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奇抄之锁情咒》
snow_xefd 著
第十章

第二节晚自习,方彤彤耐着性子看了快一个小时我爱芳邻,下课打铃的时候,才扯下耳机,把书还给赵涛,有些不满地说:“你平常跟孙博坐一块时候不是挺能聊的吗?怎么你都不理我?”

赵涛翻了个白眼,有气无力地收起进度几乎等于零的数学参考书,“我不知道跟你聊什么好吧,分班后咱俩第一个学期加起来都没说超过五句话,我哪儿知道跟你聊啥?”

就跟故意挑话题一样,方彤彤气哼哼地指了一下我爱芳邻的封面,说:“我不喜欢那个小南,你们男生都喜欢那样磨磨唧唧的女生吗?”

“磨磨唧唧?”在赵涛心目中的漫画女神,古贺春华和浅仓南绝对稳稳占据着头两把交椅,这是对着游人、唯登诗树之类的漫画家笔下的女孩手淫多少次也不会改变的事实,他马上本能性地反驳回去,“谁告诉你小南磨磨唧唧了!你这样的女生不喜欢很正常,谁叫人家运动万能成绩不错人缘还好,而且长的好看,你就没有哪儿比得上人家,你这叫嫉妒。”

“呸,我嫉妒个小画书干嘛。”她老大不服气地说,“你说,她喜欢不喜欢达也?”

“当然喜欢,他们俩……”

都不等他说完,方彤彤就立刻说:“那还不磨叽?整天就知道打哑谜,喜欢就说啊,喜欢就追啊。看看人家新田妹。”

“都和你一样,我们这种男生就别过了。”他随口抱怨了一句,抓起书包往里塞今晚要用的东西。

看旁边的同学已经走得七七八八,剩下的几个都是县里过来的住校生,准备多上一节自发晚自习,方彤彤鼓了鼓腮帮子,突然说:“我怎么了?我倒是也想等人追,可追我的我都不喜欢啊。难道让我死等着看喜欢的男生都去追别人啊?凭什么?”

赵涛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回话,剩下那些同学突然投过来的视线让他浑身不自在,他抓起书包书甩到背后,丢下一句:“我回家了。”就直奔后门而去。

出门前他回头看了一眼,方彤彤愣愣地坐在那里,望着他留下的空座位发呆。

怎么办?这下该怎么办?他蹬着车子,出来晚一些的好处就是路上清静了很多,恰好让他冷静一下发热的大脑。他根本不是能强硬对待女生的性格,他已经能感觉到自己故意维持的厌恶正在飞速消退,心底甚至有个声音在轻轻地说,和她谈恋爱吧,反正都已经让她中咒了,起码,这个女生玩得很开,说不定,还能就此告别处男呢。

那么好看的活生生的女同学,难道不比汗津津的巴掌好吗?

啊啊……烦死了!他抓了抓脑袋上的短毛,完全陷入到荷尔蒙与意志力的战争之中。

方彤彤绝对是故意的,之前肯定洗过头,坐在他身边的时候一个劲儿往他鼻子里飘那淡淡的橘子香,闻得他心猿意马,压根看不进去半个字。

夜风吹了他一路,身上还是热乎乎的,燥的不行。看来今晚上起码得打两枪才行。

他擦了一把脑门上的汗,拐进了家属院门口的上坡。

没想到,刚把车子放好小房门锁上,他就看到了方彤彤,扶着一辆红色的变速车,气喘吁吁地站在他面前。

“你……你也骑得太快了吧?我……我都跟不上了。”她撅着嘴,看向旁边陈旧的居民楼,“你家在哪个单元啊?几楼?”

“你跟到这儿干吗?你家……不在这个方向吧?”赵涛抓着书包带子,呼吸不由自主的再次急促起来——夏装校服本来就是很薄的面料,方彤彤又恰好站在院里小房上挂的照明灯前,光把她姣好的腰肢轮廓几乎完整的透了出来,投进他的眼底。

“看看你住哪儿呗。以后放假没事,不还能来找你玩么。”方彤彤笑嘻嘻地说着,“叔叔阿姨一走就好几个月,礼拜天你怎么吃饭啊?”

他皱着眉不太高兴,但还是回答说:“想吃省钱的就去小姨家蹭两顿,懒得去就到外面吃咯。反正也要出门跟哥们联星际,哪儿还吃不成顿饭。”

“哪天我来找你你可不准出去,饭我会做,保准好吃。”方彤彤颇为自豪地说,仿佛大老远追过来就为告诉他自己也有贤妻良母的本事一样。

他叹了口气,看着她额头亮晶晶的汗,终于还是软了心肠,走过去帮她扶住车子,“擦擦汗吧。我家就在那儿,呐,二单元六号。三楼左手边儿。”

方彤彤扑哧一声笑了出来,摸出手绢擦了擦脸,“成,这就没白来,累得跟傻子一样,算你还有点良心。”

“行了,要是就想知道这个,你也知道了,赶紧回家去吧。这么晚了,可别出事。”他摸出钥匙,回身又去打开了小房,把车子拽了出来。

“干嘛?你这么晚还要出门啊?”方彤彤楞了一下,好奇地问。

“送你回去,这都十点了,让你自己骑车子回家,要是出了什么事得后悔死我。”他把书包锁进小房,跨上车座,“你稍慢点,我这破坤车可不如你那车子好骑。”

方彤彤的眼睛笑成了两弯月牙,喜滋滋地说:“你不用送我也告诉你我家在哪儿,就在XX小区3 号楼401 ,你可别记岔了。”

“我就是送你回去。”他无奈地说,“你怎么这么烦啊。”

“哦,那走吧。”

他蹬到方彤彤身边,和她并排骑了出去。

这是他第一次和女生单独相处这么长的时间,周围没有一个认识的人,行道树和路灯从两旁划过,清凉的风把夏季的炎热暂时驱离,一切,都舒适的犹如梦幻。

最重要的是,他每次扭头去看身边的方彤彤,都能发现方彤彤也在笑吟吟地看他。

他梦想过无数次,自己偷偷瞄着孟晓涵的时候,对方能恰好回过头来,对上他自以为痴情的视线。

而如今,成为被希冀的那一方,让他的心里突然之间充满了无法言喻的神秘喜悦。

他的话一连串的从嘴里蹦出来,和方彤彤聊得就像多年以来的青梅竹马。

而他的唇边,早不知何时带上了笑。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