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朝系列之——六朝燕歌行》
弄玉 龙璇 著
第654章·灞桥

翌日清晨,车马驶出蓝田,北上长安。

昨晚那场涉及数条人命的案子波澜不兴,没有任何衙门的捕快过来询问,就像没有发生过一样。也不知道石越花了多少钱,才摆平此事。

途中天气渐变,到得下午时分,天际乌云密布,纷纷扬扬飘起雪花。

袁天罡道:“幸好幸好!这场雪要是早下半日,说不定就困在路上了。”

程宗扬这会儿也跨上赤兔马,与袁天罡并辔而行。临近长安,他心情也不禁有些激荡。这座盛唐都城可谓是名传千古,说不尽的文采风流,繁华鼎盛,留下无数令人心驰神往的传说。穿越之前,他无论如何不会想到自己能亲身经历这一切。

袁天罡抬起手,“那里就是灞桥了。”

“哦?”程宗扬抬眼望去,只见远处一座青石长桥横跨灞水之上,桥头立着一对汉白玉的华表,高及两丈,柱上雕刻着蟠龙,柱顶承盘上蹲着一对望天犼,兽目上点着金漆,居高临下,睥睨四方。

桥沿上挑起一长排青石龙首,如同无数巨龙从桥上探出身来,争相往河中吸水。岸上遍植垂柳,只是隆冬季节,柳叶落尽,只剩下光秃秃的枝条随风飘舞。

“此处是东、南两方出入长安的必经之路,亲友送别,每每折柳相赠。”袁天罡道:“到了春季,柳絮漫卷,有如风雪,人称灞桥风雪,是长安城有名的胜景。”

“我还以为是冬季的景色呢。”程宗扬伸手接了片雪花,“这也算是灞桥风雪了吧。”

“不学无术。”袁天罡道:“所谓灞桥柳色,年年伤别……”

没等他说完,程宗扬便道:“得了,咱们俩说话,你就别文绉绉了。”

“干!你个粗人。”袁天罡道:“我可是科学家!”

程宗扬放声大笑。

桥头华表下聚集了不少人,有送别的,也有迎客的,别者感伤,迎者欣然,或泪或笑,上演出人世间一幕幕悲欢离合。

以程宗扬的目力,还未上桥,便远远看见一个身着轻裘的圆胖子,正在一群侍女的簇拥下,往路上张望。

程宗扬回头看了高智商一眼。没减肥之前,这小崽子跟石胖子还真有七八分相似,说是兄弟恐怕都有人信,难怪石越跟他这么亲近呢。

程宗扬纵马上前,朗声笑道:“石兄!久候了!”

石超兴奋地一拍手,“大哥!你总算来了!快快!”

石超连声催促下,几名侍女扶着他,几乎脚不沾地地迎上前来。

“大哥!好久不见!可想死我了!”

“开玩笑呢,这么多美人儿陪着,你还能想起我?”程宗扬说着轻轻一按,跃下马来。赤兔马跟着人立而起,止住冲势,气定神闲地甩了甩马尾。

“哎呀!好马!”石超两眼放光地盯着赤兔马,就跟富二代见到珍稀版豪车一样,口水险些流下来。

程宗扬往他肩上拍了一记,“别看,小心掉眼里拔不出来。”

石超回过神来,上前一个拥抱,“怎么不想?我做梦都想!”

闻到石超满身的脂粉香气,程宗扬哭笑不得。这石胖子,没有半点儿怜香惜玉,还整天在脂粉堆里打滚。

两人正说着,有人笑道:“程头儿!”

听到这声招呼,程宗扬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抬头一看,大叫道:“老四!”

石超身后站着一名瘦削的汉子,正是祁远。这家伙虽然锦衣华服,依然脸色腊黄,这会儿笑嘻嘻地看着自己,眼圈却红了。

程宗扬眼眶也一阵发热,他上前一把搂住祁远,喉头不知为何有些哽咽,半晌才好不容易挤出第一句话,“我给你带了双鞋——”

程宗扬没说完就风一样飞掠回去。

在众人一片惊愕的目光中,程宗扬抱着两只盒子飞掠回来,“这是你的!试试合不合脚!”

