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朝系列之——六朝燕歌行》
弄玉 龙璇 著
第643章·宫请

明知道死丫头是在逗自己,可眼前的少女颦着秀眉,美目泫然欲滴,一番楚楚可怜的娇态,还是让程宗扬心头狠狠动了一下。尤其是那张姣美无瑕的俏脸,比起自己见过最完美的珠宝还要精致,程宗扬丝毫不怀疑,即使把她的面孔全遮起来,只露出那个小巧而又莹润的下巴,也能美得颠倒众生。

拉扯间,小紫暗紫色的衣襟松开,露出颈下一抹莹白的肌肤,如兰的香气带着少女的体温,从衣襟间散发出来,丝丝缕缕飘入鼻端,使人心旌摇曳,难以自拔。

就在这时,小紫的玉颊泛起一抹羞色,恰到好处地红了起来。那张精美得让人不敢触摸的玉脸仿佛染上一抹艳色,刹那间变得活色生香,艳光四射。

程宗扬呼吸猛然变得粗重起来,他低下头,把脸埋在小紫腹上,深深地呼吸了一记,然后张口咬住她的衣带,用牙齿将她的衣带扯开。

小紫玉颊绯红,任由他扯开自己的衣裙,拽下自己的亵裤,然后俯下身,怒胀的阳具对着自己腿间,作势欲刺。

小紫咬住唇瓣,乖乖分开双腿,微微抬起下体,摆好姿势,配合他的插入。

程宗扬凶巴巴说道:“我真要插进去了啊!”

小紫乖巧地点了点头。

“我是说真的!”

“嗯。”小紫乖乖道:“人家会忍住的。”

程宗扬无奈地放开手,“死丫头,都吓不住你了。”

小紫做了个鬼脸,笑道:“你连人家内裤都没脱,还想吓唬人。”

“我怕脱了就真忍不住了。”程宗扬说着,在她大腿根上亲了一口,“快点长大吧。”

嗅着少女肌肤上的女儿香,程宗扬忽然间心里一动,冒出一个念头,“死丫头,我突然有个想法……”

小紫笑吟吟道:“大笨瓜,你想都不要想。”

“为什么?”

“我不干!”

“干一下嘛。”程宗扬哄劝道:“保证一点都不痛。”

“不要!”

“试一下好不好?你要觉得痛,我就不进去,只在外面蹭蹭。”

“你个大骗子。我才不信。”

“骗你是小狗……”

程宗扬那点念头最终也没能得逞。好在晚膳时众人掷骰为戏,云大小姐不幸掷出一个“玉树流光照后庭”,刚开苞不久的后庭再遭荼毒,被夫君大人架起双腿,从正面干进屁眼儿。云丹琉挣扎不过,只好任由他搂住自己的屁股,在自己肛中舞弄了一回。

一顿晚膳直吃到亥初时分,席间群芳争艳,妙态横生。散席后宝钿委地,罗衣四散,一众奉餐佐酒的侍姬玉体交陈,疲不能兴。程宗扬本来不大喜欢饮酒,这会儿却觉得“酒色怡人”果然很有道理,即便没喝多少酒,此时也有了些醉意。

荒唐之后,程宗扬没有与妻妾相拥而眠,而是回到静室,潜心修炼。

※ ※ ※ ※ ※

第二天一大早,一个人影攀上舞阳侯府的高墙,鬼鬼祟祟伸头看了一圈,然后扛着一只半人高的蒲包翻进府内。

剧孟正在庭院中健体,他双腿残缺,只靠着仅剩的几根手指支撑,一五一十地做着伏地挺身。见那人从墙上跳下,剧孟双手一推,翻身落回软榻,一边拿着手巾擦汗,一边奇道:“做贼呢你这是?”

“你那狗嘴就吐不出象牙。”赵充国一侧肩,蒲包“砰”的一声闷响落在地上,渗出一摊血水。

“老斯跟卢五不是要走吗?我弄点吃食,给他们带上。”

“那你用不着翻墙啊。”

“我不是怕别人瞧见吗?”

“这可是个大家伙。”剧孟道:“什么玩意儿?”

赵充国扯开蒲包,小声道:“麋鹿!我昨晚刚弄的新鲜货,足足有三四百斤呢。”

“你摸到上林苑去了?御苑里的麋鹿你都敢偷?”

“我这不是穷吗?不摸点咋整?”赵充国一边说,一边从腰间拔出短刀,切下鹿角,“这麋茸可是好东西,补肾!便宜你了,接着!”

