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朝系列之——六朝燕歌行》
弄玉 龙璇 著
第626章·冰冰

手掌刚一触到水晶,里面水母状的物体立刻一阵波动。云丹琉的发丝随之飞扬起来,空气中静电密布,似乎随时都会降下雷击。

程宗扬叫道:“松手!”

云丹琉见过雷劈的厉害,连忙撒手。

小紫道:“要不,把它挖出来好了。”

程宗扬道:“最好别乱动。”

朱老头道:“小程子,你认识这东西?”

程宗扬摇了摇头,他第一眼看去,就意识到这绝对是一种科技产物,与什么魔法、妖术毫不相关。但具体是什么东西,自己就说不上来了。它的结构与自己所知道的科技体系完全不同,很可能属于另一种科技文明。

程宗扬琢磨了一下,“曹公公,你来摸下试试。”

曹季兴往后退了半步,“刚才不是试过了吗?”

“孤证不立,起码得再验证一下不是?”

曹季兴赔着笑脸道:“小主子爷,这么多人呢,哪儿用得着奴才献丑?”

“嘁!这帮废物!半点用场都派不上!”程宗扬朝身后诸女恨铁不成钢地呵斥一句,然后诚恳地说道:“曹公公道行精深,一身修为震古铄今……”

“拉倒吧,”曹太监道:“小主子爷,你是心疼自家婆娘吧?”

“瞧你说的——主要是你被雷劈过,有经验。”

“再劈一回,我这把老骨头都成灰了。”

曹季兴抵死不从,程宗扬只好点了吕雉。都是自己的女人,哪个挨劈自己都心疼,还是她吧。

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吕雉对此早有觉悟,被用作探路的棋子也没有半点异样。果不其然,她伸手按上龙珠,只比云丹琉多按了两秒,雷电便即汇聚成形。幸好程宗扬还没有彻底丧失人性,赶在雷击之前,一脚把她踢开。

“这是好事啊。”曹季兴躲过一劫,赶紧拍马道:“这机关好端端的,旁人既然进不去,那岳贼八成也进不去。”

程宗扬也在纳闷,地宫不仅设有警戒装置,而且仍然在正常运作,那岳鸟人当初是怎么进去的?

云丹琉道:“这里的机关与魔尊那边很像,会不会已经被武穆王破解了?”

“有可能。”程宗扬猜测道:“听孟老大他们说,岳鸟……那谁从南荒回来之后,突然热衷于研究避雷针,也许与这里的机关有关。”

朱老头恨声道:“贼子找死!”

“让你说着了。”程宗扬叹道:“听说他就是被雷给劈没的。大爷,看来还得你上手。”

曹季兴不解地说道:“旁人也就罢了,可小主子爷,你的血脉……”

“都说一百遍了,我跟老头儿一点关系都没有!不信你看!”

程宗扬说着抬手一按,只见那些水母状的物体同时放出红光,透明的水晶球体刹那间转为鲜红。

与此同时,一个悦耳的声音响起:“欢迎光临。如果您是刘彻先生的子孙,请进行染……”

众人正吃惊地左顾右盼,寻找声音来处,一个突兀的男声响起:“加上:岳鹏举的铁哥儿们……操!这音频怎么转的?”

一阵刺耳的噪声之后,女声重新响起:“……色体验证。”

“女声!女声!我要女声!你大爷的!什么狗屁超级智能!重新来!”

云丹琉忍不住道:“这是……武穆王?”

“错不了,就是他。”程宗扬曾经在太泉古阵听到过岳鹏举与王哲留下的对话,对他的声音并不陌生。

男声沉寂下去,过了一会儿,女声再次响起:“你好。我叫冰冰,是超级管理员刘彻先生指定的监管员。”

“冰冰?”程宗扬觉得有点耳熟。

那个声音似乎觉察到他的反应,“这位先生,你知道谁是冰冰吗?”

