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朝系列之——六朝燕歌行》
弄玉 龙璇 著
第608章·抑君

宣室殿内,霍子孟盘膝坐在一张几案后,一手支着下巴,脑袋一栽一栽的,正在打盹。

一阵匆忙的脚步声传来,他脑袋一滑,惊醒过来。

看到程宗扬进门,霍子孟打着呵欠伸了个懒腰,嘟囔道:“年纪轻轻的,倒让我这个老人家好等。”

“都是我的不是。”程宗扬连连道歉,“连着这么多天没合眼,一睡着就跟死猪一样,他们叫了半天,我都没醒。”

霍子孟一边拿起茶盏,一边懒懒道:“坐吧。”

程宗扬屈膝坐下,赔笑道:“大将军,都这么晚了,你怎么还不休息?”

“人啊,上了年纪,睡觉也不安生。”霍子孟道:“在外头睡不着,在这儿倒是小寐了一会儿。”

程宗扬心里嘀咕:老狐狸这话里有什么深意?在外面睡不着,到宫里反而能“小寐”一会儿?在我这边这么放松,是因为安全感?

“哎,”霍子孟道:“想啥呢?”

程宗扬正了正衣襟,“大将军若是觉得不安,不如也搬到宫里居住。”

霍子孟愣愣看了他一会儿,“你脑袋都想的什么?我是武夫,粗人一个,别弄啥弯弯绕的。”

程宗扬含蓄地笑道:“大将军怎么会是粗人呢?比方今天那份名单,就让我进退两难啊。”

老东西,你还装!程宗扬也没客气,索性把秦桧的推测摔到霍子孟脸上。

听到程宗扬说自己在那份名单上百般算计,转了一圈,又把功劳捡走了,霍子孟一口茶汤当场喷了出来。

“你们这帮后生,年纪轻轻,怎么就这么多鬼心眼儿呢?什么归功于上,酷吏仁君的——那帮文痞都是吕巨君的人!编造皇后殿下的谣言,散播秽书,就是他们干的!什么替董卓叫屈,那全是幌子!”

“什么?”

“你啊,别总弄那些花花肠子。立身正,行事直,才能成大事。一味搞什么阴谋诡计,揣摩人心,成不了大器。”

程宗扬不防会被这老狐狸教训一通。你个滑不溜手的白毛妖精,究竟站在什么立场上说得这么冠冕堂皇?

霍子孟絮絮叨叨地说道:“我啊,压根儿就没想到那么多,就是看那帮文痞碍眼,想趁早绝了后患。凭老夫多年的经验,这种文人无赖就是些附骨之蛆,尽在暗地里搅弄是非,煽阴风点鬼火,若是放任不管,必成大患。如今他们打着董卓的幌子跳出来,卖直邀名,正好一把收拾掉。”

“要是这样,你怎么不明说呢?”

“我能明说吗?说他们造皇后的谣,净编些淫秽不堪的段子?好把那些谣言都掀出来,闹得天下皆知?”

程宗扬当场坐蜡。如果霍子孟透露的信息是真的,自己和奸臣兄当初的猜测等于全错。老狐狸非但没有玩什么花招,反而不声不响背了个黑锅,不动声色把事给平了,还毫不居功。问题是,他怎么不早说呢……“哎,你这脸色是什么意思?”

程宗扬满脸苦笑,“意思是,大将军这话说得有点晚了——赦诏已经用天子的名义发下去了,太学那些文士,全都赦免了。”

霍子孟无语良久,最后道:“跟你们这种人说话就是累。这会儿老严不在,没人给我出主意,咱们别兜圈子,直来直去成不成?年轻人,爽快些!”

程宗扬叹道:“大将军连夜来访,想必有要事,我们就有话直说吧。”

霍子孟道:“两宫可好?”

这话都没法儿接,头一句就不能直说。程宗扬硬着头皮道:“都好。”

“阳武侯呢?”

