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朝系列之——六朝燕歌行》
弄玉 龙璇 著
第634章·瑶戏

程宗扬张口结舌,一下子呆住了。云如瑶与云丹琉,一个是亲姑姑,一个是亲侄女,自己已经与云如瑶有了肌肤之亲,再牵涉到云丹琉,妥妥的不伦之恋。眼看与如瑶婚期在即,他和丹琉都把这事埋在心底,没想到却在洞房合欢之时,被云如瑶当面揭破……“你……”

看到程宗扬期期艾艾的样子,云如瑶收起笑容,冷着脸将他推开,“难道侯爷敢做不敢当吗?”

程宗扬忽然惊醒过来,一把抓住她的肩膀,低吼道:“丹琉呢?”

云如瑶没想到他丝毫不做辩解,反而追问起丹琉来。她吃了一惊,然后蹙起眉头,发出一声痛叫。

程宗扬连忙撒手,一边急切地说道:“云老哥他们是不是知道了?丹琉呢?她在哪儿?”

程宗扬一边追问,一边在脑中闪过一连串的画面:沉塘、浸猪笼、缢杀、活埋……至亲之间出了这样的丑闻,无论对云家,还是对自己这位新封的舞阳侯,都是致命的打击。万一他们为了掩盖丑事,牺牲掉丹琉……云如瑶一双明眸深深看着他,“好啊,原来你们真有一腿……敢问侯爷,你现在没有什么要说的吗?”

程宗扬心脏像要炸开一样,两耳嗡嗡作响,喝下的喜酒就像在血管里燃烧一般,奔突涌动。他喃喃道:“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跟丹琉没关系……不行,我要去找云三哥!”

程宗扬爬起来就要往外冲,却被云如瑶扯住衣裳,凄声道:“洞房花烛夜,侯爷莫非要丢下妾身独守空房吗?”

程宗扬身子僵住。

云如瑶搂住他的腰,把脸贴在他背后,“夫君大人,你还没有回答我,你是更喜欢丹琉?还是更喜欢我呢?”

“事到如今,我也没什么好瞒你的。”程宗扬道:“没错,我和丹琉虽无夫妻之名,却已经有了夫妻之实——这不怪她,都是我的错。”

“侯爷一味认错,可是后悔了?”

程宗扬猛地摇头,咬牙道:“你别生气——我知道做下这种勾当,既对不起丹琉,也对不起你,更对不起云老哥他们。但我真的一点都不后悔。如果能够重来,我仍然会要你,也会要丹琉!一个都不放手!”

云如瑶冷冷道:“侯爷好生贪心。”

“也许你不知道,丹琉虽然表现得很坚强,十几岁年纪就敢带着水手出海远洋,可说到底她还是女孩子,需要人来疼爱。她越坚强,就越让人心疼……”

“谁让你心疼了!”

帐后传来一个气急败坏的声音,接着帷帐被人掀开,一身劲装的云丹琉气恼地按着刀柄,俏脸涨得通红,“难道在你眼里,我就那么可怜吗?”

程宗扬张大嘴巴,看着突然出现的云丹琉。

云如瑶刚才还满脸幽怨,转瞬间就云散雨霁,她掩口笑道:“傻丫头,你怎么这么快就出来了?我还想多听夫君说几句让人脸红心跳的酸话呢。”

云丹琉跺脚道:“姑姑!”

“好了夫君大人。”云如瑶双手按着程宗扬的肩膀,把他按到榻上坐下,柔声笑道:“妾身先向夫君道个不是。倒不是我们故意骗你,实在是丹琉这丫头不听话,才只好出此下策。”

程宗扬呆若木鸡地看看丹琉,又看看瑶儿,怔怔道:“到底是怎么回事?她怎么……”

“要怪都得怪夫君大人封了舞阳侯。”云如瑶道:“夫君身为诸侯,我们云家嫁女,按礼法当以娣侄为媵。妾身没有妹妹,侄女也只有丹琉一个。所以哥哥们商量,以丹琉陪媵,随妾身一同出嫁。”

云如瑶笑道:“那嫁妆不光有妾身的,还有丹琉的呢。”

程宗扬倒是听说过妻媵制。六朝中的秦国、汉国,包括昭南,都有类似的婚姻模式。简单来说,就是生产力不发达,远嫁的女子往往会因为生活环境变化,或者生育而夭亡。平常人家倒也罢了,但对于诸侯来说,两姓婚姻往往关系到诸侯间的合纵连横,乃至两国的兴衰存亡,不可不慎,因此妻媵制就应运而生。嫁女的一方以新娘的妹妹、侄女随嫁,甚至同姓诸侯也会遣女陪媵。

