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朝系列之——六朝燕歌行》
弄玉 龙璇 著
第638章·洞房

罂粟女最后一个挑开盖头,众人哄堂大笑,比方才更又热闹几分,她挑中的“新娘”不是旁人,正是尹馥兰。尹馥兰咬着嘴唇,满眼的委屈。孙寿和成光两人以往的身份虽然各有凭借,但说起来都是落败被俘的丧家犬,在内宅只是没有名份的贱婢。她可是曾经的大丫头,结果沦落到跟这些九等之外的贱婢同列。

按紫妈妈定的规矩,内宅诸女上下尊卑分得极清,虽然都是奴婢,但上边的对底下的有绝对的支配权,只差一级,高下便判若云泥。

尹馥兰虽然委屈,但拗不过众人,只得自降身份,与两名贱婢为伍。可两名贱婢选中的是蛇夫人和惊理,轮到自己偏偏是罂粟女。罂粟女在三名侍奴中排名最末,在尹馥兰眼里,无论身份、修为、容貌,自己都远远在她之上。结果自己偏要给她为妻,简直成了笑柄中的笑柄。

尹馥兰心意难平,奉茶时也显得不情不愿。可诸女没有一个人理睬她那点小心思,只笑着拿她们逗乐。

三名“新娘”与自己选中的丈夫同饮了交杯酒,孙寿和成光各自跪在地上,张开红艳的小嘴,让夫君们含了酒,嘴对嘴地喂到她们口中。尹馥兰不肯与她们两人一般,可最后还是被人捉住肩膀,强迫她与夫君大人口对口地渡了口酒。

接下来众人又用红线系了红枣、花生、桂圆和瓜子,让新人同食。孙寿和成光又乖又媚,用舌尖挑着咬开的瓜子,送到夫君口中,然后又脱了绣鞋,将酒杯放入鞋中,喝了金莲酒。

饮完合卺酒,三名“新娘”被各自的夫君带着,送入洞房——就在主人的床榻前,用轻纱围起来三处帷帐,里面铺了丝织的茵席。

众女重整旗鼓,开始闹洞房,首当其冲的是孙寿。她半推半就地被人按住手脚,扯开嫁衣,露出白生生的玉体,又作模作样地挣扎一番,最后像是认命一样张开双腿,将娇美的玉户敞露出来。

众女笑道:“好嫩的新娘子,下边紧揪揪的,好像还没开过苞的处子呢。”

按照内宅的规矩,孙寿下体的毛发早已被清理得干干净净,就像婴儿一样光滑娇嫩,柔润无比。

“蛇姐姐,你的小娘子这么标致,让妹妹们多见识见识呗。”

蛇夫人笑道:“寿儿,把你的小嫩屄剥开,让客人们好生赏玩。”

在夫君大人的命令下,刚拜过堂的新娘乖乖伸出双手,用中指的指尖按住玉户边缘,主动剥开自己阴唇,将娇滴滴的蜜穴绽露在众人面前。

“这么标致的艳穴,让人忍不住想摸一把呢。”

“就是,嫩得滴水呢。”

蛇夫人一挥手,大方地说道:“尽管摸!”

众女一起伸手,伸到新娘腿间,有的捻住那只小巧的阴蒂,在指间揉弄;有的将她阴唇翻开,露出柔润的穴口;有的索性把指尖塞到娇腻的蜜穴内,观赏新娘子嫩穴颤抖抽动的娇态。

孙寿躺在茵席上,乌亮的堕马髻歪到一边,粉颊一片潮红,她细长的蛾眉拧成一团,红艳的小嘴圆张着,不时发出低叫,叫声又嗲又媚。

好不容易闹完,身为新郎的蛇夫人已经脱去衣物,露出白美高挑的玉体,两条黑色的皮革系在她雪白的胯间,上面是一根昂扬坚挺的假阳具。那根假阳具出自太泉古阵,外形粗犷威猛,表面贲张的血脉蚯蚓般隆起,如同活物。漆黑的棒身衬着雪白的胴体,使她看起来犹如魔女般妖艳冶丽。

新娘侧身跪在席上,羞答答张开红唇,含住胶棒的龟头,一边扬起脸柔媚地吞吐舔舐,一边与夫君大人眉目传情。

没想到夫君大人却不高兴起来,“这么娇滴滴的,你吃糖呢?”