“我还用补肾?”剧孟嗤笑一声,抬手接过麋茸,递给旁边的侍婢,“切片啊。”

院门推开,一个声音道:“剧大哥这么早就起了?哎,这是什么东西?”

“这不让人瞧见了吗?”赵充国嘀咕一声,转过头来,那脸笑得跟一朵花似的。他颠颠地捧着另一只麋茸上前,“侯爷,这是老赵孝敬你的。补肾、壮阳,好东西!”

程宗扬听到这个就头大,“别!我用不着!”

“瞧你说的。哪个男人不得补啊?不是老赵说啊,男人补肾,那是一辈子的事。拿着!拿着!”

“无事献殷勤,你不会又打算挖我墙角吧?”

“我跟班兄弟谈得投缘!哪儿就挖了?来来来,我给侯爷包起来。”

卢景披着一件破衣裳靠在门边,笑骂道:“一份礼送三遍,抠死你!”

“还不是穷闹的?”赵充国道:“我都喝了半个月的西北风了——连放屁都没个屎味。”

剧孟把手巾扔到他脸上,“闭嘴吧!”

“四哥,”程宗扬对斯明信道:“真要走?”

斯明信点了点头。

“那颗赤阳圣果——”

斯明信还没开口,卢景便打断他,“我这点破伤用得着吗?那果子你留着,要紧的时候能换一条命。”

卢景的伤势并没有他说的那么轻松。如果单是外伤倒也罢了,以他的修为,即使肺部贯通,也没有大碍。但他内伤极重,受创的经脉一直没有恢复,这会儿已经不能再拖下去,需要尽快回江州休养。

卢景道:“上次说的事,已经托人给你办了,这几天就有信。”

“那可多谢五哥了。”

“别谢我,是老四跟老赵的人情。”

“都得谢,不然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处置那小子才好了。”

庭院里已经备好车马,鹏翼社兄弟挑出来几匹最好的驭马,一辆最结实宽敞的大车,车前的驭手乃是王孟。

郭解死后,王孟整个人就消沉下来,整日郁郁寡欢。赵充国极力邀他从军,他也没什么兴致。最后还是剧孟拍板,让他去江州散散心,会会天下豪杰,看能不能重新振作起来。

赵充国把那只从上林苑盗猎来的麋鹿扔到车里,又塞坛酒进去,一边眼巴巴道:“小孟子,跟哥哥到塞北逛逛呗。一大帮兄弟呢,可就等你了啊。”

“滚!滚!滚!”剧孟把他赶开。

程宗扬将一只木箱放到车内,伸手拍了拍,“东西都在里面。”

箱里装的是从秘境找到的岳帅遗物,虽然没有什么值钱的物件,但每一件对星月湖大营的兄弟而言都意义非凡。斯明信将木箱收好,然后一摆手,袖中飞出一只银白的物体,却是那只摄像机。

程宗扬差点儿都把这只摄像机忘了,没想到四哥一直带在身上。

斯明信的声音传进耳内,“有空看看。”

“好。”

延香抱着小郭靖过来,与诸位叔叔告别。小家伙刚醒不久,迷迷糊糊地看着众人。

卢景接过来晃了晃,“这小家伙,够壮实的。将来又是一条好汉!”

小郭靖清醒了一点,伸手去抓王孟的佩剑。王孟把剑柄放在他手里,握着他的小手,做了几个斩刺的动作,逗得郭靖“咯咯”直笑。

斯明信接过郭靖,冷漠的面孔也柔和了许多。

“走了。”卢景招呼一声,登上大车,朝车里的老头踢了一脚,“往里边挪挪。”

“哎哎。”魏甘往里边挪了挪,眨巴着眼睛道:“咱们这是……”

卢景白眼一翻,吓唬道:“甭废话!”

“哎哎。”魏甘识趣地不再多说。

王孟扬手挥鞭,在空中虚击一记,拉车的两匹健马同时迈步。

程宗扬与剧孟、赵充国等人一直送出十余里,方才各道珍重,挥手作别。

他们顺便带走了魏甘。魏老夫子以阶下囚的身份在地牢待了那么久,程宗扬也头疼怎么处置。魏甘不过是黑魔海招揽的小卒子,没犯过什么了不得的死罪,杀了未免过分,留下又没什么用处,放走更不可能。索性交给孟老大,看能不能从他身上再榨出些线索来。

