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奇抄之锁情咒》
snow_xefd 著
第二十三章

心里咯噔一下,赵涛连忙摆着手,一激动差点来了个大撒把,“不是不是,绝对不是。我都发誓不再惦记她了,你怎么还这么计较啊?”

方彤彤哼了一声,“我又不是没暗恋过,我可知道着呐,那种偷偷喜欢的感觉可容易感动自己啦,越想越能把自己闹得痴情得跟啥似的。我……我好不容易成你对象了,你非要保密,还不准我怀疑啦?”

“那这么着吧,”他连忙想了个主意,“本来我也有哥们不能瞒着,你估计也有小姐妹得告诉,咱下礼拜把他们凑一桌,请吃个饭,小圈子公开一下,说好让他们给保密。你不是担心孟晓涵吗,你去请她,把她也叫上,我直接告诉她,我现在……以后喜欢的就是你了,你是我女朋友,绝不换人。成吗?”

方彤彤猛蹬了两下骑到前头,想了一会儿,放慢速度等他赶上,笑嘻嘻地说:“行,不过就不用请孟晓涵了,我跟她也没熟到那份儿上。你都打算叫谁啊?是单身不?我小姐妹也有没搞对象的呢,到时候说不定跟谁就看对眼了。”

这个办法看来还算成功,之后一直到单元楼口,方彤彤都在兴高采烈地设计该叫谁该在哪儿吃,一副好像这就是订婚宴的架势。

没怎么往女生家去过,方彤彤问了两遍,他还是不好意思上门,而且怕留下什么蛛丝马迹被她妈妈发现,到时候打方彤彤一顿,也是他心疼。

“瞧你说的,我妈都成007 了。”她扑哧笑了,站在楼道口说,“那我上去了。”

她抬手扶着墙,就那么稍微有些不平衡地站着,薄薄的衣裳裹着她姣好的身子,亮亮的眼睛直直地盯着他,明明说了上去,却没转身,也没动。

一股热流在心头涌动,他舔了舔嘴唇,突然拉住了她的手,“我……亲一下再走好吗?”

她抿着嘴笑了,把另一只小手也塞进他的掌心,闭上眼微微抬起了下巴。

没有再用舌尖纠缠起舞,他们单纯用唇瓣摩挲着彼此,四只手的二十根指头,牢牢紧握。

“那……明天见。”四五分钟过去,他被路过的汽车声惊开,有些尴尬地在衣服上擦了擦手汗,小声说。

方彤彤嗯了一声,用手指头点了点自己的嘴巴,往他这边弹了一下,轻快地跑上了楼。

回到家门口,摸出钥匙开门的时候,赵涛还有点晕淘淘的,从起床到这会儿,整整一个礼拜天的时光都被方彤彤满满地占据,没有给其他人留下半点空间,而他,正因此笑得像个傻子。

进门后,沙发罩还皱巴巴的,出门前换下来的大裤衩还丢在上面,精液的印子不太显眼,看得清而已,不过足够提醒他,今天发生的事不是做梦。

他有女朋友了,一个一定会长长久久一心一意爱他的女朋友。

他又傻笑了一会儿,钻进厕所洗了个脸,为了让方彤彤的味道多留一会儿,取消了洗澡的计划,独自跑到沙发上坐了几分钟,才心满意足的伸了个懒腰,回卧室翻出了周一要用的作业,打开台灯奋战起来。

十点多的时候,电话响了。

他放下笔走到客厅,掀开布看了一眼,竟然是方彤彤家打来的。

不会这就被发现了吧?他心里又是一个激灵,犹豫了一会儿,才接起电话,谨记着方彤彤的嘱咐,对方说话之前,绝对不吭气。

结果没想到电话那头也没说话,听筒两端陷入到令他紧张的沉默中。

到他快要觉得这是白浪费电话费的时候,对面终于传来了方彤彤清脆悦耳的连串笑声:“是我,你真棒,没有忍不住先开口,这我就放心了。”

“呼……你再不说话我就忍不住挂了。你吓得我都出汗了。”

“对不起啦,我这不也是想模拟一下以防万一嘛,我妈最恨我早恋了。”

“放心,我一定记得先看电话号码,害你挨打,我也难受不是。”

“嘿嘿,你还挺会说的,以前不怎么和你打交道,还觉得你傻老实,就作文写得不错呢。”

“是吗?”他在心里叹了口气,上学期方彤彤跟他课间凑巧聊过一次,那次还被她说贫嘴来着,看来她是忘了。

果然……没有锁情咒,这样的女生根本不会惦记着他的任何事,他得到的,其实是远超他能力所及的宝物。

一定要好好珍惜才行,他给自己定了定神,问:“打电话就是为了考验一下我的应变啊?”

“当然不是。我是兴师问罪来啦。”她在那边故意用夸张地口气说,“你买漫画书也不买靠谱点的,盗版盗得太离谱了吧?”

