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朝系列之——六朝燕歌行》
弄玉 龙璇 著
第613章·恶报

贾文和半伏在地上,将那份协议草案的副本铺开,仔细看着。他细长的双目光芒微闪,面上却丝毫不动声色,足足用了半个时辰,才把草案看完。

贾文和推开文牍,“裂土封国。不意程侯之威,一至于斯。”

贾文和这声“程侯”,让程宗扬心花怒放,这称呼还是头一次听到,当场笑得嘴巴都快咧到耳根下面。

“老贾,来跟我混吧,绝不屈了你的才华!”

贾文和淡淡道:“此议若成,程侯便是众矢之的,若换作贾某,定然寝食难安,真不知程侯如何还能笑得出来?”

程宗扬脸色一下子垮了下来,“你吓唬我?”

“程侯匡扶王室,功高难赏,”贾文和点了点那份协议,“方有此议。程侯不思进取,转而求田问舍,逐利自污,亦不失为自保之术。然程侯挟不世之功,却行商贾之事,如圈中之豚,求食而肥。安能长久?”

程宗扬火气直冲脑门,这家伙居然把自己比作肥猪?有我这么精壮的猪吗?

贾文和对他的脸色视若无睹,他抬袖咳了几声,“行大事毫不惜身,弃权柄有如敝履,视小利却如性命——贾某不才,真不知程侯是上古之贤人,还是鼠目寸光之徒。岂不闻天予不取,反受其殃?”

程宗扬好不容易才忍下这口气,“大家理念不同,光靠嘴巴,我也说服不了你。这样吧,等你伤势好些之后,我派人送你去临安、建康、江州游历一番,让你看看我这肥猪有多壮。”

贾文和眼中光芒一闪,“江州?”

“没错。”程宗扬道:“我的。”

江州之战是六朝近年来的大事,贾文和当然不会没有听说过,以一城之地,数千之众,力拒数万宋军精锐,消匿多年的星月湖大营初露峥嵘便震动六朝。假如江州真的属于这位程侯,他的实力和目的就需要重新评估了。

“既然如此,程侯不若弃舞都,而取此地。”

贾文和在地图上一指,正是宋国丹阳对面,毗邻云水的大片区域。

程宗扬仔细一看,好嘛,你这还是操着心要造反啊……贾文和指的地方位于汉国最南端,与江州南北呼应,进可攻,退可守,要不是自己没有造反的打算,还真是块宝地。

“皇图霸业吗?”程宗扬语带感慨地说道:“吕巨君胸怀大志,如今悬首东阙;刘建身为诸侯,如今悬首北阙;董破虏豪勇盖世,如今悬首西阙。吕冀运气不错,现在囚于北寺狱,只等一杯鸩酒送他上路,还能留条全尸。”

程宗扬站起身,望着外面的宫阙,“我对皇图霸业没兴趣。强如董破虏,智如吕巨君,贵如天子,尊如太后——他们用过手机吗?上过网吗?杀来杀去,不过蜗角之争。”

贾文和眉头微皱,“什么意思?”

“我想走一条新路,一条不同于帝王将相的新路。我知道这条路能走得通,也必须走得通!”

程宗扬转过身,“文和兄,我需要你来帮我。”

※ ※ ※ ※ ※

“师父!”

高智商风风火火地跑进来。

程宗扬没好气地说道:“你小子行啊,去小云那里浪了两天?”

“师父,你可冤枉死我了。”高智商叫起了撞天屈,“我跟义纵那小子满洛都去找宁成,别说去浪了,连觉都没怎么睡。”

程宗扬连忙道:“找到了吗?”

自己如今虽然控制两宫,但最大的问题是朝廷里面缺少自己人,势单力薄。董宣算一个,但第二个就暂缺了。宁成身为大司农,又在政变中入狱,算是大半个自己人。可没想到他那么大一个官,居然一点都不顾体面,连汉国官场多年的潜规则都不理会,抽冷子砸了枷锁,跟个小流氓似的越狱了。

“刚打听出来的。前天有人拿着伪造的文书从夏门逃走,听那人的相貌、身形,多半就是老宁。”

宁成这家伙……还真是个人物。洛都之乱死了那么多人,他一个罪囚竟然顺顺当当逃出城外。可惜他不知道自己笑到了最后,否则也不会逃得那么快。

“师父,还追不追?”

