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奇抄之锁情咒》
snow_xefd 著
第二章

赵涛已经记不得自己第一次自慰是在什么具体的时候了,只记得,那时候他还很小,个子不高,整天靠着嘴贫手贱和偷偷喜欢的女生打打闹闹,仗着脑子还算好用,成绩混的轻轻松松,课代表班长全都任着,算是他记忆中最悠闲愉快的时光。

发现那种无法言喻的快乐,是因为一次爬竿的游戏。

那时候的小孩子经常比试在同样的杆子上谁爬得快,他爬得慢,所以就放学后偷偷去练,反正那几年家里只有一个管不住他的奶奶,他和奶奶去世以后几乎差不多一样自由。

那一次,他双脚交错夹着一根金属杆向上爬,那是后操场秋千架的一根支撑,比寻常的杆子粗不少,这让他爬得有些费劲。上行到半人高的时候,他突然觉得,校服裤子里的小鸡鸡,好像被铁棍和大腿夹住了。

皮被夹得有点疼,但很奇妙的,尿尿的那个头却躲在里面,传来了一阵痒丝丝的感觉。

疼和痒都很轻,他没当回事,继续使劲往上爬去,把注意力都集中在双手和缠紧了铁棍的脚踝上。

疼越来越轻,最后几乎感觉不到。

可那股细小的搔痒,却一直持续出现在每一次被挤住鸡鸡的时候,爬到一人多高的地方时,一股强烈的酸麻干突然贯穿了他的全身,他无法控制的全身用力,死死搂紧了那根铁棍,连脸都贴了上去,被挤住的小鸡鸡憋尿一样胀大,猛烈的抽搐着,每一次抽动,就传达给四肢百骸透骨的愉悦,舒服得无法形容。

他抓着杆子,僵硬了好几秒后,浑身才松弛下来,顺着铁棍滑了下来,一时间,靠着秋千架子什么也不想做,什么也不想思考,只是惊愕又迷茫的回味着。

他又接着爬了几次,直到第四次的时候,才再次体会到了那种滋味。

太舒服了。他小小的脑袋瓜里,清楚地记住了那种感觉,真的,跟升天一样。

从那以后,他就开始了追逐那种愉悦的道路。

后操场的同学毕竟太多,他有些不太好意思,也不想泄露这个秘密,于是地质家属院里的两个老旧单杠,就成了他傍晚之后悄悄享受的绝佳地点。

他很快钻研出了省力的方法,只要跳起来抓住单杠,把双腿缠在支架上,上下做出攀爬的动作,找到发痒的那个姿势,持续用力,坚持几分钟,那股感觉就会涌上来,结结实实地让他陶醉一次。

那股劲头上来的几秒,真是什么都会被他抛到脑后,班上最爱追着他跑的数学课代表,最新出的七龙珠圣斗士侠探寒羽良七笑拳,带挂勾的高级皮筋,磨光棱角最适合手型的五个石子,磨砂面的玻璃球,带香味的高级画片……他全都能暂时忘掉。

没人知道他这个秘密,包括他最铁的哥们、号称喜欢他要和他搞对象的六组小组长、他的奶奶、小姨。

他一度以为,这世上能享受这种美妙滋味的只有他自己。

升到小学高年级后,他找到了只靠双腿交叠就挤压出那种感觉的方法,唯一的缺点,是需要让小鸡鸡提前进入撅大炮的状态,而小时候爸爸和奶奶告诉他,要尿尿才会撅大炮,导致他不得不先憋尿,然后用手拨拉,等到撅起来,就在茅房费劲尿上一泡,趁着没软赶紧坐到椅子上夹一次。

使用那种方法不久,他第一次在享受那滋味的时候,从小鸡鸡的头上射出了透明的一滩东西。

当时他还以为自己没尿干净,担心地悄悄洗了裤衩,没敢让奶奶知道,只说是在茅房不小心蹭脏了。

可从那开始,每次舒服的时候,出来的液体越来越多,裤衩上放着不管捂干的话,还会出现白花花好像汗碱一样的痕迹,隔天就黄乎乎一块,腥的要命。

在疑惑中惊慌了好一阵子。等到他明白那东西叫精液,那种感觉叫高潮,那种行为叫手淫——只不过他没用上手,都已经是下一年的事了。

那次他的小鸡鸡突然疼得要命,皮还肿得发亮,慌了神的奶奶直接带他去看了医生。

他在那个老医生的诊室里知道了,尿尿应该翻开皮露出里面那个叫龟头的东西,如果翻不开就要动手术。

用发紫的热水冲洗鸡鸡的那几天,他跑图书馆,逛书摊书店,满世界的想查出自己的秘密到底是怎么回事,龟头发炎会不会和他做的事情有关。

那是个含蓄的年代,但同样,也是个只要用心,隐秘的知识都能从乱七八糟的书上找到的时代,只可惜,真假无法保证。

大致了解了一切后,他就开始尝试着用手,他单纯地想,既然这行为叫手淫,就一定有用手的方法,如果只能用两条大腿夹,那岂不是该叫腿淫才对。

他很久都没能找到正确的法子,倒是在这期间发现了洗淋浴的喷头可以拉开皮冲出高潮,小鸡鸡不需要憋尿也能撅大炮——尤其,是他夏天趴下偷偷看同桌连衣裙袖子里露出的那一小块白嫩嫩的胳肢窝时。

这样的情形一直持续到他升入中学。

初中门口不远处的小巷里有一家书店,摆满了好几个书架,门口乱糟糟地放着最新的童话大王故事会足球俱乐部歌迷俱乐部画王之类的大小杂志,店主是个大胡子叔叔。

他大概一辈子也不会忘掉那个大胡子店主。

就是那个天天笑咪咪坐在门口看着女生来来往往的家伙,给他打开了一扇透着刺眼光芒的大门。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