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奇抄之锁情咒》
snow_xefd 著
第十五章

全部的注意力一下子就集中在上臂,赵涛很艰难才克制住自己,不要因为渴望而挪动胳膊,去寻找方彤彤近在咫尺的乳头。

裤衩里的那根棍子,几乎是一下就处于半勃起的状态。

“就是个游戏,看你吓得……”他发现自己的声音有些发干,连忙咽了口唾沫润润。

这清晰的咕嘟一声似乎提醒了方彤彤什么,她愣了一下,跟着马上坐直,离开了他的胳膊,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生气地说:“你弄这么个鬼游戏,故意吓我啊。讨厌死了。”

他干笑了两声,捡起地上的手柄,有点心疼的摁了两下确认还能用,过去关了电视游戏机,说:“算了,还是玩大富翁吧。那个轻松点。”

“行,看我斗到你倾家荡产!”方彤彤蹬上凉鞋,一点也不戒备地跟着他走进卧室,看电脑桌前就一张电脑椅,自己出去搬了张凳子进来。

就像完全没注意到旁边就是张床一样。

你也太……太蠢了吧?他的呼吸顿时急促了几分,脑海中闪过一张又一张限制级的画面。

尽管主动拉女生的手他都还没有勇气,可在控制不住的意淫中,方彤彤已经用七八种体位来为他的处男送别了。

其实一开始他就想提议大富翁来着。这种俩人需要挤在一台电脑前玩的游戏,毫无疑问可以正大光明地把距离拉近到非常亲密的程度,换人操作鼠标的时候说不定手还能碰到一起。

结果没想到,寂静岭立下了远超于此的功勋,就为了刚才碰到胸部的那一下,他都恨不得把那张盗版光盘装个框供起来。

满身的雄激素一起嘲笑着他脑子里自以为坚持的感情观,一个劲儿的提醒着,方彤彤现在正不可自拔的爱着他,对她做什么都可以,就算强奸了她,她也不会报警的。

“你……你先玩着,我去个厕所。”他在满屋子冷气中出了一身汗,不得不找了个借口跑去了厕所。

看不到方彤彤近在眼前的身体,又洗了两把脸,赵涛总算冷静了不少,集中的热血也渐渐撤离了前线,他捏了捏裤裆,在心里骂着,不争气的东西,连恋爱都没开始就想着最后一步,臭流氓。

不就是穿得好看嘛,不就是做了顿饭嘛,不就是拉过手亲过脸还碰了胸嘛……这不能说明什么,那是肉欲,青春期的肉欲,不是爱情,绝对不是爱情!

他拍了拍脸上的水,盯着镜子看了一会儿,长吁了口气,走了出去。

我喜欢的是孟晓涵那样文文静静的姑娘,她不爱玩不爱闹,没追过其他男生,单纯的像张白纸,那才是我要的女朋友,我会和她一直恋爱到大学毕业,然后结婚,生孩子,组建一个幸福的家庭。那才是我要的,那才是我要的……他在心里重复了十几遍,然后才往卧室走去。

里面已经传出了大富翁的音乐,音箱声音开得不小,让他又有点反感,换成孟晓涵,绝对不会在别人家这么随便,一个女生,这也太不知道自重了。

这时,电话响了。

“等我会儿,我接电话。”他不争气地先给方彤彤报告了一声,才跑去电话那边。

“喂,谁啊?”这电话通常只会有他接,他一般也不问找谁。

“赵涛。我。”对面传来孙博的声音,“你搞毛啊,说好一起星际,怎么没来?”

他连忙咳嗽两声,装模作样地说:“我不太舒服,就在家休息了。这也至于打个电话?你们玩就得了呗。”

“哎呀不是这事。少了你我们一样练,刚才还爽了会儿CS呢。我跟你说事儿呢。”那边的口气变得有点神秘兮兮,“喂,知道吗,我在这儿碰见方彤彤的初中同学了,同班的。”

“这算个蛋事儿啊,咱班上还有她同学呢好吧,天天碰见至于吗。”

“我还没说完呢,你急个蛋。听啊。”孙博赶紧接着说,“那哥们现在在七班,跟咱们老七班的哥们出来连红警,就坐我旁边,我跟他扯淡时候说起方彤彤有可能在追你,你猜怎么着,他跟我说了初中时候的事。”

“我操,那个方彤彤初中时候就换过三四个对象,你知道吗,有校内的,还有校外的,屌得不行,哥们我当场就惊了。”

赵涛没好气地说:“他这叫吃不着葡萄说葡萄酸。人方彤彤有几个男朋友,他是狗仔队啊知道得这么清楚。”

“他们都X中的,你又不是不知道,那学校本来就破,男的女的都爱玩。他对象今儿也跟着来了,也是他们班的,和他初中就一起了,那女的也这么说,还说方彤彤那时候还在外面过夜不回家呢。”孙博说得滔滔不绝,赵涛都能想象出对面话筒边口沫横飞的德行,“赵涛,哥们几个都了解你,这样的女生你肯定不喜欢,可别被人一追脑子一热就答应了。你这样的最不会拒绝女生了,不行过两天哥们找方彤彤谈谈,让她别缠着你了……”

“没事。”心里乱成一团,嘴上却冷静得很,赵涛攥紧话筒,说,“你别操这闲心了,打你的CS去吧。我喜欢谁你不也心里有数嘛。”

“成,那就得,我挂了啊,公用电话,我这儿打了快一块钱了。晚自习见。”

“嗯,晚上见。”他咔哒挂了电话,盖好防尘布,扭过头,卧室那边音乐很大,方彤彤多半是没听见这边的对话。

一股无名火嗖嗖从心底窜了起来。她初中就搞过对象,肯定也让人摸过手,说不定还让人亲过嘴,夜不归宿,他妈的该干的肯定都干了吧。穿这样跑来家里玩,原来根本就是勾引他呢,亏他还在这儿挣扎自己到底喜不喜欢她。

这种女的,喜欢个蛋!

搞过之后甩了她算了!

危险的念头从脑海划过,瞬间占据了他大半心房。

她都不是处女了,肯定也不在乎这事了,而且她都爱上自己了,被操也他妈不会说啥吧?说不定还会高潮呢。

妈逼的。他妈了个逼的!

头顶都有点发烫,他大步走进卧室,微微喘息着站到了方彤彤身后。

方彤彤正喜滋滋地看着自己的钱夫人把孙小美送进医院,完全没注意到他的脸色已经变得非常吓人,还笑着说:“怎么了?网吧被你放鸽子的小伙伴生气啦?”

“嗯。”他含含糊糊地应了一声,挪了挪凳子,故意坐到了电脑椅斜后方。

“这也至于打个电话,你哥们真不够意思。是孙博吧?那胖子就是事多,回头我替你训他。”方彤彤乐呵呵地点着鼠标,浑然不觉赵涛的手已经伸到了她的左边。

除了懵懂年代的追赶打闹,他还从没有这样主动去碰一个女生的身体,而且,目标并不是短袖下露出的胳膊,而是更靠内侧的,骄傲耸起的饱满山峰。

没想到方彤彤动了一下,胳膊撞进了他的手掌心。她愣了一下,扭过头说:“你干嘛呢?不是说一起玩么?动我袖子干嘛?这花边不好看?”

热血涌上头顶,他狠狠咬了咬牙,突然伸手抓向她的乳房,从齿缝里挤出连自己都有些陌生的声音:“我想摸你。”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