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朝系列之——六朝云龙吟》
弄玉 龙璇 著
【本集后记】

平常码字,我有一些很不好的习惯,比如绝对安静,任何事情都会使我分心(剑玉姬这个贱人!寄托了我对人生挂逼的一切怨念);比如不大看评论——倒不是玻璃心,像我这种黑五类出身的写手,心态早就在黑暗中扭曲了。说对批评辱骂唾面自干你是看不起我,闻过则喜庶几近之,类似于“我内心毫无波澜,甚至有些想笑”的小雀跃。之所以不看,主要是因为看到大家讨论情节,我也想讨论,然后我就被弄糊涂了。

之所以糊涂,是因为——没有大纲。有些朋友说情节发展猜不到,好古怪。能不古怪吗?我都不知道下一段的情节会怎么发展。像这一集王蕙拟的伪诏,它的出现就来得如此突然,让我毫无防备。而在六朝中,类似的段落比比皆是,各种心血来潮,文如尿崩,漏得让人猝不及防。不得不说,汉国篇拖到目前的篇幅,与此有很大的关系。

更重要的是,不看前文。

是的。从2009年3月开始六朝以来,我就没回头看过前面写的什么。

这个恶习令人发指。我曾经觉得自己还可以抢救一下,但每次看到前文的篇幅,我就丧失了通读的勇气。

六朝走到今日,已逾八年。完全超乎我的想象。程宗扬从南荒到建康,再到临安、太泉、洛都,六朝已历其三。接下来还有大秦咸阳、大唐长安、昭南麟趾,以及塞外和晴州。我想,麟趾部分可以去掉,只留下凝羽的情节就够了。徐君房在咸阳的风光也会省略。长安大家都熟,便少说一点。那么,重点将集中在塞外以及晴州部分。所以请大家再忍受一下我的拖沓——好吧,上边都是吹牛,原本就没啥计划。因为没大纲啊。

汉国篇最初准备讲三方面,一是汉代重农抑商政策的合理性,二是赵飞燕作为外戚斗争牺牲品的悲剧性,三是世族崛起的历史必然性。

但正如我们看到的,这些既不是大家,也不是我关注的重点。

六朝进行过程中,出版方并未对文字、情节等内容有过太多的约束,但本人比较自觉,跟弄玉较量几次,就主动收敛起了平日里的嘴脸。

那么新篇章中,往日纯洁的羔羊会不会黑化呢?

这是个悬念,我跃跃欲试地想要知道。

能够确定的是:小紫不会再黑了。紫妈妈切开里面全是黑的。

潘姐儿将会黑掉。写光明观堂就是为了圆梦。

黄易先生的去世令人惋惜。作为致敬,小紫与潘姐儿将在新篇章中联手,实现婠婠与师妃暄携手踏平慈航静斋的梦想。

而凝羽、乐明珠、李师师这些久违的角色,也将再次走上前台。

最后,感谢大家的支持。

你若不离,我便不弃。既然有始,必会有终。

谢谢诸位。

龙璇

※ ※ ※ ※ ※

洛都北宫。永安宫外。 突如其来的惊呼声如同海啸,翻滚着往四面八方扩散开来。巍峨的琼玉阙楼 上方,一具穿着衮服的屍身双手扶着栏杆,兀自傲然挺着胸膛,鲜血喷泉般从断 颈中喷出。那颗戴着天子冕旒的头颅,此时正被人提在手中,冕延前方用白玉珠 串成的垂旒乱糟糟绞在一起,摇晃着不断淌下血滴,如同一只血腥的玩具。 秦桧提着刘建的首级,沿阙楼的墙面一路滑下。另一方向,吴三桂背着长矛 逆势而上。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