程宗扬心里“咯噔”一声。阳武侯?他怎么想起来问老头了?

看着霍子孟有些不安的脸色,程宗扬忽然心头一动,瞬间明悟过来——自己还真是错怪了这老家伙!

自己对霍子孟最大的怨念,是他一直躲在后面不露头,直到分出胜负,才跳出来摘果子。可自己从来没有站在霍子孟的角度,通盘考虑过。

霍子孟从不掩饰他对清河王的好感,可为什么会在自己登门时表示妥协?不是因为自己开出的条件有多好,辩术有多高明,更不是自己有什么人格魅力,而是因为在霍子孟眼里,自己代表的是阳武侯,代表的是帝室嫡脉刘询!定陶王是阳武侯推出的人选!

霍子孟不插手,是因为他没办法插手。洛都之乱,参与争斗的势力有三方,一方是刘氏宗亲,一方是天子母族,而自己全力支持赵飞燕,被他当成阳武侯的授意——这是一窝亲戚在打架啊。他一个外臣往里面凑,说小了是不知分寸,说大了是别有用心。有道是疏不间亲,霍子孟能怎么办?他也很苦恼啊。所以他只能躲在府中,保刘氏,保吕氏,顺带着跟自己结盟,保长秋宫,保赵氏,保定陶王……尽心尽力地给大家擦屁股。等大家打完,全都消停了,他再出来干活,收拾残局。

霍子孟之所以对董卓恶意满满,原因也可以理解了。他身为朝廷柱石,这时候都要夹起尾巴做人,老实待在一边。董卓一个边郡将领,偏偏非要插手,这不是添乱的吗?霍子孟可以忍刘氏,可以忍吕氏,也可以接受阳武侯支持的赵氏和定陶王,可董卓想挟天子以令诸侯,他是万万忍不得的。

这老狐狸自称耿直,那是瞎扯。不过他的油滑还是有底线的,一旦触及到底线,他就寸步不让。现在看来,他的底线与金蜜镝一样,都是汉国法统所在。只不过比起金蜜镝囿于身份,只认准刘骜所代表的法统,身为汉臣的霍子孟不必更多顾忌,能够接受的反而更宽泛一些——比如阳武侯。

程宗扬慢慢道:“他老人家去了武帝秘境。”

霍子孟双手下意识地摩挲着膝盖,过了一会儿道:“定陶王是宗室近支。”

看来他也知道刘骜父子血统的蹊跷,以为阳武侯是赴武帝秘境验证血脉,因此出言试探。

程宗扬毫不犹豫地说道:“定陶王出身高贵,当为天子!”

朱老头并没有给定陶王验血,但这个谎他撒得眼都不眨。别说定陶王的血脉可信度极高,就算他也是假的,刘骜能做天子,他为什么不能?不管真假,定陶王都必须继承帝位。就算他是假的,也必须是真的。

霍子孟定定看着他,“阳武侯——过得可好?”

程宗扬知道他想问什么,笑道:“好得很呢。他老人家练的童子功,极有养生之效。”

霍子孟终于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不由长长舒了口气。

他最担心的是刘询已经有子嗣在世,他在汉国的所作所为,都是在为自家儿孙铺路。可以想象,一支已经消失数十年的宗室突然浮出水面,并且一跃成为帝位的最有力争夺者,将会给汉国朝局带来什么样的震荡。

刘询既然无后,这些担忧就都不存在了。阳武侯插手定储之事,显而易见是对吕氏的报复,除此之外,并没有表露出多少对汉国的恨意。相反,阳武侯选择了赵后和定陶王,而非刘建,在霍子孟看来,倒是很有些顾全大局的意味。

毕竟摊开了说,阳武侯除了对吕氏恨之入骨,对于窃居帝位的刘骜父子,也不会有什么好感。他选择赵氏收养定陶王继嗣的方式,而不是另起灶炉,等若承认了刘骜父子的帝位正统,这样的让步,也算是极有诚意了。

霍子孟放松下来,随即斥道:“那你还待在宫里作甚?还不搬出来?”