祁远抱着盒子,鼻头蓦然一酸,赶紧打了两个喷嚏掩饰过去。

“石胖子,这是你的!”程宗扬把另一只盒子塞给石超。

“什么鞋子?”

石越顺手打开盒子,不由一怔。以石家的豪富,他什么好鞋没见过?各种镶珠、镶宝石、镶金嵌玉的,鳄皮的,蛇皮的……就他这会儿穿的紫貂皮靴,一双就要十几枚金铢。可这双鞋子无论质地,还是款式,他从来都没见过。

程宗扬笑道:“试试再说!”

两人心下好奇,当场换上新鞋。刚踩到地面,石超就叫了起来,“哎!这是什么底儿的?牛筋?哎呀!这么轻?别扶我!”

石超把侍女赶开,来回走了一圈,越走越舒服。他两眼放光,“大哥,这鞋子哪儿来的?大生意啊!”

“死胖子,你就记得生意!”

“真挣钱的生意,不外乎衣食住行,这鞋占了衣、行两样,生意能小吗?”

“别想了,这鞋世上总共就没几双,有一双算一双,全是绝版的孤品,有钱都买不到。本来给祁远留的,让你占便宜了。”

石超笑道:“不枉我在桥头等了你两天,这便宜占大了!”

祁远穿上鞋,也觉得双脚轻得出奇,踩在地上,脚下柔中带硬,韧性十足,连声道:“好鞋!好鞋!”

程宗扬往他胸口捶了一拳,“别光乐了,你怎么会在这儿?”

祁远笑道:“托石爷的福,我把建康的盛银织行开到这儿了。刚盘下店面,还没来得及开张,就听说程头儿要来,石爷硬拉着我在这儿等了两天。”

程宗扬笑骂道:“装的吧?有这工夫,你怎么不迎到蓝田呢?”

“别提了。”祁远一肚子的苦水,“紫姑娘不是先来了吗?还带了位姓吕的少爷。紫姑娘刚来,就说有事出了门,把吕少爷交给我。我的娘啊,那吕少爷活活就是个炮仗。来了没两天就打了三架,我一个人给他擦屁股都不够,还得拉着石爷一块儿帮着擦。我都怕我前脚走,他后脚就把长安城给拆了。”

石超咧着嘴道:“这吕兄弟……啧啧,真能打!长宁坊赫赫有名的活太岁,就因为摸了一个丫鬟的屁股,被他看见,差点儿活活打死。还有一位千牛备身,不知怎么跟他打了起来,让他揍得半边脸都肿了。”

“千牛备身?”

石越这会儿也跑了过来,在旁解释道:“南衙左右千牛卫的人,殿前执刀侍卫,皇宫里头的人。”

“……殿前侍卫他都打了?”程宗扬说着才反应过来,“什么事能跟殿前侍卫打起来?”

祁远道:“我也没弄清楚,好像是以武会友?不过那位千牛备身倒不像是个记仇的,事后我去送礼赔不是,他也只骂了几句,别的没说啥。”

程宗扬松了口气。吕奉先在汉国无法无天惯了,他真怕那家伙刚到长安,就跟宫里起了冲突。

“这小子……他人呢?”

