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奇抄之锁情咒》
snow_xefd 著
第八章

尽管自慰的频率可能比全班所有男生都高,可以被划为淫秽物品的存货估计也冠绝整个年级,但赵涛一直坚信自己是个对待感情非常认真纯洁的男生。

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就是不喜欢。

所以即使对同年级的女生身体依旧充满了遐想,他也不愿意因此而将错就错的对方彤彤张开怀抱。

他没办法想象方彤彤穿上婚纱站在他身边的样子,就像他没办法想象孟晓涵赤身裸体摆出淫荡姿态的模样。

在他还有些稚气的心里,这两种女性代表的意义泾渭分明,互相不可能有所交集。

而现在,方彤彤却偏偏要试图进入孟晓涵所属的领域。

他没有回复那张字条,他不知道该写什么,本来打算冷冰冰地拒绝,可一想到中午方彤彤泪光盈盈的模样,心里就一阵不忍,只好把纸重新揉成团,放进了文具盒的下层。

如果说完全没有一点高兴,那绝对是骗人。赵涛清楚得很,从小到大,这还是第一次有女生——而且是这么好看的女生主动对他说类似表白的话,就算是咒术的效果,他也难以压下心中的喜悦。

只是他不得不克制那种悸动,否则,他一定会离孟晓涵越来越远。

更让他苦恼的是,究竟还该不该继续想办法对孟晓涵下手,如果成功,会出现什么局面?天不怕地不怕的方彤彤会不会让他之后的高中生涯彻底变成一团浆糊?

整整一个晚自习,他干什么的心思都没有,可能是脸色太过难看,盯班的李婕老师绕过来的时候还担心的问他是不是病了。

晚上到家,小姨还没回去,问了问他最近的学校生活,照例关注了一下成绩如何钱够不够花。

在父母都不怎么强求他好好学习的情况下,他完全是仗着还算不错的头脑在学校混日子,估计也能混个马马虎虎的大学,混一张凑凑合合的文凭,小姨也不过是问问而已,比起他,表妹在初中的成绩显然更加要紧。

应付完那种例行公事的亲情,他回到卧室,专门找了本女主角和方彤彤性格类似的小说,泄愤一样地来了一发。事后,他还不忘小心翼翼地用针管把今天的新体液换进去存好。

他相信,自己一定还有机会。方彤彤绝对不会成为他和孟晓涵之间的绊脚石,就算成为了,他也要全力一脚踢开。

可惜,事与愿违,当晚,他偏偏就梦到了方彤彤。

梦里的她穿着雪白的连衣裙,带着缀有蝴蝶结的圆边草帽,和他在河里互相泼水,随着身上越来越湿,少女紧凑修长曲线曼妙的娇躯变得若隐若现,她没有穿胸罩,只穿了一件紧绷绷的背心,当衣服贴合在皮肤上,两颗小巧的乳头,就突起成诱人无比的蓓蕾……

如果不是有自慰的习惯,他敢保证,之后发生的事一定会让他梦遗。

醒来后,他气冲冲地拧了一柱擎天的小弟弟一把,爬起来准备上学。

直到周末之前,勉强还算风平浪静,就是方彤彤宣布放弃先前追求者的宣言在年级引发了不小的轰动,据说那位一直很嫌弃方彤彤的帅哥还有点不甘心,特地来找了方彤彤一趟,结果,被劈头盖脸臭骂了一顿。

坦白说,赵涛很是有点小开心,尤其是他知道,那都是因为他的缘故。

不开心的是,方彤彤那一喝之后,孟晓涵竟然换了杯子,换了一个容量很小,每个课间去接一次水刚好够下一个课间喝的那种金属保温杯。

真是让他愁得满肚子婉约派宋词。

文科不被重视的缘故,班级的学习气氛远不如被严加看管的理科班,老师都是新人,也基本镇不住班上那些比较顽劣的学生。尽管期末考近在眼前,高三也就在前方招手,到了周六晚自习的时候,班上还是有足足三分之一的学生不在。

托父母常年不在家的福,他已过世的奶奶恰好又和教导主任的母亲是好友,闹出过一次神经性偏头痛的他比大多数同学都要自由得多,不必翘课也能说走就走,只要自己给班主任写个假条就好。

但因为孟晓涵,他整个学期都尽量保持着全勤。

考前倒数第二个周六,平常稳稳会缺席的方彤彤,破天荒留在了教室里。

人不多的晚自习,座位基本上是完全混乱随意的状态,只要不弄出影响其他人的动静,怎么组合都好。

赵涛的同桌早早就跑去了男朋友身边,一起选了个后排的位子,一人挂着一只耳机满脸幸福甜蜜地享受着随身听里的悠扬情歌。

当时,一个叫周杰伦的台湾歌手才刚刚开始冒头,刘若英、孙燕姿还是班上女生中的主流,他那个总是装着郑智化专辑磁带的随身听,基本只有他自己听过。

铃声响起,他摸出耳机,准备在那个台湾瘸子嘶哑低沉的嗓音中和数学认真较量一下,以免期末考的成绩太过难看,影响之后本来就被补课瓜分掉大半的暑假中仅剩的自由时光。

他的手还没从书包里拿出来,身边就噗通坐下了一个人。

方彤彤笑嘻嘻地从口袋里摸出一盘磁带,推到他的面前,邀功一样地说:“呐,新华书店音像部买的,正版磁带,郑智化的。一起听会儿成呗?”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