程宗扬觉得自己应该谨慎一些,“明星?”

“哦。这并不是一个令人愉快的回答。”那个女声夸张地叹了口气,然后又问道:“那么,你知道冰冰的代表作吗?”

程宗扬憋了半天,“……没有吧?”

“真遗憾……”

那个女声叹息着沉默下来,周围一片寂静。正当程宗扬以为一切都已经结束的时候,忽然传来“叮”的一声轻响,一个刻板的电子音响起:“用户已通过高等级验证。跳过通用测试程序。”

那个突然插入的电子音似乎具有更高权限,过了一会儿,那个自称冰冰的女声用一种悦耳的音调说道:“尊敬的用户,请输入您的名字。”

程宗扬硬起头皮,报了自己的名字。

悦耳的女声道:“程先生,您被定义为管理员。恭喜您,成为本系统第三位管理员。您将获得管理员权限。”

众人的目光齐齐落在程宗扬身上。管理员?虽然不是很懂,但听上去很厉害的样子。

程宗扬也震惊了,自己就答了两个问题,就直接通过了测试?这验证系统还能更不靠谱点吗?

悦耳的女声道:“程先生,监管员冰冰等候您的吩咐。”

程宗扬咳了一声,清清嗓子,“你是谁?做什么的?你这会儿在哪儿呢?”

“我是系统附赠的超级人工智能,负责系统的运行和维护。按照手册上的规定,冰冰被禁止离开系统,所以目前在系统内,通过输入输出装置,与外界进行交流。”

“系统……别人能进去吗?”

“请授予指令,尊敬的管理员。”

程宗扬抬起头,发现众人都在看着他。

曹季兴道:“小主子爷,明星是啥?”

“……来不及解释了,先进去再说。”程宗扬冲着水晶道:“冰冰开门啊,是我啊!”

“这些是您的随行人员吗?”

“是的。”

“请稍候。冰冰需要对您的随行人员进行简单验证。请依次触摸验证仪。”

“要不……我先来?”曹季兴一看没啥危险,主动请缨。

曹太监手掌按住水晶,里面水母状的物体微微一闪,悦耳的女声说道:“无访问记录。未发现危险性。标记为安全。定义为游客。获得浏览权限。”

程宗扬忍不住道:“你是论坛成精了吧?”

“叮”的一声,那个刻板的电子音又一次插入进来,“管理员通过验证。省略染色体认证程序。”

悦耳的女声道:“尊敬的管理员,您被定义为超级管理员。恭喜您,成为本系统第二位超级管理员。您将获得超级管理员权限。”

程宗扬又一次震惊了,自己随便说句话,就直接跃升为超级管理员?这验证程序到底是超级人工智能,还是超级人工智障?

“搞毛线?”那个男声又插了进来,“这是什么隐秘进程?……见鬼了!权限等级这么高?”

小紫道:“超级管理员?很厉害吗?”

程宗扬还没想好怎么回答,曹季兴便凑过来,“我呢?游客跟这个谁大?”

“……没得比好吗?”

曹季兴一脸扫兴,“询哥儿,你来。”

朱老头抬手按住透明的龙珠。他手掌略一碰触,水晶瞬间转为血红,接着电子音响起:“通过染色体认证。标记为安全。定义为超级用户。”

悦耳的女声道:“刘彻先生作为本系统第一位超级管理员,他的后裔将自动获得超级用户权限。欢迎您的光临。”

朱老头皱了皱眉,但没有说什么。

“我来!”云丹琉满心好奇,跃跃欲试地按住水晶。

水晶闪动了更长的时间,悦耳的女声终于响起:“染色体验证结果与已注册用户吻合。定义为正式用户。获得正式用户权限。”

“咦?我以前没有来过啊。”