蛇夫人说着一手按在孙寿脑后,挺起腰肢,硬生生捅了进去。粗大的棒身塞进喉咙,新娘子被捅得花容失色。蛇夫人一连捅了十几下,直到新娘两眼翻白,几乎晕厥过去,才松开手。

孙寿狼狈地伏在地上,咳嗽半晌才喘过气来。她眼泪汪汪,含羞带怨地瞥了夫君大人一眼,娇喘息息地说道:“老公的大棒子好厉害……”

蛇夫人娇笑道:“娘子过来,该本夫君给你开苞了。”

孙寿抬起纤腰,将一方雪白的喜帕垫在臀下。蛇夫人却又斥道:“你也是嫁过人的,这样子怎么给你开苞?”

何漪莲笑道:“垫高些,你家相公干起来才爽利。”

孙寿赶紧拿过软枕,一连垫了两只,才让夫君大人满意。

孙寿下体高高挺起,丰润而又娇艳的玉户在灯光下纤毫毕露,淫态横生。蛇夫人却把她丢到一边,“先等着,待本夫君闹过洞房再说。”

旁边另一位新娘也已经脱得一丝不挂,这会儿正裸露着白艳的肉体,仰面躺在茵席上。她双足被扯到帐外,两条玉腿笔直拉成一字,股间那只光洁无毛的羞处敞露着,像朵绽开的月季花般,被人把玩取乐,周围一众女子不时发出阵阵哄笑。

程宗扬血脉贲张,阳具怒胀得像要爆开一样。那只纤手动得越来越慢,最后终于停下来。过了一会儿,一张温润的小嘴凑过来,含住龟头,带着一丝生疏,勉强吞吐起来。

发丝在腰间摩擦着,传来丝丝缕缕酥痒的触感。眼前是玉体交迭、恣意欢淫的香艳场面,怀中左拥右抱,温香软玉满怀,身下是女奴唇舌无微不至的服侍。目之所及,手之所抚,体之所触,无不尽态极妍,春光无限,就算程宗扬是一尊石人,此时也心头激荡,几乎难以自持。

他在云如瑶臀上拧了一把,“好你个瑶儿!居然在汤里下春药?想看我的难堪啊?”

云如瑶笑道:“敢问夫君大人,这姜汤的祛寒效果如何?”

“寒是祛了,这会儿添了一肚子火,你来给我消?”

云如瑶推开他的手,笑道:“让雉奴服侍你好了。”

“不对。”程宗扬反手握住云如瑶的手掌,看着她的眼睛道:“汤里的药物是你准备好的,就算我今晚没有挨冻,也少不了这些吧?瑶丫头,你这么大动干戈,难道就是为了让我给她开苞?”

云如瑶眨了眨眼睛,委屈地说道:“不可以吗?”

“我现在的状况还用得着春药?吹口气我都能硬给你看。是死丫头的主意,还是你的主意?你们勾结起来,又搞什么鬼呢?”

“怎么样?我就说你瞒不过他吧。”云丹琉道:“行啦,程大老爷,又没人打算害你。”

“废话,把我害死了,你们都守寡去。你们两个老实交待,是不是拿我做什么实验呢?死丫头要跑去宫里,肯定是故意的!”

云如瑶撩了撩发丝,有些无奈地说道:“紫妹妹说你身子一直有些不妥当,若是再拖下去,只怕会伤了身子。正好蔡公子在宫里寻到一点慎恤胶,特意送来的。”

“谁?”程宗扬声音高了八度,“死太监给的东西也能乱吃?”