媵属于明媒正娶,地位远在妾之上。一旦正妻亡逝,媵就可以扶为正妻,继续双方的联姻,不至于使两姓的姻亲关系生变。昭南甚至还有诸侯一聘九女的规矩:诸侯一次娶九女,以后便不再娶亲。

汉国妻媵制不如秦国与昭南盛行,但贵族娶亲,女方陪媵也是常规。通常以正妻的妹妹、侄女为媵,其次以同宗女子为媵,有些不太讲究的,干脆就用婢女为媵。

程宗扬当时也就是听个新鲜,毕竟那是诸侯的规矩,跟自己压根儿不沾边。可是没想到,自己突然间也成了诸侯,云家竟然按规矩嫁女陪媵,把云丹琉一并送了来。

程宗扬闭上眼睛想了一会儿,然后一拍大腿,“这么好的事!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

“因为丹琉不愿意啊。”

程宗扬愕然道:“为什么?”

云丹琉啐道:“因为你想得美!”

“好啦丹琉。”云如瑶拉住云丹琉的手,笑道:“你没看到夫君大人方才着急的样子。我还没见过他急成那样呢,横眉瞪眼的,像是以为你有什么不妥当,要去找哥哥们拼命呢。”

程宗扬讪笑道:“是我想歪了。难怪云五哥一脸的不高兴,云三哥也心事重重的样子……哈哈,还真是便宜我了!”

“夫君大人也不要得了便宜卖乖。”云如瑶道:“哥哥们是怕你欺负我,才委屈了丹琉。莫以为我们云家强买强卖,偏要送女上门,反而看轻了我们。”

妻媵制其实是为了保护女方家族的利益,但对于程宗扬来说,完全是想也想不到的意外之喜。他情不自禁地咧开嘴巴,“开什么玩笑!我喜欢还喜欢不过来呢!”

云如瑶揽住云丹琉的腰,“夫君大人刚才说的,你可都听见了,如今你可愿意?”

“谁知道他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云丹琉狠狠白了程宗扬一眼,没好气地说道:“这个小人,最会撒谎骗人!”

“就是,”云如瑶顺着她的话头道:“连姑姑也被他骗了呢。丹琉,姑姑身子弱,你可要多帮帮姑姑。”

云丹琉脸上一红,露出一丝羞窘。

云如瑶笑着唤道:“雁儿。”

一名明艳的俏婢掀帘而入,她梳着双鬟,手上托着一只蒙着红布的托盘。

云如瑶掀开红布,露出里面一顶珠冠和一袭金丝织纹的大红嫁衣,轻笑道:“丹琉,该换嫁衣了。”

被烛光一映,崭新的嫁衣鲜红夺目,金线绣出的云纹散发出耀眼的光泽,上面的珠冠流光溢彩,让云丹琉一时间看得有些痴了,拒绝的话到了嘴边,却怎么也吐不出口。

云如瑶亲手捧起珠冠,踮起脚尖替云丹琉戴上。云丹琉玉脸飞红,却没有避开。但等云如瑶拿起嫁衣,她偏又不肯穿。

“大喜的日子,你总不能穿着一身武士服拜堂成亲吧?”云如瑶一边劝说,一边悄悄给程宗扬使了个眼色。

程宗扬心领神会,“我来帮你!”一边说一边伸手去拿嫁衣,却指锋一转,飞快地点了云丹琉几处穴道。

云丹琉正心如鹿撞,谁知会着了两人的道。“你们!”她叫了一声,身子软软倒下。

程宗扬把云丹琉打横抱了起来,“你姑姑刚才都说了,云大小姐从小就不听话。”他一边说,一边把云丹琉放到榻上,左右端详一下,满意地说道:“这样才乖嘛。”

云丹琉又羞又恼,“把我放开!”

“那可不行。”云如瑶笑道:“万一你跑了,姑姑可追不上你。”

程宗扬一挥手,“来!一起帮大小姐换嫁衣!”