“追!追上告诉他赶紧回来当官,还当他的大司农!”

“成!”

“哎,你就别去了。要你办的事还多着呢。”程宗扬道:“你去见程郑大哥和赵墨轩,让他们尽力往洛都调运粮食、酒肉、布匹……各种物资越多越好。还有,眼下还有件大事,老秦和老班都要留在宫里处置,宅中那边还需要秦夫人坐镇,你一会儿顺便护送秦夫人回去。”

“这事好办!师父!你就放心吧!”高智商说着高声嚷道:“富安!富安!你个狗才,又死哪儿去了?”

“这儿呢!在这儿呢!”富安跟着自家衙内跑了几天,这会儿刚回来收拾一番,听到衙内召唤,连忙拎着食盒一溜烟地跑来,先从怀里掏出个手炉,塞给衙内,又打开食盒,取出几样糕点,“赶紧先垫垫。”

高智商接过来往嘴巴里一塞,含糊说道:“师父,我去了!那啥——晚上我去小云那儿,就不回来了。”

※ ※ ※ ※ ※

武库燃烧数日的大火终于熄灭。漫天阴霾散去,京城洛都也迎来了久违的阳光,笼罩在城内多日的肃杀气氛一扫而空。

洛都人口百万,食指浩繁,每日所需的口粮就不是一个小数目,更不用说眼下天气严寒,还需要生火取暖。天子驾崩之后,引发的动荡导致整个洛都封城数日,内外断绝,许多人家已经断炊。

乱事方定,安抚人心是第一要务。董卓授首,胡骑军入城稳住局势之后,司隶校尉董宣立刻下令,打开城外的常平仓,组织隶徒将粮食运入城中,全力接济百姓,并且大开城门,允许百姓出城拾取柴草,生火御寒。

市井间活跃多日的游侠儿们突然变得沉寂,倒是商贾们仿佛嗅到什么风声,从躲藏多日的坊市中钻出,以前所未有的积极姿态扶危济困,与官方全力合作。

多方努力之下,民心很快稳定下来,各处紧闭的坊门陆续打开,街上也多了行人的踪迹。虽然许多人眼中还有疑虑,但看到名震洛都的卧虎董宣亲自带人在街头巡视,些许不安也像道旁的残雪一样逐渐化去。

董宣与凉州军搏杀时被刺中腹侧,伤势与金蜜镝如出一辙。属下拼死相救才保住性命。他顾不得重伤在身,草草包扎之后,便率领隶徒在街头奔走,传谕四城,宣告诸逆已然伏诛,天子不日即将登基,届时大赦天下,百姓皆有赏赐。

程宗扬望着车窗外的人群,有些头痛地揉了揉额角。动乱平息之后,董宣第一时间就求见皇后,被他借口皇后殿下凤体不适,搪塞过去。但三五日还能勉强应付,如果天子登基,赵飞燕还不露面,只怕刚平静下来的局面又要再生波澜。

程宗扬放下车帘,吩咐道:“去北寺狱。”

北寺狱的内侍已经尽数换过,如今狱内都是单超、徐璜、唐衡等人的心腹亲信。刘骜最亲近的五位中常侍,左绾、具瑗死于战乱,剩下三人在乱事中都牢牢站在长秋宫一边,忠心可鉴,飞黄腾达指日可待。

一名内侍躬着腰道:“……人犯乖得很,既不胡乱打听,也不多嘴瞎问,老实待在里头,让吃饭就吃饭,让睡觉就睡觉。这会儿正睡着呢。”

程宗扬往牢房内看去。果然陶弘敏正蒙头大睡,被衾虽然不是簇新,好歹也算干净。那些内侍早已接到吩咐,通常从犯人身上榨油的手段全都收拾起来,倒没让他受什么委屈。

程宗扬笑道:“五爷,你倒是好睡,心真够宽的。”

刚被内侍叫醒的陶弘敏没有半点恼意,脸上一副笑嘻嘻的模样,“有屋住,有衣穿,还有人管饭,能不宽心吗?你瞧,在这儿两天,我还胖了呢。”

“不愧是大富人家出身,知道保养。换作别人早就肝儿颤了,哪儿还有心情去管是胖还是瘦了。”程宗扬说着咳了一声,故意板起脸,拉长声音道:“知道我来干嘛的吗?”