※ ※ ※ ※ ※

南宫,昭阳殿。

宫苑之内,楼阁倾颓,满目创夷。洛都之乱,各方势力轮流登场,将这座天子停灵的宫苑几乎打成废墟。乱事方定,宫里所余不多的人力都用在整治皇后所在的长秋宫和天子登基要用的崇德殿上,昭阳宫无人打理,仍是一地狼藉。

曹季兴双手拢在袖中,孤魂野鬼一样在废墟间游荡着,不时伸着鼻子,东嗅西嗅。

小紫和朱老头坐在坍塌了一半的大殿上,身后一弯冷月,凄清无声。

“紫丫头啊,大爷觉着吧,这事是你想得多了。”朱老头道:“你想啊,你就跟那小子搂搂抱抱,别的啥都没干过对吧?他能不能生的,有你啥事啊?再说了,他就算不能生又能咋的?大爷不也没生过吗?”

小紫一手托着香腮,“万一他死了呢?”

“死啥啊死,丧气!”朱老头道:“大爷探过他的经脉,那小子屁事没有,就是吸纳的杂气太多,把气海给堵磁实了,又正赶上要破境,结果真元的量是上来了,品质不够,才导致真阳满溢,丹田受损。要治也容易,只要把那些杂气释放出来就没事了。”

小紫苦恼地说道:“可那个大笨瓜就是不肯泄出来,还想着靠自己把杂气给炼化掉呢。”

“那臭小子就是心软。”朱老头一拍大腿,“左一个右一个的,捡到篮里就是菜,丢人不!还不如跟大爷去练童子功呢。”

“他会不会死?”

朱老头为难地说道:“这事吧,前头都没见过,大爷也说不大准。要打个比方,他这会儿就像根基不稳,偏偏又要往上盖的高楼。运气好说不定能翻过去,破境成功。运气不好,就难说了。不过话说回来,他那路数跟旁人不同,寻常杂气都是真元不纯,他那些是吸纳的死气转化残留,与精魂相关……”

朱老头拈着胡须,眉头紧锁,过了一会儿才道:“我那位师兄的巫宗秘传指不定有用,但也说不准……万一翻不过去,那些杂气逆行入脑就麻烦了。”

“会变成傻瓜吗?”

“不好说。”

小紫看着曹季兴的背影,“他要能找到就好了。”

“紫丫头,你可别犯傻。”朱老头严肃地说道:“就算找到那颗龙槎星辰,你也不能跟那小子行房。先不说你还差着玄水玉,就算你都凑齐了,他万一有个不当心,可就把你给害了。”

小紫翘起唇角道:“好想被他害一次呢……”

蔡敬仲闪身掠上檐角,吐出两个字:“没成。”

朱老头一脚将琉璃瓦跺得稀碎,“废物啊!”

曹季兴听到动静,赶忙伸长脖子道:“一碟儿!过来搭把手。”

蔡敬仲只当没听见,躬身道:“奴才还打听到一个消息——中行说那奸贼死性不改,要给主子栽赃!”说着趋近一步,把中行说的计谋统统倒了出来。

朱老头听完蔡敬仲带来的消息,不由地瞠目结舌,对中行说奇葩的脑洞理解不能。

曹季兴又在喊了,蔡敬仲一躬身,“奴才告退。”

“甭急。我捋捋……”朱老头拍拍脑门,“你是说,中行说那小崽子对姓贾的说:小程子其实不能生,怂恿姓贾的与他联手,设法把皇后和小天子害死,然后让小程子那傻瓜去平乱,好登基当天子,最后再把刘骜那个还没生出来的遗腹子立为太子?”

“正是。”

朱老头道:“万一生的是个丫头片子呢?”

“他赌的就是那五成。”蔡敬仲没等女主人开口,就旗帜鲜明地表明态度,“那奸贼纯属异想天开,一厢情愿,痴心妄想,做梦净想屁吃!——这是贾先生说的。依奴才之见,中行说那狗贼理当处死!”