两人一起上手,嘻笑着帮云丹琉除去外衣。云丹琉里面还穿着银甲,可惜有程小人这个叛徒,那件刀箭难伤的银甲丝毫不成障碍,被他手指一划便即分开。接着云如瑶灵巧地解开她的衣带,将她贴身的小衣也一并剥去。

“不要……不要……停手……”

“有什么好害羞的?”云如瑶道:“我们小时候天天在一起,食则同席,睡则同寝,浴则同池……好啦,姑姑知道你害羞,这就帮你穿上。”

云如瑶给身无寸缕的云丹琉套上嫁衣,却没有系带,而是就那么敞着。修长白润的胴体掩在鲜红的嫁衣间,就像无瑕的美玉一样,分外艳丽。

“丹琉的身子好漂亮。”云如瑶用羡慕的口气赞叹道:“胸乳这么丰满,比姑姑还要大呢。还有腿,又白又长……夫君大人,你来看,奴家的小侄女是不是很美?”

“姑姑……”云丹琉羞得几乎要哭出来。

“丹琉什么都好,就是在床笫间拘紧了些。”

云如瑶俯下螓首,亲昵地蹭了蹭云丹琉的鼻尖,娇声道:“我的小侄女,还不解风情呢……哎呀!”

云如瑶一声低叫,却是被程宗扬从后扯开衣带。

“你仗着正妻的身份,这么戏弄丹琉,我可看不过眼!”程宗扬义正辞严地说道:“乖乖躺好,让夫君大人也来戏弄戏弄你!”

“不好了,丹琉。”云如瑶哀声道:“夫君大人要一块儿弄我们姑侄,说不定还要比较我们的奶子和小穴,羞死人了……这可怎么办?”

“姑姑……”

“这个主意很好啊。你们姑侄来比一比,”程宗扬笑道:“输的人可是要打屁股的。”

“夫君大人不要打我。”云如瑶央求道:“奴家自己脱。”

云如瑶委屈地分开嫁衣,双手绕到背后,解开抹胸,露出脂玉般柔润的酥胸。

烛影摇红,纱帐内,姑侄两人并肩而卧,娇艳的面庞宛如一对并蒂莲花。她们容貌有六七分相似,虽是姑侄,云如瑶却显得更为娇嫩,倒更像一个娇滴滴的小妹妹。不过论神态,云如瑶眉眼含笑,比起云丹琉的羞窘要自如得多。

左边的姑姑身材娇小,体态匀称,纤眉樱唇,一双雪乳圆鼓鼓耸起,还带着几分尚未完全成熟的稚嫩。右边的侄女面带英气,双乳丰满圆硕,身体修长,洋溢着少女的青春气息。

“果然是侄女的更大一点。”程宗扬笑道:“姑姑是盈盈一握,侄女的……一只手可握不住。”

“程小人,你放手!”

“不能叫小人,要叫大人。”程宗扬哄道:“叫夫君大人,我就放手。”

云丹琉倔强地扭过脸,死也不肯向这个卑鄙小人屈服。

程宗扬一手一个握住两女的酥乳,用指尖拨弄着两女的乳头。云丹琉紧紧闭着眼睛,鼻中发出细细的喘息。云如瑶星眸如丝,樱唇微微张开,吐出丁香般的舌尖,充满诱惑地在唇边轻轻舔舐。

左边的手感柔软滑腻,右边的手感饱满坚挺、弹性十足。随着程宗扬两手的揉弄,云丹琉身子很快就热了起来,云如瑶虽然乳头发硬,肌肤却还有些微凉,只是乳头的颜色比侄女更深一些,红如玛瑙。

“夫君大人。”云如瑶哀声道:“奴家奶子虽然不及丹琉的大,但求夫君大人开恩,千万不要把奴家和丹琉的奶头绑在一起……”

程宗扬吹了声口哨,“雁儿,拿丝带来!”

云丹琉尖叫道:“程小人!你敢!”

“丹琉,不要叫了。”云如瑶楚楚可怜地说道:“要是被别人听到,可怎生是好?”

“姑姑!”

雁儿红着脸递来一条丝带。

“给我,”云如瑶笑道:“我来扎个同心结。”

程宗扬捏住两女的乳头并在一起,云如瑶接过丝带,亲手扎了个同心结。

程宗扬赞道:“瑶儿扎的同心结真漂亮。”

云如瑶一边打着花结,一边笑道:“我们姑侄并蒂同心,一心一意服侍夫君大人。”

云丹琉颦着眉头,低低吸了口气。

云如瑶呵哄道:“丹琉不怕,亲一下就不疼了。”

程宗扬毫不客气地张开嘴,将两颗娇嫩红艳的乳头一并含到口中。

当他舌尖从两颗乳头中间滑过,两女身体同时一颤,云丹琉禁不住发出一声低叫。

眼前雪肤生春,触目所及,尽是白腻香滑的乳肉,鼻端满是如兰似麝的少女幽香,如同沉浸在温柔乡中,令人留连忘返。

云如瑶腻声道:“夫君大人,我和丹琉谁美?”

