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奇抄之锁情咒》
snow_xefd 著
第二十二章

“呀。”愣了可能有七八秒,方彤彤才很轻很轻地叫了一声,跟着睁大眼睛看向赵涛,有点生气地说,“你……你怎么把小鸡鸡偷偷掏出来了!”

差点喷出来的满管儿精液被她吓得又缩回去了半截,倒是没让他尴尬地打破自己的最快纪录。他另一只手还没忘捏着方彤彤的胸,这边握着老二说:“彤彤,我、我实在憋不住了,这么又亲又摸的,舒服得我都快射裤子里了,我不欺负你,你……你也让我自己弄弄解决一下吧。”

她挪了挪身子,转过来靠在他身边,好奇地瞄了他裤裆几眼,突然拉开他的手站了起来,“行,不过你得让我开灯,我看看你到底要弄什么。”

“成,你乐意开就开吧。你都好意思,我……我更没啥。”其实心里还是有点别扭,手淫这事,他以前隔着裤子夹栏杆的时候都怕人看见,别提现在正大光明亮在女朋友眼前了。

要是已经办了可能还好,可这不才进展到亲嘴摸胸嘛……

灯一亮,晃得他闭上了眼,再睁开时,方彤彤已经窜回到沙发上,半边倚着沙发靠背半边贴着他,好奇地问,“这这这……这就叫手淫吧?你老弄吗?”

“想舒服的时候,就弄一次。也……也不经常……”他涨红着脸撒了个谎,空着的手又往她胸口爬去。

“才不信,你这么臭流氓,肯定老弄。我偷偷翻过杂志,就那什么《人之初》,你、你这就算勃起了?”她连胸又被抓住都没在意,亮晶晶的眼睛可劲儿盯着他裤裆瞅个没完。

“嗯。”他豁出去套了两下,就这么当着她的面。

“摸……摸胸很舒服吗?怎么能大成这样啊……”她往他怀里凑了凑,方便他揉的顺手,乌溜溜的眼珠随着他上下滑动的手微微摇晃,“阿姨家那小崽子撒尿的玩意,都没我手指头大。勃起这么厉害的吗?”

赵涛哭笑不得地解释说:“那是孩子,你穿开裆裤的时候胸也没这么大这么软吧,小鸡鸡也会长的啊。”

“那我也没长出俩冬瓜来啊……”她还是一脸很惊奇的样子,“你这也大得太夸张了,平常怎么装进裤衩里的啊?”

这种时候实在不想分心,他匆忙说:“你等会儿,等会儿我弄出来,它变回去你就知道平常多大了。”

“哦……”她小声问,“我能帮啥忙不?让你摸着就成?”

“嗯,”一时间也没想到有什么她能帮忙的,比较过分的要求他也没底气提,再怎么能玩能闹,他这女朋友也才是个高二女生,要是说让她给亲一口试着吹个喇叭估计当场能翻脸,只好说,“我摸着你就特有感觉,要不……要不你让我顺着领子进去直接碰碰?”

“不行。这你就自己弄起来了,我怕你忍不住欺负我。”她红着脸摇了摇头,“你手腕累不?不行我替你会儿?”

“好啊!”他高兴地差点蹦起来,连忙点头说,“不过你也别用太大劲儿,这东西硬归硬,可娇气着呢。”

“哦。”她舔了舔嘴唇,小手晃晃悠悠伸了过去。不敢直接拿在手里,先伸出指头,往光滑发亮的龟头上碰了一下,“这个眼儿……不会突然尿出来吧?”