程宗扬估摸了一下,那位已注册用户,八成是云家大爷,云丹琉的生父。但他没敢说,怕朱老头发飙。自家祖坟弄得跟赶集似的,任谁都受不了。

“你来测。”程宗扬示意吕雉。

水晶略微一闪,女声道:“验证为羽族。危险程度,低。定义为游客。获得浏览权限。”

看来吕雉曾经的太后身份在这里没有任何特别权限。

接下来卓云君、蛇奴、合德的验证没有再出现任何波澜,都被定义为游客。

最后测试的是小紫,她拿起雪雪的爪子,放在水晶上。

“验证为三头魔犬,定义为……”

悦耳的女声还没说完,电子音突兀响起:“接入管理员设定进程。”

话音刚落,岳鹏举的声音插了进来,带着报复的快意大叫道:“干它!”

水晶内无数漂浮的水母状物体同时张开,瞬间凝聚出一道滋滋作响的电弧,狠狠打在雪雪身上。小贱狗还在懵懂,电光便落在脑门上,它浑身雪白的皮毛猛地炸起,小尾巴竖得像旗杆一样,四肢张开,就跟通电一样抽搐不停。

“哈哈哈哈!”岳鹏举的声音嚣张地大笑道:“敢咬我?电死你!”

“呯”的一声,小紫一掌拍下,笑声戛然而止,水晶像断电一样暗了下去。

小贱狗仰面朝天,两眼翻白,鲜红的小舌头耷拉出来一截,四条小短腿一蹬一蹬,空气中弥漫着焦糊的味道。

旁边那颗龙珠褪去光泽,水晶状的表面一点一点石化,重新变成粗糙坚硬的岩石质地。

足足等了一盏茶工夫,龙珠仍然没有动静。众人面面相觑,难道这东西被小紫一掌拍坏了?

良久,悦耳的女声响起:“染色体验证通过,序列长度符合验证值。接入管理员设定进程。”

电子音响起:“判定为超级用户,获得超级权限。”

“欢迎您的光临,尊敬的超级用户。”悦耳的女声道:“所有用户均已通过验证。欢迎各位光临。”

一道白色的光芒闪过,石台上的众人随之消失。

※ ※ ※ ※ ※

白光闪过,首先进入视野的,是一张如花似玉的面孔。白腻的肌肤几乎贴在自己眼皮上,雍容娇美的鹅蛋脸,水灵灵的大眼睛,明媚艳丽的笑容,修长白皙的玉颈,丰腴圆润的香肩……再往下,是一堆花花绿绿的马赛克。

马赛克?!

“干!”程宗扬险些跳起来。

那个美艳的头像漂浮在一堆马赛克上,活像一个移动的立体大头贴。她嫣然一笑,露出一个堪称教科书般完美的笑容,然后带着那一大堆不断变幻色彩的马赛克,优雅地鞠了一躬,“欢迎光临,尊敬的超级管理员。我是监管员冰冰,向您问好。”

“等等!”程宗扬叫道:“这堆马赛克是怎么回事?”

“管理员认为冰冰的初始模版会对青少年的成长造成不利影响,通过管理员权限对模版进行修改,将冰冰肩部以下部分打码处理。”

“这打的什么鬼码?”程宗扬看着她漂浮在马赛克上的小半截雪乳,“你穿的有衣服吧?肯定有吧!打成这样才容易让人误会好吧!”

大头贴很认真地说:“这是管理员的要求。”

“姓岳那个干的?”

“是的呢。”

“哎妈,那鸟人自己在屋里三妻四妾,荒淫无度,活得跟种马一样,出来看到个大头贴还要硬拽着打码!这是什么道德观?”程宗扬觉得很崩溃。

曹季兴绕着她走了一圈,“这是个啥妖精?”

冰冰板起脸,“游客自重。作为监管员,我可以对你的发言进行限制。”

“小主子爷,她说的是啥意思?”