“姑姑有姑姑的美态,侄女有侄女的妙处。”程宗扬笑道:“一对如花似玉的美人儿,春兰秋菊,各擅胜场,哪里分得出高下?”

“骗人,肯定是我的小侄女更美,不信你看。”云如瑶说着,拨开云丹琉的腿缝儿,“是不是很漂亮?”

云丹琉双腿紧紧并在一处,此时被拨开少许,娇美的秘处似露非露,让人血脉贲张。

云如瑶在她耳边小声笑道:“你的小穴被夫君大人看到了。”

云丹琉面红耳赤,苦于手脚被制,动弹不得,只能任他们摆布,这时忍不住反唇相讥,“你不也被他看到了?”

“对哦,我们一起让他看好了。”

“啊!不要……”

云丹琉一双玉腿修长有力,小腿外侧那处伤痕非但没有破坏美感,反而别有一番矫健之态。旁边的姑姑更显娇嫩,雪肤香肌,白滑如脂。程宗扬伸手将云丹琉两腿拉开,另一边云如瑶主动分开双腿,将娇腻的羞处展露出来。两女羞处犹如红莲一瓣,鲜嫩得仿佛要滴下蜜汁来。

云如瑶用指尖分开秘处,娇声道:“夫君大人,妾身的小穴已经剥开了,求夫君大人观赏。”

“瑶儿的小穴好美。”

“瑶儿乖不乖?”

“真乖。”

“姑姑都这么乖,”云如瑶拉起云丹琉的手,“丹琉也要乖乖的。”

云丹琉指尖被姑姑拿着,一直伸到腹下,按住羞处边缘朝两边剥开,露出里面鲜腻动人的蜜肉。

“姑姑!你放手!”

“夫君大人还没有看清楚呢。”

云如瑶将云丹琉手指放好,按紧,让她摆出一个羞人的姿势。

云丹琉身子像火烧一样,整个红了起来。她羞不可遏地闭上眼,娇躯微微颤抖。忽然身下传来一丝异样的触感,云丹琉睁开眼,却发现那只同心结还系在自己乳头上,姑姑那边已经松开。她这会儿正以一个暧昧的姿势俯在自己腿间,饶有兴致地观赏自己的……“嘘……”云如瑶轻轻嘘了一声,然后嫣然一笑,翘起手指掠了掠发丝,接着俯下身,在她圆润的大腿上轻轻一吻。

云丹琉睁大眼睛,看着云如瑶抬起头,笑吟吟朝她亮了亮舌尖……“姑姑,不要……啊!”

云如瑶娇嫩的唇瓣贴在少女大腿内侧敏感的肌肤上,一边轻柔地亲吻着,一边往上移去。

云丹琉身子不住战栗,忽然间猛地一颤,她咬住红唇,鼻中发出一声闷哼。

滑腻的舌尖在花瓣间游走着,就像一条顽皮的小鱼,在她最敏感的方寸之地游动,忽而上下挑动,忽而左右拨弄,忽然挑住花蒂,在周围来回打转,忽而传来一股吸力,像是要把她魂魄都吸走一样……云丹琉呼吸变得越来越急促,脖颈昂起,乳峰上那对娇小的蓓蕾向上翘起,变得又红又硬。

“啾”的一声又滑又腻的轻响,云如瑶唇瓣松开,笑吟吟抬起头,“好娇媚的女儿香。”

云丹琉脸颊红得像苹果一样,紧紧咬住红唇,不敢作声。

云如瑶柔软的娇躯贴在她赤裸的肌肤上,像蛇一样蜿蜒滑动,一直爬到她面前,与她四目相对。

“闺房之乐的妙处,便在于百无禁忌。”云如瑶娇声道:“乖乖的小侄女,姑姑教你怎么享受身为女子的乐趣……”

云如瑶将嫁衣下摆拉到腰间,露出如雪的美臀,“夫君大人,瑶儿的花儿已经开了,等着夫君播云弄雨……”

程宗扬早已按捺不住,俯下身,腰身一耸,阳具直直顶入云如瑶穴中。

“哦……”

云如瑶发出一声蚀骨销魂的媚叫,那声音在耳间回荡着,缠绵不已,使得云丹琉一颗心几乎跳出腔子。她紧紧闭着眼睛,听着耳畔传来的娇呻,感受着身上传来的阵阵颤动,不由地心如乱麻。这种举动简直荒淫得无以复加,可同样的,这种举动有多荒淫,那种打破所有禁忌的震撼感就有多强烈。