陶弘敏眼神闪烁了一下,笑道:“恭喜赵皇后了。”

程宗扬竖起大拇指,“明白人,一点就透。”

内侍已经打开狱门,程宗扬走进去,在陶弘敏对面席地坐下,“知道我为什么留五爷小住几日吗?”

陶弘敏也理了理衣冠,屈膝坐好,正容道:“你尽管问,我知无不言。”

跟明白人说话就是省劲。

“跟黑魔海合作是谁的主意?”

“广源行组的局。我们陶家在晴州多少有点份量,正好在这边也有生意,便有人找到我。”

“是五爷自己的意思,还是族中的意思?”

“我自己拿的主意。”陶弘敏道:“坦白说,我当初也想拉你入局。”

“龙宸是谁的人?”

“这个恐怕没什么人知道,但这次应该是广源行出的钱。”

“帛十六你认识吗?”

“我说我不认识你信吗?”陶弘敏没好气地说道:“不但认识,还是打小的玩伴,熟得穿一条裤子。”

“他人呢?”

“那混蛋贼得很,还没开打就跑了。说是老爷子病重,急着回去争家产。”陶弘敏满腹牢骚地说道:“谁知道他扔下这么个烂摊子,活活把我给坑了。”

“我想找到他们。有路子吗?”

陶弘敏毫不犹豫地说道:“会馆。”

程宗扬笑了起来,“五爷住了这么些天,估计也烦了,我这就派人送你回会馆休息。等过几日闲下来,我们再聚聚。”

这是让自己领路啊。陶弘敏倒也光棍,“得,吃了你好几天,也不能白吃。老五这回算栽了,躺倒挨捶吧。”

陶弘敏痛快走人。其他人脱不开身,由刘诏和郑宾负责护送。名为护送,实际是去追拿广源行的漏网之鱼。

不过程宗扬对能不能抓到人,并没有抱太大希望,毕竟隔了两天,该跑的早就跑了,无非是尽人事而已。

北寺狱内囚犯还有不少,当初赵王的罪属已经被处置过,如今关押的多是刘建的家眷。他称帝之后,把江都邸的家眷一并带入宫中,刘建势败被杀,这些人一个都没跑掉,全部被收押,就近关入北寺狱。

除此之外,还有几个附逆的大臣,比如师丹,还有昔日的绣衣使者江充。这些人都在大辟之列,会在接下来的数日内陆续伏诛。

愿赌服输,程宗扬没有理会这些人,直接走到最里面一处监牢前,望着牢内的囚徒——大司马、领尚书事、襄邑侯,以行事肆无忌惮而著称的外戚吕冀。

吕冀戴着木枷,手脚也被镣铐锁住,他浓密的髭髯多日未曾打理,上面还沾着菜汁饭粒,比起当日的裘服锦衣、意气风发,显得狼狈了许多。不过他身陷囹圄,神态兀自桀骜,看着程宗扬的双眼像是要喷出火来。

程宗扬像看一头猎物一样看着他,“吕犯,你还有什么要说的?”

吕冀咆哮道:“我要见阿姐!”

程宗扬拿出一份诏书,“这是你阿姐的手谕。来人,给大司马念念。”

旁边的内侍接过诏书,扯着公鸭嗓子道:“太后懿旨:宫中乱起,吕冀处置不当,着令赐死。”

吕冀脸上的肥肉颤抖了一下,嚎叫道:“我不信!你们敢矫诏杀人!我要见阿姐!放我出去!”

“想出去?”程宗扬笑了起来,眼中却没有丝毫笑意,“好说。”

※ ※ ※ ※ ※

一辆黑漆朱绘的宫车辘辘驶过长街,沿着宫中的御道一直向北,穿过重重宫禁,来到一扇深黑色的大门前。

内侍早已接到几位中常侍的吩咐,一大早就在门外守候。见车马过来,赶紧推开大门。

紧闭的大门发出一声悠长的“吱呀”声,缓缓打开,露出里面一条狭窄幽深的巷子。小巷阴暗而又潮湿,两旁是低矮简陋的房屋。在气势恢弘的汉宫内,这些房屋完全属于异类,低矮得就像半埋在土中。房屋与巷道都由青石砌成,年深日久,表面遍布青苔,半朽的屋檐彼此靠在一起,几乎遮蔽了天空。大门一闭,整条窄巷都被笼罩在阴影下,即使正午时分,也不见天日。