“长伯看着他呢。我都不敢让他出门。”

吴三桂与小紫等人同行,他们乘舟北上,即便逆风,也比自己一路跋山涉水快了许多。祁远说死丫头一到长安就没了踪影,多半是去找卓美人儿,却不知是否顺利。

说话间风雪愈发大了,天色也越来越暗。灞桥离长安城还有十余里,赶上宵禁,大伙儿都只能住城外了。于是众人不再耽搁,车马会合之后,便各自上马,匆忙往长安城赶去。

灞桥通往长安的大道宽度惊人。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到了唐国,各种道路桥梁都比别处大了一圈,单这条大道的宽度就超过十丈,十余里的路面全部用青石铺成,虽然年深日久,石板上印着数道半尺深的车辙,仍能看出国力鼎盛时的豪奢。

飞雪中,一座雄伟的都城出现在众人面前。笔直的城墙沿着地平线往两边伸展开来,一眼看不到尽头。离城墙越近,越能感受到它的雄伟与巍峨,黑压压一片,如同铁石铸成一般,坚不可摧。

城东的延兴门城门高及三丈,上面建着一座三重台阁,加上六丈高的墙体,整体高度足有十余丈,下面来往的行人小如蝼蚁。

狂风呼啸,大雪纷飞,雪花刮到脸上,犹如刀割。虽然还未到宵禁的时刻,天色已经黑透。众人赶了一天的路,已然人困马乏,此时鼓足力气,快马加鞭驶入城中。

到底是有人好办事,石家的仆役早已打理好入城的牒文,众人未曾耽搁,便顶风冒雪拥入城中。一进城门,程宗扬不由自主地放缓速度,望着面前恢宏的都城,呼吸都停滞了少许。

城外狂风暴雪,夜黑如墨,城内却如同另一方天地。面前是一条宽阔无比的长街,南北宽达二十余丈——比双向十六车道的高速公路还宽一些。长街两侧是整齐的里坊,每一座里坊都有高大的坊墙,宛如一座座严整的坚城。

呼啸的寒风被阻隔在城墙外,失去风力的凭借,漫天的大雪落入城中陡然放缓。无数楼宇、台阁、佛塔散布在各处里坊之中,灯火密布,雪花纷纷扬扬地飘落下来,却没有半点苦寒,显得温暖而安详。

净街的鼓声已经响起,石超亲自领着众人穿过大街,赶在鼓声停止前,来到城东一处里坊。黑布裹头的坊正带着几名坊卒正准备关闭坊门,看到车上石家的旗号,客气地抱了抱拳,让开道路。

程宗扬抬起头,看到坊门上方一块石匾,刻着“宣平”二字。

坊门“隆隆”关上,面前的里坊就像一座缩小的城市,十字形的大街贯穿其中,街道两旁古树森森,座落着一处处宅院。一路行来,除了客栈商铺,甚至还看见道观和寺庙。

石超指着远处一所宅院,“大哥,就是那里了!”

那宅院高墙厚瓦,黑漆大门,门外还横卧着一块雕着五福同寿的上马石。

程宗扬道:“你的宅子不错啊。”

石超笑了起来,“这可是你的宅子——旁边才是我的。”

程宗扬讶然道:“我什么时候买的房子?”

祁远笑道:“石爷说长安生意兴隆,程头儿迟早要来,趁着开织坊,张罗着替我们置了处宅子。”

程宗扬对石超道:“这么巧?两家挨着?不会是你把自己的宅子分一半给我的吧?”

“哪儿能呢?”石超道:“本来就是两处宅子。不过都是我的,正巧祁老四把生意开到长安,就卖了一处给你——我可没赚你钱!”

袁天罡低声道:“长安居,大不易。这人情可不小。”

石超听见笑道:“程大哥把唐国的水泥生意给了我,就这一年,赚的钱铢就抵好几处宅子。”

袁天罡想说什么,又闭上嘴,心里后悔不迭。早知如此,自己还学什么核电编程啊!

程宗扬笑道:“好嘛,我也成到处有房的人了。兄弟们来吧,今晚我请客!不醉无归!”

“那不成!”石超道:“给大哥接风,必须我作东!忘了说,两处宅子后边有门通着,我那边已经安排好了。”

程宗扬也不跟他客气,“那好,今晚就先打扰你一场。”

门外一名等候多时的青衣仆从抢步过来,扑到坐骑前,尖声道:“奴才叩见主子,主子万安!”