雁儿在旁看得面红耳赤,悄悄放下纱帐,想要退开,却被程宗扬一把拉住,“你可不能走。”

“老爷……”

云如瑶笑道:“这床榻再多两个人也尽够了。今晚你就在帐里伺候好了,万一我和你的丹琉夫人不济事,还要靠你救命呢。”

云丹琉心头直跳,几乎没听见他们的交谈。姑姑伏在自己身上,那具雪滑的肉体有节奏地摇曳着,柔腻的乳肉贴在自己乳上,一滑一滑地来回摩擦,系着同心结的乳头被不停揉弄,使她的身体越来越热。

忽然,一股湿暖的香气拂在面上,云丹琉睁开眼睛,却看到姑姑的俏脸紧贴在自己眼前,这会儿露出一副羞耻屈辱的表情。

“丹琉,救救姑姑……”云如瑶哀声道:“有个坏人,正在奸淫姑姑。姑姑的小穴都要被他干穿了……”

云丹琉目瞪口呆,最后气得忍不住笑了出来。

云如瑶湿媚的眼波在她脸上打了个转,然后俯首吻住她的唇瓣。两人乳头贴着乳头,乳房压着乳房,唇齿相接,耳鬓厮磨。另一边,那个姓程的坏蛋正压在姑姑身后,一下一下地挺动着。

“啊呀!”云如瑶低叫一声,松开唇瓣,她眉头颦起,露出吃痛的羞态,娇嗔道:“坏死了……”

云丹琉一头雾水,疑惑间,却听见姑姑贴在她耳边,幽怨地说道:“你的夫君大人,正在干姑姑的后面呢。他的肉棒又粗又大,就像棍子一样,一下一下插着姑姑的屁眼儿……”

云如瑶呵气如兰地说着淫词浪语,看得云丹琉心旌摇曳,忽然身上那具玉体一阵乱颤,却是已经丢了身子。

云如瑶带着一副意醉神迷的神情,低头在她唇上吻了一下,轻笑道:“该你了呢。”

云丹琉还没反应过来,一根火热的肉棒便顶住自己穴口,用力捣入。直到这一刻,云丹琉才意识到自己下体早已一片汪洋,那根坚挺的肉棒笔直捅入体内,毫不停顿地直抵花心。

刹那间,云丹琉灵魂仿佛飞到天上,眼前现出一片七彩的光芒。

不知过了多久,那片光芒渐渐熄灭,耳边传来高亢的叫声。她神智恍惚地想到,姑姑怎么还在叫呢?而且比刚才叫得还要羞人……接着她才发现,那叫声竟然是从自己喉咙里发出来的。

她连忙捂住嘴,然后才发现自己的手臂已经能动了。

姑姑戏谑地张开红唇,学着她的语调“啊啊”叫了两声,笑道:“小侄女,你叫得可好听了。”

云丹琉羞忿地把云如瑶推开,这才看到那个一脸坏笑的大坏蛋。他两手托着自己膝弯,结实的小腹像铁砧一样,一下一下撞在自己股间。

云丹琉挣扎着想把他推开,却看到他肩膀上还缠着绷带,隐约有血迹透出。

程宗扬看到她的视线,故意用嫌弃的口气说道:“缆绳就这么打结的——你以为我是船板啊?连个伤口都扎不好。”

云丹琉恼道:“谁让你不重新包扎!”

“因为是丹琉你包扎的啊,”程宗扬瞬间化身情圣,深情款款地说道:“我舍不得解。”

云丹琉手掌按在他的胸口,被他无赖的模样逗得笑出声来。

她红着脸道:“你们……你们……太羞人了……”

“夫人之相与,俯仰一世。或取诸怀抱,悟言一室之内;或因寄所托,放浪形骸之外……”云如瑶娇声吟道:“虽趣舍万殊,静躁不同,当其欣于所遇,暂得于己,快然自足……”

她站起身,玉手轻分,褪下嫁衣,露出雪玉般的胴体,“闺房之内,裸裎相对,无所不至,与其拘泥礼数,何妨放浪形骸,极尽欢娱?”

看着姑姑坦然裸裎的身子无遮无掩地展现在面前,云丹琉心弦仿佛被突然挑断,紧绷的身体软化下来。紧接着,强烈的快感像潮水般席卷而至,将她彻底吞没。

※ ※ ※ ※ ※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