斯明信等人不是第一批离开的。两日前,哈迷蚩、阿合马、青面兽便带着投奔程氏商会的兽蛮人先行离开。

在京师重地突然出现大批兽蛮人,少不得会招人眼目,何况他们的身份也经不起推敲:一帮漏网的兽蛮贼党,只要露面就会招来官军围剿。最后阿合马这位兽蛮人中的智者出了个主意,让一众兽蛮人戴上铁镣,打着舞阳侯府的旗号,备齐了通关的文书,以舞阳侯府奴仆的名义前往舞都。

让人没想到的是,蔡敬仲居然对此事极为热情,自告奋勇充当领队,理由是全是兽蛮人,不好解释。

刚送别斯四哥,紧接着又送走一批兄弟。

洛都之乱后,宫中人手奇缺,赵皇后父兄失去音讯,几位中常侍不得不向程侯求援。事关赵飞燕与合德的家人,程宗扬不可能坐视不理,便让匡仲玉带几名兄弟过去帮忙。双方商量之后,准备分成两路,明里由宫中派出几名内侍作为使者,招摇过市;另一路则由唐衡亲自带队,暗中随行。

为了掩人耳目,一行人化妆成行商,唐衡扮成掌柜,匡仲玉充当账房先生,其余兄弟打扮成随行的伙计和护卫,一起由舞阳侯府出发,避开宫中的眼线。

匡仲玉是老江湖了,星月湖大营四散那些年,老匡全靠着一张嘴走南闯北,有他坐镇,程宗扬自然放心。不过临行时还是拉住匡仲玉私下叮嘱几句:赵国丈的下落固然要紧,兄弟们的性命更要紧,宁肯找不到,也别出事。

接连走了几拨人,府中几乎空了一半。可这还没完,匡仲玉等人走后不久,吴三桂和余下的兄弟们也分头奔赴各地,接手各地官府移交的码头、田地。

人手少了一多半,事情却多了数倍。舞阳侯开府建牙,一众属下忙得足不点地。侯府名下的产业要整合,各方关系要打点,光凭侯府目前的人手根本忙不过来。程郑、秦桧、班超等人一起上阵,连王蕙和贾文和也参与进来,再加上长于计财的云如瑶主持中馈,才勉强周转起来。

人手不足,内宅一众侍奴也没闲着,云如瑶量才适用,给云丹琉、雁儿、惊理、罂粟女、何漪莲、红玉等人都安排了差事,或是审核账目,或是整理案牍,或者传递消息,每日进进出出,同样忙得不可开交。

程宗扬倒是不忙,可接连送走几拔人,心情也难免有些低落。他在府里走了一圈,看着敖润、冯源、刘诏、高智商、富安等人全都忙得团团转,不禁暗觉惭愧。

就在这天下午,一则流言传入程宗扬耳中。有人放出风声,称天子迟迟不能登基,是因为某人心怀不轨,只是忌惮于诸侯皆在,不敢轻举妄动。一旦诸侯还国,那位新贵只怕便会悍然自立为帝。

程宗扬听到这消息,差点儿没气个倒仰。自己早就盼着天子登基,好拍拍屁股走人,结果被人劈头盖脸泼了盆污水。更混账的是这则谣言还故意挑拨诸侯,生生给自己树起一堆敌人,居心之险恶令人发指。

气恼之下,程宗扬根本没发觉这则谣言就是从自己府里传出去的,编造谣言的不是旁人,就是中行说那混账。

当晚,程宗扬叫来秦桧。与奸臣兄闭门一番长谈,程宗扬随即亲手写了一封奏表,连夜递入宫中。

※ ※ ※ ※ ※

次日一早,舞阳侯请回封地就藩的上表被宫中封还。长秋宫同时下诏,赏赐舞阳侯车马、舆服、鼓吹、甲士。

前来传诏的是单超,他伤势未愈,面如金纸。念完诏书,他伏地拜倒,“大乱方定,天子尚未登基,程侯安能远离京师?”

“你伤还没好呢,坐下说。”程宗扬让人给单超看座,一边道:“我本来想等天子登基再走,可这都多久了?崇德殿还没修好?”

“殿基受损,全部修复只怕还需月余。”

“那能等得了吗?国不可一日无君,定陶王不登基,终归名不正言不顺。”

“侯爷说的是。只是……”单超目视着他,眼中流露出一丝恳求的意味。

程宗扬原以为他也是听到流言,才来动问,此时看到他的神色,不由心下大奇,“老单,你有话直说,用不着这么看我吧?”

单超心一横,开口说道:“宫中传言,先帝驾崩,留有一遗腹子。”

程宗扬目光转冷,寒声道:“谁说的?先帝在时尚未有子,驾崩了反而有一遗腹子,在哪儿呢?”