程宗扬认出是自己的俘虏,从汉宫带来的太监张恽。还没开口,后面一个公鸭嗓便吩咐道:“起来吧。”

程宗扬回头瞪了中行说一眼,中行说毫不示弱地瞪了回来,“我说错了吗?瞪我作甚?”

程宗扬只好道:“得,你先进。”

中行说臭着脸进了宅院,他连打湿的衣服都不换,就挨房挨户地四处搜查。也不管里面住的是谁,直接推门进去,比正牌主人还霸道。

石超专门留了两个美婢,服侍着程宗扬洗去路上的风尘,换了衣服。收拾停当,两女领着他穿过东侧的月洞门,来到一墙之隔的石宅。

石超早已备好酒席,敖润等人被安排在前院,内宅只有程宗扬与祁远两人。

能进内宅,已经不是一般的交情,自己带着正妻赴宴也不为过。如今云如瑶远在舞都,诸女身份最高的莫过于赵飞燕,但赵飞燕身份太过敏感,带她赴宴,等于是给石超招祸,程宗扬索性一个不带。

宴席设在内宅一处精阁内,阁中设有四只高及阁顶,可供排烟的熏炉,这会儿已经烧了多时,阁内温暖如春。数十名美婢分列两排,一眼望去,满目珠翠,花枝招展。

程宗扬看着好笑,“咱们三个吃饭,安排这么多人,不会又是劝酒的吧?”

“不会!不会!”石超道:“这是我从教坊请来的乐伎——柳善才,来给大哥敬酒。”

一名美妇翩然上前,执杯道:“公子吉祥。公子远来,一路辛苦,今番为公子接风洗尘,请公子满饮此杯。”

程宗扬道:“还说不劝酒呢,没入座就劝上了。”

美妇笑道:“此杯祝公子封侯拜相,福寿万年。”

石超抚掌笑道:“这可让你说着了,这位不仅是封侯,还实封的诸侯!”

柳善才吃了一惊,唐国无论公侯,便是贵为亲王郡王,也是虚封而已。除非几位重兵在握、形同割据的藩镇,才有等同实封的权势,但名义上也万万不敢以诸侯自居。

眼前这位公子年纪轻轻,却让富比王侯的石家主人如此钦服,竟然以诸侯相称,真不知是何来历。

柳善才执杯奉上,忽然一名黑衣侍者从那公子背后出来,劈手夺过酒杯,尝了一口,没有异样才塞给那位年轻公子,“给。”

柳善才愈发惊讶,这难道是试毒的太监?

程宗扬气都不打一处来,“你干脆喝完算了!”

中行说翻了个白眼,旁若无人地走到屏风后,意思是还想看看有没有暗藏的刀斧手。

“算了,别理他。”程宗扬招呼两人落座。

席间玉盘珍馐不必多说,金谷石家的豪奢,即便到了唐国也不堕半分,程宗扬早已是见惯的。倒是坐具用的高背胡床,让他感到久违的舒适。

十余名侍姬环侍桌旁,玉指操箸,翠袖斟酒。这些都是石超精挑细选的美人儿,一个个明眸皓齿,粉颊含春。

接着婉转的笛声响起,随后是幽幽的箫声。二十四名歌伎击鼓吹笙,操琴抹弦,六名舞伎伴随着悠扬的乐曲声翩然起舞,满庭彩衣云飞,香风四散,令人耳醉心迷。

石超举杯相敬,三人共饮一杯,程宗扬笑道:“还没来得及问你,唐国的水泥生意这么好?”

石超笑得脸上肥肉直颤,“多亏了小侯爷那一战打得漂亮,如今谁不知道江州水泥立了大功!听说我从江州贩来水泥,客人们抢着要,一石卖两枚金铢还供不应求,上批货没到长安就卖了个干净。”

“两枚金铢?”