小紫笑道:“你去把这事告诉程头儿好了。”

曹季兴这会儿也爬上来,抚掌道:“好一个借刀杀人!”

蔡敬仲道:“紫妈妈明断千里,用不着旁人画蛇添足。”

“你以为我是说中行说那个棒槌愣头青?”曹季兴点着蔡敬仲的鼻子道:“紫姑娘是借刀杀你呢。”

蔡敬仲眼也不眨地说道:“奴才这条命都是主子给的,既然主子让奴才去传话,肯定有主子的道理。某些人自以为聪明,居然敢妄测主子的心思,禽兽之变诈几何哉?止增笑耳!”

“嘿,你个姓蔡的!”曹季兴挑起拇指往肩后一扬,厉声道:“有种的咱们到后头找个没人的地方,死活勿论!敢不敢!”

“吵吵啥!丢人不!”朱老头喝住曹太监,然后对蔡敬仲道:“蔡儿啊,大爷跟你商量个事儿?”

“说吧。”

“揍你一顿行不?”朱老头一把揪住蔡敬仲,“你连大爷都敢坑啊!”

小紫托住下巴,幽幽道:“大笨瓜,你可要撑住啊……”

※ ※ ※ ※ ※

小紫口中的大笨瓜到底没能横下心来,而是趁着理智尚存,把吕处女打发走了。

云如瑶无奈道:“夫君大人就是心软。”

“万一她真死了呢?本来正兴奋呢,下边突然没气了——说不定我被吓出心理阴影,这辈子都硬不起来呢?”

“说不定她没事呢?”

“这总不能赌吧?再说了,小天子还没有正式登基,她的身份眼下还有点用处,死了也是个麻烦。”

“好吧好吧,就让奴家这不怕死的来服侍大爷好了。啊呀!”

程宗扬搂住云如瑶,翻身把她压在榻上,“让你给我下药!本侯一会儿就让你知道,什么叫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云丹琉起身欲走,却被程宗扬拽住手腕,“别想跑!”

云如瑶也扯住她的衣袖,哀声道:“丹琉救命,夫君大人要干死我呢……”

云丹琉哭笑不得,“你们两个要闹就闹,别拉我啊。”

云如瑶笑道:“我们才不闹呢,只用看她们闹就是。”

暖阁内点着银亮的青铜灯树,还有数对红烛,室内灯火通明,犹如白昼。三名“新娘”的洞房就在榻前,此时正被客人们调笑取乐。

闹完孙寿,这会儿轮到成光。她双腿平伸,玉户敞露,光洁无毛的下体被灯火映得纤毫毕露,蛇奴等人一边把玩,一边笑道:“洞房花烛夜呢,新娘子,今晚该怎么服侍你家相公?”

成光带着讨好的笑容,颤声道:“但凭姐姐们欢喜。”

“新娘模样倒是标致,”罂粟女笑道:“可惜是个再醮的寡妇,没得落红怎生是好?”

“落红还不容易?”惊理手腕一翻,亮出指间一柄薄薄的尖刀,“往她骚处戳一刀便是。”说着作势一刺。

成光发出一声尖叫,绽露的肉穴猛然收紧,柔嫩的阴唇抖颤着,几乎吓到失禁。

惊理笑道:“瞧你吓的,还以为本夫君真会辣手摧花?”

成光勉强挤出一个笑脸,正要开口讨好,就看到惊理收起笑容,面如寒霜地说道:“把你的浪穴抬起来,自己动。”

在“夫君大人”的命令下,新娘战战兢兢地挺起下体,双手剥开阴唇,将阴蒂凑到刀尖下,如同交合一般,用自己最娇嫩敏感的花蒂去抚慰冰凉的刀尖。

云丹琉用一床薄被把自己裹得跟粽子一样,离姑姑和自家夫君大人远远的。看到眼前这一幕,她脸颊发烫之余,不禁有些奇怪,孙寿与成光身份相若,遭际大抵相似,那些侍奴也将两女一并视为玩物,玩弄时同样花样频出,百无禁忌。