“……你就当没听见吧。”程宗扬拍拍额头,好让自己冷静下来。

小紫和朱老头等人都被传送进来,小贱狗被小紫抱在怀里,四条小短腿还一蹬一蹬的,那副半死不活的样子看上去特别解恨。

众人置身于一个空旷的空间中,周围影影绰绰树立着许多高大的石柱。如果忽略那位自带发光功能的移动大头贴,唯一的光源只有那颗比目鱼珠。它也一同被传送进来,此时被吕雉束缚在掌心上方,滚动不已。

程宗扬稳住情绪,首先问道:“这是什么地方?”

“玄武九型隐秘式热备份维生系统。”冰冰用职业化的标准式语言解释道:“本系统采用最新型空间折叠技术,可使用空间比普通型号提升百分之十二。可以与周围环境完美融合,提高安全性能百分之六点八。同时具备安全防御功能、生态维持功能,以及稳定的独立能源系统,可整体提升生存率百分之九点七。本产品由刘彻先生激活,已设定为长效待机模式。”

云丹琉道:“这里好暗。”

“检测到正式用户指令,启动照明系统。”

话音刚落,整个大厅就变得明亮起来。众人站在一个半圆形的平台上,眼前是一条长长的通道,两旁林立着巨大的石柱,石柱之间矗立着坚固的金属门。

程宗扬道:“里面装的什么?”

“是刘彻先生封存的物品。”

程宗扬顿时来了兴趣,“可以打开吗?”

“很抱歉,密封仓由超级管理员刘彻先生锁定,同时指定由他本人,或属于其直系后裔的超级用户开启。”

“超级管理员也不可以?”

“超过一百年无超级用户进入,系统自动开启同等级权限。”

也就是说,只有朱老头能开启,就算朱老头立马咽气,自己也得等上一个世纪,才可以获得开启权限。

云丹琉忽然抬起手,指着一根石柱道:“那上面写的什么?”

石柱侧面隐约能看到字迹,走过去才能看到全貌。上面是武皇帝昔日留下的手书:仓中秘宝,永镇国祚。朕之子孙,非有亡国之危,不得开启!

“这么重要?”程宗扬愈发好奇。看这意思,里面放的是镇国之宝?

小紫道:“老头儿,里面可是武皇帝留下的东西,要不要打开看看?”

朱老头摆了摆手,“开吧,开吧。”

“询哥儿,”曹季兴小声提醒道:“咱大汉,可还没亡呢。”

朱老头吹着胡子道:“我要不开,里头的东西指不定便宜谁了!”

冰冰带着完美的微笑向他躬腰致意,“听从您的吩咐,尊敬的超级用户。”

伴随着一阵沉闷的气流声,银白色的金属门缓缓升起。首先出现在众人眼前的,是两道宽大如桥梁的重型履带。不知经过了多少岁月,那些履带仍像刚出厂一样崭新,别说划痕、锈迹,连灰尘都没有。

履带内的五对负重轮每一只都有半人高,程宗扬都不敢相信,又重新数了一遍,真是五对!再往上看,是一道铜墙铁壁般的金属护甲,前部凸起呈尖角,厚度惊人。顶部则是雄伟的双联炮塔,炮身又粗又长,巨大的口径粗犷而又凶猛,高昂的炮口几乎挨到密封仓顶,众人不得不仰起脖子,才能看到炮塔的全貌。

望着面前钢铁铸成的庞然巨物,所有人一时间都为之失语。这是一种从未在六朝出现过的物品,但它巨大的体积、全金属的结构,以及充斥在每一个细节的暴力因素,让每一个第一次看到它的人,都能意识到这是一件为战争而生的狂暴兵器。

犹为可怖的是,这样的金属巨物并非一件,随着密封仓的开启,能看到每个密封仓内都封存着同样完好的金属巨兽。站在通道入口往前望去,通道两侧仿佛踞伏着一头头狰狞的钢铁怪物,带来的震撼感成倍增加,那种强烈的压迫感和冲击力,足以令人窒息。