此时巷道两侧已经跪满了人,除了几名身着乌衣的内侍,余下尽是女子。她们大都三十余岁,虽然芳华将逝,仍能看出昔日的婀娜美貌,只是她们的目光或是惊惶,或是疲惫,或是木然,再没有曾经的灵动。

车门打开,一双薄底快靴落在踏板上,然后一跃而下。

内侍伏身施礼,“奴才叩见上官。”

后面的众女也齐齐伏身,“罪奴见过上官。”

“免礼。”声音意外的年轻。

众人直起腰,目光上移,只看到一人披着玄黑色的熊皮大氅,脸上却戴着一张银制的面具。

那人站在大门处,阳光从他背后射入,将他身影照得闪闪发亮。在他头顶的门楣上,挂着一方匾额,匾上黑色的字迹颜色已经脱落大半,从残留的刻痕上,勉强能辨认出上面写着两个字:永巷。

众人齐齐伏下身,他们只知道今天有一位身份极要紧的大人物要来,却没想到来人会戴着面具。能够使动几位中常侍,偏偏还要掩藏身份,那么只有一种可能——他要在永巷做的事绝不能泄漏分毫。

众人加倍小心,眼睛都不敢乱看。一名内侍伏身禀道:“禀上官,北宫历年被打入过永巷的妃嫔宫人,共一千三百七十人,如今尚存二百六十一人,按单常侍的吩咐,小的已将其尽数召至巷中。”

戴着面具的大人物点了点头,然后穿过人群,踏入巷内。

巷子正中是一处圆形的空场,此时已经按照吩咐事先摆好坐榻,铺好锦垫,旁边还放了两只熏炉,用来取暖除秽。

程宗扬走到榻前,撩起大氅,拂衣坐下,隔着面具往下看去。

数百名女子鬓发如云,黑压压跪成一片。最前面一名美貌的少妇,正是董昭仪。先帝驾崩之后,打入永巷的妃嫔便有二十余位,然而此时尚存的不过三五人而已,自董昭仪以下,尽在此地。

董昭仪先时也曾被打入永巷,吃过苦头,一来年轻貌美,二来屈意奉迎,被当时的永巷令吕冀开恩,赦免放出,今次不知为何又被召来,心下不免忐忑。

意识到扫来的目光,董昭仪扬脸露出一个媚笑,红唇却禁不住微微发颤。

那人开口道:“我这次来永巷,是奉两宫之命巡视传谕。天子驾崩,新君继位。皇后不日将移居永安宫。太后与先帝一众嫔妃,移居长信宫。皇后下诏,天子登基,大赦天下,永巷的罪奴一并赦免,复其旧位。”

下方静悄悄一片,所有人都不敢作声。

“其二,太后听闻原永巷令吕冀罔顾国法,恣意妄为,大为愤怒,命本官前来查实,予以严惩。你们若有冤屈,尽可陈诉,自有太后为尔等作主。”

程宗扬说完,巷内依旧静悄悄一片,没有一个人敢开口。

程宗扬微微皱起眉,这些女子显然久经磨难,戒心十足,轻易不会相信旁人的言辞。他重重咳了一声,随行的内侍立刻叫道:“带人犯!”

巷口传来“哗哗”的铁链声,接着一名身材肥壮的囚犯被拖了进来。那囚犯戴着重枷,披头散发,口中塞着一团麻布,鼻翼鼓胀着,发出粗重的呼吸声,他两眼赤红地瞪着众人,犹如一头择人而噬的恶魔。

两旁的女子一阵骚动,不少人看到他的面容,就不由自主地颤抖起来。

几名内侍架着吕冀,将他拖到戴着面具的上官面前,按倒在地。

一名内侍打开诏书,尖声念道:“皇后谕旨:大司马吕冀为人跋扈,性情凶恶,素来倒行逆施,目无法纪,其罪当诛。今奉太后旨意,着令吕冀赐死。家产籍没,家眷入永安宫为奴。”

永巷内一片死寂,几乎没有人相信这是真的,甚至有人以为这只是一场恶作剧。毕竟她们已经在吕氏的阴影下度过了漫长岁月——几乎有三生三世那么长。

在众人不安的目光中,一名盛妆打扮的女子被带入巷中,她身着华服,腰间悬着一组精美的玉佩,衣饰一如王侯贵人,只是双腕戴着铁铸的镣铐。

“太后懿旨。”内侍尖细的声音在巷内回荡,“永安宫奴孙寿,年二十三,未育,系罪臣吕冀之妻,封襄城君,以罪当诛。姑且免死,着即发配,赏功臣为奴。”