不过其间的分寸和两女的反应都有着微妙的不同。蛇奴等人对孙寿是以淫玩为主,孙寿也一副逆来顺受、乐在其中的样子,被人恣意调笑玩弄还含笑相迎。而她们对成光,则多了几分刻意的刁难和略显过分的凌辱,在成光勉强堆起的笑脸之下,时不时总能看到掩藏不住的惧意。

云丹琉并没有疑惑太久,随着众女戏谑时的嘲讽,她渐渐弄清原委。众女对成光与刘建在江都时的种种勾当都有所耳闻,这会儿问起其间的细节,成光自然不敢隐瞒,只能一一作答,连自家的隐私都尽数抖落出来。那些骇人听闻的淫戏恶行让云丹琉听得几欲作呕,万没想到这对夫妻如此人面兽心。

说到后来,成光自己都忍不住微微战栗,唯恐这些杀人不眨眼的姐姐们一时兴起,拿她依样炮制。

所幸这些可怕的姐姐们并没有拉她去与犬羊交配,不过当惊理拿出一对银铃时,成光还是不由地变了脸色。

惊理亲手将银铃带在成光的乳头上,声称这是她留下的定情信物,要让自家新娘一生一世都带在身上,永不分离。

成光痛得满眼是泪,还要强颜欢笑。好不容易穿刺完,挂好银铃,夫君大人又让她耸起双乳,在宾客面前来回摇晃,看铃声是不是够响。

终于等得众人尽兴,蛇夫人笑道:“还有一位新娘子呢。这位看起来,似乎有些不大乐意?”

比起孙寿、成光的温驯,尹馥兰的委屈和不满几乎是写在脸上。

“贱内不晓事,让姐姐见笑了呢。”罂粟女走到尹馥兰面前,一把揪住她的发髻,扬起玉手,清脆的耳光声随即响起。

尹馥兰也是养尊处优惯了,罂粟女不由分说一通耳光,几乎将她打懵了,过了一会儿才哭出声来。

罂粟女笑道:“这样才对嘛,不乐意就哭出来。可惜你再哭也是白搭。今晚你就是哭成一朵花,也得乖乖给我做回新娘。”

铃声、笑声、哭泣声……让云丹琉听得心都乱了,再听下去,只怕自己创痛未复,就又忍不住欢好,她溜下床榻,赤足出了暖阁。

暖阁外面是通往湖心小楼的廊桥,虽然四面镶着玻璃,寒风不入,但隆冬时节,依然凉意侵人。云丹琉摸了摸发烫的脸颊,随即看到一名美妇人正跪坐在门侧。她身上只穿着月白色的小衣,双手并拢放在膝上有如婢女,腰身却依然挺得笔直。冷漠的神情间,依稀能看出昔日权倾天下的风华气度。

云丹琉有些好奇地半蹲下来,却不小心牵动臀后的痛处,倒抽了口凉气。

吕雉眉毛也没有动一下,似乎没看到她的糗态。云丹琉索性屈膝跪坐,小腿分开,垫到臀下,免得压到痛处。

“你为什么不逃?”

“往哪里逃?”

“吕氏不是还在吗?况且你掌权那么多年,各地州郡难道就没有一两个忠心耿耿的心腹吗?”

吕雉淡淡道:“一旦离开洛都,我就不再是太后,而是一个只能招来祸殃,足以破家灭族的灾星。若有人对我忠心,我又何必连累他们?”

“你真打算留在这里?和她们一样?”

吕雉沉默片刻,然后开口道:“我亲手杀过天子。弑君,也是弑夫。就连阿冀弑君,也是我默许过的。这样算来,我杀过两位天子。一夫一子。”

“如果你还想知道,我可以告诉你,吕家那些子弟已经商量好的,等天子驾崩,就把罪名推到赵昭仪头上,炮制出畏罪自尽的假象,好将她圈养起来,私下受用。至于赵皇后,则迁往北宫,送入永巷。那些人早已对她垂涎三尺,等受用过后,再废掉她的皇后之位,贬为庶人,送去守陵。最后以畏罪自杀的名义绞死她,斩草除根。”

云丹琉挑起眉头,“杀人不过头点地,你们这么折辱于她,就不怕将来有一天重蹈覆辙?”

