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奇抄之锁情咒》
snow_xefd 著
第五章

赵涛终于把阴茎搓弄到最坚硬的程度,他紧紧盯着书上熟悉的段落,想象着女人赤身裸体被侵犯凌辱的模样,刺激着高度紧张的感官。

这是最后一次,他一定要成功。

不仅是因为那次失败的刺激,更是因为他心里的渴望。

高二分班后,文科班最大的优势展现在他的面前。全班近八十人里,只有不到二十个男生,而全年级最标致的女生,几乎都集中在了两个文科班中。

他在三班,孟晓涵也在三班。

孟晓涵是他进入新班级后,不到一周就产生了好感的一个女生。

每一次见到孟晓涵的时候,他的心尖上就好像有一圈圈的小精灵手拉着手转着圈子跳舞唱歌,不自觉地就会露出一丝傻笑。

在能让理科班男生垂涎三尺的地方,孟晓涵其实并不算是最有人气的班花。这个在男生心目中具有深刻象征意义的头衔,一直拉锯战一样徘徊在方彤彤和余蓓之间。

方彤彤是连女生们也比较喜欢的那种班花,热情开朗,爱玩爱闹,成绩平平,留着颇长的马尾辫,一笑起来就会亮出整齐的雪白牙齿,眼睛也弯成可爱的月牙。不过那也是个大胆的女生,才分班完,就宣誓一样地决定要追求隔壁班一个高大帅气的男生,不过对方有一个不同校的女友,所以已经用各种方式拒绝了她不知道多少次。

余蓓则看起来文静得多,大大的眼睛在大多数时候都只是默默的盯着桌上的课本,或者说,课本上的少女漫画。她很白,皮肤和身材都很好,五官上输给方彤彤的部分,全在那双匀称笔直的腿上找了回来。她是班上唯一一个会在没有体育课的夏天坚持穿校服裙子的女生,也在老师的几次警告后,依然穿着凉拖,抹着匀称的淡淡粉色趾甲油。

赵涛和余蓓因为座位规则每三周就会同桌一个礼拜,夏天到来之后,每次掉下去笔,或者故意掉下去笔,他都要盯着旁边那双秀气可爱的脚丫看上好一阵子,才舍得磨磨蹭蹭的起来。

余蓓也是他在现实中的第二个性幻想对象。

浅蓝色的校服裙子下,曲线匀称的修长双腿在书桌下交叠,悬空的那只小巧脚掌,偶尔轻轻的晃上一下,拇趾勾着凉拖,让足尖呈现一个诱人的上翘弧度。

他从那个画面开始幻想,幻想着裙摆被掀起,一寸寸撩高到腰上,幻想着暴露出的禁忌三角区,是怎样的一条内裤包裹着那迷人的少女花园,幻想着剥掉那层遮掩,幻想着亲吻上去,幻想着把膨胀的阳具插入,幻想着自己的手其实就是那柔软湿润的泉眼,最后,在幻想中喷射进准备好的卫生纸里。

在余蓓之前,让赵涛第一次有了在想象中手淫冲动的,是三班新调来的实习生物老师,李婕。

那是个曾被外班男生误会当作转学生搭话的年轻女老师,喜欢穿紧绷绷的牛仔裤和宽松款式的上衣。

坐在前排的一次,赵涛抬头抄笔记的时候,李婕正踮起脚尖,努力往最高处写下板书。她那天的牛仔裤是新款,但不很合身,上衣在拉高后,不够高的裤腰没能遮掩住露出的那一段。

于是,他看到了一段纤细光滑,一直延伸到衣摆里面的光裸腰肢,和牛仔裤腰上露出的,哪一点若隐若现的内裤边缘。

黑色,似乎是蕾丝的边角。

那一晚,他幻想着黑色蕾丝内裤包裹的圆翘臀部,幻想着说话清脆快速的李婕被他弄得高潮迭起浪叫连连的样子,忍不住手淫了两次。

孟晓涵没有成为过他的性幻想对象。可他知道,自己喜欢孟晓涵,喜欢的不得了。

他喜欢她说话温温柔柔细声细气的模样,喜欢她在阳光下向耳后掖头发的动作,喜欢她专注听讲时眼镜后面那好像在发光的眸子,喜欢她偶尔露出一次的俏皮笑脸,喜欢她被他贫嘴调侃后不生气只是捂着嘴一直笑的那个表情。

在锁情咒进行到二百八十四天的时候,他写了一封情书,向孟晓涵表白。他决定,只要孟晓涵答应,他就中断正在做的事情,凭自己真正的努力,让一直苦苦期待的恋爱走向温暖明媚的结局。

孟晓涵并没直白的拒绝他,而是在信纸的背面用娟秀的小子写下了姑且算是回答的句子。

简单概括的话,就是现在大家都是学生,应该以学习为重,这种事情还是以后再说云云。

她有资格这么回答。她在班上和每个男生关系都不错,但没有和任何一个关系特别好,更别提早恋。

那是书香门第的独生乖乖女,这简直是无法更不出所料的答案。

所以,这一晚,就是他最关键的第三百六十次。

“唔……嗯嗯——”高潮终于还是来了,他抿紧嘴,喘息着抓过符纸,接住了从马眼喷出的精液。

从没积蓄过的缘故,精液谈不上浓,像一条鼻涕,抹在他亲手画出的图案上。

那些红色的线条亮了一下,比他之前见到过的三五十九次都要亮,亮得多。

他欣喜若狂的完成了最后的步骤,烤干烧粉,掺水喝掉。

一股奇妙的感觉在他的全身流淌,他兴奋地收起所有的东西,早早躺在了床上。

之后,一直到睡着,那几个小时里,他一直在翻来覆去的思考,他该如何完成最后的步骤——让孟晓涵吃下他的精液。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