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奇抄之锁情咒》
snow_xefd 著
第十二章

叮铃铃的电话铃足足响到第三声,四仰八叉躺在凉席上的赵涛才意识到,那是方彤彤,而不是觉得他不在家就会晚点打来的爸妈日常问候。

他手忙脚乱地从床上爬下来,拖鞋都顾不上穿,噼噼啪啪光着脚冲到电话机旁边,接电话的动作太大,差点把话机掀翻,“喂,喂!”

“哎呀,你接个电话干嘛这么大声啊。是我,方彤彤。你才醒?”

他抬手蹭掉糊成一团的眼屎,瞄了一眼挂钟,“我操……都十一点多了?哦……我昨晚没睡好。”

“嘻嘻,怎么啦?失眠啦?因为我吗?”

他立刻哼了一声,“打游戏没注意时间而已。”

“行行,你说是啥就是啥。那你赶紧起来收拾收拾,我马上出门,半个小时准到。我可直接上楼敲门啊,你别到时候还没洗完脸。”

他连忙在旁边电视机屏幕上照了照脸,“告诉你,我起床五分钟就能出门。就等你半小时,不来我可就出门打星际去了。”

“不行不行,”方彤彤似乎是想起了什么,“我……我动作慢,你多等十分钟,啊不,多等我二十分钟。”

“那不都十二点了?你要不来,我连小姨家的饭都蹭不到了。”

“我说了我准来,我要不去,我……我就是王八养的。”方彤彤在电话里郑重其事地说,“我路上买吃的,你别管了,饿不死你。对,你家电话有来电显示吗?”

“有啊。怎么了?”

“这是我家电话,你赶紧拿电话本记下来。班上可没几个知道的,不许外传,听见没。我出门了,一会儿见。”

啪嗒,还没等他回话,那边已经挂了机。

来自女生的、不是因为学校事情打来的电话,这还是头一个。他盯着电话发了会儿呆,才想起什么一样跑去拿来自己的电话本,小心翼翼的从最后往前翻了几页,在那处不太容易被哥们发现的地方,认认真真地抄下了方彤彤的电话。

不到五分钟,他就洗完脸刷完牙穿好了衣服,因为方彤彤要来,他不敢像平常在家玩游戏一样吹着电扇穿三角裤衩,考虑了一下后,他插上电打开了空调,关好窗户,换上了短袖衫和及膝短裤,一贯怕热的他,这样的形象应该算是不太难看了吧。

看了看表,他飞快地冲进厕所,没拿书也没拿GameBoy ,认认真真以破记录的速度上了个大号,用时三分钟。

之后将近十分钟的时间里,他的脑子里简直上演了各种源自小说漫画动画毛片的香艳场景。

比如方彤彤不小心翻到他的黄色收藏结果春心大动啊,不小心点开他电脑上的黄色电影结果春心大动啊,或者和他吃着吃着饭看着他就不留神春心大动啊……

发现方彤彤第一次登门,自己就满脑子色情狂幻想实在不太好,他挣扎了一下,做了一个艰难的决定。

他冲进卧室,随便找了本成人漫画,迅速地打了个飞机。

果然,热血沸腾的小弟弟吐过之后一下子就冷静了很多,他满意的提上裤衩,把卫生纸团起来丢进纸篓,想了想又捡了出来,跑到厕所扔进马桶冲掉。

“呼……”他蹲到电视柜前,从抽屉里翻啊翻啊,把里面的PS盗版碟全掏了出来。和同学对干的拳皇实况之类是用不上了,平常哄表妹的游戏大都是低龄游戏还都是一串串的日文片假名,方彤彤应该不会有什么兴趣。

不行就玩那几个恐怖游戏让她看吧,就当看互动类恐怖片了。

正在苦思冥想该用什么填充她来之后的时间,当当当,门被敲响了。

“来啦!”他用自己都吃了一惊的音量喊了一句,手忙脚乱的跑去开门,路上咣当碰了一下茶几,疼得他差点眼泪都冒出来。

一看到他呲牙咧嘴的样子,方彤彤就撅起了红艳艳好像涂过什么的小嘴,“干嘛啊?这么不想看到我?”

“不是不是不是,我撞桌子上了,疼得。”他连忙解释,让进了她。

周日晚上的晚自习没有规定必须穿校服,算是学校里和偷偷补课期间一样难得的便装时间,但他的印象里,方彤彤以前在学校从没这么穿过。

起码,之前她就绝对没穿过裙子去上课。

看她拎着扁扁的书包,摆明了是要从这里直接和他一起去学校,那今晚,就是她头一遭在教室这种打扮。

嗯……不能说不好看,但实在不像是个高二的女生。

头发到还只是中规中矩地扎了长马尾,多戴了一个双兰花款的头花,别起前帘的小发卡,也是很精致的设计。侧面借着反光,他可以确定,方彤彤涂了很淡色的口红,不过这也是他唯一能辨认出来的化妆品了。

小V领的短袖衫,用宽腰带扎住细细的腰,柔顺的及膝裙下,是一双紧凑结实的笔直小腿,也许是夏天游泳比较多,皮肤呈现出健康的色泽。细带凉鞋上的左脚腕,特地带了一串细细的脚链,一下子就把他的视线吸了过去,不自觉地注意到她涂成花瓣一样玫红色的趾甲。

余蓓就不敢这么涂,班上敢完全不把教导主任当回事的,一只手就能数过来。

而方彤彤,绝对是这只手的大拇指。

“你傻呀,站着干嘛,帮我把东西拎厨房去,快点。”外面看来挺热,方彤彤弯腰放下沉甸甸的大塑料袋,抬起胳膊擦了擦汗。

她的短袖衫袖子特别短,就是肩上两块看着长,口还特宽松,这么一抬胳膊,一下就亮给他一片白生生的胳肢窝,带着几根细毛,闪得他眼前一花,小肚子下面当即就是一紧。

“你愣啥啊?”方彤彤有点生气地看着他,“我拎上来勒得手指头都麻了,你就不能帮我拿到厨房吗?”

被她撒娇一样的口气激了一下,他连忙过去抓起塑料袋放进厨房。

“这么沉你也不说喊我下去接你一下。”他把里面的菜啊肉啊一样一样拿出来,“我去……你这是买了多少啊,咱俩吃得完嘛?”

“我又不知道你多大饭量。万一吃不饱可丢死人了。”方彤彤跟着走进厨房,熟练无比地翻出案板菜刀,打开冰箱瞅了一眼,甩手关上,“没买主食,你可别说你家连米都没有。”

他指了指煤气灶上面的橱柜,“诺,那里头呢。电饭锅我给你找。”

她到一点都不见外,过去就抬手打开门,看着里面放米的大塑料盒,跟在自己家一样随口问:“你一顿一般吃多少?”

“一大碗吧,菜好吃了可以两碗。”他端出电饭锅,跟着楞在了旁边。

往斜上方伸出手去端盒子的方彤彤,又一次在他眼前亮出了那宽松的袖口。

这次露出来的不只是腋窝,还有更靠前方的美景——细细的背心吊带,和一片远比胳膊腿白嫩许多的肌肤。

他可以百分之百确定,那是乳房根部侧面的一小块。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