江州水泥自己都不够用,因为缺钱才往外售卖,定价本身就高得惊人——对外每石卖价一枚金铢,相当于两贯。按照自己当初与石超的约定,石家以五折的价格进货,独占唐国水泥的生意。作为交换,石超负责给自己六家店面,同时给自己留两成利润。没想到石超还能再翻出一倍价格来。

“价钱高不高倒在其次,要紧的是值不值。”石超道:“比方说唐国各处州府,城墙多是夯土的,要想坚固些,只能包砖。且不说砖钱本来就不便宜,想要牢固,砖块间还得用蛋清、石灰、糯米汁粘合,算下来得多少钱?换作水泥,直接用石料垒上,水泥一抹,又坚固又省事。这么一算,两枚金铢虽然不便宜,可比包砖省多了。”

石超说得高兴,胖脸泛起油光,“再说买主,要是给朝廷供货,肯定卖不了这个价。可唐国四十八个藩镇,魏博有了,范阳要不要?凤翔有了,你们朔方要不要?哪怕每个藩镇只买一万石,也是一年五十万石的大生意!”

“唐国的藩镇这么有钱?”

“何止是有钱!那些节度使,一个个都是土皇帝!上马管军,下马管民,财权、兵权、吏权全在手里。小侯爷在江州硬抗宋国的上四军,各方都看在眼里,那些节度使最是惜命,再省也不能省这个钱啊。”

程宗扬听明白了,唐国藩镇割据,对军资重视无比。对他们来说,一万石水泥换来的就是一座坚不可摧的堡垒,无论用来攻敌还是守城,都远胜以往的夯土城墙。彼此竞争之下,石超手里这点水泥真不够卖的。

石超道:“光这一年,我就卖出去六十万石水泥,除去成本和分成,足足赚了七十万金铢——比张侯爷他们加起来都多!”

这数字程宗扬听得都眼红,笑道:“老石这回可是发财了。”

石超一拍大腿,“赚钱倒是小事,要紧的是有面子!族里那些老人,以前总拿鼻孔看我,这笔生意做下来,一个个就都服气了。还有张侯爷他们,如今看我也顺眼多了。”

程宗扬笑了起来。金谷石家虽然豪富,但门第远远比不上清河张氏、兰陵萧氏、陈郡谢氏、谯国桓氏这些晋国顶级世家,连带着石超在贵族圈里也被人看不起。如今大伙一同入股做水泥生意,石超自己赚的钱就占了一多半,张少煌等人自然对他刮目相看。

程宗扬举杯道:“还是你眼光独到,有见识有手段,才能在唐国做得风生水起。喝一杯!”

石超举杯饮干,呼着气道:“我心里明白,这都是托大哥的福。要不是大哥襄助,小弟哪里有今日?要不然光有几个臭钱,还不是被人看扁了?”

石超这番话说的都是肺腑之言,多亏了程宗扬给面子,将自己拉进晋国世家的圈子,与张少煌、萧遥逸、桓歆这些豪门子弟结为盟友。石家不仅有了得力的靠山,地位也水涨船高,走到哪儿都被人高看一眼,这可是钱买不来的。

“说到生意,我这一年多没回建康,咱们的生意怎么样?”

“红火得很!”

石超说起生意不由眉飞色舞。当日在江州,十家一同入股,与星月湖大营等各方一同凑成二十股,虽然各家只有半成的股份,但靠着江州之战的广告效应,水泥生意极为火爆,一年下来,足足卖出去一百多万石。要不是江州自己都不够用,销量还能再翻一倍。

各方当初约定,水泥生意由入股各方共营,各家愿意开拓市场的,以五折拿货,自行经营。懒得去做的,只管拿分红便是。以石超为例,他一年卖出六十万石,付款三十万金铢,这部分收入扣除成本,利润由各家平分。至于他在唐国的生意,运输、人力、经营的成本自行承担,利润也归自己。

而石超付给商会的三十万金铢,实际的生产成本还不足三万,相当于一年下来,石超一个人就给各家提供了将近七千金铢的分红,难怪他提起生意就眉飞色舞。

石超说得高兴,但只局限于他自己那一摊。等他说完,祁远补充道:“今年一年出售的水泥在一百三十万石左右,每个月差不多十万石。除了石爷的六十万石,还有晴州的二十万石,桓家在晋国卖出的十万石,上门来求购的陆陆续续有四十来万石,收入一共是九十万金铢。单论成本用得并不多,但小侯爷拿出一半的收益,新建了几座大窑,再加上兴建学校的花销,剩下给各家的分红一共四十万金铢,每家整拿一万。”

程宗扬摸着下巴道:“学校也算到成本里面了?”

