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奇抄之锁情咒》
snow_xefd 著
第十九章

看着赵涛脸上好像饿疯了之后看到一笼包子一样的表情,方彤彤哭笑不得地指着桌上,说:“我真的饿了,中午跟你一起吃装矜持来着,就没吃几口。”

赵涛吞了口唾沫,嘴唇发干心跳得跟擂鼓似的,一双眼睛死死盯着她的胸,真是恨不得用目光在短袖衫上烧出两个洞来。

“你别那么直愣愣盯人看成么……”方彤彤不由自主地缩了一下,拿起筷子敲了敲碗,“我可吃了啊,你不陪我?”

“陪。”他深吸了口气,坐到桌边,尽量让自己不要像个月圆之夜变身的大色狼,“不过我真不饿,你把饭都舀了吧,我等你吃完腾盘子。”

她拿起大碗装好,端过来放下,“有点多啊……那我吃不了怎么办?”

“我吃。”他毫不在意地说,“你吃饱就行。”

方彤彤的脸红了红,抿着嘴乐了,吃了几口下去,她一甩马尾,盯着他说:“你别这么看行吗……我……我都不好意思张嘴了。”

“你不是觉得自己好看嘛,那还怕我看啊?”

“我怕你看腻。”方彤彤用筷子另一头戳了他一下,“再好看的女生看久了也就那样。你别看我嘴上夸自己夸得不行,其实早晨照镜子啊,总觉得也就那么回事吧。”

“没事,我喜欢看。看不腻。”他心满意足地托腮望着她,存心作弄。

“再看我砸吧嘴了啊?”

“砸吧呗,我不嫌弃。”

“讨厌。不管你了,看吧看吧,我吃呀,再不吃,炒羊肉都凉了。”

这是我女朋友,今天就能让我摸到她胸,以后说不定还能接吻,做更加不能说的事,顺利的和处男身份挥手拜拜……他这会儿的确诚实地把孟晓涵忘得干干净净,满心装的都是方彤彤的身影。

他甚至都有点觉得,自己是不是太好追了?这算见异思迁吗?

“行了,别看了。我吃饱了,呐……你说帮我吃的。给。”她吃了小半碗,就红着脸坐直,把剩下的推到他面前,一副很期待的样子。

本来他是很讨厌吃别人剩嘴的,可这是他女朋友,今后玩亲亲的时候,不一样要交换唾沫星子嘛,而且他能清楚地感觉到,这事能让方彤彤很开心,就像方彤彤之后能让他很开心一样。

三下五除二,他就把那点残羹剩饭狼吞虎咽解决完毕。

按照以前的设想,他将来的婚姻生活应该是老婆做饭自己洗碗,所以他主动站起来往水池走去,“别管了,你先去玩儿会,我洗。”

就跟看穿了他一样,方彤彤笑着说:“怎么,以后我做饭你洗碗分工啦?”

“没办法,我不会做饭啊。擦地洗衣服勉强还凑合。”他摞好碗筷碟子,端进水池。

其实洗碗他也没怎么干过,爸妈在家轮不到他,在小姨家或者出去吃更不用他管,自己在家对付时候连碗都用不到,不过这活儿没什么技术含量,手生也就是多费点洗洁精而已。

洗好出来,他才发现方彤彤没回卧室,而是坐在沙发上,涨红脸倚着靠背,紧紧抿着红红的小嘴。

“怎么没去玩儿电脑,在这儿等着呢?”他打开灯,过去满脸期待地坐在她身边,手指已经因为蠢蠢欲动而微微抽搐。

方彤彤抱着软靠垫,低着头,说:“我还是有点害怕,那儿离床忒近了,万一……万一你又想干别的,可……可就太快了。”

“我不是说了,你不愿意的,我绝对不勉强你。”他郑重其事地再次保证。

“可……可万一到时候我也搞不清自己愿意不愿意呢?”方彤彤明亮的眼睛浮现出迷蒙的雾气,“或者……或者我对你说不出来不行,被你以为愿意了呢?我可听说过不少这样的事儿。”

他忍不住说:“可我要真想……想那啥你的话,沙发也可以啊。”

她红着脸挠了他胳膊一下,“不行,那、那么大的事儿,不许在随便啥地方对付。听见没。”

“好好好,我知道了知道了。”他被挠得呲牙咧嘴,赶忙答应。

不过他也是这么想的,宝贵的第一次,当然要在气氛够棒的情况下认认真真地在床上完成。

屋里安静下来,一时间只能听到他们俩急促的呼吸声。

过了三四分钟,方彤彤刷的站起来,走过去关了灯,趁着天还没完全黑,返回来坐到沙发上,一闭眼睛,把怀里的垫子扔了,跟烈士慷慨就义似的一挺胸膛,说:“你……你摸吧。”

“彤彤,我……我觉得……接吻的顺序是不是该在这个前面啊?”他的手已经悬到了她胸口,隔着背心和薄薄的短袖衫,他几乎能感受到那充满弹性的身体散发出的诱人温度。

“我哪儿知道。我这也是头一回认真搞对象啊。”她闭着眼,显得很是紧张。

“你……你真没和人亲过嘴吗?”他的渴望突然转移到方彤彤娇嫩柔软的小嘴上,比起抚摸——尤其还是隔着衣服抚摸,初吻对他来说明显更有仪式感和象征意义。

她皱了皱眉,“我爸妈姥姥那些亲戚不算的话,就没了。赵涛,我像那种很容易和人……”

那稍微有点生气的话还没完全说出口,他就已经实施了刚刚决定的行动。

他紧紧抱住方彤彤,一口亲上了她的嘴。

初吻就这样被他心满意足地从梦中摘下,放进了现实中记忆的匣子里。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