程宗扬怔了半晌,“我是粗人,没听太明白——阳武侯练童子功,我就得搬出来?这里面有关系吗?”

“废话,我还以为你是阳武侯的私生子呢。”

“你才是私生子!”

“我本来就是。庶出的。老夫能在霍氏当家,了不起吧。”

“……咱不说这个。合着我要是阳武侯的私生子,就能住在宫里?”

霍子孟看着手里的茶盏,“真要是的话,老夫倒不介意。哈哈哈哈……开个玩笑,不要想多了。”

“……我能不想多吗?你们对帝室的品德要求真不高啊。”

霍子孟冷哼一声,“不长眼的都死了。”

也对。刘骜父子的血统就是个很好的证明。不过自己怎么总觉得他这话里别有用心呢?

程宗扬一边转着脑筋,一边道:“我要对圣上的安危负责,走是不可能的。反正我有常侍郎的身份,住在宫里也不算违例。”

霍子孟勉为其难地点点头,“也罢。圣上安危要紧。嗯,听说你老家是在盘江?”

“行啊,霍大将军,我的底细你摸得够清的。”

“知己知彼嘛。”霍子孟态度愈发和蔼,笑呵呵道:“听说你很有钱?”

“有点吧。”

“借点吧。”

殿内一下子变得鸦雀无声。程宗扬沉默了足有一盏茶工夫,然后深深吸了口气,“霍大将军,你还缺钱?”

“太后让我重任大司马大将军,掌管尚书台。”霍子孟道:“我推辞了。”

他竖起手掌,“五次。”

“按规矩不是三辞三让吗?大将军还多两次?”程宗扬道:“态度也太诚恳了吧。万一弄假成真,可就玩脱了。”

霍子孟像是没听出他的揶揄,叹道:“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先帝欲建宫室,少府的钱都花光了,连大司农的府库也暗中挪用了不少。这个亏空可是不小。”

“连大将军都说不小了,难道我一个小小的商人,还能把国库的亏空都给补上?你可太看得起我了。”

“倒不光是钱的事。去年以来,四境大旱,各地粮食歉收。以往朝廷早就应该设法调粮度荒,赈济灾民,可惜先帝犬马倥偬,事情就耽误下来了。”

霍子孟这话讽刺意味十足,毫不掩饰对刘骜的不满。但还是那句话,死人是不会恼怒的。

“等老夫让人一打听,好嘛,合着晋、宋、昭南、晴州的余粮,差不多都被一家程氏商会给买了。哎,你到底屯了多少粮?”

“勉强够自家人吃吧。”程宗扬道:“大将军要想买粮食,只要价钱合适,大家好商量。”

“朝廷无钱,为之奈何?”

这是打算白要?程宗扬笑了起来,“大将军,咱们可是一开始就说好了直说的,结果你绕了这么大一圈子,原来是看中我手里那点粮食了。”

“民以食为天。要不能设法筹到粮食,我这个大司马大将军也做不久。”

“所以你才推让五次?”

“推辞不就总比被人赶下台好些。”霍子孟道:“运气不好,说不定还会被人当成替罪羊呢。”

程宗扬想了一会儿,“我可以借你一批粮食。但你能给我什么条件呢?”

“算缗令……”霍子孟看着他的脸色,毅然道:“这个肯定不算!算缗令乃是先帝乱命,早就该废了。”

“还有呢?”

霍子孟试探道:“西邸的钱退给你?”

程宗扬都气笑了,“要粮没有,要命一条,告辞!”

“哎!这不是商量嘛。”

程宗扬一言不发,起身就走。

“定陶王可是你极力保驾的,如今刚刚登基,汉国岂能再经得起动荡?”