吕雉轻笑一声,“所以,我已经知道自己会有什么下场了。”

所谓成王败寇,吕氏若是得势,赵氏姐妹固然生不如死;而吕氏若是失势,作为太后的吕雉对自己会落得什么下场,也同样心知肚明。

“汉国民风刚烈,轻生死,重节义,敢自杀的诸侯大臣比比皆是。你倒是不一样。”

吕雉从容道:“若是刘建得势,我也会伏剑自刎。”

云丹琉忽然凑到她面前,认真看着她的眼睛,“编了这么多理由,我差点都信了呢。你听好了,反正屋里已经那么多人,多你一个也无所谓——但你要胆敢跟我和姑姑争宠,我就杀了你!”

吕雉玉颊一下红了起来。

就在这时,阁内传来一阵哄笑,气氛热烈。隔门望去,只见尹馥兰被剥得白羊一样按在席上,她趴在地上,丰腴的雪臀被人扒开,惊理正将一团东西塞到她体内。另一边,罂粟女揽着她的颈子,与她嘴对着嘴,亲吻得不亦乐乎。

罂粟女用齿尖咬住新娘的香舌,迫使她吐舌张口,然后笑着啐了一口,将一把药丸投到她口中。尹馥兰噎得直翻白眼,最后被灌了一觥喜酒才吞下去。

云如瑶伏在榻侧,如瀑的长发从肩头垂下,她玉颊绯红,美目媚波荡漾,一边被自家夫君从后进入,一边发出细细的娇喘。

程宗扬双手撑在榻上,虬劲有力的腹肌一鼓一伏,勾勒出鲜明的轮廓。身下那只美臀光滑柔嫩,如玉般温凉,唯独蜜穴又暖又热,随着肉棒的进出,春潮阵阵涌动,不多时便泄了身子。

“丹琉快来,”云如瑶娇声唤道:“救命啊……”

云丹琉被自家小姑姑逗得哭笑不得,索性捂住耳朵,只当没听到。

程宗扬一把拉过雁儿,笑道:“该你了。”

雁儿含羞解衣,挨在夫人身边躺下,顺从地服侍主人。程宗扬放开手脚,一轮猛攻,将美婢干得娇躯乱颤。雁儿一手捂着红唇,鼻息越来越急促,不到一炷香工夫,便乖乖泄出阴精。程宗扬放缓动作,运功将少女的阴精尽数炼化,然后在雁儿唇上一吻,笑道:“真乖。”说着将精液射在美婢的小穴内。

程宗扬放开雁儿,迈步从榻上下来。刚刚连御两女,他却没有丝毫疲态,依然精力充沛,阳气旺盛得像要满溢出来一样。胯下那根肉棒刚射完精,就又一次高高挺起,棒身血脉虬张,还沾着未曾抹拭的体液,紫胀的龟头像件凶器一样狰狞可怖,似乎比射精之前更加威猛。

三名新娘被自家夫君牵着,在主人面前并肩跪成一排。蛇夫人笑道:“主子方才也见了的,寿儿自愿嫁予奴婢为妻,刚与奴婢拜过天地,尚未圆房。都是托主子和夫人的福,才有今日的喜事,奴婢们无以为报,愿将自家新娘的初夜孝敬给主子,还求主子开恩收用。”

阮香琳笑道:“今后不妨立下规矩,内宅的奴婢无论娶妻还是纳妾,初夜都孝敬给老爷。待老爷用过,再做夫妻。”

众女都道:“正是,正是!”

云如瑶也笑道:“这是奴婢们一片心意,夫君大人,你就笑纳了吧。”

程宗扬吹了声口哨,“都过来。”

※ ※ ※ ※ ※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