,正式通知改成三个月,等到职员抗议,谈判一番后顺水推舟改成了只扣发奖金,员工们还都很满意。

他也闹不清这故事是想说个啥道理,只是这时候冒出来,提醒了他其实还有这种心态。

刚才直接要求做到最后一步,应该相当于半年不发薪的等级,那……现在是不是可以尝试一下三个月的程度?方彤彤再不同意,再继续退让呗,反正最差,还有帮忙打手枪兜着底呢不是。

他大着胆子敲了一下方彤彤的肩膀,小声问:“彤彤,你帮我含含那儿行吗?”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