程宗扬脚步缓了下来。

“即便阳武侯,也不会忍心看着故国百姓尽成饿殍吧?”

“粮食,可以借。”程宗扬道:“条件,我会让人专门来跟大将军商量。霍大将军放心,程某做生意,讲的就是‘公平’二字,绝不会让你吃亏。”说着抬手一揖,大步离开。

秦桧随行移灵,班超已经守在门外,他上前一步,低声道:“大将军与主公星夜商谈,在意的绝非那些粮食。”

程宗扬也有这种感觉,霍子孟要买粮食,什么时候说不行?用得着这么急着入宫吗?但自己道行太浅,揣摩不透老狐狸的心思。

“那是什么?”

“殇侯。”班超道:“大将军是在试探。”

程宗扬明白过来。他心知肚明,朱老头对洛都之乱只是冷眼旁观,并没有插手。但在霍子孟看来,阳武侯既然出手,肯定有所图谋,只是不知道他胃口到底有多大,所以连觉都顾不上睡,把那些诸侯打发出城,便前来试探。

“霍子孟这老家伙对国事这么上心,真看不出来,还是个忠臣。”

“国事亦是家事。”班超道:“霍大将军此番坐山观虎斗,用的是弱干强枝之计。如今大局将定,必须要赶在定陶王登基之前谈好条件,时间是半点也耽误不得。”

程宗扬神情慎重,“这话怎么说?”

“霍大将军于刘氏、吕氏、赵氏均不得罪,貌似谨守臣节,执中行事。实为坐视三方互斗,好收渔人之利。”班超道:“原本三方势均力敌,彼此间厮杀不休,如果换了我是霍大将军,巴不得三方打上个一年半载,刘、吕诸家都死得七七八八才好。谁知董卓会带兵入京。凉州军这筹码太大,无论投到哪一边,天平都要倾斜,霍大将军才不得不赶紧出面收拾局面。”

“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宗室、外戚、世家、豪强——主公以为,霍大将军更倾向于哪一方?”

“我明白了!”

程宗扬终于知道霍子孟为何会说出住在宫里那种轻佻的话头。

站在霍子孟的立场,无论宗室强大,还是外戚一手遮天,都不符合他,或者他所代表的世家豪强的利益。削弱宗室和外戚,甚至更进一步限制皇权,才是他的真实目的。但这个想法只能深藏起来,不敢暴露一丝一毫。

从这个角度讲,霍子孟会选择除了德望,其他都无足轻重的清河王刘蒜就顺理成章了。按照霍子孟的想法,最好是把天子供进神龛,当作一个牌位。所以他对宫中种种乱象不闻不问,宫中名声越差,行事越荒唐,他潜在的同盟就越多。

六朝之中,汉国天子是权力最大的一个,如果要削夺天子的权力,眼下就是最好的机会。吕氏失势,赵氏出身寒微,定陶王年纪尚幼,唯一可虑的,就是阳武侯。所以霍子孟才降尊纡贵,亲自出面跟自己这个小商人谈判。

霍子孟确实有私心,但他的私心就比刘建和吕巨君更恶劣吗?至少,在程宗扬看来,霍子孟还是个可以谈判的对象。换作刘骜、刘建、吕巨君等人,自己连坐上谈判席的机会都欠奉,能跪着回话都足够荣幸了。

程宗扬走了几步,终于站定。这么好的机会,不狠宰老霍一刀,对得起自己脑门上刻的“奸商”二字吗?

“跟他谈,粮食好商量——只要他同意程氏商会发行纸钞。”

班超摸了摸下巴,这个开价,高得有点离谱了。

程宗扬笑道:“漫天要价,着地还钱。底线是我们发行的纸钞能在汉国境内流通,只要这一点谈妥,其他都好商量。”

班超心下会意,向主公一揖手,然后扶了扶衣冠,昂然入内。

程宗扬正要回去找小紫,罂奴便迎了上来,“巫宗有人来了。”

来人是闻清语,程宗扬没好气地说道:“时辰还早吧?这会儿就来催?”