曹季兴嘴巴张得足以塞下一个鸭蛋,朱老头昂着头,脑后的发丝忽长忽短,忽而花白,忽而乌黑,即便泰山崩于侧也要猥琐到底的老家伙,居然被震得连气息都暂时失控。云丹琉眼睛瞪得浑圆,吃惊地看着这些“镇国重器”,吕雉屏住呼吸,身体微微后仰。卓云君和蛇夫人一脸呆滞,同样惊讶得几乎说不出话来。小紫站在最后面,她抱着雪雪,美目中光彩变幻不已。

众人沉默许久,云丹琉才失声道:“这是什么东西?”

程宗扬也被震得不轻,好不容易从牙缝里挤出两个字:“坦克!”

坦克……居然是坦克!谁能想到,堂堂武皇帝,竟然在自己的墓室里封存了几十辆重型坦克!恐怕连岳鸟人也没有发现这批遗物。否则这些坦克随便开出去一辆,就能在六朝横着走、竖着走、倒着走、转着圈走……有这样的镇国之宝,什么叛军全是白搭,甚至都用不上炮塔,单靠那一身开挂的装甲都能一波平推,把所有挡车的螳臂碾成渣。

曹季兴惊疑不定,“坦克是个啥东西?”

“陆战之王。最强大的地面兵器。”

云丹琉惊讶地说道:“它是一件兵器?这么大一整个都是?”

曹季兴充满敬畏地碰了碰履带,又赶紧缩回手,“这东西咋使的?能动?”

大头贴冰冰微笑着露出八颗牙齿,“这是玄武九型隐秘式热备份维生系统自带的全地形守卫坦克,采用辐射式动力单元,在维生系统辐射范围内可以长时间运行,平均无故障时间超过两千小时。”

曹季兴道:“她说的啥?”

程宗扬简单总结了一下,“能动。”

云丹琉道:“可是它这么大,该有多重?开出去就会陷到土里吧?”

程宗扬看着石柱上的警示文字,“恐怕武皇帝只打算用它来守卫皇城。”

“是的。”冰冰解释道:“根据刘彻先生留下的指令,皇城周围的路面都经过加固,完全能够承受玄武九型坦克的压强。但需要说明的是,本坦克适应于全地形,对道路的要求其实并不高。”

“那武皇帝为什么不把它开出去,而要封存起来呢?”云丹琉问道。

“事实上,刘彻先生也尝试过更大范围地使用坦克,但按照技术手册上使用规定的第五款第九十三条,自卫装备只允许在维生系统辐射范围以内使用,超出范围属于非法操作,虽然并不绝对禁止,但技术上不支持。”

程宗扬道:“什么意思?”

“本系统不会为超出使用范围的自卫装备提供技术支持,例如自卫坦克的动力单元仅限于辐射式,不会额外提供独立动力单元的改装技术。”

也就是说,这些坦克只能在维生系统附近使用,超出范围就失去动力。不知为何,程宗扬居然松了口气,假如这些坦克都有独立的动力装备,如今的六朝恐怕就只剩下一朝了。

“既然皇城在范围以内,为什么都要密封起来呢?”云丹琉道:“摆在外面看起来多威风啊。”

“密封仓能最大限度延长自卫装备的使用寿命。”

程宗扬道:“如果摆在外面,咱们看到的就该是一堆废铁了——这些坦克怎么用的?我是说需要驾驶员吗?”

“守卫坦克与本仓的超级智能连接,全面支持无人操作。”

朱老头道:“我要是说句话,你就能把它弄到地面上,我想咋使就咋使?”

“哎呦,询哥儿!”曹季兴老脸笑得跟菊花一样,“有这等镇国之宝,咱大汉还不得江山永固啊?”

“理论上可以。”冰冰微笑着说道:“但由于上一位管理员岳先生的错误操作,导致系统传送功率大幅下降,目前已经低于坦克的自身载荷。”

程宗扬还以为捡到宝了,听到这里不由一怔,“这东西运不出去?”