“自然是在宫中。”

程宗扬怔了一下,他还以为友通期有孕的事走漏了风声,可单超这话头,听起来可不大对啊。

望着单超意味深长的眼神,程宗扬终于明白过来,惭愧之余,不由地一阵心虚。他一手遮脸,打了个哈哈,“这个……谣传吧?”

“定陶王虽有帝王之姿,其养母底细毕竟不干净。”单超道:“先帝若有苗裔,当是社稷之幸。”

单超其实不擅言辞,这几句话说得干巴巴的,颇为生硬。但也正因此,才更显出他主意已定,同样的话语从他口中说出来,比八面玲珑、不过不失的徐璜、唐衡显得更有力度。

程宗扬突然对赵飞燕生出一丝同情,她身为皇后,却被自家妹妹设计,失身于下臣,身边的女傅、婢女都是帮凶不说,连手下一班奴才也盼着她能怀上臣子的种。每个人都在考虑自己的利益,却没有人在乎过她的尊严。

程宗扬沉默良久,然后道:“送客。”

单超伏地再拜,“侯爷三思!”

程宗扬摆了摆手,没有作答。

回到内室,程宗扬一肚子的牢骚,“都是你的主意。这下好了,连宫里的太监都知道了,全都盯上赵皇后,盼着她能跟我勾搭成孕。单超他们这么快就得了信,是你放出去的风声吧?”

小紫一点都不怕他,“谁让你在宫里待那么久,瞎子也能看出苗头来。”

程宗扬长叹一声,可不是嘛,自己一个外臣,入宫一待就是一两个时辰,任谁都会心下起疑,何况赵皇后名声在外,单超等人哪里用得着旁人点拨,自己就闻风而动了。这回来的是单超,而不是徐璜或者唐衡,多半他们都知道这是个会死人的差事,就撺掇着这个不怕死的出头了。

“大笨瓜,你挡住我的光了。”

程宗扬这才注意到一个女子伏在席上,她上衣褪去,露出一截光滑的背脊,上面长长短短,插着十几枚银针。

小紫一手按在她背后的穴位上,感受她行气的状况,一手拈着银针,沿着经脉刺下。

“这是谁?”程宗扬有些纳闷,自己不是吹,内宅哪个女子的身子自己没见过?可这个看起来居然有点眼生。

小紫玉指一点针尾,那女子低叫一声,抬起脸来,却是义姁。

“你们这是在搞什么?”

“武穆秘籍啊。可惜她资质太差,现在还没有过第二层,只好帮她打通经脉了。”小紫收针道:“起来吧。”

义姁坐起身,背对着两人穿好衣物,然后才转过身来。

程宗扬不由“咦”了一声。义姁也是容貌过人的大美女,但平常总板着脸,平添了几分老气。此时刚运过功,玉颊柔润,看上去比以往倒多了几分娇艳。

“这秘籍上的功法真能驻容养颜?”

“程头儿要是觉得好,就让她们都练好了。”

“千万别,万一练死了呢?”

“那就做成尸妓。”小紫挑起义姁的下巴,“好不好?”

义姁不动声色,脸色却微微有些发白。

“先出去,我有话跟你紫妈妈说。”

程宗扬把义姁赶走,然后关上门,“四哥五哥走了,老匡、长伯那一帮也走了。程大哥、会之他们出门的出门,办事的办事,我昨天逛了一圈,这么大一座府邸,硬没几个活人。”

“宫里不是赏赐给你鼓吹和甲士了吗?”

“宫里头能用的人比我还缺,不能用的宫里敢给我也不敢留。就是给了个名义,让我自己招募呢。”

“让皇后娘娘赏你些宫女呗。”

“你敢要吗?”

“敢啊。”

“好吧好吧,你敢要我也不要。”程宗扬道:“我已经决定了。等天子登基我们就走,先去舞都,把封地拿到手,安置完我们就南下,从云水回建康。祁远一直在那边,这么久没见,我也有些想他了。顺便把晋国的生意打理一番,然后再一起回江州。我和如瑶成亲的事,还没有告诉孟老大他们……”

“你是怕霜姐姐知道吧。”

程宗扬咳了一声,“我给她,还有你,各留了一个正妻的位子。”

“我不要。”

“不要也给你留着。”

“可是她已经知道了啊。”

“啥?”

“鹏翼社已经把你成亲的事飞鸽传书到江州了。”

“……我要在江州再结一回亲,会不会挨孟老大的打?”