孙寿屈膝跪在新主人面前,罂粟女当场摘去她的发钗、环佩、饰物,剥去华服,剪去一绺长发,将她从高高在上的封君降为奴婢。

孙寿一脸柔婉地俯首听命,就像只被驯服的羊羔一样乖巧温顺。旁边的吕冀目眦欲裂,口鼻中发出“唔唔”的怒吼声。

罂粟女一边扯开孙寿的长裾,一边笑道:“大司马的模样好吓人呢。可惜,你现在已经是阶下囚,保不住自己的夫人啦。”

吕冀挣扎着试图站起,却被几名内侍死死按住。

“你不服气?”程宗扬抬手指着周围的女子,冷笑道:“你凌辱这些女子的时候,可曾想过今日?”

吕冀瞪着铜铃般的眼睛,双手扳着木枷,将铁镣拽得铮铮作响。

程宗扬冷冷看着他无谓的挣扎,眼中毫不掩饰地露出一丝轻蔑,“眼珠瞪这么大,就让你看仔细好了。脱了。”

罂粟女笑道:“寿奴,主子命你裸身服侍。”

孙寿看了主人一眼,满脸都是乞怜之色,可主人对她理都不理。无奈之下,孙寿只好听话地解开贴身的小衣,在一众内侍、永巷罪奴面前脱得一丝不挂。

众人神情各异,目光混杂着惊讶、疑惑、不解、恐惧……孙寿的位置与董昭仪近在咫尺,看着那名身份仅次于两宫的尊贵女子沦为奴婢,裸露出雪白的肉体,董昭仪脸上的媚笑越来越淡。这样的一幕在永巷绝不少见,事实上,自己就几乎在同样的位置,做过同样的举动。只不过当时高高在上的太后亲弟,此时正三木束身,跪在地上。

忽然人群中传来一声压抑的哭泣,“吕氏真的败了?天啊……天啊……”说着抽泣声变成了嚎啕痛哭。

惊理悄无声息地出现那名女子身旁,一手抚着她的背,一边柔声道:“吕贼猖狂多年,如今上官特将其引至永巷问罪,好让受其凌辱的众人亲眼作个见证,如此好事,这位姐姐为何哭泣?”

在惊理的安抚下,那女子泣声道:“奴婢是宋贵人殿内宫人,当日宋贵人得罪了襄邑侯,被他打入永巷,裸身示众,宋贵人不堪受辱,投缳自尽……”

“我家主人也是……”另一名女子哽咽道:“我家主人当日就在此地,被吕贼当众凌辱……”

旁边的内侍也道:“平日吕贼那厮一来永巷,所有罪奴都得裸身出迎,气焰熏天,张狂之极!”

看着上官冷厉的目光,那内侍赶紧补充道:“小的都是听说的。以前在巷中当值的阉奴都被关押起来,一个都没跑掉。”

程宗扬道:“还听说了什么?”

“还听说……小的还听说,永巷的规矩,新来的罪奴都要游街示众。”

程宗扬对着面前的女子道:“是吗?”

董昭仪小声道:“是。”

孙寿一张玉脸时红时白,当众裸露,她并没有多少羞耻或者难堪,只要能让主子满意,即便当众交合她也会乖乖翘起屁股。她此时心里有的只是恐惧,害怕自己会和吕冀一样,被当众处死。

忽然间颈中一紧,一条冰凉的铁链落入颈中,使她浑身一颤。孙寿略微呆了一下,随即松了口气。

众目睽睽之下,孙寿被铁链牵着,像那些罪奴当日做过的那样,在巷中赤身裸体地游街示众。

在场的女子都受过吕冀的凌辱,有些还被他私下带出宫去,甚至见过孙寿本人。此时看到这位吕冀的正妻脱去衣物,将她们在永巷遭受过的凌辱逐一重演,众女终于相信眼前的一切都是真的。

压抑多年的伤痛迸发出来,抽泣声、痛哭声、斥骂声……响成一片,忽然一口唾沫狠狠唾在孙寿臀上,接着口水雨点般飞来。

赶在众女忍不住动手之前,罂粟女将孙寿牵回主人身边,免得她被愤怒的人群活活打死。

“吕大司马,”程宗扬口气平淡地说道:“你还有什么好说的?”