“在传送系统恢复以前……”冰冰微笑着说:“是的呢。”

好端端的守卫坦克变成了仓里蹲,岳鸟人这是什么骚操作?

程宗扬还试图挽救一下,“有没有其他方法运出去?”

“有的。”冰冰说道:“可以把它拆开,在您需要的位置重新组装——只要在系统辐射范围以内,都不影响使用。”

两位有使用权限的超级用户程宗扬和朱老头大眼瞪小眼。先不说拆解组装这么复杂的技术问题,就算能拆开,恐怕也没人能搬动一个轮子。

朱老头攘臂吼道:“吾与岳贼!不共戴天!”

程宗扬咳了一声,“算了,就当咱们没看到吧。那谁,冰冰,他还干了什么缺德冒烟的鸟事,你先跟我们说一声,我们也好有点准备。”

“也没有什么。他停留的时间并不长,没多久就离开了。期间只是查询过首位超级管理员专用仓的位置。”

“专用仓?”

“就是刘彻先生的专用仓室。”

程宗扬与朱老头对视一眼,“墓室?”

“可以这么说。由于管理员岳先生权限不足,冰冰并没有告诉他。”

“干得好!”程宗扬精神一振。

朱老头也挺直腰背,“先帝灵柩何在?”

程宗扬道:“他有权限吧?”

“刘彻先生的直系后裔当然有查询的权限。请跟我来。”

监管员冰冰关上仓门,然后优雅地转过身,在前引路。可那么美艳一个脑袋下面拖着一堆花花绿绿、摇摇摆摆的马赛克,上面一个孤零零的脑瓜飘来飘去,那画风实在太诡异了。

赵合德不由自主地靠了过来,似乎在程宗扬身边才能感到安全。

已经被云丫头翻过无数白眼,程宗扬索性放弃抢救了。他搂住合德的纤腰,小声道:“别害怕。这里是整个洛都最安全的地方了。”

赵合德脸色微红,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小紫笑着拉起她的手,“我带你去。”

程宗扬一头雾水,看着两人亲热地手拉着手,拐进旁边一条通道,“她们是去干嘛呢?”

卓云君小声道:“小解。”

程宗扬扭头道:“冰冰,这里有厕所吗?”

“有的呢。她们去的就是。”

“死丫头怎么知道位置?”

“她刚才问过我。”

程宗扬愣了一会儿,“有吗?”自己刚才不会是突然失聪了吧?怎么一点声音都没听到呢?

“冰冰有三种交互模式:语音交互模式、键盘指令交互模式,以及思维交互模式。刚才超级用户主动开启了思维交互模式,与冰冰进行沟通。不得不说,她是冰冰目前所接触的用户中,脑电波最为活跃,信息量最为丰富的一位。”冰冰微笑着说:“我们的交流非常顺畅。”

程宗扬好半天才反应过来,“你的意思是说,除了刚才那个死丫头,我们的脑子都不够用是吧?”

“虽然冰冰并不想这么说,不过……”冰冰微笑着说:“是的呢。”

“你再笑,信不信我让你脸上也打满马赛克?”

“请原谅,冰冰这就对模版素材的表情包进行更换。”冰冰微笑着说。

冰冰充满歉意地鞠了一躬,再抬起头时,脸上仍然是那副完美无缺的笑容。

“……你不会只安装了一个表情吧?”

“不。冰冰的模版库内一共有九十个表情包,一千六百个表情。比如微笑表情包内,就有这样职业性的微笑,还有这种喜悦的微笑、惊讶的微笑、甜蜜的微笑、害羞的微笑,以及发内心的微笑……”

看着冰冰一连换了十几种表情,却丝毫没有变化的美艳面孔,程宗扬好不容易才憋出一句:“实在是难为你了……”

※ ※ ※ ※ ※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