小紫笑道:“程头儿,你要挺住啊。”

程宗扬无奈地说道:“我本来还想去南荒一趟,接凝羽回来。顺便看看武二那厮,是不是真去花苗当上门女婿了。”

“好啊,我跟你一起去。”

程宗扬抱住小紫,“刚遇见你的时候,我还一无所有,你就跟着我。现在我娶了妻,封了侯,有了遍及各地的产业,总算不是一个一文不名的穷光蛋,感觉反而没有从前那么自在。如瑶身子弱,受不得远途跋涉,各地的产业也要打理,到时候她留在舞都,执掌汉国的生意,丹琉多半会陪着她。能跟我一起行走四方的,还是只有你了。”

小紫笑道:“程头儿,你说的好可怜哦。”

“死丫头,你还不知道我吗?我没有什么太大的志向,占住一个地方就想长长久久,小富即安。”程宗扬道:“一开始我是想住在建康,所以买了宅院,兴建临江楼,准备在那边长长久久地待下去。后来小狐狸拿下江州,我又想在江州长住,毕竟是和星月湖大营的兄弟一起打下来的。等到了临安,拿到武穆王府,我又想在临安定居。临安气候温暖,风物上佳,是个居家过日子的好地方。可现在突然有了舞都,再看那些地方,就有些美中不足了。”

“建康和临安都不如舞都吗?”

“论街市繁华,人物风流,建康和临安当然是远胜。若论上下齐心,人所同欲,江州更是远远超过舞都。但是放在六朝来看,这些地方彼此相距太远,反而舞都的位置更合适。”

“所以你又想住在舞都了?”

“是啊。舞都差不多位于六朝的中心,距离建康、江州和临安的路程大致相等。西去唐国,东往晴州,通过云水的航路也很方便。而且我现在封了侯,只要赵皇后不倒台,就不用担心削夺封地。运气好的话,甚至还能传至子孙,世袭为侯。所以我那个小富即安的毛病又犯了,拿到一个地方就不想放手。”

“不管你住在哪儿,都不许把我丢掉。”

程宗扬心头微荡,拥住怀中香软的玉体,朝她的唇瓣吻了下去。

※ ※ ※ ※ ※

到了中午,几名内侍登门,恭喜地邀请程侯入宫,对各殿的修复事宜加以指点,被程宗扬以“身为外臣,不应干涉内事”婉言谢绝。

一整天没等到程侯入宫,当晚徐璜让人带话过来,提醒说既然宫里已经下诏挽留,程侯身为臣子,理当入宫谢恩,这会儿天色未晚,时辰倒是正合适。

程宗扬本来打算入宫一趟,被他这么一说,反而打起了退堂鼓。徐璜他们现在巴不得自己入宫,可自己这么一趟一趟往宫里跑,估计要不了几天,外面的小册子就会再多出一段不堪入目的宫廷秘辛。就算程宗扬不在乎自己的名声,也不能在这个节骨眼儿上糟蹋赵皇后的名誉。

对着来人,程宗扬只说了两个字:“不去。”就把人打发走了。

程宗扬回到内室,只见众女都看着他笑。

云如瑶笑道:“夫君大人真的不去?”

“肯定是骗人的。”云丹琉道:“心里头不知道有多想去呢。”

程宗扬坐下来,抄起木箸敲了敲餐盘,“吃饭!吃饭!这鱼烧得不错,是琳儿烧的?”

阮香琳笑道:“是夫人亲手做的。”

程宗扬大赞道:“怪不得这么好吃!”

云如瑶笑道:“被侯爷一夸,妾身好开心呢。”

其乐融融地用完晚膳,云如瑶取来一件外衣。程宗扬道:“干嘛?赶我出门啊?”

“正事要紧,”云如瑶道:“妾身岂是不辨轻重之流?”

“你别看那些内侍一趟一趟地跑,好像有什么事似的。宫里真要有事,那些侍奴早该传话回来了。”

“你啊。那位虽然贵为皇后,到底是女子,难道让她主动开口,把侯爷请进宫去?”云如瑶将外衣披到他肩上,小声道:“刚吃到口里,就这么冷落人家,一连两天不闻不问不说,还上书辞行。夫君这么做,就不怕寒了人家的心吗?”

程宗扬看了看云丹琉。云丹琉抬了抬下巴,挑衅地说道:“怎么?要我陪侯爷一起去吗?”

“别。你们要去,她该害羞了。”程宗扬套上衣物,“怎么是水靠?”

云丹琉道:“都这时候了,侯爷还要光明正大地入宫吗?钻地道去吧。”

“密道不是被淹了吗?”

云丹琉抢白道:“要不给你水靠呢?”

※ ※ ※ ※ ※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