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奇抄之锁情咒》
snow_xefd 著
第六章

足足一个星期,六天课外加七个晚自习的时间,赵涛都没找出一个具有高可行性的方案。

孟晓涵从不吃男生送的东西,赵涛也没有可以帮忙转交礼物的女生密友。

她倒是和大部分同学一样,带着一个粉色的保温杯,但她家离学校很近,中午晚上都不在外吃饭,保温杯几乎没有机会让他放进任何东西。

只要一点,一丁点,他可以确信,哪怕是能用沾过精液的手抹一下水杯的边缘,让孟晓涵沾上一下,一切就能宣告成功。

他还准备了一套针管,盘算着注射到孟晓涵的什么东西里面。可她在学校的行动实在是太规律,教室里的人又实在太多,他没有机会。

最适合下手的时机,其实就是午休和晚自习前的那段时间,尤其是午休,不走的同学也大都在睡觉补眠,零星几个会在最后一排听歌谈天搞对象,几乎没人会管其他的事。

可那个时间段,孟晓涵留在抽屉里的,就只有可以长留在教室的那些课本参考书而已。

眼看期末考试就要到了,无计可施的赵涛,陷入到无奈的焦虑之中,一旦考试结束,身份上称为高三生的他们,就要进入到更加紧张压力巨大的阶段,他的机会恐怕只会更少。

他想过故意不带水壶,去找孟晓涵借水喝,可就算孟晓涵不觉得他找女生借水奇怪,按约定俗成的规矩。男生喝女生水嘴唇是不能碰到边的,哪怕悬空不小心洒一身,也不能没了基本的礼貌。

他还想过买一袋水果打着备考的旗号分发给孟晓涵附近那几个同学吃,反正那片女生基本都知道他对孟晓涵有意思,应该不会惹人怀疑。可问题是,孟晓涵九成九不会吃,再怎么积极,最后也只会先收下放进抽屉里,下学后带走,隔天买个同等级的礼物回赠给他。

他笃定,孟晓涵拿回去的水果自己绝对不会吃。

万一被她妈吃了,后果不堪设想。

他可不想当孟晓涵的后爸,只有放弃这个计划。

每天早晨都要换一针管新鲜精液带在书包里的赵涛,开始觉得自己有点像个疯子,万一被同学发现,万一被告到老师那里,他都不知道该怎么解释才能说明自己并不是个变态狂。

那个周五,一场突如其来的暴雨,总算给了他一个绝佳的机会。

午休的时候,因为大雨没有回家的人比平常多了好几倍,几个老师都在学校食堂吃了饭,而孟晓涵,也难得一次的没有回家。

他趴在栏杆上,仔细确定了孟晓涵只是把带着的雨衣罩在没有被顶棚遮挡的自行车上,而不是趟水回家之后,心中的喜悦简直无法形容,立刻飞奔下楼,连伞也顾不上打地冲进食堂,用最快的速度吃完了那一餐饭,头一个回到了教室。

教室里只有两对喜欢在最后一排靠竖起的参考书挡着吃鸳鸯餐的情侣,他是头一个吃完回来的。

他尽量让自己显得不太引人注意,悄悄走到了孟晓涵的位置后方,屏住呼吸回头看了一眼。

瓶子在!

那个粉色的保温瓶,真的在!

那一瞬间,他几乎看到了幸福的天使在他的头上盘旋吹奏着爱情的乐章。

他装出若无其事的样子,回到相隔三排的自己座位。

直接摸出针管来太危险了,他不敢那么明目张胆,他考虑了一下,把手伸进书包,摘掉带着护帽的针头,把那黏乎乎滑溜溜的东西挤了一些在左手食指上。

接着,趁着大批同学都还没回来,他留意了一下那两对情侣的动静,确认他们正两耳不闻桌外事一心只吃磨叽饭后,飞快的溜去了孟晓涵的座位。

拧开粉色保温杯的时候,他的心脏都快跳除了嗓子眼儿,他毫不怀疑,如果这个时候有个老师从后门进来大喊一声赵涛你在干什么,他马上就会心肌梗塞当场死过去。

杯子里还有将近四分之一的水,热气腾腾。

他伸出食指,沿着那不锈钢的杯口内测仔仔细细的转了一圈,确认已经有透明的粘液附着在上面后,才小心翼翼的把杯子拧好,放回抽屉,贼一样窜回自己位置,拿出电子词典心不在焉地打起了游戏。

之后那半个多小时,简直前所未有的漫长。他从没想过时间竟然可以流逝得这么缓慢,慢到他觉得自己这会儿出去跑个三千米马上就能打破世界纪录。

终于,后门处闪过了孟晓涵的身影,她和一起吃饭的几个女生齐肩并排,有说有笑的走过了教室窗外的走廊,一起走进了屋中。

看到她微微带着些雨珠的利落短发,泛着薄红细嫩面颊,和笑出了醉人弧度的小嘴,赵涛觉得,连阴暗的教室都变得比平常大晴天的时候还要明亮。

喝水,喝水……求求你,喝点水吧。他趴在用架子竖起的书本后,从边缘紧张地偷瞄着孟晓涵那边的情况。

只是这样的动作没谁会怀疑他的,知道他喜欢孟晓涵的人,在最近两个月里已经遍布全班。挺过最难受的那段时间后,他现在反倒可以十分坦然的注视着自己的梦中女神。

可几个女生凑坐了一堆,孟晓涵甚至没坐在自己的位子上,围成一圈,叽叽咕咕的聊个不停,时不时爆发出一阵悦耳的清脆笑声。

没关系,过一会儿大家都回来了就有人要休息,要休息她们就不好意思聊了。再多等会儿,多等会儿就好。他恼火地敲了敲自己的头,继续趴在桌上观望着。

坐在孟晓涵座位上的是方彤彤,这些女生中,就数她笑得声音最大,即使笑得也最好看,他依然感到有些厌恶。

他喜欢矜持庄重一些的女孩,对过于活泼外向的女生,会连做朋友都感到有些不情愿。

没想到,方彤彤扭头看了他这边一眼,正好看到他打量那边的动作后,捂着嘴又是一串笑,还小声说了什么,结果让孟晓涵的脸稍微红了一些,拍了她一巴掌。

一定是在开他的玩笑……一定是。赵涛苦涩地把脸缩了回去,用厚重的书本挡住。

是啊……没有什么长处,相貌平平身高一般,除了嘴皮子能在熟人面前利索一会儿,几乎就没有什么拿得出手的东西,别人就算想夸他,恐怕都只能憋出一句作文写得还不赖而已。

孟晓涵呢,成绩绝佳,相貌清秀,性格温柔,班上男生选美也许选到前五才能想起她,选未来老婆她放第二没人敢坐第一。

想向孟晓涵表白的男生,恐怕比两位班花都多。他沮丧的把脸埋进胳膊里,不知道女生们有多少在背后嘲笑过他这只癞蛤蟆,想必至少也有两位数吧。

他撕掉一块手指甲边上的皮,当感到紧张又没有事做的时候,他就会忍不住做这样的动作,稍微有些痛,但只要注意并不会见血。

把撕下的皮塞进嘴里,小心地咀嚼着,他探出头,再次看了过去。

结果,他看到了让他完全没想到的场景。

方彤彤笑嘻嘻地举起了孟晓涵的保温杯,拧开盖,咕咚咕咚的把剩下的水喝了个干干净净。

一滴都没剩。

[p.o.s]淫奇抄之锁情咒(二)

本文首发于东胜洲关系企业、天香华文、第一会所及禁忌书屋。

转载请保留此段。多谢。

* * *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