“仙姬听闻江都王太子妃被公子看中,特命妾身送贺礼一份。”

“怎么,你们想把人赎走?”

“仙姬吩咐过,那种背主的弃奴,留之何益?既然是公子的俘获,公子尽可随意处置。”

“仙姬这么大方?莫非又想在我身边放个钉子?”

闻清语将一只玉盒放在案上,然后打开盖子,露出里面一颗朱红色的丹丸,从容道:“请公子笑纳。”

※ ※ ※ ※ ※

齐羽仙挟起那颗朱丸,看了一眼,“没错,是光御姬的魂丹。”她将丹丸丢在案上,“服下此丹,那贱婢就是你的了。”

“你以为我傻吗?剑玉姬那贱人从夹袋里拿出来,经了闻清语的手,又被你摸过,你以为我会随随便便就吞下去?”程宗扬道:“有点智商好不好!”

齐羽仙板着脸道:“那就请公子自便吧。”

“你的魂丹呢?”

齐羽仙警觉起来,“你想做什么?”

“难得你们仙姬有事求着我,”程宗扬摸着下巴道:“我要是把你的魂丹要过来,你猜她会不会给呢?”

齐羽仙笑了起来,“承蒙公子对奴婢青眼有加,可惜奴婢不是那种御姬奴,用不着献出一魂一魄,倒让公子失望了。”

“那种御姬奴……”程宗扬若有所思地看着她,“哪一种呢?”

齐羽仙笑容一顿。

“我一直觉得挺奇怪,按说岳帅当年把你们都扫平了,自秘御天王以下,整个宗门只剩下小猫三两只。你们凭什么能在短短十余年间膨胀这么快呢?不说别的,单是搜罗这么多美女,再把她们培养成御姬奴,也不是十几年就能办下来的吧?”

“公子手下不乏敝宗旧奴,尽管问她们好了。”

“我就是问过才觉得纳闷。”程宗扬道:“按她们的说法,都是自小就被你们招揽,算算时间,离你们被岳帅灭门可没隔多久。这就奇怪了,难道你们早就料到会被岳帅灭门,暗中藏了一批苗子?”

齐羽仙眼都不眨地说道:“公子不妨去问成光。”

“她们都是外围的小角色,哪有你知道得清楚?”

“那只能说公子所问非人了。告辞。”

齐羽仙撑起身体,拖着受伤的小腿,一瘸一拐地离开。

“贱人,嘴巴还够紧的……”

程宗扬悻悻然拿起那颗朱红色的丹丸,左右看了一会儿,然后丢进一只玉匣,起身走入内殿。

殿内弥漫着浓浓的药香,刘欣已经睡着了。他蜷着身子,一手仍揪着阮香凝的衣角。

宫人怕灯光打扰了小天子,只在殿内留了一盏灯,光线极暗。隐约能看到殿角另一侧摆着一张软榻,睡的是吕雉。

自己手下诸女都在偏殿“夜审”,因此将吕雉与阮香凝放在一起,由齐羽仙一并看管。眼下剑玉姬急于合作,倒不怕她们再搞什么花样。

程宗扬看了一眼,正要出去,却听到一声轻唤:“主子……”

程宗扬扭过头,只见黑暗中,阮香凝失血的脸颊仿佛一片苍白的花瓣,她身上盖着锦被,身子隐隐发抖。

“怎么了?”

阮香凝声如游丝地说道:“定陶王喜欢我……”

“你这种贤妻良母型的,很讨小孩子喜欢嘛。”

“不是的……”阮香凝眼睛瞪得大大的,颤声道:“是因为那个盛姬……跟我一样……”

程宗扬脑中轰然一声,当场呆住。

【第七十一集完】

※ ※ ※ ※ ※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