祁远嘿嘿笑道:“小侯爷说了,学校是用来培养水泥工匠的,谁不答应,自己滚去烧窑。小侯爷说着袖子一捋,大伙儿就都不作声了。”

石超接口道:“我当时就在场,还帮萧哥儿说了几句话。有道是:磨刀不误砍柴功。建了新窑,来年烧的水泥更多,各家赚的也更多了。再说了,各家当初只投了两千金铢,一年下来翻了五倍,还有什么不乐意的?是吧?”

程宗扬心里嘀咕,这利润是不是太高了?生生把水泥当成军工重器来卖,赚的纯粹是暴利。水泥的生产技术并不复杂,利字当头,技术泄漏的风险只会越来越大。

还有,晴州那二十万石是给黑魔海的。石超在唐国都能卖出一石两枚金铢的天价,晴州那帮穷得只剩钱的商贾们能卖多少?自己这一票,说不定还把剑玉姬那贱人给养肥了……忽然“铮”的一声脆响,入耳犹如冰雪,令人心火尽消。程宗扬抬起眼,只见那位柳善才抱着琵琶坐在椅中,她玉指轻抹,清脆的弦音犹如滚动的玉珠一般,从她指下流淌而出。

柳善才微微侧着头,一手扶着琵琶的曲颈,一手拨弄琴弦,舒缓的节奏宛如一幅画卷迤逦展开,仿佛能看到一位月下美人儿,独自在庭中漫步。

片刻后,节奏越来越快,柳善才运指如风,弦音却丝毫不乱,抹挑之际,韵律分明。耳听着弦音越来越急,已经难以为继,柳善才却意态闲适,毫不吃力地更进一筹。灯光下,她指影连成一片,乐声犹如狂风密雨,让人透不过气来。那位美人儿也在月下纵情起舞,翩若惊鸿,婉若游龙。

忽然她指尖一拨,密不透风的琵琶声戛然而止,重新变得柔和起来。仿佛骤雨初停,拨云见月,皎洁的月光洒入庭中,映出玉人幽兰般的身姿,空灵曼妙,如诗如画。

一曲奏罢,满座寂然。

“好!”石超突然高叫一声,使劲拍着巴掌。

程宗扬本来还沉浸在琵琶曲的氛围中,被他这么焚琴煮鹤、大煞风景地一通叫好,意境全失。不过他并没有气恼,倒是从那种空灵的意境中摆脱出来,感受到俗世间热闹的烟火气,反而感觉更亲切一些。

程宗扬心下自嘲,自己到底是个俗人。还是俗世的烟尘气息更适合自己。

石超一高兴,立刻大把赏赐下去,一班歌舞伎人人有份,方才展示了琵琶技艺的柳善才更是拿到一笔重赏,足够寻常人家数年的开销。

柳善才起身致谢,顺势坐到程宗扬身边,殷勤劝酒。

石超兴致极高,与两人说起建康和江州诸事,不时抚掌大笑。

三人一直谈到夜半,石超喝得大醉,方才散席。

石超醉得话都说不清,还硬拉着程宗扬和祁远,要留两人在此住宿,并表示阁中侍姬任他们挑选,挑上十个八个也没问题——自己有好药!

石胖子这番好意,程宗扬敬谢不敏,祁远也推辞了。最后等侍婢们扶着醉倒的石超离开,两人才返回住处。

※ ※ ※ ※ ※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