“不会……绝对不会,硬着尿可难受了。”他连忙帮她打消顾虑,试探着松开自己的手,把位置让出来。

她加了一根手指,轻轻捏了捏,吃惊地说:“不是骨头那种硬啊,我还以为是皮包骨头呢。”

“健康教育课本你肯定没好好看过。这玩意平常耷拉着,怎么可能有骨头。”他盯着裤裆那边,硬邦邦的阴茎因为被方彤彤捏着忍不住从根儿上使起了劲儿,她捏得本来就松,结果直接挣了出去。

“还能动啊?”她感叹了一句,这次没再让它跑掉,直接抓了个满把。

她的手指又细又长,又软又滑,正好把他那黑乎乎的棒子团团围住,可能出了汗,湿津津的还有点凉。

“是这么着吗?”她试探着上下动了两次,问。

“可以再大点劲儿,再快点儿。别把外面皮扯得太狠就成。”他急匆匆地指点两句,这是有生以来第一次被旁人帮忙手淫,更别说,还是个这么漂亮可爱的女生,刚才被吓退的快感几乎是瞬间就重新团结在高翘的旗杆下。

她听话地改变了手上的动作,一波又一波的愉悦感立刻随着包皮在龟头周围的摩擦扩散到全身,他激动地绷紧了屁股,手指拼命挤压着衣服中酥软的乳房,玩命地拨拉着比刚才更加突出的奶头。

单纯从感官的角度出发,方彤彤的动作远远谈不上熟练,给他带来的直接刺激当然也远不如他自己手淫的时候。

但心理的快乐已经强烈到无法抵抗,那滑嫩的手掌卖力的为他服务,红扑扑的小脸写满了专注,被这样诚心诚意希望他快乐的目光望着欲望最强烈的地方,喷薄而出的冲动几乎是马上就转成了现实。

他都没来得及出声提醒一下方彤彤,膨胀到极限的肉棒就猛烈地喷吐起来。

幸好,之前已经解决过,平常也一直有手淫习惯的他没积攒多少体液,虽然整条阴茎跳动的程度非常剧烈,最后射出来的,却不过是星星点点的几滴而已。

一小半落在大裤衩,剩下的,都淌到了方彤彤的手上。

她愣在那儿,缓了好一会儿,才小声说:“这……这就是好了?”

还沉浸在喜悦的余韵中,他软绵绵地瘫在沙发上,点了点头。

她抬起手,仔细看了看上面,撅着嘴说:“噫——这就是精液啊,怎么跟清鼻涕似的。”

可能是觉得有点恶心,但又是赵涛的子孙,不好意思直接表现出来,她吐了吐舌尖,说:“我……去洗掉没事吧?”

“没事没事,你去洗洗吧,不然干了那一片紧巴巴的,还稍有点味儿。”他连忙说着,也不好意思去找卫生纸,干脆扯出内裤用外侧匆匆擦了擦,就打算收起来。

“别收!”方彤彤在厕所门口回头喊了一句,“说好让我看小了的模样呢,不许收。”

好吧,他撒开手,索性就那么摆着,方彤彤都不害羞,他搁这儿装什么薄面皮。

听着厕所里的水响,他心满意足地伸了个懒腰,看着掌心,回味着刚才抓握住饱满乳肉的美妙滋味。

真好,要是可以,真想就这么揉到明天早上。

没关系,循序渐进,不就是循序渐进嘛,他已经下定决心和方彤彤走下去,那该发生的,就都是迟早的事,等到订婚结婚,他还怕没机会躺在床上揉着睡么。

方彤彤洗完手后,他才知道,自己低估了她的好奇心。

一看到阴茎软塌塌变小的样子,她就忍不住抓到手里又摸了起来,一个问题接着一个问题的往外丢,让他这纯处男性学赵括应付得满头大汗。

结果最后还被她给又玩硬了。怕真玩出火来,他只好提议回去接着玩大富翁。

没想到她这个好奇宝宝,玩着游戏还一个劲儿惦记着男生的那些小秘密,简直是不破砂锅誓不还。

一直到最后送她回去出了家门,她才不好意思再接着说那些不好见人的问题,转而闲聊起来。

等车子快蹬到她家院门口的时候,她不知道被路上的哪句闲扯淡提了醒儿,突然皱着细细的眉毛扭头看他一眼,问:“赵涛,你不想让班上人知道,不会是还惦记着孟晓涵吧?”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