吕冀两眼血红,被麻布塞住的嘴角冒出白沫。

程宗扬摆了摆手,让人扯出他口中快被咬烂的麻布。吕冀舌头僵了片刻,然后疯狂地嘶吼道:“我要见阿姐!见阿姐!”

吼叫声中,一名脸色冷厉的内侍走上前来。

中行说拿着一只金灿灿的长颈仙鹤酒壶,一只镶嵌着宝石的金杯。他将金杯放在厚厚的木枷上,带着一丝狞笑,满满斟了一杯酒。

“这就是你阿姐赏你的——上好的鸩酒。”中行说阴声怪气地说道:“大司马,喝了吧。”

吕冀叫嚷声戛然而止,他紧紧闭着嘴巴,生怕那些碧绿的酒液溅入口中。

程宗扬道:“吕大司马,喝了吧。”

“喝下去,一了百了。落得轻松。”

“你生平作恶多端,一杯鸩酒了却性命,已经够便宜了,难道还不肯喝?”

“已经三劝了。大司马一点面子都不给?”

程宗扬盯着吕冀,忽然大笑起来,“吕大司马平常飞扬跋扈,目中无人,我还以为你多有骨气,原来是个贪生怕死的无胆鼠辈!太后赐的酒你都不喝?”

程宗扬厉声道:“来人!”

张恽小跑着进来,扑倒在地,一口气磕了十几个头,一迭声地说道:“奴才见过上官!主子万寿!”

“让你猜着了。大司马不肯喝,”程宗扬带着一丝恶意满满的戏谑道:“这酒,还是你来劝吧。”

“是!”张恽尖着嗓子应了一声,然后爬起来,走到吕冀面前,捋了捋衣袖道:“主子瞧好吧。”

吕冀怒吼道:“狗奴才!你敢动我!”

张恽翘着兰花指,捂着嘴咯咯一笑,然后抬手比了一个手势。周围几名内侍一拥而上,七手八脚按紧吕冀,吕冀只当他们要下手硬灌,死命拧着脖颈,肥厚的鼻翼鼓起,把牙关咬得咯咯作响。

谁知没有人去碰金杯,也没人去撬他的嘴巴,反而自家腰间一松,衣带被人抽走,接着下裳被人掀开,七八只手同时伸来,扯着他的裤子扒了下去。

寒意袭来,吕冀激灵灵打了个冷战,接着一双牛眼猛地鼓起。

在他面前,张恽抖开乌衣大袖,从中抽出一支尺许来长、铜铸金绘、形制狰狞、栩栩如生的器物。

“这个你还记得吧?当日大司马足足花了五十万钱,铸成的铜祖,专门用在永巷的刑具……好东西啊。”

张恽的嘻笑声又阴又冷,就像一条湿冷的蛇信钻入吕冀耳中来回舔舐着,滴下无数毒汁,“咱家劝你还是喝了。要不然……嘿嘿嘿嘿……”

一众永巷罪奴都睁大眼睛,看着犹如待宰肥猪一般的吕冀,吃惊之余又有些快意的雀跃。

孙寿与吕冀夫妻两个并肩跪在一处,这会儿也扭头看着自己曾经的丈夫,美艳的面孔满是震惊和错愕。

吕冀整个人呆若木鸡,虽然是大冷天,额头却渗出汗迹。

张恽张开手掌,在他后腚拍了拍,狞声道:“大司马,喝了吧。”

吕冀额头青筋毕露,咬紧牙齿,嘴唇翕动着,从喉中发出两声“嗬嗬”的低吼,手脚拼命挣扎,可那几名内侍都是挑选出来的勇力之辈,他的挣扎就像蜻蜓撼铁柱一样。

“小的数到三,大司马若还是不听劝……”

吕冀额上迸出一层黄豆大的汗珠,牙关发出令人牙酸的“咯咯”声。

“一!”

“二!”

“三!”

张恽握住铜祖,用力一捅。

吕冀脸上肥肉一抖,眼珠猛地往外突起,眼球上迸起无数血丝。

巷内沉寂片刻,接着发出一阵仿佛要震破屋宇的哄笑。那些女子有的拍手,有的尖叫,有的笑着笑着迸出泪花,有的抱在一起嚎啕大哭。

※ ※ ※ ※ ※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