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奇抄之锁情咒》
snow_xefd 著
第七章

我!操!

脑子里第一时间闪过去的,就是一连串的脏话。赵涛抓着手里的书,险些把书皮扯裂。

他紧紧张张充满期待地等了大半个中午,竟然换来了这样一个滑稽的结果。

他一点都不喜欢方彤彤,那种咋咋呼呼大惊小怪像个炒蹦豆一样停不下来的女生,再漂亮他也没兴趣。

可是……锁情咒并没有附带解除的方法,可能当初创下这门符咒的古人,并不觉得会有男人需要解除吧。

可他现在非常需要!他想象不出方彤彤爱上他之后会发生什么,那种女生他根本应付不来。

他紧张兮兮的再次把头探出去,孟晓涵有点生气,但没有表现出来,只是微笑着拿过水杯说要出去接水。他能猜到,孟晓涵一定会把别人用过的杯子洗上十七八遍,他费尽心思抹上去的那点体液,肯定连残渣也不会剩下一点。

就在他沮丧到无以复加的时候,背对着这边的方彤彤突然又回头看了这边一眼,毫无意外的,再一次和他的视线连接到一起。

和刚才的戏谑完全不同,这次的眼神,突然燃起了奇妙的热切,就像是一个贪财的商人原本在看一块臭石头,结果不小心剖出了价值连城的翡翠一样。

他吞了口唾沫,缩回到竖起的参考书后,不敢再看那边。

没想到,那边的凳子哗啦一响,方彤彤站了起来,很突兀地离开那个小小的女生圈子,走到他前面那排座位,绕过去碍事的桌子,一屁股坐到了他身边空着的位置上。

赵涛一直都知道,方彤彤是班上仅有的几个用着点化妆品的女生,那淡淡的香味,让他更想爬起来逃走。

“干嘛?有事啊?”他扭过头,硬梆梆地问。他可以确定,这绝对是他上学以来对女生用过的最恶劣的口气。

方彤彤抬手撑着腮帮,歪着头看向他,乌溜溜的眼珠都在发亮,校服带松紧的袖口被她故意捋了上去,露出一段纤细修长的腕子,上面绕着一根串着小珠的红绳。她盯着赵涛看了一会儿,神秘兮兮地凑近了一些,小声问:“喂,你是不是特别喜欢孟晓涵啊?”

“有你什么事儿吗?”他口气不自觉地变得更加恶劣,实际上,心里的厌恶也在迅速的上升。

“她们都说你喜欢孟晓涵。”方彤彤红红的小嘴撅了一下,那种稍带委屈的模样在他心里不轻不重地敲了一下,“刚才我喝她口水,你就瞪我,跟我偷了她东西一样。她都没说什么,你干嘛这么小气啊?”

“我、我没有。”他生硬地答了一句,气哼哼地把视线转回到桌面上的参考书上,其实上面的每一个字他都看不进去。

“骗人。你刚才眼珠子都恨不得飞出来。是不是眼气我啊?”方彤彤挪了挪身子,一下离他更近了些,“我能和孟晓涵间接接吻,你就不能。”

“废话,你是女的,能一样吗?”他没好气地甩回去一句,心里越来越觉得暴躁。

最前排两个回来的男生颇为羡慕地张望了这边一眼,毕竟全班都知道方彤彤正不顾一切地追求着外班的那个帅哥,几乎不怎么和班上的男同学打交道,坐这么近小声聊天,可以算是破天荒头一遭了。

“喂,你说,我好看还是孟晓涵好看?”方彤彤又挪了挪,那张小脸已经伸到赵涛前面的书后,“不许偏心,说实话。”

他不自觉地往远处躲了躲,抿着嘴憋着不吭声。

“怎么了?不敢说?”方彤彤抬手捏住他的胳膊,摇晃了两下,“你也知道是我好看吧。”

“嗯,是是是,就你最好看。”他赌气一样,皱着眉,瞪着眼回答。

“本来班上就是我最好看。”方彤彤颇为得意地晃着小脸,毫不羞涩地说。

“行行行,我知道你最好看,好看的不得了。赶紧去骚扰那个大帅哥吧,别烦我了。”他满心盼着锁情咒没有生效,可直觉告诉他,大麻烦好像已经近在眼前。

方彤彤噌的一下站了起来,响亮地拍了一下桌子,成功把包括后排那两对情侣在内的所有同学注意力都吸引了过来,然后,她清脆地大声说:“以后谁也不许再提外班那个不识好歹的货,我宣布,我再也不喜欢他了!再追他,我就是王八养的!”

教室里顿时安静下来,几个和方彤彤关系不错的女生都惊讶地看着她,刚端着水走进门的孟晓涵也被吓得愣在门口,犹豫了一下,才飞快地跑回自己座位。

方彤彤哼了一声,若无其事地坐下,还跟刚才一样趴在桌上看着赵涛,笑眯眯地说:“呐,我跟他没关系了。”

“可这和我有什么关系啊。”他已经几乎是在求饶,装傻一样地说,“方彤彤,我之前和你一天都说不了一句话,你……你这是抽什么疯啊。”

“是啊,我可能脑子是有点不清楚了。”方彤彤的声音变低之后,比平常那脆生生的水萝卜一样的嗓子好听了不少,“我突然觉得你比以前顺眼多了,越看越好看。”

“滚,少来讽刺我。”他瞪了她一眼,手心却已经紧张得出了汗。

锁情咒看来真的发挥了作用,可惜,却放错了人。

被有钱的单亲妈妈带大的方彤彤估计从没受过这种鸟气,脸色顿时变得有些难看,她气鼓鼓地咬了咬嘴唇,硬是忍了下来,小声说:“赵涛,你有没有可能不喜欢孟晓涵啊?”

“这和你有什么关系吗?”他几乎喊了出来,拼命想把不该萌芽的感情直接扼杀掉,长这么大,他还没对哪个同龄女孩这么凶过。

方彤彤被他凶神恶煞的脸吓了一跳,跟着,水盈盈的光迅速在眼底浮现,滚来滚去的泪珠儿,仿佛马上就要掉出来。

但她狠狠眨了眨眼,硬是把那股水气眨没,然后哗啦一下带翻凳子站了起来,“告诉你,我说和我有关系就是和我有关系!你爱说不说!甩脸子给谁看呐!呸!”

对,生气吧,千万气到再也不想理我才好。他望着方彤彤迈过凳子离开的背影,在心里卖力的祈祷。

然而,晚自习开始之前,斜后面地同学拍了拍他,递来一个纸团。

他皱了皱眉,低头小心翼翼的拆开。

那是方彤彤写来的,落款的签名,第二个彤字的右边还被画成了三个桃心。

“我比孟晓涵好看多了,你就不能不喜欢她,来喜欢我吗?”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