“啊?”

“我上次看你的书不是就看了几本吗,我让我表弟给我买一套,我想看完。今天他给我送来放家了,我一看,女主角名字都不一样,人家这套我爱芳邻的女主角叫二之宫亚美。”

“呃……啊?”

“我给我弟打了电话,小南那套书叫touch 好嘛,中文是棒球英豪,我爱芳邻是R ……R 什么什么的,棒球英豪还有动画片呢。你没看过啊?”

“靠,我说怎么质量那么次,死胖子黑我。改天我找他去,擦嘞,卖的那什么七笑拳让我差点错过乱马,我刚喜欢上安达充让他给我推荐就给我来这出。”

“不过这个也挺好看,讲的是游泳的,我起码看得懂,棒球我一窍不通哎。对了,下周末咱去游泳吧?你会游泳吗?”

“倒是会,但游得不好,我也没证,进不了深水馆。”

“没事,我陪你在大池子游呗。有水上滑梯还好玩呢。我新买的泳装可漂亮啦,就穿过一回,那次是和小姐妹一起去的,男生你是第一个见的哟。”

盘算了一下,这约会地点怎么也比K 歌房强,虽然不喜欢人多的地方,但他想看方彤彤的泳装啊,嗯……正确地说是想看穿泳装的方彤彤啊,“好,那下礼拜天咱一起去。期末考试就滚他的吧。”

那边咯咯笑了一阵,说:“不滚他的你也考不多好,有啥的。”

“对了,你到游泳池可别勃起啊,顶起泳裤可太难看了。我说你臭流氓心里高兴,别人说你臭流氓我可就恼了。你别害我跟别人吵架。”

彻底了解这词儿后,她说的还真越来越顺口了,他自己一般都只好意思用硬了形容,她声音又脆又甜,稍微带着点羞涩说出勃起这种词,一下子就让他小肚子那边热了一热,“我……我尽量。我不是跟你说了,这事儿男生自己说了不一定算。”

“你还说打疼了就能软呢。那到时候我干脆就这么处理算啦。”

“别别,我努力,我真的努力。”

“喂……赵涛,”方彤彤迟疑了一下,声音变小了点儿,“之前咱……咱在沙发那儿的时候,是亲嘴你更有感觉还是摸我啊?哪样勃起得快呀?”

好奇心太旺盛算是好事还是坏事啊?他拍了下脑门,诚实地回答:“不知道,我……我刚一亲你就彻底硬了,哪有心思统计速度。”

“哦,”那边有点失望,“舒服也光是最后出来那一下,对吧?”

“那到不是,出来那下是最舒服,之前……亲嘴的时候也特舒服。”他赶紧表态,“以后你可不许不让我亲,不然非憋死我。”

“让让让,肯定让。你不亲我亲别人我还不干呢。”听筒里传来很坦诚的声音,就混了那么一点点羞涩,“而且……而且我真挺喜欢你亲我的。”

他胆子顿时大了不少,小声问:“那……你喜欢我摸你不?”

对面沉默了一会儿,然后传来羞涩了更多的声音,“喜欢倒是喜欢,可是……总觉得涨鼓鼓的不对劲,还酸。不如亲嘴舒服。”

说到这儿,她一下想起了什么,抱怨说:“对了,你……你下次可别光逮着一边捏,人家咪咪头本来差不多一般大,刚才洗澡看了一眼,有一边都被你捏肿了。”

“啊?对不起对不起,疼吗?”

“到不是很疼,就是用手一碰刺痒。你下回轻点。”

“嗯,我一定注意。”他连忙保证,只要有下回,他啥都能一口答应。

“嗯……我其实还有个事儿想跟你商量。你得答应我。”

“啥?你说吧。”

“咱以后在一块,你……要还想和我那样亲热,时间安排得靠后点,可不能一见面就来。行吗?”

“为什么啊?”他奇怪地问,“亲你也不行吗?”

“那个行……可是不能那么亲,那么亲得等最后。”方彤彤的口气显得有点奇怪,“除非是在我家,在我家可以不守这个规矩。”

“彤彤,你是担心我忍不住吗?你看我今天都那样了不是也忍得住吗,我……我见了你肯定想亲亲抱抱的,早点晚点有什么区别吗?”

“有。”她很干脆地回答,“区别大了。”

“你告诉我理由好不好,我实在想不明白。”

那边又安静了一会儿,接着,方彤彤又羞又急的声音响了起来,“我……我一回家就把裤衩洗了,骑车子回来的时候最中间一道凉嗖嗖的别扭死了。你……你要一见面就亲啊摸啊的,之后我不回家总不能捂干吧?讨厌!”

可能是说出这样的答案有点羞耻过头,喀啦一声,电话挂了。

他抓着话筒,傻呵呵地愣了半天,才反应过来一个让他当场裤裆鼓起来的事实。

方彤彤之前走的时候,下面其实已经湿了。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